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小唐老师的回忆]
曾节明文集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唐老师的回忆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小唐老师的回忆
   
    从唐乐昆老师六十七岁的沙哑嗓门中,惊闻初中班主任小唐老师的噩耗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音容举止聪明伶俐、精明干练、整洁利索的小唐老师,竟然已经去世六年了!由于我与同学、故友的矛盾,也由于我的狭隘与清高,六年来我一点也不知情,沦为少数几个最应该、却没有参加小唐老师祭奠活动的学生之一。痛悔之余,二十五年前的往事历历再现。 
   
     人生就象一次周游的旅程,行程的顺利与否、沿途的景致收获等等,受诸多因素的影响,但决定性的影响,往往就在那启程之初几步路。要是我没有在那个时候,在桂林一中碰见唐乐昆老师、以及他的妹妹小唐老师,我的人生将完全改写,很可能永远只是一个初中毕业(或肄业)生,若是那样,这世界上将没有曾节明其人其事。


    1987年冬,正值初三,因受不了桂林市中山中学(桂林市九中)的当时环境的高压、流氓学生的欺辱、和班主任的势利和凌厉,我饱生厌学之心;在湿冷灰朦的桂林冬季,我的成绩全面告急;当年十二月,我又遭开水烫伤住院,不得不休学了;恨铁不成钢的父亲无计可施,唯有将我转学至离家较近的桂林一中,来年跟班初二。
   
    当时的一中在穿山脚下,占地有一所大学那样大,长期是桂林市面积最大的中学。校园里由草木幽幽、夏季四脚蛇(桂林方言,蜥蜴)和眼镜蛇出没的天然小山——螺丝山,整个校园覆盖在郁郁葱葱的树林当中,这树林多是高大的松树和茂密的樟树,也有许多桂花树,那黄墙红窗的、如民国文物般的瓦顶平房教室、校舍,就稀稀落落地隐藏在着树林中,校路也是经年没修了,晴天一身土、雨天半腿泥。。。。。。
     这样的校园看着亲切,却有些失望,没料到这如民国文物般的土旧教室中,却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他中等身材、有着贝多芬式的硕大脑袋和高高的前额,狮子般的浓密头发,一双大眼睛时时放射出异样的光彩和戏虐的神情,好象那里面总有意外的发现。。。他常穿一件不合身的、米黄色的、肥大的夹克,提着黑色的“上海牌”人造革工人旅行包,那是八十年代的流行货,那人造革包时时鼓鼓囊囊,好象充塞着成功的秘诀;早春时节,他那凌乱的头发和夹克上的油光,映照着某种草率的生活方式,很有点“藤野先生”的味道。。。他就是转折关头改变我一生的班主任唐乐昆。
     中山中学那位如看守所“管教干部”一样的女班主任,总令我感觉自己是敷不上墙的烂泥,唐老师却用一种不同于其他老师的方法,让我很快振奋了起来。1988年的那个关键的春天,唐乐昆充满磁性的男中音,就象黑暗中幻灯片一样演示着我的优点和潜力,随着信心的陡涨,我对学习、乃至对人生的已经熄灭的热情,重又点燃,并熊熊燃烧起来。初二下学期结束时,我的成绩竟由全班倒数,飙升至全班第二名,我的父亲、甚至包括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可惜初三时唐老师另有任用,不能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了。临走前,他成功地保举了他那位教数学的妹妹,来当我们的班主任,她就是小唐老师。我不得不于失望当中,熟悉这位新的班主任。她当时不到四十岁的样子,头很大,一如她哥哥那样,且始终留着男式包头;她的左眼角有一颗痣,双眸明亮,有点她哥哥的神采,但顾盼间闪动的更多是聪明伶俐光彩,而却乏他哥哥那种异彩和洞穿人心的光芒;与唐乐昆不同,她皮肤白皙,身高只有约一米五,身材恰似她的脸型那般尺寸偏小,她的身材并不臃肿,但少女青春已大部褪去,显现出中年妇女的轮廓;和她哥哥不修边幅大不同,她衣着整洁得体考究——常穿深蓝色的棉质运动套装,敞开的V字形拉链间,衬着棕色或枣红色的自织的毛线衣,低、中、高领皆有,都颇为优雅,由此也可以看出,她是女红和家务的好手。。。在我的印象中,她的气质和穿戴,并不像个初中老师,倒象是公交公司的女经理、或某大公司的财物科长。
     她头脑的伶俐和双手的灵巧,也从那黑板上的粉笔字流露出来,她的粉笔字娟秀但缺乏力度(这或许是她早逝的原因之一),数字写得犹为潇洒和工整,就象许多理工科好手那样。
   
     相当一段时间,我深恐这精明的小唐老师会成为九中(中山中学)那“管教干部”式女老师,或成为另一位势利刻薄的班主任。但我的担心就如桂林的夏热一样,在新学期的金风中渐渐地消退了:小唐老师不仅是一个精明干练的班主任,也是一个懂得激励学生、保护学生的好老师:在教化人上,她虽然没有她哥哥的创意和汪洋恣肆的风格,但她却深懂平衡之道,她那就事论事、不温不火的方式几乎不会伤人自尊;她还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风格——她很少发火,若真的动怒,也不会象许多女人那样发出刺穿屋宇的尖锐嗓门,而常常是一种淡漠的眼神打量着你,不再与你说话,这种无视的神态甚至比咆哮的苛责,更令人惶急和羞愧。
   
     她也很懂得因人施教,对莫志新这种天资绝佳、但玩世不恭、比较赖皮的学生,她采取较为挑战性的姿态,数学课频频以难题提问的方式,进行“刁难”,课后则采取寓教于乐的方式,与之交流和辩论,话题超出课堂范围。。。很显然,她这两手很奏效,莫志新这个从前的工读学校(当时中国大陆一种收容问题少年的半劳教性质学校)保送生,在她手里数学成绩继续高涨,这家伙那时学数学的劲头十足,竟到了课余时间与他人比试解题速度的程度。。。后来他与我一到考上了当时桂林市最好的中学——桂林中学,而且也是那届中考数学考得最好的人之一。
     对我这种天赋不在数学上、自尊心极强、性格孤僻且内心极其敏感的学生,她则尽量避免当众批评我,而且抓住我的任何进步予我表扬,即使是课后一对一的批评,她也从没对我使用过尖刻的语言,一般她会这样说:你是个很有潜力的人,如果注意某些方面,同学会更加佩服你。
     初三下学期的时候,我的成绩已经在班上名列前茅,有点飘飘然了起来,有一次上数学课,她点我上讲台在黑板上解答一道解析几何题,为了摆酷,我炫耀起了解题速度,三下两下地搞定,虽然做对了,但数字写得七歪八斜、坐标也画得很潦草,台下的同学有的笑了起来,小唐老师不温不火地对我说:
     “XX你为何不把自写好点,图画好点?我知道你完全有这个能力。你这样做好可惜你知道吗?就象你这样漂亮一个人,却故意捡一套又脏又烂的衣服穿上,而且在自己脸上抹上锅墨烟(桂林方言,炒锅底的黑渍)。。。全班哄堂大笑起来,我虽然羞愧不已,内心却服帖,信心也饱满,暗下决心改变此种作风。
    现在想来,当时小唐老师如果尖刻地挖苦我——以打击我的傲气、或者当众展出整洁并具有书法天赋的莫志新,作为教育我的正面例子,那么我的自信力肯定受到沉重的打击,很可能命运就改写了。
    回想以前在九中时,劳教所女干部式班主任伍某经常尖声当众呵斥我曰:“XX,你就知道把自己搞得裸里裸水!(桂林方言,肮脏之意)”或者“这种题目你怎么也做错?某某某那么差的学生,人家都做对了,你简直是无可救药!”伍某的教育,常使我产生两种强烈的冲动:一是一把火烧了万恶的中山中学初八五五班;二是扒一列火车永远离开这该死的桂林,从此不用再读书。
     此种对比,回想起来,至今感动着我。
   
     与她的哥哥唐乐昆相似,小唐老师也有着洞悉学生心理的本事。初中时,我由于严重偏科,英语成绩长期一塌糊涂,在初三以前从来没考及格过,常常只有三十多分,后来得知美国人也说英语、英语在世界上十分重要后,这才拼命补火,怎奈基础太差、欠账太多(以前英语课长期不听),不得不牺牲其他科目的时间去弥补英语:初三上学期末的寒风中,为了英语能赶上来,我把数学撂到了一边,结过期末考试考数学的感觉糟透了。
     成绩公布之前,我怀着惶恐不安的心情去问小唐老师:自己考得怎么样?她还是象以往那样不温不火地说:你考得可以。
     但到了成绩公布的时候一看:只有六十二分,还好哪!?但那次考试,其他科确实考得特别好,好几门都考了九十多分,英语竟史无前例地靠了八十多分!英语邓老师特别高兴,把我当作样板学生,多次当众表扬。面对数学六十二分的耻辱,我羞愧难当,而且心中惴惴不安不安,深觉辜负了小唐老师的期望和厚待,且担心她可能的当众批评和另眼相看。
     但出乎意料的是,小唐老师绝口不提我的数学成绩,对我一如既往,家长会时,她对代替我癌症病重的父亲来开会的嬢嬢,大赞了我学习的突飞猛进,亦绝口不提数学成绩。我这样一个麻烦不断、她向来以为”不成器”的人忽然间受到学校如此好评,我嬢嬢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虽然不擅于讲大道理,小唐老师却自有一些改变学生的机灵之处,而这种精灵,往往是书上找不到的。
     由于场地得天独厚,桂林一中向来是桂林诸中学中的足球热土,当时正值马拉多纳、范巴斯滕风靡世界,在中国掀起热浪的时节,当时几乎全班的男生课后都去踢球,就好象一中是足球学校,而不是普通中学,莫志新、李哲、蒋志军、谢峰、黄国军、颜庆等四肢发达的男生,每天放学后无不踢到天黑看不清场上的白球,才肯回家吃饭,因此,这些家伙中好些人,第二天早读才忙不迭地赶(抄)作业。。。小唐老师多次苦口婆心地对他们说:踢球应该节制,因为人的精力就那么多,用在足球上多了,用在学习上必然就会少。但这些家伙,除莫志新有学习、足球两不误的本事外,都是些没有心计的耍仔(桂林方言,贪玩之徒),只图行乐及时、没有明天概念,这些人哪里听得进去?而莫志新自恃天赋过人,对此劝诫也不以为然。于是依然乐此不疲,这些上早读才来赶作业的“球星”们,除守门员黄国军坚守黄埔军校式的板寸头外,一个个还留起了马拉多纳式的中长发。
     但这些家伙快乐浮冰下面,却潜藏着水下冰山般的大烦恼,什么烦恼?当然不是成绩不好,而是他们普遍“老火”(桂林方言,指发育期不能充分发育,错过了发育期仍然矮小之意):这帮十四五岁的小伙子中间,除了比其他人大两岁的老留级生黄国军有一米六七外,其他人都在一米六以下,球技最好的莫志新和谢峰,身高不足一米五五,看上去犹如武大郎。因为长不高,这些家伙当时心烦不已,他们对此问题的关注几乎超过一切。为了长高、脑袋好用且当时家境最好的莫志新喝起了雀巢奶粉,但似乎也没有明显的效果;他们之所以那样痴迷于足球运动,其中正有着期望长高的强烈动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