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自取其辱?]
徐永海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2)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3)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4)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5)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6)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7)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二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三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四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五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六
5月
·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2014-5-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一、二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2-5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6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7-9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0
·胡石根长老的施洗圣礼三11-12
·为胡石根、王春艳、张文和祈祷——2014-5-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取其辱?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也被消失了。7月中,连2003年3月之后的文章也都被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那些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自取其辱?
   
   李姗娜
   
   2005.8.15
   
   7月13日我接到警察的电话,询问我7月8日的行踪。因为,那天发生爆炸案,他们要让我找证人。当时我的第1个想法是:我刚找到的工作大概又要不保了。放下电话后我百思不得其解:他们为什么会想到我和爆炸案有关呢?我会不会再一次失去工作呢?我不知道一个少女被人强奸时,她心理所受的侮辱和伤害是什么,但我觉得我所承受的心理痛苦一定不会比她少。我用手机给警察发了信息,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毁了我?” 当然警察先生是不会给我答复的。是呀,他们对这种毁人的事不以为然了!
   
   昨天我又接到警察的电话,通知我这几天我又得失去自由了。问他原因,他不答。回来听朋友说是因为教会的事。想来可笑,基督徒的祷告又不讲形式,自己在家一样可以进行的。只不过我又一次受到了心灵的侮辱:警车停着,警察盯着,出去有人跟着,还要告诉他们我要去干什么。现在的北京很炎热,邻居都会在楼下乘凉,顺便聊聊家常──现在的我,就是他们的所聊的“家常”了。我都不敢去买冷饮,深怕自己变成动物园里的“猴子”。
   
   我思来想去,不解自己为什么受到如此的“待遇”。难道我真的是自取其辱吗?用警察的话说,谁叫我嫁给徐永海呢?我曾经恨过丈夫,恨他对家庭不负责任,恨他娶了我又不好好对待我,恨他给我留下了一堆麻烦。现在我恨的是警察:其我的屈辱是他们给的。他们无理、无情、更无人性。我恨法律,因为它不公正、不公平。
   
   我再说说爆炸的事。我根本就不可能去做这类的事情。说到底我还是一个自私的人,不敢用这种方式来把社会的不公宣告世人。就算我再怎么恨,也不会去干那种傻事。我不是怕死。死对于我来说也许是种解脱。我是怕亲人的一片悲痛之声,更怕仇人的一片喝彩之声。假如哪天我必须用这种方式来洗刷我的耻辱,那我会等一个时机,那时所有的亲人都不再需要我。
   
   不过,终究是我“自取其辱”的。假如我丈夫不是徐永海,假如我选择不说话,也许我不会有现在的屈辱。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假如”,也不会有“也许”,我还必须继续忍受一切!(2005.8.15)
(2013/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