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北京周末诗会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七)/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贺友人受洗/郭少坤
·老毛疙瘩路记/欧阳懿
·霜晨故园秋/丁朗父
·兴安岭上四个小站/丁朗父
·车过松嫩平原/丁朗父
·秋红/丁朗父
·丁二郎的旗帜/丁朗父
·陇头歌/北朝民歌
·民主夜话/丁朗父
·中国最好的宪法——四六宪法/勇敢的心(南京)
·四六宪法中的人权/甲午
·民国宪法的联邦主义精神/司徒一
·老莫绝食图
·秦人祝祷辞/老秦人、胡石根
·湖南少年歌/杨度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丁朗父
·谭嗣同的最后一日/民国复兴运动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徐永海的故事续/丁朗父
·民国复兴运动纲要/民国复兴运动
·北京最勇敢的基督徒群体/于中原
·没有了徐永海后的清静/于中原
·关于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关于1995年的互助捐款活动/徐永海
·民国复兴运动歌曲选
·日拱一卒图
·致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优雅深沉的民国歌曲/民国复兴运动
·青年之声:心底的中国/民国复兴运动
·民国复兴运动文化解读/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经历的文革(八)/梁北岳


   
   
   
   前言 文革是国家浩劫、民族灾难。这本是铁的事实,自文革结束以来我一直以为这一铁案在我们社会是没有异议的,即使很多人对毛仍有怀念,但对文革应不会有人说好。直到今年我偶然打开“乌有之乡”网站,才知道居然还有一些人大唱文革赞歌,并有叫嚣“再来一次文革”的,这令我十分震惊。 近年问过一些年轻的大学生:大学里有讲文革的课吗?“没有。有一点也是一带而过”,“基本上不知道文革是怎么回事”。这令人忧虑。这么大的一场民族灾难,由于当局一连30多年奉行回避、掩盖的政策,让下一代年轻人对近在眼前的一段惨痛历史几无所知。而且,当今的毛派,并非我以前想象的只是那一部分经历过文革的人,随着他们的老去,秉持个人迷信的人会退出历史舞台,不是的,恰恰是大批的当代年轻人受到影响被裹挟其中,成为新的毛派,甚至盲目地成为文革的新的鼓吹者。这就不能不引人忧思了。

    10月1日前,接老同学赵旭光电话,说: “我们这一批人文革后能上大学很不容易,是很特殊的一代人,都经历过文革,后面的人基本不知道那一段历史,我们应该把那一段历史写下来,留给后来人。我有这样的想法,想让大家写出来,我来出书。” 我说,“我很赞同,我也想写出来。”他说:“那我是你第一个读者”。老同学的一句话激发了我,恰逢此时我也感到写作欲望直撞胸膛,于是奋笔疾书把沉淀了几十年的东西倒出来。
    我谈文革,虽谈不上“重大历史事实”,更无重要历史人物,但也代表一个层面,是以一个受冲击的中共中层干部的子女、一个从少年到青年全过程历经文革的视野来看这场荒唐运动,可以给后来人充实一下文革见识。
   
   
   
   追 问 到 今 天
   最让我揪心追问的是彭德怀、刘少奇的挨整和惨死。 文革后才知道彭、刘是怎么挨整、是怎么饱受凌辱而死的。我一直认为,彭德怀是民族英雄,整死彭德怀,是最不道德、最无道义、始作俑者最自私可鄙的将会遗臭万年的一件恶行,一直在追问:
   为什么要恶整彭德怀?为什么要打倒刘少奇?
   为什么要搞“文化大革命”?又为什么能搞得起来“文化大革命”?
   庐山会议为什么能无需事实就能定罪与于彭?周、刘等人同意吗?为什么同意?中央那么多委员为什么都同意?看了苏晓康的《乌托邦祭》等,都明白了。
   文革的直接前因是什么?看了《七千人大会始末》,一清二楚了。
   问题到这里并不能止住。文革为什么能搞得起来?还能搞得那样轰轰烈烈?
   大跃进是怎么搞起来的?为什么能搞得起来?也搞得那样轰轰烈烈?
   文革与大跃进是哑铃的两个坨,62年的七千人大会是中间的连接柄,这是可以确认的了。但是,这两大坨毒瘤为什么党内不可以制止?
   庐山会议整彭是毛一人搞起来的;文革是毛一人搞起来的;毛是直接责任人。整治了彭德怀之后跟着的就是几千万人饿死;文革搞起来后直接导致的是国家灾难、民族浩劫,但为什么共产党就能让毛胡搞?毛的哪一次错误行为、哪一次错误运动不是用党组织、借党的名义搞的?不是党中央发的决议?那么,党在干什么? 在封建王朝,皇上要废黜大臣只需明令“拖出去斩了”,用不着虚伪。文革中君要臣死却不明说,先皇玩剩下的,人家马克思加秦始皇不玩,而是要玩故作伪善,不留痕迹,放纵奸臣将忠臣长时间凌辱折磨而死,还用党的决议给人扣几个罪名,再上报纸猛批,也是史无前例,并令相当多的群众信以为真,也让后人弄清史实颇费周章。令人唏嘘又费解的是,封建时代都会出现主公或皇上要杀一个忠臣,众将领不服、齐刷刷跪地一片为被冤者求情的动人故事,甚至不乏冒死求情的;而当代如此“伟光正”的党内,文武群臣们没人敢为被冤枉的功臣求情,反而纷纷对自己的战友落井下石、口诛笔伐,不是集体无语,而是集体充当打手,集体只唯上,不惟实,这真是专制政治生态史上的当代奇绝版,真不知该如何解释这种千古绝唱?
   看书,问题更多了。为什么要像上述那样不厌其烦地列举文革中那一幕幕事件,是因为弄清了那些事件的原委和内幕你才会真正认识文革,才会有你自己的判断。在农村时我曾仔细读了《矛盾论》、《实践论》,认真做了笔记,吸取了人认知世界、把握事物本质的哲理。对文革复杂纷呈的表面现象,同样可以用毛导师交给的批判武器去抓住它的本质,不难对文革本质做出自己的评判。
   反右是怎样搞起来的?反右运动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但当时为什么能搞起来?党内为什么都那么积极?
   反右之前还有一系列运动,思想改造、肃反运动,错整了、冤枉了上百万知识分子,也是经不起历史考验的错误的运动。毛应负主要责任,但是党为什么也这么积极?
   为什么党总是犯错误?而且犯的都是全局性、影响深远的大错误?
   有组织上的原因,有政治体制上的原因,但为什么会有这种体制?这种体制为什么会如此牢固?更深层原因是什么?
   
   
   深层原因再追问下去就很费劲了……
   建国几十年,尤其毛时代,最强调无产阶级专政。不错,看起来那是大多数人对少数人的专政。而大多数人是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只是少数人。反右、文革都是对少数人的专政。多数人迫害少数人、专少数人的政。但多数人其实是被另一部极少数人操纵的,所以实质上是极少数人迫害另一部分少数人、从而祸害绝大多数人的这样一场运动,是极少数人通过多数人镇压少数人的这样一个专政。镇反、三反和五反运动,误杀了许多不该杀的人,但按党的正统意识和说法,那是为了粉碎国民党颠覆、巩固新政权而杀,错杀也难免,对此权且不争辩。但“反胡风集团”、肃反运动,则是针对作为共产党的朋友的知识分子,伤害了大约不下上百万人,在共和国最初几年制造了一大批新社会的贱民。反右运动后,又制造了一批新的贱民;又是上百万。文革运动,再一次制造了更多的贱民,而新增的贱民中增添了更多共产党营垒内部的人。每一次运动都是按比例——至少百分之五的比例制造贱民。但这每一次被专政的这些少数人,正是民族的精华部分,是可以用来治国、建国和为国家创造未来的人才。在当时那种社会文化水准下的多数人,只能感知和识别落在自己身上的苦难,而少数人——有文化的少数人,能感知和识别国家的问题和社会的不合理,必要的时候他们还能发挥唤起多数人的作用,这就注定他们要成为专制政权下的牺牲品。
   上述那些运动中被清洗迫害的人——从胡风到刘少奇都平反了,右派也被改正得不剩几个了,证明事实上是整错了,也承认整错了。可是为什么会错呢?怎么才能不再错呢?没有下文。于是,又出现新的问题,又迫使人们继续追问……
   
   
   后文革时代的思考
   我对文革是完全否定的,这一点坚定不移。可能有人会说,你反对文革是因为家庭原因。这是不假,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嘛,但仅仅自己的家庭遭遇并不足以让我否定文革,如果病树前头万木春那我没有理由诋毁带来万木春的春风,足以令我否定文革的是我所经历和看见的、更主要是经过学习所认知的一切事实,明确告诉人们文革就是给国家带来浩劫,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社会进步,你能看到这一点,不管是什么家庭背景,只要你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一个不坚持迷信而独立思考的人,你都会得出这个结论。家庭背景只不过如前所述使我有幸比同龄青少年多见识了一些文革场面。我是既亲身感知了自身受到的苦难,又能识别国家的灾难和社会的不合理,这样就使得我对这场运动的认知很容易达到清晰,使得我这样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动摇自己对这场运动的看法。
   如果说文革还有积极意义的话,我认为文革一个最大的积极意义就是物极必反,烂透了走到头了,才使得大多数人对此事达到共识——认识到那条路走不通,才会有大多数人同意走改革开放之路。假如毛泽东不是瞎折腾,不是一次又一次搞乱自己国家,而是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当然是搞计划经济,也没有出现什么四人帮,那么,在经济体制上,即使毛死后,中国可能也还是会沿着计划经济道路连续走下去,还是会处于长期经济效益低下、社会资源浪费严重、人民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社会发展缓慢的状况,还是会产生庞大的官僚阶层,要想进入改革开放新局面可能阻力会更大,其结果很可能与苏联一样。
   
   
   1981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所作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全盘否定了文革,承认了毛发动文革是错误的,但仅仅宣称毛是认识错误。那个决议并没有从实质上、从根本上总结文革的历史经验教训,是有很大局限性的。该决议不是客观的经验总结,而是当时政治妥协的产物。虽然它不完全符合历史的真实,但出于政治上的考量、以致顾忌,在当时政治环境下决策者可能只能那样选择。这也许是没有进行实质上的彻底的历史经验总结的原因。
   文革的历史经验要总结的话,说到底,是民主与专制的问题。是专制导致了灾难。 从表层来说,文革的历史经验就是个人不能凌驾于党之上,不能再允许个人破坏党内民主、搞个人专断,要恢复党内民主和集体领导,不能再搞个人迷信,而且不能再搞领导人终身制,要搞法治。这些经验党内总结了,也贯彻了,到现在一直这样在做,至少做到了政治局常委集体领导。所以国家政局长期稳定,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但八十年代那次总结,更深层的社会民主问题、民主政治体制问题没有涉及,比如,为什么人民代表大会不能制止文化大革命?不是说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吗,可是全国人大对那么大的政治灾难发挥了一丁点制约作用吗?这个历史经验教训根本没有总结。这个题目太大,已非这里所能展开说的了。
   文革结束后,政治上总结了防止个人专断、实行集体领导并废止领导人终身制、实行法治这几条基本得不能再基本的历史经验后,中国有两条路可选,一条是继续走列宁原教旨主义道路,经济体制坚持公有制经济,继续走计划经济道路;一条是改革经济体制,让外国的私有制经济成分进来,让国内私有经济成分发展起来。党内先进分子看到了中国必须搞改革开放,国家才有出路,人民生活才能尽快改善,中国才能尽快追上世界的发展步伐。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等是代表人物。所幸有邓小平这么一位有高度威望的领导人顶着阻力把中国推上了改革开放道路。走上改革开放道路是他们的一大功劳。但自89风波后,在经济体制改革走向举世公认的成功之下,却是政治体制改革没有进展。与经济发展获得巨大成功的同时,是从上到下官员腐败泛滥而难以遏制、社会不公平现象发展到普遍存在、官僚既得利益集团尾大不掉、社会各种矛盾积重难返。广大弱势群体、工农阶层没有说话权利,只有靠党政体制内的良知来代言。改革开放后出现了巨大的负面效果。这就使得众多群众、包括一些知识分子,又祭起毛泽东的大旗,怀疑甚至公开否定改革开放,把怨气发到改革开放头上,敢于诋毁邓小平,更有甚者,敢于公开叫嚷文革好、“再来一次文革”,还有鼓吹皇帝直接就呼“毛太祖”的。因为,改革开放而伴生的错误和负面效果给了这部分人十足的底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