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郑恩宠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来源﹕参与
    張英:祝賀詩人作家貝嶺高票當選獨立中文筆會新會長
   [日期:2013-10-31] 来源:博讯 作者:張英
   
   

   (博讯2013年10月31日发表)
   
    祝賀詩人作家貝嶺高票當選獨立中文筆會新會長
   
    獨立中文筆會
    各位朋友安好:
   
    欣聞獨立中文筆會主要創會者、詩人作家貝嶺先生,重新出山不負衆望,今天榮幸超過貴會會員直選會長有效票的半數,以六成多高票當選獨立中文筆會第六届會長。
   
    值此貝嶺理事膺任筆會新會長之際,我代表《中國之春》通訊社、《歐洲導報》通訊社,並以個人名義,謹向貴會和貝嶺會長,致親切慰問和衷心祝賀!
   
    貝嶺見義勇為,敢于發聲,大膽行動,當然是言行一致,始終不渝,難能可貴。貝嶺是余二十多年老友,相交深知。他是穿梭國際的著名詩人、維權作家,流亡海外作家羣優秀代表,與人為善,但高昂的頭從不向權貴低首,骨子裡浩氣長存,一位真正的男子漢,中華的「好男兒」!
   
    我們在前戯稱,貝嶺「回歸」筆會,是「老兵新傳」,任重道遠。貝嶺需要「娘家」筆會,筆會也需要貝嶺繼續領頭。大家有理由期盼,也有理由相信:筆會在貝嶺會長統率下,集思廣益,重新出發,團結奮進,一定會多上臺階,更上一層樓!
   
    我們雖然是局外人,但是「旁觀者清」。最近十天,對筆會選情動態也是關注的。今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在朋友圈子裡「羣發」郵件,祝賀貝嶺兄當選筆會理事,取得競選會長資格;與此同時,祝賀詩人、《博訊》網執編蔡楚兄當選唯一增補的筆會榮譽理事!
   
    一句話,祝賀貝嶺如愿以償當選筆會會長,祝福筆會加油,興旺發達!
   
    張 英
    30 • 10 • 2013 頓首於阿姆斯特丹
   
    【貝嶺胜選感言】
    貝嶺:匆匆寫下,未刊發前,請意見!
   
    胜選感言
   
    貝嶺
   
    感謝本次大會操勞的會務人員!感謝每一位參與大會的筆會會員!感謝每一位投票的會員!
   
    我也特別感謝兩位和我競選會長的理事心語小姐、齊家貞大姐。這次大會是筆會十二年歷史上最具競爭性的會長選舉,沒有我們三位的會長競選,會員的參與度及筆會大會的民主性會不夠完美。
   
    此刻,我也挪用台灣的民主選舉中那句我听了無數遍,也被胜選人說了無數遍的話﹕「一張票,一世情。」這句話,雖嬌情,可多少也是我的感受了。
   
    我們任重道遠。
   
    作為國際筆會大家庭的一員,會員們一定還記得國際筆會的宗旨﹕「促進文學、守衛言論」
   
    我堅信,終有一天,筆會大會能在北京開,每一個會員都能來,流亡者歸來,我們面對面。
   
    再次感謝每一位參與大會的會員!
   
    【附言】
   
    貝嶺,在荷蘭萊頓大學長篇演講《流亡中的中國文學》(詳情請參見RFA自由亞洲電台,10月29日主頁報道《貝嶺在萊頓大學演講當代中國流亡文學第二浪潮》)後,十月十八日冒雨趕來寒舍,看望中風偏癱的老哥,有情有義。閑話家常,聊起筆會改選,我才方知,筆會即將選舉這碼事。一方面,我看他在做「空中飛人」,東奔西走,臨時磨槍上陣,不能如其他朋友,可給毎個會員「選民」拉票,他能否「捲土重來,東山再起」,令人揪心,揑了把汗;另一方面,貝嶺是筆會主要創始人,肯幹實事,廣結良緣,人脉豐沛,勝選因素多多。樂見下塲,大顯身手,拭目以待,恭候佳音。
   
   
    第二天十九日午夜,貝嶺匆忙寫了《貝嶺參加筆會理事競選的動因及具體想法》,我戯言這是一份參選「説帖」,「安民告示」。因為我就座在他身旁,自然是第一個「讀者」。我說這份東西,雖是急就章,但寫得恢宏幽默,還有「反話正説」,别具一格,如「羣發」流傳,可能引起誤會,節外生枝,何不送老成持重誠信的嚴家祺教授,先睹為快。貝嶺當然對家祺兄抱有好感且尊重的。徴得作者本人同意,我專送家祺了。家祺惠書,他説「貝嶺給我印象一直很好。他有理想,也有熱情和責任心」;貝嶺當選筆會理事當天,家祺還預「祝貝嶺當選」會長。如今筆會選舉,甫塵埃落定了,故將貝嶺這份十天前的競選提綱,請《博訊》新聞網首發,以供大家分享。
   
   
    ---------------------------------------------------------
   
    貝嶺參加筆會理事競選的動因及具體想法
   
    筆會同仁好!
   
   
    一個獨來獨往地在臺灣過著簡單自由生活的人,要再回筆會,想入理事會(義工)工作,要參與那些具體、瑣碎、繁多的工作討論,對我這個寫作日子已無多的老筆會人,還真是一件不容易的決定。
   
    我之所以這次再次出山參選,說服自已的,唯有「感情」。再具體點講,是年齡與經驗,這些年來,我對中國國內專制現狀、對筆會整體的關注、思考一直未斷。可我 也到了仍可精力體力全力以赴的最後年頭,且是在小至成家、大至生兒育女(想想本該當外公,可現還是老奶爸馬建的辛苦)都刻不容緩前,決定再出來參選理事。
   
    開拓部份。首先是協助、幫助國內會員獲得自由的生活與創作環境,繼續拓展國內外會員之間的合作交流及維權平臺,彼此進入對方的視野,相互支援,必要時,還可為國內會員提供亟需的便利和救援。
   
   
    其次,尋求和國際上其他人權組織的合作(需求教筆會中有廣泛國際人權交流經驗的會員如維權律師騰彪),以為國內會員提供考察、學習、交流與研究的機會。例如,我可在理事會中促成與設在布拉格的「哈維爾圖書館」(有研究項目和經費合作時,可接洽1-2個 月住布拉格,從事有筆會與哈維爾圖書館資助的相關人權研究,如“七七憲章”與“零八憲章”比較研究著述項目等)聯繫合作。再如,建議筆會獄委會與柏林東德 秘密警察監獄擋案紀念館(學者胡博圖斯博士為館長,我和該館有過合作,我的德譯本《犧牲自由﹕劉曉波》新書的發佈記者會及相關研討會便是在該館舉行的。
   
   
    再有,建立獄中作家合作項目,為國內外有獄中經歷的作家提供東德與中國獄中作家的監獄回憶錄及比較研究合作項目的可能。
   
    另有一些可努力的項目,在此就不逐一詳述了。
   
    同時,為充分瞭解國內外會員的寫作與維權狀態,建議每個海外(含香港)理事每月至少共用兩小時,打電話或skype與國內一個個會員建立直接有主題的定向或定人的通話溝通機制,以充分連接國內與海外筆會兩大區塊的亙動、溝通與支持,乃至回應及應急。
   
    同時,我會用自己與國際人權界、國際文學界、跨國文化機構及國際作家的不少接觸中累積到的有效經驗鼎助筆會,因為13年前,我就是在國際筆會、國際作家的呼籲下,由美國政府將我由北京獄中營救出獄而後流亡美國的。因此,我努力用這些國際資源能為當今筆會的同仁做點實事。
   
    文學與寫作自由部份。我會在其他理事認同下(費用或要另外籌集),努力在台灣(我的長居地)這一母語文化環境及自由社會,設一個筆會工作點,甚至在台灣籌辦 一年一次、主要由筆會和臺灣的文化組織合作、主題不同、視經費及能力可大可小的「筆會文學節」。這個文學節也是華文作家的交流平臺,讓國內作家、流亡作家 和臺灣作家充分互動。因為已有中國城市居民赴臺灣「十五日自由行」的施行,使國內作家獲邀參加文學節及旅行被拒的可能性變小。這個台灣平臺能比香港花費 低、更無語言之礙。
   
    另,參照我曾有的三個月臺北駐市作家經驗,借用臺北文化基金會的操作辦法,建議理事會盡早在臺灣和在地文學組織的合作,籌設一年兩人次,每次二至三個月的筆會駐市駐村寫作項目,以國內會員駐村駐市為主,到台灣旅居寫作。
   
    先求教各位, 還有些許設想,做到不易,先談這些,不能好高騖遠。
   
    而筆會的制度改革方面,我向理事會建議兩點﹕
   
    一、秘書處向美國筆會秘書處的運作看齊,將每年為筆會尋求捐款及實際贊助(如尋得合作項目、研究及寫作長居的「作家之家」住房)列入秘書處重要工作項目及指標。 我們在香港的辦公室,有常務秘書小潘這樣在地人脈廣泛,又有法律背景的專業人士主持,又有四位出來競選理事的各擅其長的老、新能人,可謂人才濟濟,為國內 會員工作項目籌款的能力一定勢不可擋。
   
    二、每年筆會工作人員的付酬支出壓至每年獲得的NED基金的30%,不足部份,由筆會理事會及秘書處另籌款解決。
   
    還有一些改革設想,請各位和我一起腦膜激蕩,再提出吧。
   
    本人雖是十多年前獨立筆會的主要創會人,可當時的筆會甚小,今日的獨立筆會已然壯大,因為「退休」十年,所以,我當是今日筆會的新人。
   
    最後,我不能忘,要向此屆及之前各屆筆會理事會、秘書處致敬!因為你們的努力,筆會才發展到了今天。
   
    閱筆會大會中文字有感
   
    筆會大會的論壇中,我常有惊喜、惊詫,反呈或反襯我這樣的人,本性或為了當理事,少幽默,不太好玩。
   
    如老路,答馬建的「12問」,夠辣,夠老路,邪中透正。不正經中的正經。還讓我都答不好了。不過,這「12問」,馬建是老於此問,筆會中年輕女會員回答最認真。記得日前有人形容不好馬建的樣子,我說,30多年前,我去馬建住的北京全國總工會宿舍去拜訪他,看看他作為「無名畫會」畫家畫的油畫,畫很晦暗,可對他基督般的神態與長相印象更深。
   
    如一梁的虛构與寫實,則自已也分不清了,還客氣地說我「手頭緊」,我根本是「節儉成性」,還好,你不說我「吝嗇成性」。我手不緊,如何浪跡天涯?
   
    如艾鴿,將我的花都巴黎旅居形容成「交際花」或「花花公子」了,其實,我更多是埋在跳蚤市場里了。我在巴黎的約會大都是老人家,如高行健(從腦溢血中复健)、馬德升(由死亡車禍中倖存)、王克平(高血壓與心臟不好)、任畹町(三十四年沒見,有了五十多歲的夫人,他教我的養身訣竅是,每天煮一鍋西紅柿,空腹喝下,保証前列腺完好,還能行房)。
   
    魏強,後生可畏,文字和思考都有力度,我們認識一下。
   
    逸明,初生之犢不怕虎啊。
    貝嶺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