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致習近平主席緊急建言書]
陈泱潮文集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到底是谁“拒绝回答关键问题”?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1)
·到底是谁刻意破坏民运的联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2):方向之争原则之争体制之争
·请尊重我的主持人权益,以免给网友造成误会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3):极其可耻的“总统选举”(1图)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4) :关于总统问题的提案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5):必须重视的问题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6):从中共动态看伍凡
·陈泱潮对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意见(7) :对注册有关事项的提案
·请不要混淆是非搅混水!
·有必要把历史文件保存下来
·为实现合乎民主程序的公正、公平、公开的阳光选举而努力奋斗!
·ZT一篇转眼就被伍凡控制的未来中国论坛删除的文章
●炮轰张网捕鱼的伪总统真骗子伍凡
·陈泱潮关于伍凡非法擅自发布《中国过渡政府筹备委员会解散公告》的声明
·关于将《照妖镜里看伍凡》两文收入陈泱潮文集的说明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一)
·照妖镜里看伍凡过渡政府的政治水平和实质(二)
·不要被“反共”的旗号口号蒙蔽了我们的眼睛和耳鼓
·陈泱潮郭国汀关于绝对不能在2008年1月1日匆忙宣布成立过渡政府的紧急提案
·陈泱潮关于政府筹委会必须认真审查伍凡履历的提案(1)
·伪总统伍凡究竟何许人也?(2)
·当今中国迫切需要义士查清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真相!
·关于防患于未然,必须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有所备案的建议
·【伪总统真骗子伍凡】的三大骗术
·这是实话还是故意欺骗——请看《伍凡:過渡政府領導授權軍隊政變》
·坚持原则,顾全大局,努力避免民运政府满天飞的荒唐戏
·关于伍凡先生正在把过渡政府推向万丈深渊的警告
·陈泱潮怒斥伍凡!(1图)
·【伪总统伍凡】与中共的图谋
·伪总统伍凡的目标和任务
·“伍凡牌过渡政府”的出路
●跟帖悬疑仅供参考
·跟帖照转:知情人披露伍凡的军阶
·“据知情的朋友说”: 的确是伍凡埋葬了中国之春
·跟帖之说【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再谈【伪总统伍凡实际上是中共中将】恐怕未必是空穴来风
·呜呼!【伪总统伍凡“中将”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猫鼠评论节目】!
●独立评论不容我揭批伍凡
·三问独立评论版主
·再问独立评论版主
·“独立评论主管”究竟怕什么?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碍于投鼠忌器,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的四忍批判
·对【伪总统伪过渡政府】批判的阶段性小结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在政治領域回擊瘋狂阻擋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的魔鬼撒但之戰鬥9
▲反迫害、反擊五毛黨及叛徒圍攻卷
◎對瘋狂阻擋上帝信仰之魔鬼撒但、
嚴重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的揭露和批判專集
●叛徒内奸外派特务打手徐水良曾经骗取了我的信任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
●2007回击徐水良:反对取消主义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干扰和破坏
·徐水良,你对朋友如此下手,这算什么为人? 这算什么立场?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致習近平主席緊急建言書

——18屆3中全會議決製定《保護不同意見法》是習近平新政旋轉乾坤之舉


陳泱潮(陳爾晉)


   
   2013-10-15
   

    值此左風回潮之際,中國瀰漫着一片肅殺氣氛:先有秘密下發的9號文“七不準講”,後有蘇共政變日8.19講話,接下來又有官媒鋪天蓋地的“輿論鬥爭”和“敢於亮劍”,緊接著又是各地司法機關大肆整治和抓捕網絡大V寫手,甚至於連響應習近平主席反腐號召而要求官員申報和公布財產的人士也慘遭逮捕治“罪”。這邊廂,故意謀殺英國商人且有巨額貪腐罪行的大官夫人免死;那邊廂,民營企業家和自衛殺人的小販在胡溫時代未曾被核准死刑而此刻卻被迅即處死……中國人心惶惶,紛紛相互提醒:“毛澤東的陽謀又來了”、“第二次文革又來了”……在這樣的形勢之下,迎來了習仲勛先生百年誕辰。
   
    纪念习仲勋百年诞辰座谈会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紀念習仲勛先生的大型文獻紀錄片也在中央電視臺黃金時段播出。人們為習仲勛先生慘遭左風迫害和折磨而嘆息, 而我也為習仲勛先生七年不能和家人見面,以至於見了面卻分辨不清大兒子和小兒子的事跡感同身受,不禁淚如泉湧!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關於習仲勛百年誕辰的紀錄片和媒體報道直陳了習仲勛先生引以為傲的自我評價:“我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更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還證實了傳聞已久的習仲勛先生晚年要製定《不同意見保護法》確有其事。曾經任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研究室主任的高锴先生證實說,習仲勛先生明確说过:“我们天下多少‘反党集团’,我经历过十几二十个,有中央的、地方的,绝大部分都是不同意见、不同看法,结果被搞成了‘反党集团’。”所以習仲勛先生建议要建立保护不同意见的制度。

在《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看來, 製定《不同意見保護法》正恰恰是習仲勛先生留給習近平先生旋轉乾坤、打開新政局面、團結中國所有政治力量共同復興中華民族的極其寶貴的重要遺產!

   
    實行經濟改革開放以來,鄧小平之所以採取了“不爭論”的政策,是因為他深知中國的左右兩派之爭和姓社姓資之爭是扯不清的一團亂麻。深陷其中,就不能夠搞改革開放,就不能夠借鑒和吸取西方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長處。 “不爭論”雖然是一種消極的態度,但是在學習西方經濟管理經驗和吸引西方資金技術這一明確目標下,加之有鄧小平長期形成的權威能夠統御得住全局的情況下,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
   
    而如今,習近平主席所面臨的情況與鄧小平當年面對的情況已經有很大的不同:面對官僚特權階級利益固化嚴重阻礙全面深化改革和嚴重兩極分化等一系列日益尖銳的社會危機,習主席上任伊始,正需兼聽則明、再作審慎抉擇之際,左右兩派紛爭竟驟然而起,且愈演愈烈,特別毛左分子更是大有對不同意見立即實行“階級專政”的架勢……中國路向何方?

在這種情況下,不保護不同意見,不會尊重不同意見,不讓雙方充分表達不同意見, 不善於揚棄不同意見,不善於綜合不同意見,匆忙主觀武斷決策,倒退回到已經被實踐和時間證明是走不通走不下去的死路,勢必要犯地地道道的不可彌補的【顛覆性錯誤】!


習近平主席當繼承習仲勛先生遺志,成就習仲勛先生遺願,儘快主導製定《不同意見保護法》。這才是旋轉乾坤、掌握政治主動權的關鍵所在!這是兼聽則明、平衡、團結與融合左右兩派力量、有利於科學決策的重大舉措!這是忠孝兩全、深得民心、超越毛鄧的大功德!這是建設中國民主政治法治社會、踐行中國民主政治的大盛事!


良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倒退沒有出路,左風不得人心。真反腐必須建設真正的民主法治社會製度。經濟也必須依靠政體製度民主化改革才能扭轉頽勢重新煥發生機。衷心希望和期盼習近平主席能夠發揚和光大習仲勛先生“我一辈子没有整过人,一辈子没有犯‘左’的错误”的人生價值理念和敢於擔當敢於“殺出一條血路來”開創新局面的精神,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邁出開萬世太平的第一步——即將召開的中共18屆3中全會應當堅定不移地立即著手製定習仲勛先生遺志要製定的《保護不同意見法》!從而一舉旋轉乾坤,扭轉習李上臺只會搞倒退颳左風的惡劣印象,開創中國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紮實推進民主化和平轉型的新局面!

   
   附:

习仲勋百年诞辰纪念:曾提建制度保护不同意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5日 综合报道)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3/10/201310151618.shtml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者按】在如潮的纪念思忆中,习仲勋革命家与改革者的篇章正被一一还原。与在南粤创办特区“杀开一条血路”的壮举相比,他1980年代在全国人大工作的故事似乎鲜为人知,但在立法机构的工作经历,却见证着习仲勋晚年的民主法治思想。借由当年一位普通全国人大干部的记忆,我们并不意外地捕捉到一串瑰丽的思想火花。关于民主建设,关于开门立法,关于言论自由,习仲勋的见解穿透了30多年的历史。
   
    1980年9月,习仲勋被补选为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时候,人还在广东主政。后来就调到中央工作,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1979年6月,彭真在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被补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并兼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案委员会主任。后来彭真集中力量搞宪法(起草),就把法案委员会主任辞掉了,于是在1981年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习仲勋被任命为法案委员会主任委员。
   
    法案委员会大概存在了4年半左右,一半时间是彭真(主持),一半时间是习仲勋(主持)。习仲勋担任法案委员会主任委员的时候,我只是一个小干部,在法案委员会开会的时候跟习老接触过几次。
   
    经历了“文革”之后,彭真主持工作时期,加大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实权。当时人大常委会每次开会分四个组,一个组大概有20多人,两个月就开一次会,一次会起码四天到五天,这个是“文革”后的大变化。
   
    习仲勋跟有些领导人不一样,有些领导人只参加大会,不参加小组会,而习仲勋的特点是每次常委会开会都参加,而且小组会也都参加。他大部分参加了第四组,就是雷洁琼(著名社会学家、法学家,第七届、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当组长的那个小组,我的工作大部分也是在第四组列席旁听,开会的时候听习仲勋讲话的机会多些。
   
    在参加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小组会时,习仲勋在休息或者发言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指示”,他不像有些领导那威风凛凛。我印象最深的是在小组会休息的时候,他端着一杯茶这聊聊那聊聊。我还亲耳听过他跟人聊天,当时有个列席的人还不认识他,他就说“我叫习仲勋,我跟你一个小组的”。这是非常少有的。
   
    因为我在第四小组跟习仲勋坐电梯也比较多,习仲勋坐电梯也有特点。人大开完会后要坐电梯下楼,一到那个时候人就比较挤,当时电梯还有“司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级别以上的领导一到,“司机”就开始喊:“请同志们稍微等一等,请首长先下去。”我们一般都会等在外面,而习仲勋坐电梯,他会说“来来来一块下”,他把手一“捞”,把大家都“捞”进电梯里去了,在电梯里也是“哈哈哈、呵呵呵”(地说笑)。坐电梯的风格就可以看出他的风格跟人家不一样,有些人架子大,但我对习仲勋的印象就是平易近人,朴素诚恳,没有领导架子。
   
    我对习仲勋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多次跟我讲要保护不同意见。在我们研究民法的时候,习仲勋再三跟我们讲过,要尊重不同意见,保护不同意见,他还提过要考虑制定一个保护不同意见的制度,后来又说过保护不同意见保护法。这思想非常了不起,这是他的切身体会。因为他当年在西北(肃反)时就被抓过,他说过“我们天下多少‘反党集团’,我经历过十几二十个,有中央的、地方的,绝大部分都是不同意见、不同看法,结果被搞成了‘反党集团’”,所以他建议要建立保护不同意见的制度。
   
    保护不同意见的制度到底怎么弄?如果制定了法律,那这个就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显然指的是不同意见问题,保护不同意见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保护不同意见的含义是非常了不起的。
   
    我记得是1984年习仲勋曾经找我们民法室的几个负责人商量能不能出一个保护不同意见的法或者制度。我们有同志就提了1982年宪法已经通过了,宪法规定了人大代表(在人大会议上)的发言不受法律追究。(编者注:类似条款亦载于《全国人大组织法》)习仲勋就说,“你说的人大代表才几个啊,我说的是全体人民,老百姓说点不同意见就不行啊?”
   
    我认为这就是免于恐惧的自由,为什么大家不喜欢说真话的缘由。后来有人说新刑法的一个共识是只有语言没有行动不予刑事处理,但在实际生活中,也还是有因言获罪的事发生。
   
    1984年,我们有个同志就说我们搞了一个民法草稿征求意见,下面那些人根本不懂法,向那些不懂法的人征求意见真没意思,习仲勋听了就不高兴了,就说“征求意见的人不懂法,我也不懂啊,人家说看不懂正好就是人家对你的意见”,然后他当场就让我把草稿送给语言学家吕叔湘做文字上修改,尽量通俗一点让老百姓看得懂。习仲勋公开说:“文字修改你听吕老的,我不懂。”一个高层领导说“我不懂”,我对这一点也是很欣赏,这很不容易。通过这个就讨论到了,不同意见是好事啊。
   
    1990年10月30日,习仲勋最后一次参加全国人大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他又讲到了保护不同意见,大家应该认真发言。我认为,实际上一个法案,你不提不同意见那就是失职,提不同意见才是支持,才能改正完善。
   
    (口述者高锴生于1929年,曾就读燕京大学新闻系。在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时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1982年担任全国人大民法、国家法室副主任,后担任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研究室主任,1992年退休。)

紫薇全集文選第一卷《大變革與新文明》


陳泱潮(陳爾晉)著


    ———————————————————————————————————

目 錄


   
    作者簡介及相關圖片(見封面和封底摺耳)
   
    《紫薇全集 / 大變革與新文明》作者思想精神境界及手跡 ...........3
   
    出版者的話:劉因全/《大變革與新文明》是造就偉大聖君的救書.......5
   
    費良勇序: “執政黨自行初始化兩黨制”是中共自救的最佳方略一.....7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