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郑恩宠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斯伟江:陈永洲案在管辖权与实体上都存疑问
   (博讯2013年10月23日发表)
   
   
    来源:法广中文网 作者:杨眉
   
    ●中国广州羊城晚报旗下的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发表多篇揭露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的报导,而被中联重科公司注册地湖南长沙警方跨省逮捕,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中国知名律师斯伟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对湖南警方插手此案以及对记者的指控罪名提出质疑。
   
    斯伟江:此案在管辖权与实体上都有问题。因为事件报道在新快报上,如果有伤害商业信誉的话,也应该由广州地区来管辖。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地方保护主义的问题,中联企业在长沙。长沙的企业由长沙的公安来管辖,如果这样的话,这就完全是地方保护主义。昨天新快报记者也来采访过我,所以我也对事件做了一些了解。据他们介绍,陈永洲在做出报道之前做出了许多的调查采访,所以,他是根据自己的调查所得出的结论。对他做出损害商业信誉的指控是不恰当的。因为,他并不是故意作案,或者是明明知道是假新闻,偏偏做报道,目的是损害企业的名誉。所以,据我了解,从实体上来看记者所谓并不构成犯罪。同此前发生几起事件十分相似,地方公安充当地方企业的打手,到各地抓人,把本来的民事纠纷变成刑事案件。这些事件在各地都发生过,因为地方公安觉得这个办法方便,所以就造成滥用。
   
    法广:现在网上什么样的消息都有,也有传闻说陈永洲可能受贿,可能是在自中联重科的竞争对手三一重工的贿赂之下才做出上述系列报道。如果此一消息属实,那么,损害商业信誉的指控是否对口?
   
    斯伟江:如果记者受贿,那就应该以商业受贿罪对他起诉。即便如此,也同湖南警方没有任何关系,除非记者是在湖南接受贿赂的。我觉得,如果警方确实有记者受贿的证据的话,那他们一定早就公布了。如果警方查不出别的事情,就应该放人,如果警方查出别的纠葛,即使确实存在商业受贿,也不应该由湖南警方来负责调查。而是应该由一个中立的第三方来管辖或者是由事件发生地来管辖。
   
    法广:损害商业信誉罪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罪名?
   
    斯伟江:很像针对个人的诽谤罪,故意捏造事实,导致人的信誉受到损害。一般需要造成损失超过规定的数目才能构成犯罪,一般都是以民事案件的方式被解决的。中国两高院日前刚刚推出了一个新释法,以诽谤罪的名义抓了许多人,刘虎就是这样被抓的。而事实上,诽谤罪与损害商业名誉一样都是自诉罪,不应该是公诉罪。记者即使涉嫌损害商业名誉也应该由中联重科来提出起诉。
   
    本文来源:法广中文网
   
   
   
(2013/10/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