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梁振英答問大會]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港事隨筆:悲情城市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良好願望
·港事隨筆:習近平為什麼死撐林鄭
·港事隨筆:打架了!
·港事隨筆:林鄭從未辭職
·舊文一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隨筆:林鄭的轉機
·港事隨筆: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如何控制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夠了!
·港事隨筆:割席!
·港事隨筆:中共對港策略
·港事隨筆:基本立場
·舊文一篇:港獨欲罷不能
·港事隨筆:港獨與城市暴動
·港事隨筆:林鄭記者招待會
·港事隨筆:論「暴」
·港事隨筆:城市游擊戰
·港事隨筆:梁振英與林鄭月娥
·港事隨筆:黑警
·港事隨筆:抗爭轉向
·港事隨筆:民陣818集會
·港事隨筆:警察快被整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振英答問大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說過N年不參選特首的梁振英,證明他的N年是截至2012年為止,到了這一年,他不止競選特首,而且還積極部署競選特首,其法包括施展陰謀,大力抹黑對手。

   他當政已經一年了,只見到這一年香港鬧鬧嚷嚷,梁振英的民調長期「居低不上」(「居高不下」的反面),他有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無論他去到那裡,都有辱罵他或叫他下臺的標語等著他。因為他的不成器,北京開始下令要保他,中聯辦立即開動機器,因而我們在近月見到一些「愛」字頭的組織也在街頭替梁振英搖旗吶喊,和反對梁振英的群體對抗,甚而作出肢體衝突。新界的鄉親竟然還出動黑社會,意圖保護梁振英。而一群中共地下黨員建制派,也奉命起動,作出更多的保梁口頭行動。

   香港又進入新的立法年度了。前幾天,梁振英前往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電視全程直播,我看了一會。老實說,對於梁振英的公開場合的演講和發言,我現在的忍受程度最多是十五分鐘,再下去便是痛苦。看他獐頭鼠目的樣子,加上低濁的聲音,咬字時有懶音,發言內容經常言不由衷、空洞無物、留有一手,十五分鐘已是極限。

   在這個答問大會裡,我剛巧聽到的,可以反應梁振英這個人的心態、品性、襟懷和行事方式,無一不是都有問題。香港大學新聘請了一個校長,左派人士批評為「不夠班」。這個校長還未上任,是否夠班仍屬未知數,但梁振英已經做了特首一年多,說他不夠班已經可以是蓋棺定論了。

   梁振英的發言我所聽到的,一是他對陳偉業的批評,二是他對菲律賓人質事件的處理「策略」。

   對於陳偉業,坦白說,我沒有好感。最近他的禁止菲傭來港的言論,我更覺得兒戲、低能,這是想也不應該想的議題。可是,梁振英在答問會上怎樣回應陳偉業的質詢呢﹖他說,我花了很多時間看了過去三年議員在立法會的發言,陳偉業從來沒有在人質問題上這樣慷慨激昂。言下之意是,你陳偉業從來沒有關心人質問題,現在是來炒作積累政治本錢。

   一個人的說話,是可以反映他內心的秘密的。原來梁振英花了很多時間看過去三年議員的發言,不是去探討民意,而是像窺探敵營一樣,查找對方的弱點。可以肯定的是,他發言時放在他面前的筆記,必然是各敵對議員的材料。事實上,各議員要問的問題,他一早便直接或間接的知道了,並且也「部署」了如何反擊的準備。

   這便是梁振英。雖然他當選特首後大言炎炎地說,現在再不分梁營、唐營或何營了,全香港只有一個營,便是香港營。但是,我們看了一年,唐營、何營是沒有了,但是梁營仍然存在,而梁營之中,他老兄也不是一視同仁,有些已被他踢出局,下場悲慘。

   梁振英作為香港的特首,是應該時刻以香港人總體的利益為懸念的。但是我們迄今看不到他這個表現。他只是今天打擊這個,明天打擊那個,說他撕裂社會,確沒有說錯。在這次立法會答問會中,更是一次梁振英撕裂社會的集中表現。

   關於菲律賓人質事件難屬的訴求,梁振英一年多來,愛理不理,並不熱心。現在總理李克強出聲了,他才不敢怠慢,立即「部署」,又是召見難屬,又是催迫菲律賓開會,又在答問大會上教訓各議員他在和菲律賓的交涉上每一個環節都有計劃、有「部署」、「有軟、有硬」。

   真是嘆觀止了,原來他每一個行動都是「有計劃、有部署」的,這自然包括惹怒了香港人的和菲律賓總統眉來眼去、半掩著口、陪著笑臉的談話,也包括了被香港人認為喪失尊嚴、香港政治最高代表排排坐、等候菲律賓總統接見的安排。

   菲律賓做錯了,抵死不認。不認便不認了,為什麼要「部署」、「有軟、有硬」地引誘他們認。這就像日本侵華一樣,明擺日本不對,他們就是不認錯道歉,你能做什麼﹖你一是不理,一是訂出一系列的制裁,若對方不就範,便加以執行。就像台灣一樣。什麼「有軟、有硬」﹖記著,對方不是年少無知的女孩子。

   在外交方面,梁振英可稱盲毛。你見他在菲律賓總統面前,大出洋相,給人耍弄。回到香港還要辯護,說什麼「有軟、有硬」、「有計劃、有部署」,好像給人愚弄也是在部署之內。

   對於菲律賓人質事件,中國已發聲,這是給梁振英一個為港人爭面子、立大功的機會,因為中國不發聲,梁振英不敢動。現在梁振英有中國強大的後台,對著小小的菲律賓,就看你怎樣交出成績來了。

(2013/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