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悠悠南山下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作者:皮爾-佐諾( Pierre Journoud )

   
   


   作者簡介:

   
   皮爾-佐諾( Pierre Journoud )先生系隸屬法國國防部之國防歷史研究中心( Centre d’études d’histoire de la Défence )的負責人。他曾在羅拔-法蘭克( Robert Frank )教授指導下,在龐蒂雍-索邦尼第一巴黎大學( l’Université Paris I Panthéon-Sorbonne )撰寫題為《 在越南問題上驗證法美關係:1954年至1975年 --- 從戰爭中存疑至和平合作 》( Les relations franco-américaines à l’épreuve du Vietnam, entre 1954-1975. De la défiance dans la guerre à la coopération pour la paix )的論文。此外,他曾發表多篇研究文章以及與其他作者合撰的著作,例如,與猶格-迪蒂 ( Hugues Tertais ) 合著的《 奠邊府之話語 --- 生存者之見證 》( Paroles de Dien Bien Phu. Les survivants témoignent,2004年。 )和其個人著作 《 戴高樂和越南:1945年至1969年 》( De Gaulle et le Vietnam, 1945-1969 ), 巴黎,Tallndier出版社 , 2011年。
   
   
   
   譯者按:

   
   皮爾-佐諾先生系法國巴黎大學歷史系博士,現任法國軍事大學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兼亞洲現代史中心研究員。 2011年由TALLANDIER出版社出版其著作《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至1969年 》[ DE GAULLE ET LE VIETNAM : 1945-1969 ] 記述和分析從1945年起,尤其是1961年後戴高樂執政期間對美國和南、北越的政策和態度。該書是作者的博士論文,共543頁,其中一百頁列寫註釋和取自法、美和加拿大等國的參考資料。
   
   皮爾-佐諾的研究被評為國際關係史最優秀論文之一而獲法國攘-巴提斯特-杜羅賽爾( Jean Baptiste Duroselle )獎。
   
   該書以大量篇幅的文字記述和分析法、美關係,但在此譯文只挑選、概括的譯出從1954年至戴高樂辭去第五共和國總統之前的1969年 ( 約15年內 ) 所推行對越政策和態度以及涉及越南的內容。可以說,其後繼任的法國總統仍然執行戴高樂的政策直至1975年為止。此外,值得指出的是,從第一次執政至1954年日內瓦協議後,因與美國對抗,戴高樂總統的對越態度也曾改變不少。 1945年,法國剛獲解放, 戴高樂的頭腦仍保留濃厚的殖民主義思想和唯一的目標是只想保存法蘭西帝國。為達到此目的,他就要改裝實質的帝國為法蘭西聯邦和只答允殖民地人民的部分要求。直至1966年,戴高樂總統訪問金邊時才支持當地民族實行自決權。
   
   書中也披露不少關於在南越所發生的事件,尤其是釋智光( Thích Trí Quang )法師事件,關於吳廷琰總統與越共接觸的情況,以及越戰巴黎和談期間法、美的一致立場等。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戴高樂與越南》封面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皮爾-佐諾先生
   
   
   
   1945年12月:極大希望的消失

   
   
   1945年12月26日,一架洛希-洛德星型( Lockheed Lodestar。 美國洛希 [ Lockheed ] 飛機公司製造的一種客機。譯者註 )機在飛返留尼旺( Réunion,法國海外省;處於印度洋西部,東近毛里求斯群島,西距非洲第一大島國馬達加斯加650公里。譯者註 )島途中墮機,跌落當時屬中非共和國梅百基( M’Baiki )的山林裡。機上六人殉難,其中一人是越南皇族。 這位親王過去曾有一段聲譽顯赫的日子,其人政治智慧不凡,若獲得每一個越南人贊成的話,可能那時他也能與戴高樂達成協議,將越南引導離開了殖民統治。
   
   從1907年至1916年期間,以維新( Duy Tan )為號登上安南皇帝寶座的永珊 ( Vĩnh San。1900年至1945年。原名為阮福永珊 [ Nguyễn Phúc Vĩnh San ] 。阮朝第11位皇帝,稱維新帝 [ vua Duy Tan ] ,在位1907至1916年。譯者註 )親王因參與爭取越南獨立的叛反活動後被法國政府放逐留尼旺島。在近三十年的放逐生涯中, 他以少許的津貼費過著極其淡泊的生活,但又十分熱衷鑽研無線電。( 值法國正忙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無暇他顧,1916年5月2日,永珊逃出皇都順化,響應由潘佩珠 [ Phan Bội Chau ; 1867年至1940年; 其名字原為潘文珊〔 Phan Văn San 〕,字 海秋 〔 Hải Thu 〕, 筆名巢南〔 Sào Nam 〕、是漢〔 Thị Hán 〕 、越鳩〔 Việt Điểu 〕 等。他是法屬時期的一名革命愛國志士。 ] 所領導之越南光復會 [ Việt Nam Quang Phục Hội ; 1912年,潘佩珠在廣州成立模仿孫中山的革命組織,為爭取越南民族獨立。 ] 所發動之革命,企圖驅逐法國。可惜計劃不慎被洩。殖民政府派軍隊加予鎮壓,同月6日將他逮捕、罷黜並與其父親成泰帝 [ vua Thành Thái ] 一同放逐到非洲的法屬留尼旺。二次大戰期間,永珊參與 “ 自由法國 ” [ La France libre ;1940年6月,原法蘭西共和政府國防部次長戴高樂在英國所建立的政體。法國維希政府向納粹德國投降時,戴高樂逃至英國,於6月18日透過英國廣播電台發表《 告法國國民書 》〔 L'appel du 18 juin 〕演說,號召法國人民不放棄希望,此是 “ 自由法國 ” 運動的初始。 ] 的軍隊。大戰結束後,胡志明發動 “ 八月革命 ”,保大皇帝退位。由於維新帝頗受越南人愛戴,戴高樂便於12月14日會見他,希望他返國重登位為帝。然而,在歸途中不幸罹難。享年45歲。空難後,其遺骸送往美國。1987年才由其子運返越南,葬於其祖父育德帝 [ Dục Đức ] 陵墓旁的陵園。譯者註 )
   
   與其皇父成泰( vua Thành Thái ,1889年至1907年在位。譯者註 )不同,永珊不放棄法國文化,亦不肯退位,由此,他仍然是越南的合法皇帝。由於諳熟無線電技術, 永珊響應戴高樂1940年6月18日在BBC電台的呼籲,加入抗戰隊伍,被親德的法國政府拘捕入獄。當留尼旺歸返自由法國後, 永珊仍志願留在軍隊,加入海軍,在黎奧帕爾 ( Léopard ) 號魚雷艇上任無線電組組長。雖然永珊多次要求上前線,但法國政府對他仍存戒心,因他曾有 “ 叛國 ” 的記錄。 故此,只允許他於1944年1月正式加入法軍並授予准尉。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維新皇帝
   
   
   在軍隊中,永珊不僅遇上甚多的困難,而海外省部部長也反對他在巴黎出現,儘管也獲戴高樂批準。1945年9月,約在二次大戰結束前後,永珊被提升至法國駐德部隊的營長並獲抗戰勳章。也在那時,他獲許在《 戰鬥報 》( Combat )登載以信函形式表達其政治信念的文章。他倡議越南應獲許獨立和統一。 因為巴黎一直都反對這類要求,永珊在報上公開發表了具有前瞻性的判斷:
   
   “ 我認為將快要來臨關於印度支那的未來是需要建立在友誼和共同利益之上, 而不是只謀求統治。 我認為不能忍耐的人將尋求只對中、美有利益的外國人協助裁判這場競爭。為了不失去忍耐,我認為法國需要展示其誠意 ……,放棄分裂( 越南 )交趾支那、安南、東京的念頭……”。
   
   永珊也表現出一個有實用政治頭腦的人,他說:“ 我堅信,作為越南人的我已付予最大的努力,使從涼山至順化,直至金甌 ( 越南最南的地方。譯者註 )的每個鄉民認識到一家人兄弟情誼的意義。我們不須知道是如何的制度: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君主制、或王權中都可存有如此的情誼。至關重要的是,國家不能被巴爾幹島化。”
   
   1945年12月14日, 戴高樂接見永珊少校。後者表達了其意見。戴高樂將軍為對方的言行有所感動,似乎大致上接受其要點。雖然不接受越南在形式上的統一,但戴高樂表示在某一時間內,法國也將要接受越南走向統一。
   
   據一些資料顯示, 永珊親王溘然長逝也使戴高樂深感痛惜和失望,因為他曾想依賴永珊來解決印度支那問題的秘密念頭已成空,而這問題也日愈難以解決, 頓然感到束手無策。據德-沛超( De Boissieu。戴高樂的女婿 )將軍回憶述說,這也是戴高樂於1946年1月20日辭職的原因之一。( ?)
   
   
   
   選擇戰爭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1946年3月18日在河內,樂克勒駕駛吉普車與攘-聖特尼一起
   
   
   當樂克勒( 全名:菲利普·樂克勒-德-柯特洛 [ Philippe Leclerc de Hautecloque ],法語原名:Philippe François Marie, comte de Hauteclocque,1902年至 1947年,法國著名將領。樂克勒1922年從軍,1937年晉升為上尉。二次大戰加入戴高樂將軍領導的自由法國軍隊。 1944年與美軍共同參與了諾曼第登陸作戰。後來還參與解放巴黎和史特拉斯堡戰役。德軍投降後,樂克勒任法軍太平洋戰區司令,1945年9月2日,在美軍密蘇里號戰艦上代表法國參與日軍簽署降書儀式;後調往法屬印度支那鎮壓越南獨立運動。1946年,樂克勒被任命為法屬北非總督,1947年11月28日在阿以及利亞上空因意外墜機而逝,享年45歲。1952年追晉為法國元帥。譯者註 )上將於1945年10月抵達西貢前, 戴高樂曾吩咐他在談判前必須開展法國軍事力量的活動, 同時也囑咐必須慎重,避免與越南人直接衝突。儘管在樂克勒抵越之前的三週,共和國駐交趾支那總督攘-瑟蒂爾( Jean Cédile )曾警告說 “ 越南領導人對獨立這個詞極之堅持和頑固。”;瑟蒂爾的一名同事皮爾-米斯麥( Pierre Messmer,後來曾任法國總理。譯者註 )曾跳傘進入東京( 即北越。譯者註 )被捕。 十一月獲釋放,他也是如此評價跟隨胡志明的人皆秉持堅定的決心:“ 從教員、大學生、秘書、會計員等,無一人願作任何的讓步。 這些人均誠懇,大部分人卻忠直,有時又顯得十分勇敢,將不會投降。” 瑟蒂爾認為只有與越盟妥協才不失去面子。 1945年12月底, 輪到攘-聖特尼( Jean Sainteny;1907年至1978年。原名為 Jean Roger。 法國政治家。1945年至46年期間,聖特尼是在印度支那從事情報的軍官和任東京總督。他曾代表法國政府簽署《 1946年法越初步協議 》。儘管聖特尼站在法國利益上尋找和平解決印度支那問題,但卻使殖民地當局的法國人不滿。1947年12月被長期休假。六十年代,他還參與調停南北越協商和發展法越關係的事務。1978年2月25日,攘-聖特尼於巴黎逝世。鑑於他對共和國的巨大貢獻,法國政府頒授予他法國榮譽軍團勳章大軍官勳位 [ Grand Officier de la Legion d'Honneur ]。譯者註 )警告政府說若法國想以武力重新( 在印度支那 )建立權力,將發生巨大的衝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