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奇麗想像
·盲園2金色年華2
·盲园2。窗外003我心所愛
· 盲园2。青青004悠悠我心
·山寨大國的富二代與窮二代
·盲园2。故人005白日青天
·过程2072学习成长
·过程2072学习成长
·淡定007安安靜靜
· 睡了008偷偷看你
·成长009聚散两依依
·放下010惨绿少年
·沙發011夏日午後
·粉圆012心心相印
·共產黨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大陆一胎化 民间潜规则保住孩子
·担心014亲爱家人
·只看楼主 回复 两岸孩子的眼神都一样 纸风车奇想 撼动大陆文化界
·員工每胎補助60萬 這家公司真好「孕」
·什么样的男孩最帅?
·唉呦死人向前進毛殭屍醜得要死。
·小舟016废墟花园
·食物相剋大揭密,吃錯讓你身體不適?
·轻轻017永久有效
·清涼018流水瀑布
·清涼018流水瀑布
·清涼018流水瀑布
·德媒:金牌奖金 台湾1200万排第4
·科学新解:巨星撞地球 从此有了月亮
·中華隊加油。。。
·[转载]为什么洋垃圾喜欢往中国跑?
·淡定019红茶绿茶
·研究:原谅人对身体有益
·痛恨沒人選一胎化奪我領土殺我華胎俄國變態。
·如果020台风心情
·垃圾共匪,全黨去死光光。
·垃圾共匪,全黨去死光光。
·说道梦想,我永远都不会放弃的。
·亲亲024偷偷喜欢
·秋凉025风轻轻吹
·放下027淡淡忧伤
·算了028慢慢长大
·一個爛政府
·回首031自然法则
·中國有個文工團
·艋舺032黑白郎君
·夢醒時分:你永遠不會是中國人
·留白033记忆空间
·死人向前進,毛澤
·中華文化是主耶穌的恩賜。
·轻轻034宜然自得
·穿越035晚安天使
·宽容036只因有你
·蒲公英的种子
·守候037深深深蓝
·等待038三个情人
·宠爱039粉红天使
·平静040轻轻放下
·相信041永不改变
·泉水042怡然自得
·七夕043午夜梦回
·旗鱼044标枪人生
·秘密045最初最美 
·秘密045最初最美 
·秘密045最初最美 
·毛澤
·谁看了都会发疯的小故事。 自己无聊写的
·跟随047两个心情
·等待048清晨阳光
·龙头拐杖,短篇故事。
·陪伴049白色神龙
·感谢050遥远祝福
·态强悍了,都来看啊
·放下051苹果女孩
·尊重051竹影深深
·明亮052月儿弯弯
·钟摆054时间滴答
·忘了055不再相识
·今天056十年一梦
·布鲁斯威利想告苹果
·我卖过的几个朝鲜女人。
·我卖过的几个朝鲜女人。
·我卖过的几个朝鲜女人。
·我卖过的几个朝鲜女人。
·我卖过的几个朝鲜女人。
·我卖过的几个朝鲜女人。
·悲秋057亲亲君子
·秋菊058黄花满地
·秋菊058黄花满地
·秋菊058黄花满地
·触摸059无语伴君
·太多060直到永远
·哭了061春花带雨
·曾经062往事如烟
·嫁娶064无欲无求
·方舟065城市乡村
·百度旭日心光吧開通了喔旭日陽光心有光明吧也開通了!歡迎大家去貼吧貼文!
·骆驼066记忆密码
·淡定067牵动心情
·小鱼068游来游去
·说话069我在听你
·如果中日打起来了 我建议我们不用军队。请看理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首頁 > 焦點新聞
   2013-10-7 字型: ∣發言∣列印∣轉寄
   分享:
   《星期專訪》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馬特別費進口袋 就是貪瀆
   Ads by Google


   《元碩考神網》一次攻頂高普考 www.5138.com.tw
   為什麼他可以10個月考取高普考? 指點個人化必勝攻略,非坊間大鍋飯上課!
   
   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
   記者林慶川/專訪
   
   當年起訴馬英九涉特別費貪污案的現任高檢署檢察官侯寬仁表示,馬英九涉特別費案獲判無罪,是老百姓給他一個機會,但馬不知反省、檢討,如今才會陷入另一個風暴。
   
   侯寬仁指出,馬對於特別費為何進入私人口袋,始終沒說清楚,「是欠社會大眾一個說明」,當時自己堅持「大是大非」起訴此案,馬卻指控此案筆錄製作不實,以抹黑檢察官方式為己脫罪;甚至還下條子,指示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必須查辦懲處,「馬也欠我一個道歉!」
   
   馬下條子追殺 欠我一個道歉
   
   問:你當年為何決定起訴馬英九特別費涉貪污案?
   
   侯寬仁答:當時台北市長的特別費是每月卅四萬元,支領方式是一半要用領據,一半要用單據,用領據支用的十七萬元直接撥到馬英九的戶頭,但馬沒有使用,反而每個月匯廿萬元給他太太,八年下來,我們查到馬差不多匯給他太太一千多萬元,依法,特別費是要「因公支用」,相關會計及審計人員作證時也持同樣看法,甚至最高法院也認同要「因公支用」。
   
   外界指特別費是「歷史共業」,但所謂歷史共業應是相沿成習的問題,首長要怎麼使用這筆錢,不加以追究,但是「不能不用」,馬的問題就卡在「根本沒有使用」。
   
   大水庫理論 最高院也不認同
   
   問:你起訴此案後,馬在法院提出「大水庫理論」抗辯,你對此有何看法?
   
   答:這純粹是馬為了事後解套想出的一個理論,前最高法院院長楊仁壽日前受訪時曾說,最高法院不認同「大水庫理論」,楊仁壽還質疑檢方為何沒針對「大水庫理論」加以指摘、上訴。
   
   我們國家的預算制度是年度預算,年終沒有用完,是要繳回國庫的,「大水庫理論」是把預算的年限打破,只要他八年任期內都還算,這明顯違背預算制度。
   
   依法,一筆款項進來,跑到哪裡去,那就彰顯當事人的意圖,馬當時薪水十四萬多元,每個月匯廿萬元給太太,其中有些是特別費的錢,這是很明顯的詐欺及侵占公款行為,「如果這不是貪瀆,那什麼才叫做貪瀆?」
   
   這不是貪瀆 什麼才叫做貪瀆
   
   問:當時起訴此案後,有承受到什麼壓力嗎?
   
   答:雖然我是此案的承辦檢察官,但當時的查黑中心是團隊辦案,最後要討論形成共識才會結案,依照法律及所調查的證據後,我們認為應該要起訴。
   
   馬曾擔任過法務部長,有共事之誼,要起訴馬先生,也是一個痛苦的決定,畢竟人還是有感情的,我當時是堅持「大是大非」,不管外界有多大壓力,我還是默默承受。
   
   問:馬為何要控告你涉筆錄製作不實?
   
   答:此案起訴後,案子到法院,馬提「大水庫理論」欲解套,並開始攻擊我涉筆錄製作不實,這一點,我個人非常不諒解,他可以為自己解套,那是他的權利,但不能以這種手段來攻擊起訴的檢察官,更惡劣的是,他把錄音帶給媒體,我後來比對他提供給媒體的譯文,發現故意略去其中的不少重點,我算了算,共有卅九處,像是證人吳麗汝(台北市府員工)明白回答「要因公支用」,這都刻意被省略掉。
   
   問:被控筆錄製作不實一事,對你有何影響?
   
   答:外界因此誤認為筆錄是不實的,導致傷害到我們檢察官的形象,弄到好像我們是故意要羅織罪名,要誣陷他,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講白一點,吳麗汝的筆錄,只是此案幾百份筆錄的其中一個筆錄,也可以摒棄這個筆錄不用,但他是以這種抹黑檢察官的方式,來為自己澄清。
   
   我們現在冷靜想想,馬先生從來沒對外說明,特別費進到他口袋,為什麼會這樣,「其實他欠社會大眾一個說明」,特別費若不涉貪瀆,為什麼後來要談除罪化,若沒涉貪瀆,就根本沒有除罪化的問題。
   
   但是馬透過操作吳麗汝筆錄涉嫌製作不實的方式來抹黑我,甚至還提告,不起訴後還再議,交付審判,對我來講,「他(指馬英九)也欠我一個道歉」。
   
   此案雖判無罪,那是當時他聲勢如日中天的一個氛圍,「是老白姓給他一個機會」,馬先生在此案後,沒有自我反省及檢討,如果有反省,他今天就不會這樣處理王金平涉關說案,貪瀆絕對比關說嚴重,他對此關說案那麼「大是大非」地處理,那當時,他對自己的貪瀆,是如何地面對?
   
   問:日前李進勇揭露馬英九曾下條子給前法務部長王清峰,要求查辦你,你的看法?
   
   答:我知道這個消息後很訝異,因為,以一個總統的高度,居然做這樣的介入。我與馬先生、陳長文律師,在特別費案中都算是當事人,特別費案都定讞了,馬告我筆錄製作不實涉偽造文書罪的部分也不起訴了,居然還由「陳長文做球(投書媒體),由馬來揮棒(剪報下條子給法務部長)」,要求法務部必須對我被控筆錄製作不實做出懲處,之後,我被記申誡一次。
   
   大家可以想像得到,總統下條子給法務部長,法務部不懲處,有辦法交代嗎?
   
   問:這個申誡對你有何影響?
   
   答:司法人員很少被懲處,有懲處的話,當年考績就是乙等,我因此連續三年有兩個乙等,當時並不是只有這個事情,同時還有好幾個案子在查我,包括太極門的事情,還有一個土庫棄土弊案,都在查我偵辦過程有沒有違失。
   
   我當時不曉得為什麼一直查我,現在印證了,馬下條子之後,就開始調查我很多事情,「如果這不是追殺,那什麼才叫做追殺!」
   
   問:你對最高法院後來駁回檢方上訴馬特別費案的看法?
   
   答:最高法院就一些得為職權調查事項,還是可以將案子發回重查,既然最高法院不認同「大水庫理論」,這部分即使檢察官沒有指摘到,其實是可以再發回,但最高法院沒有這樣做,所以在短短一年內,一、二、三審就確定,速度很快,這在貪瀆案來講,實務上是很少見。
   
   問:馬鍘王,自己卻深陷風暴,你怎麼看?
   
   答:司法人員在執法時,要注意兩項重點,一個是「正當的法律程序」,一個是「發現真實」,發現真實後,再來適用法律,馬沒有遵守程序正義,而且未審先判,王當時人在國外,沒有給他說明的機會,更何況後來還爆發監聽國會事件,這更是憲政層次的問題,難怪會受到很大的質疑。
   
   即使王真的是關說,適用法律也要符合比例原則,怎麼處分,也有一定的處理原則存在,不能由馬個人說了就算。
   
   舉例,基隆市長張通榮關說酒駕案,一審也判刑,國民黨當時將他停權三個月,並沒有撤銷黨籍,這麼嚴重的事情,監察院彈劾兩次沒過,也因此,處理王金平的事情,應符合比例原則。
   
   問:現在還有單位在調查你嗎?
   
   答:監院還在調查筆錄製作不實案,今年八月十五日還約談我,事情隔那麼久了,國家機器一直在調查我,這幾天馬先生下條子的事被揭露出來後,難免會讓人懷疑,背後有一隻操控的手。
   
   時間回到過去 還是會起訴馬
   
   問:若時間回到過去,你還是會起訴馬嗎?
   
   答:司法人員應都會做同樣的決定,當年查黑中心是集體辦案,後來參與的檢察官都說,(馬涉貪的案情)比想像中還嚴重,有公訴蒞庭的檢察官看了案卷以後,想法也跟我一樣,如果今天馬是當檢察官,我相信他也是會這樣處理(指起訴此案)。
(2013/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