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高智晟

郑恩宠点评﹕
    看了古川文很感动,文中提到高给美国国会的信,其中长篇引述了我和上海数百市民给胡温的信,强烈控诉了以黄菊、陈良宇、韩正为首的中共上海市委在拆迁中所造成的人权灾难。我于2006年6月5日出狱后,曾与高律师通过两次话。我女儿在美国纽约曾经与耿和一家生活在一起,我也曾经与耿和以及格格通过话。
    不要忘记,南非的曼德拉是律师,印度的甘地是律师。当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一天,历史将记录几代中国律师所付出努力与牺牲。律师兴,民族才会兴。事实也证明,中国律师在社会转型中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看台湾,看香港,看香港占领中环和泛民也是律师与法律人起到关键作用。勿忘高智晟,为了走好今后的路。
   来源﹕参与首发
    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日期:2013-10-28]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古川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0/27/2013
    以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的人权律师——高智晟
    作者: 古川
    高智晟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存保卫战”。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现在回想起来,我与高智晟律师的认识,大约是在2005年初。2005年3月中旬,我到“博客中国”网站工作。
   
    那时正好发生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事件,为此,博客中国与自然之友于2005年4月1日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了
   “圆明园生态与遗址保护研讨会”。
   
   
   
    2005年4月1日,高智晟律师参加“圆明园生态与遗址保护研讨会”
   
    在这次会上,我是作为博客中国的工作人员参加的,而高律师是作为特邀嘉宾参加的。目前,在新浪科技
   
    频道上,还可以看到高律师在会议上的发言。高律师特别强调,需要对公权力进行规制,“当公权行使不
    受规制或者任意行使没有法律后果的时候,这个社会是没有希望的.”(http://tech.sina.com.cn/d/2005-04-01/1610569123.shtml)
   
   
    在会议结束之后,我与高律师做了交流。随后,我给高律师在博客中国开了专栏,高律师将他刚写的《我
   
   的平民母亲》发在专栏上。2005年3月6日,高律师的母亲去世。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母亲,高律师写道:
   “在母亲67年的人生生涯中,有60年的时间里是在贫穷及磨难中熬过。”
   高律师的母亲6岁时丧父,8岁时做童养媳,12岁跑回家,16岁时嫁给了高律师一贫如洗的父亲,38岁时高
   
    律师的父亲因病去世。高律师说:“父亲一生的夙愿是有朝一日能吃饱肚子,这个至死未能实现的愿望在父
   亲亡故后发生了改变,即一家人从父亲在世时吃饱肚子的愿望,变成了母亲的让全家人活下去的目标。”
    在高律师父亲于1975年去世之后,不仅留下了在当时看来是天文数字的债务,甚至还没有钱购买棺材,只
   
    能赊了一个40元的棺材,让其父亲入土为安。此后,其母亲带着高智晟等七个孩子进行了历时10年的“生
   存保卫战”。
    虽然家里贫穷,但高律师的母亲仍然在不断帮助其他穷人。高律师在文章中说:“母亲作为那个时期未出
   
    去讨吃要饭的穷人,对那些出来讨吃要饭的穷人的帮助在当地是老幼尽知。到了冬季,不管来自天南地北、
    不管来者姓甚名谁、人数多寡,母亲都不厌其烦地将这些被迫出来讨吃要饭的穷人张罗到我们家里,白天
    为他们提供歇脚点,夜晚为他们提供睡觉的地方,人多时,我家一孔窑洞里住着十几个人。黄土高原的冬
   夜,严寒及劲风让穷人胆寒,我们的穷家也不特别暖和,但却能有效阻却严寒及劲风。年复一年,母亲为
    多少穷人在严冬里提供过避寒帮助,连母亲自己都说不清,只记得只要我们村自里来了穷人,村里的人总
   会不约而同地告诉来者,让他(她)们来找我的母亲。”
   正是这样一位母亲感动了很多人。当《我的平民母亲》(http://www.epochtimes.com/gb/5/3/18/n854721.htm)
   
    发在博客中国的当天,其点击就超过八万。但遗憾的是,后来中共当局对高律师进行迫害时,北京市网管
   办副主任陈华于2005年11月22日向各大网站下令,对“北京律师高智晟‘维权’一律不准报道转载”,
    并要求博客中国将高律师的所有文章删除,并且将其专栏删除。
   高律师继承了父母善良正直的品性,在其律师生涯中帮贫济困,扶危扬善,不畏强暴,不惜以自己的生命
   
    为代价反抗中共暴政。
    在我认识高智晟律师之后,我把他介绍给陕北民营石油维权行动的总协调人李智英。2004年7月,著名维
   
   权律师朱久虎组建律师团,准备起诉陕西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非法没收延安、榆林两市十五县的1000
    多家民营石油企业6万多投资者近70亿元的石油资产。从2004年9月开始,我也参与了陕北民营石油的维权
   行动,负责发布有关维权信息并更新陕北民营石油网。
   2005年5月26日,陕西靖边公安却公然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集会”的罪名将代理律师朱
   
   久虎刑事拘留。为此,高智晟律师开始介入到陕北民营石油维权行动。为了营救朱久虎律师,高智晟律师
    三次前往陕北交涉。在高律师第三次交涉之时,靖边当局被迫于9月19日将朱久虎释放。
   在朱久虎被释放当天,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前往首都机场,准备迎接朱久虎的获释。在机场,我碰到了也同
   
   样来迎接的浦志强律师和《纽约时报》记者。在等候一段时间后,我们给高智晟律师打电话,他告知我们
   说,靖边当局不让朱律师从榆林直飞北京,而转机西安,而他原本准备与朱律师同机,却被当局以没有座
   位为由阻止其登机,让他继续在榆林等待。这就让我们迎接朱律师的计划落空,为此我们只能打道回府。
   在朱律师回到北京之后,北京有关方面曾给高律师打电话,希望高律师就此收手。对此,高律师予以拒绝,
   
   表示将继续进行调查。从2005年9月10日开始到10月6日,高律师和助手楚望台开始在陕北进行调查,并
   公布《陕北油田事件真相调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他们公布了十七篇调查。
   
   
   
   
    2006年7月20日,高智晟律师(左八)和李海、莫之许、赵昕、陈青林、杨宽兴、刘京生等人一起到沂南法院门口声援陈光诚。
   
    此时的高律师,不仅没有停止对陕北民营石油事件的调查,还开始了对中共当局迫害法轮功人员的调查。2005年10月18日,高律师发出《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 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41),就中共当局新一轮持续的、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对法轮功人员进行随心所欲的野蛮迫害予以揭露,要求胡锦涛、温家宝制止这样的迫害。“对今日中国妇孺皆知的正在公开发生的持续迫害无辜信仰者的野蛮暴行,两位若不知情,那是你们针对国人的一种罪责;若知情而不予制止,这与具体行恶者的罪恶何异?”
   
    高律师还向胡锦涛、温家宝表示:“正是基于对人类普世价值的信奉与对法治的尊重,本人郑重建议两位尽早做出决断,‘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切实履行‘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的方略,在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基础上创建新的中国。”
   
    对于这样的揭露真相,高律师也知道将会给他带来的可怕的后果,但高律师却表示:“在我还有安全的日子里,我将继续关注他们的安全,无论作为文明人类中的一员,还是作为中国人、中国公民及律师,我都有权利这样做,虽然在中国它还十分危险。”
   
    这是高律师第二次就法轮功人员受到迫害给中共最高当局发出公开信。在此之前的2004年12月31日,高律师曾发出《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http://www.epochtimes.com/gb/4/12/30/n764897.htm),揭露石家庄国保对法轮功人员黄伟的非法野蛮迫害,要求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以制度性的力量来改变立法及司法的扭曲现状”。
   
    在第二封公开信发出后第二天早晨,高律师就接到一匿名恐吓电话,“你知道很多真相了,我们也知道你们家的真相,你们家在哪?你女儿在哪上学,每天坐几路车……”
   
    10月26日,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副处长柴磊在电话中向高智晟宣布三点:一、你给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是错误的,给国家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严重影响了律师的形象。二、这种做法严重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和律师的执业操守。三、必须尽快收回你给胡、温的公开信,不容讨论。对此,高律师拒绝收回,当即强调:“我讲的是真话,讲真话没有错,你的要求胡、温也不见得认为妥帖。”
   
   
   
    2005年11月4日下午,柴磊代表北京市司法局向高律师宣布,其晟智律师事务所停业一年。柴磊在宣布处罚决定时还发出赤裸裸的威胁说:“如果在一年内仍然不服从的话,就不仅仅是停业的问题了,还包括人身自由问题。”当天晚上,我带一位朋友在高律师家附近与高律师一起吃晚饭,高律师向我们表示,他不会服从北京司法局的处罚。晚饭结束回家之后,我还将有关情况写了出来,发表在“递进民主”网站。
   
    第二天,高律师和其他律师又有别的活动,我又去参与。在活动结束之后,高律师发出《竞选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的选举承诺》,宣布参加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选举。高律师向律师们保证,如果他当选会长,将全力为律师们争取权益:一、停止原律师协会每年非法向北京律师事务所收取的团体会费,每所免除不合理负担1万元;二、律师协会会费将参照党费标准,将律师个人会费从2500元降至200元,减轻原律师协会非法加在律师头上的2300元负担。三、律师协会将向全体律师退还过去六年内非法收取的注册费和会费,部分律师最多可退还超过1万元人民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