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郑恩宠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大研究生在抗暴拆中觉醒,中国有希望

   来源﹕维权网
   2013年10月3日星期四
    北大学子给聊城市长发公开信怒斥当地野蛮强拆
   
   


   
   
   
    (维权网信息员许莲报道)10月1日,北京大学软件硕士研究生田飞,在首都北京向他家乡山东聊城的市长王忠林发出一封公开信,怒斥地方政府野蛮暴力强拆他的家,暴力殴打他父母的不法行为。
   
    据了解,田飞的家在聊城市东昌府区鼓楼办事处北关社区。他们家此次在遭遇野蛮暴力强拆前没有接到强制拆迁通知书,从未见到过拆迁人,没有见到任何关于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等文件。
   
    9月30日凌晨,田飞的妈妈打开门的刹那,埋伏在房子周围的全副武装的暴徒一拥而上,先是暴打了他的妈妈,然后冲进屋子暴打了他的父亲,两位老人遭暴徒们殴打完后又被拉走扔到郊外一处四下无人荒野上。
   
    田飞在给市长王忠林的公开信中称:2013年9月30号凌晨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我,用新周刊的话说就是“故乡在沦陷”,我的故乡已经没有了。尽管我生在聊城,长在聊城,但是现在我提起聊城市,只有屈辱。国庆节变成了我们的维权的开始,您的下属也很有创意。
   
    不得不提的是,我的父亲因为拆迁问题积劳成疾,身患重病,今年6月份刚在北京做了心脏支架手术,还患有高血压糖尿病。您的下属对我们家的情况了如指掌,想必这些情况肯定都了解,但仍然派出了暴徒对我的父亲进行殴打,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真是令人发指。对我而言,我再也不对聊城抱有任何希望。
   
    强拆我们家的暴徒虽然身穿防弹衣,头戴防爆头盔,手举防爆警棍和盾牌,全副武装地暴打我的父母,我的父母一无枪械,二无刀棍,您的下属不至于这么大动干戈吧。
   
    我宁可相信他们是地痞流氓滥竽充数而不是人民的子弟兵。但是,接下来我的父母去公安机关和派出所报警却被推来推去,我开始怀疑暴打我父母的暴徒真的是我们那“最可爱的人”,我也开始相信了两个词“官商勾结”“官官相护”。他们不是在为人民服务,而是为钱服务。学者陈丹青说过,现在的中国是奴隶社会,我信了,我们就是政府赚钱的奴隶吧?说好听点是我们妨碍了城镇化进程,说难听点是我们妨碍了您卖地吧?
   
    需要补充的是,我及我的家人到目前为止,没有见到拆迁协议书,没有见到强制拆迁通知书,没有见到开发商,没有见到任何书面文件……
   
    推土机推不出政治,推不出和谐社会,也推不出真正的城市化,反而可能推出不和谐,推出不稳定,推出上访,推出流血,推出官民对立,推出对政府尤其是基层工作人员的不信任,推出聊城市数十年来苦心孤诣惨淡经营出来的良好的形象毁于嚣嚣众口。您可以认为推出了新聊城乃至新中国,但却把我的家推没了!
(2013/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