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金光鸿文集
·我要是总统,一定要拿掉他们这个权力!
·大面积的枪案伤害,是控枪的结果…
·这美国民兵总司令就是我了……
·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去核必去共
·任重而道远
·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移民局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政府机构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最新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我们所要的民主?
·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高手過招……
·各省宣布独立的政治意义
·不要纠缠个人恩怨
·中华自由邦(United States of China)临时宪法大纲(草案)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不起,我不能让您毁了日本(转)
·革命派要警惕了……
·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关于对中共实施“斩首”行动的说明
·对中共要采用立体攻势--我的革命战略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大陆腔速成
·政治和经济是不能分开的
·目前的战略:斩首,层层斩首
·政府不行了就换掉!
·贸易是不能跟人权脱钩的
·各省必须独立建国
·你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战斗小组…
·花人民的钱是要国会批准的!
·认清共匪假维护国家统一之名…
·大陆企业家的出路!
·斗勇更要斗智
·交税相当于资敌,无代表,不纳税
·铲除共匪,追究历任匪首决策之罪
·反省过去,是为了现在和未来……
·当今中国,谁不改变,谁滚蛋!
·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人不治,天治,政府暴虐,人民自治
·强烈呼吁大陆人民武装自卫
·共产亡于共管,共管长治久安
·让侵略者在理性的战场上被我们征服 --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三周年
·国民追求真理,服从真理
·吴敦义要多读书
·秦朝速兴速亡与美国强大的原因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豈可因一人之去留而廢國家大事
·未来中国将奉行“中国优先”的基本国策
·要教育日本人知礼仪
·建议加拿大政府与台湾恢复邦交关系
·台湾应该学习美国的治国经验
·法官断案不应该单纯理解法条……
·哪天台湾被共匪灭了,我也不会奇怪的!
·论反对党的作用
·大陆人要自强
·各民族兄弟联合起来……
·共匪,你可听到人民在歌唱 --关于范冰冰偷税案的我的一点看法
·天厌台湾,天厌台湾人
·崔永元是个糊涂蛋……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
·金庸先生教子无方,自食其果--以此悼念金庸先生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和教育的目地
·大法弟子师徒是一种什么关系
·相忘江湖 --以此悼念李敖先生和曾仕强老师金庸先生并怀念南怀瑾老师
·号召大陆同胞集体涌入台湾
·关于中美贸易战及其他
·灭了泰国,人权高于主权
·支持美国对涉嫌反人类罪的国家用兵
·搞政治的,要学点老子哲学
·三分天下金光鸿
·各国应该立法禁止女性参与政治活动
·治国为政,谦虚好学为先
·各省军人各回各省,宣布脱共自治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女性的堕落导致整个国家堕落?
·权力私有,人民遭罪…
·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
·美国要把路走正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共产逻辑和共产思维
·反共并不具有天然的正义性
·必须动员全人类力量围剿共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兼论律师思维

我和杨澜女士谈幸福
   --兼论律师思维
     
   金光鸿律师
   

   导读
   
   正是因了律师的这种独特的为他的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和职业精神,所以,从古罗马时代起,律师在西方就成为最受人尊敬的职业,世界上很多出色的政治家都是律师出身!
   
   读者朋友说说,这么神圣的律师职业,这么有价值的、有益于社会和他人的律师职业,怎么会是幸福感最低的职业呢?当然,那些玷污律师职业的人除外!
   
   正文
   
   “你(指杨澜)于2012年11月7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个关于律师的贴子,原文如下:
    :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该贴被转发7477次,评论2111次。”以上摘自谭永沛律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acfdbd8201016fli.html
    
   据说杨澜女士的帖子只有两句话,“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但涉及了两个很大的问题:
    
   第一、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律师的幸福?
    
   第二、律师的思维方式、价值趋向和职业精神是什么?
    
   由于杨澜是名人,所以她比普通民众有话语权,而且拥有广泛的影响力,有很多律师也对此作了相应的回应,我也没时间一一拜读,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试析之:
    
   什么是幸福?什么是幸福感?
    
   个人认为,幸福完全是一种个人感受,杨澜女士也用了“幸福感”一词,可见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是没有分歧的。关键是幸福既然是一种个人感受,杨澜女士之“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她手中取得了多少名律师的问卷调查和统计资料,我们不得而知。
    
   我一向对马克思主义学说素无好感,他对宗教的无知,他的无神论和阶级斗争学说给从十八世纪以来给全人类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那个共产主义的幽灵至今仍在中国大地上游荡,百年来,全球直接或间接死于共产主义运动的达数亿人之多,但如果我们不因人废言的话,青年马克思在17岁的中学毕业论文中一段名言至今仍在中国的青年学子中有广泛的影响,原文从网上COPY之,没有考证出处:
    
   “如果一个人只为自己劳动,他也许能够成为著名的学者、大哲人、卓越诗人,然而他永远不能成为完美无疵的伟大人物。历史承认那些为共同目标劳动因而自己变得高尚的人是伟大人物,经验赞美那些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宗教本身也教诲我们,人人敬仰的理想人物,就曾为人类牺牲了自己──有谁敢否定这类教诲呢?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幸福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人类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是默默的,但她将永恒地存在,并发挥作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坦率地说,这段话曾经影响并激励了我大半辈子,但我现在宁愿用审慎地眼光,持谨慎地批评态度来讨论马克思这段关于“幸福”的名言与杨澜女士商榷。
    
   首先,值得肯定的是,马克思也承认,能为大多数人带来幸福的人是最幸福的人,一个人如果只为自己劳动,他就称不上是伟大人物,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在于从事什么职业了,任何职业都有可能为人带来幸福,关键在于这个人是在为自己劳动还是在为别人劳动。所以不在于你是律师,还是你是名人,或者名传媒人,甚至你是一个环卫工人,关键在于你在你所从事的职业中,你是在为别人奉献、为别人劳动,还是仅仅在为自己挣钱,为自己工作。这样答案就很简单了:
    
   做官的,如果你是为了自己升官,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为了保住自己不被清算,为了在自己的位置上多捞点好处:包括金钱、美女、特权、享受、服务等等,那你就是为自己劳动;换言之,如果你是为了民众福祉和人权,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未来,为了世界和平与稳定等等而做官,那么你就是在为大多数人劳动。
    
   当律师的,如果你只是为了自己挣律师费,为了当事人的利益牺牲法治原则,甚至行贿司法官员或法官,那么你就是在为自己劳动;如果你是为了当事人的合法利益提供法律服务并且坚守法治原则,面对金钱的诱惑你能坚守道德底线,面对强权的压力你能坚守法治,为了正义和公理你能作出正确选择,那么你就是在为大多数人劳动。
    
   如果你是从事文化工作或者传媒工作的,如果你把个人的形象、个人的经济利益、个人的影响视为你工作的唯一目的,那你就是在为自己劳动;如果你能把旨在洪扬人类真的、善的、美的价值趋向的节目或作品奉献给观众或读者,那么你就是在为大多数人劳动。
    
   其他职业依此类推,职业本无高低贵贱之分,只要是为工作本身的价值着想,为自己的客户着想,就是为他人劳动;如果只想着个人能捞取多少好处,不考虑客户的利益和他人的安危,那就是在为自己劳动。
    
   那些贪官、那些造豆腐渣工程的承包商、那些生产或贩卖有毒有害食品或假药的厂商、那些造假账的会计、那些行贿法官的坑蒙当事人的律师、那些造假新闻的记者编辑、那些编低劣文化节目和媚俗作品嫌取超额利润的、那些草芥民众生命和财产警察和法官、那些忘记医生天职视病人生命为儿戏以赚钱为乐的医生、那些拼死也要捍卫所谓先辈烈士江山罔顾民众死活国家民族前途的官老爷们……无疑是在为自己劳动。
    
   我不知道现在的人是怎么评价幸福的,是不是有一些所谓的硬指标,比如:存款有多少、房子有几套、汽车有几辆、二奶三奶有几个、粉丝有多少、个人影响力有多大、公司上市否、七大姑八大爷是什么权贵什么富翁什么高官、个人有什么国际背景、或者历史上曾经辉煌过并且至今仍在辉煌就算幸福了呢?
    
   我只知道,一个人只有选择了正确的人生方向,并且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敢于坚持真理的人,凡事为他人着想,为他人劳动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至于有没有人理解他们,他们是默默无闻抑或是名满天下,他们是腰缠万贯抑或是一文不名,他们是高官巨富抑或是平民百姓,他们是伟大还是渺小……这都没有关系。
    
   哲学家斯宾诺莎说过,快乐不是美德的报酬,而是美德本身。
    
   我说,幸福不是美德的报酬,而是美德本身。
    
   幸福不是坚持真理的报酬,而是坚持真理本身。
    
   幸福不是为他人劳动的报酬,而是为他人劳动本身。
   
   一句话:为公为他的人幸福感最高,为私为我的人幸福感最低!前者以大多数人的幸福为幸福,个人的生死荣辱得失都能淡然处之;后者以个人的幸福为幸福,得到一点高兴得不行,失去一点痛苦得不行,凡事非得要跟别人争个高低,处处要比别人强才高兴!甚至为了达到个人目的不择手段,害人害己,遗祸人类!
    
   回过头来再看看杨澜女士的话,也许我可以这样说:世界上没有幸福感最低的职业,只有幸福感最低的人!
    
   再看看杨澜女士后面的一句话,前面“幸福感最低的职业是律师”是果,后面“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是因,试析之。
    
   我本人也曾经为后面这句话困惑了很久,而且也没有细想,后来才有了答案:这得从律师的工作性质和职业价值趋向入手分析的。
    
   表面上看来,律师在帮他人起草合同时,或者在出庭应诉前,都要把对手想成一个最坏的人、想成一个强劲的对手,比如,起草合同时,一般有一个争议条款,就是一旦一方违约时,应该受到什么惩罚,比如赔多少违约金等等,出庭应诉前,一般也会想对方会有什么对我不利的证据,他可能会想出什么理由来陷我的当事人于不利,我得怎么提防着点,怎么跟他斗等等。
    
   其实从实质上来说,律师在起草合同时把合同双方想得更坏一点,把各种可能违约的情形的漏洞都堵上,让双方当事人增加违约的成本,这样是不是可以增加双方当事人的履约率呢?当事人履约率高,是不是增加了双方当事人的信用度呢?是不是增加了社会诚信呢?是不是减少了纷争呢?是不是节约了诉讼成本节约了司法资源减轻了纳税人的负担呢?双方当事人都履约没有纷争是不是增进了双方的友谊,维护了中共当局想维护都维护不了的社会和谐稳定呢?等等。律师的其他法律服务亦是如此。
    
   隔行如隔山,杨澜女士是搞文化工作的,是搞传媒的,你跟社会上其他人一样不懂律师行业,我也不能对你有过高的要求,我只能告诉你一点:
    
   律师不仅是帮忙解决纷争的,即俗称打官司、调解、谈判等,律师也是要帮人防范法律风险以免当事人卷入法律诉讼的,这样就需要一点杨澜女士所说的“因为他们总以最坏的设想揣测別人”这种律师思维了,当然这个思维只能在律师法律服务中应用,如果应用于社交和日常生活及为人处世等等,那可能就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或麻烦了!
    
   这是讲的律师思维方式当中的一个方面,律师思维当中还有一个很重要价值取向,叫“穷尽一切救济手段”。
   
   什么叫“穷尽一切救济手段”呢?学法律的人都知道“有权利必有救济”,没有救济的权利不是权利,是恩赐。
   
   通俗讲,就是当法律上创设一个权利后,它就必须将这个权利有可能被侵犯的各种可能性、以及这个权利受到侵犯后如何运用合法手段去弥补、去救济、还有权利加害人应该受到什么惩罚、受害人应该得到什么补偿等等都要考虑进去,并且还要提供相应的司法程序来保障它们,而恩赐就没有这些保障了,完全取决于恩赐者本人的意愿。
   
   “穷尽一切救济手段”的意思就是律师在替他的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时候,应当尽可能的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帮助他的当事人实现利益最大化(包括将损失减低到最小程度,实际上了也是一种利益),通俗讲,只要不违法,为了帮助他的当事人,律师什么都可以做。我们在实际生活中通常都可以看到这样的律师,为了他的当事人的利益,律师甚至可以不惜牺牲生命。当然,这个利益可以是一种经济利益,也可以是一种政治权利,甚至可以是道义原则!
   
   如果上升到人生哲学,这是不是一种很积极的思维方式呢!如果每个受害人在自己利益受到不法侵害时,不是自怨自怜自叹,自认倒霉,“穷尽一切救济手段”,尽可能用各种合理合法的手段去抗争,从小的方面来说,则每个人都不会轻易去侵犯他人的权利了,至少他想干坏事的时候,会考虑一下成本,从大的方面来说,则专制政府要对人民行暴政的时候,他也会权衡一下代价了,这是从消极的一面来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