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徐永海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4月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
·教案蒙难者4月11日的一次聚会
·教案发生后圣爱团契坚持聚会并进行受洗圣礼——2014-4-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
·为正在经历苦难患难逼迫的肢体教会祈祷——2014-4-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
·教案间接死亡者王亚新照片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刑事拘留(照片1)
·北京通州梨园教案照片一(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六、王峙军:三位中国基督徒为什么被判刑?
   
   
   最近,海外媒体纷纷披露刘凤钢、徐永海、张胜其三位中国大陆基督徒被判刑的消息,其主要罪名是向《生命季刊》「泄露国家情报」。与此同时,我们也读到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凤钢等三人作出的刑事判决书(2004.杭刑初字第39号),其中对三人的「犯罪事实」有更详细的描述。无论是从媒体所披露的消息看,还是从判决书的内容看,都不能不叫人得出一个结论: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凤钢等三位基督徒所作出的判决是不公正的。
   
   由于此案涉及到《生命季刊》(www.cclife.org),作为杂志的主编,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对我们的广大读者和社会舆论,就刘凤钢文章在本刊发表的经过,就本刊的性质以及本刊对这一不公正判决的态度,作一点说明。
   
   大约在2001年11月,《生命季刊》的一位读者以电子邮件形式送给本刊一篇文章,题目是《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和经过》,作者是刘凤钢(见http://www.cclife.org/htdocs/cclife.nsf/e68dc19e63a9f71985256b42005d2dae/ea722d25c452e1a085256b3e00739971?OpenDocument,以下简称「刘文」)。在读到这篇文章之前,我们根本不了解「李宝芝案」,更不可能让徐永海、刘凤钢等人去「刺探」(杭中院判决书用语)这个「国家情报」。再者,刘文也不像判决书所指控的那样,是「徐永海提供给境外杂志《生命季刊》」的。我们没有从徐那里收到该文。
   
   的确,当时我们收读刘文后,心里是十分沉痛的,因该文所记载的是2000年11月间辽宁省鞍山市基督徒李宝芝等弟兄姊妹因家庭聚会而受逼迫的情况。我们对文章内容进行了核实,得知文中的事件及情节均为事实。本刊同工和芝加哥多间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立刻为文中受逼迫的鞍山地区的基督徒祷告,为李宝芝等弟兄姊妹祷告,并且为文中那位肆意殴打、折磨基督徒的鞍山公安局宗教科马义先生祷告,求神赦免他,也求神感动他,使他愿意认罪悔改、归向耶稣,不再逼迫基督徒。
   
   同时,根据圣经的教导,「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哥林多前书12章26节),我们在《生命季刊》总第20期发表了这篇文章,旨在提醒海内外广大基督徒,要与受逼迫的弟兄姊妹「一同受苦」,要为他们恒切祷告。
   
   2003年末,听说该文作者刘凤钢弟兄及另外两位弟兄徐永海、张胜其被捕了,并传说三个人的被捕与此文章有关。因此,我们每日都在为三位弟兄祷告,把他们交托在神的手中,求神添加他们力量,使他们在患难中「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同时,我们对他们被捕的真实原因也不甚清楚,以为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祖国已经在逐渐走上法制道路,总不至于倒退至文革时代,因一篇文章就被定罪吧。
   
   不料,近日我们看到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徐、张三位弟兄的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指控刘凤钢弟兄所写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和经过》及另外两篇文章(《来自祖国的报道》和《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是为「境外组织、人员非法提供国家情报」。最后,判决书写道:「被告人刘凤钢、徐永海、张胜其为境外组织、人员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的行为,已构成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因而,刘凤钢被判刑三年,徐永海两年,张胜其一年。之所以如此判决,是因为法院根据「国家保密局」出具的鉴定意见,证明三篇文章为「国家情报」。
   
   好一个「国家情报」!读完这份判决书,实在叫人感到震惊。刘凤钢发表在《生命季刊》上的文章内容我们非常清楚,若不是判决书说它是「情报」,我们断不会想到这是「情报」。另外我们也从网上找来另外两篇文章,读后得知,《来自祖国的报道》所写的是刘凤钢在杭州萧山地区对当地基督徒的访谈,而《在北京远郊的山区传福音被警察盘查的经过》一文就更简单了,只有1300字左右,写的是作者自己的经历:在北京远郊聚会时,被警察盘问了一番并被领回的故事(见附录)。
   
   这样三篇文章,怎能与「为境外组织、人员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连在一起呢?何为「国家情报」?带著这些问题,我们查询了中国的《法制日报》网页(http://www.legaldaily.com.cn/gb/content/2001-01/22/content_12395.htm),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为境外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情报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0年11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1142次会议通过.法释〔2001))中,对「情报」一词是这样解释的:
   「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的『情报′,是指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尚未公开或者依照有关规定不应公开的事项。」
    
   中国「法律教育网」(http://www.chinalawedu.com/news/2004_4%5C10%5C1655515289.htm) 中,进一步解释为:「情报是指除国家秘密以外的涉及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尚未公开或不宜公开泄露的、影响国家安全和利益的情况和材料。不公开的单位内部情况、正常的情报信息交流,不应理解为这里的情报。」
   
   根据以上的解释,「情报」必须是(1)关系或影响到国家安全和利益的;(2)涉及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的;(3)尚未公开或依照规定不应公开的。
   
   以以上的标准衡量,刘凤钢弟兄的文章(1)与国家安全和利益无关,文章在《生命季刊》发表已有两年多时间,文章发表后,海外华人基督徒对大陆教会更关心了,为祖国骨肉同胞祷告更多、更恒切了;(2)文章内容与「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毫无关系;(3)所谈到的事件是已经公开发生、人人皆晓的。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政府有「规定」说,基督徒虽然受了逼迫也不可以与其他基督徒分享并请求代祷的。
   
   那么,被判决书称为「境外杂志」的《生命季刊》又是一份什么刊物呢?如果刘凤钢等人的罪名成立,《生命季刊》岂不成了一个教唆人「刺探国家情报」的「特务」杂志了吗?
   杭州中级法院的这种不公正判决,不仅侵害了公民的言论自由,也侵害了《生命季刊》作者的正常写作权利,同时给季刊的声誉造成了损害。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此类不负责任的事情曾发生在中国公安部的《人民公安报》身上。该报2003年1月19日的一篇报导(可参: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www.ha.xinhuanet.com/zrzh/2003-01/20/content_281224.htm,
   http://news.tom.com/Archive/1003/2003/1/20-38223.html)中,曾称《生命季刊》为「邪教书籍」。本刊就此两次致函该报,并通过中国驻美大使馆有关官员,要求《人民公安报》公开更正并道歉。但《人民公安报》方面只是在电话中给了一个含混的解释:这里的「邪教书籍」不是指你们的《生命季刊》,而是有人「盗用」《生命季刊》的名义出的「生命季刊」。按我们对中国公安部门的了解,这大概也算是一种「道歉」吧。
   
   《生命季刊》是由生命出版社在美国出版的。生命出版社是在美国正式注册的非盈利福音机构。这份刊物已发行至世界近40个国家和地区,对海外华人教会正统信仰的建立及福音宣道事工的推动,具有十分广泛的影响。季刊恪守圣经真理,对大陆教会中的各类异端持鲜明的批判态度,直接正面影响了中国大陆教会的建造。数位重要的海外华人教会领袖担任了《生命季刊》顾问,季刊的编委会也是由持守纯正信仰的教会牧师、神学教授和基督教作家组成的。自1997年初创刊,季刊现已成为为海内外广大基督徒所认可、所喜爱的刊物;弟兄姊妹视《生命季刊》为一个可以得到属灵帮助、可以分享自己在基督里生命成长的平台,是一个代表著众多海内外基督徒心声的园地。
   
   除了出版物外,生命季刊也召集各类基督徒聚会。1999年底至2000年初的「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1500多位基督徒和华人教会领袖参加了是次大会),和2003年底的「中国福音大会」 (超过2500人从北美及世界其他国家包括中国大陆前来参加),都是海外华人教会史中规模较大的聚会。两次大会的与会者中,约70%是近十余年到海外求学定居的中国大陆基督徒学生、学者及他们的亲属。这批优秀的海外中国知识份子信耶稣后,爱祖国、爱灵魂的心更加深沉、火热,其中一部分人已经或正准备回国服务。
   
   季刊也坚持「政教分离」的原则,不发表任何内容与信仰无关的文章。季刊所发的许多文章中,都充满了对中国教会的关怀和对大陆骨肉同胞的挚爱之情。为自己的骨肉同胞祷告,为中国政府及政府领导人提名祷告,是生命季刊历来所主办的各类聚会中的一个重要内容。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刘凤钢等人所谓的「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的「罪名」上来。对照前面对刑法第111条的界定,再经□解《生命季刊》这份纯信仰刊物后,我相信连杭州中院的法官先生们也会承认自己的判决是不公正的,是应该予以纠正的。至于为三篇文章作出「情报」鉴定的国家保密局,更是在拿法律的严肃性开玩笑。试问国家保密局,在你们的鉴定中,刘文中哪一部份可以列入法定的「国家情报」范围呢?
   
   无端地将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定为「邪教」,然后对这些弟兄姊妹采取了刑讯逼供、屈打成招、打嘴巴、拳打脚踢、「上小绳」、木棍打、竹竿抽、电棍击打、烤电等各种刑罚,这些就是「国家情报」吗?如实叙述一个公开允许100多人旁听的法庭辩论就是「国家情报」吗?
   
   公安局对那些善良无辜的基督徒施以严苛的罚款,就是「国家情报」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