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徐永海
·请您支持对前额叶与精神的科学研究
·我们基督徒高举耶稣的大爱没有错——2014-5-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六四25周年前微信圣爱团契群被封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2014-5-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5-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6-1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1-15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16-20
·胡石根长老分享圣经照片21-27
6月
·看望出狱的胡石根与牵挂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1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0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1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2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3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4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5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6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7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8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29天
·徐彩虹何斌夫妻在被抓后的第30天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望大家来帮助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
·我和杨靖老弟兄手拉着手走进看守所大门
·为在天安门被抓的徐彩虹何斌祈祷——2014-6-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为出狱后不久就来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2014-6-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我们教会为公义受苦的肢体祈祷——2014-6-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失去自由的徐彩虹、何斌、岳爱玲、王春梅、张文和祈祷——2014-6-27圣爱
7月
·7月1日警察来我家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我们教会正在经历患难请为我们祈祷——2014-7-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的父亲徐德志在7月4日去世
·请您支持对空间与能源的科学研究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应竭力为信仰争辩——2014-7-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为信仰如何争辩——2014-7-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空间能源的科学报告
·面对信徒被抓十字架被拆我们要为信仰争辩——2014-7-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8月
·面对十字架被拆我们更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8-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立志一生走在十字架道路上——2014-8-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家庭教会聚会学圣经被警察干扰——2014-8-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空前绝后的最大胆假设
·就空间能源致信各国领导人
·为十字架道路上的中国家庭教会祈祷——2014-8-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牢里的王春梅和精神病院里的张文和祈祷——2014-8-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9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祈祷——2014-9-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蒙冤警察田兰患重病住院不忘维权
·各位亲朋好友,中秋快乐!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
·关于空间与能量的科学报告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参与家庭教会没有罪——2014-9-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刑事赔偿决定书
·通州教案受难者王春艳起诉公安局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众访民从北京前去吉林去旁听王春梅的开庭
·因向政府要钱而坐牢近半年的王春梅今日开庭
·因为耶稣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要如何——2014-9-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一天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二天
·北京的教案蒙难者到公安局要求国家赔偿——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三
·因教案而蒙难的基督徒求主给力量——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四天
·我的禁食祷告词——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五天
·回归使徒时代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2014-9-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教案中经历过苦难的肢体们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六天
·为癌症术后的上访维权者蒙冤警察田兰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主内肢体北京维权人爱国人士叶国强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
·为十字架遭强拆而痛心的李克老牧师祈祷——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禁食祷告第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第三部分:弟兄姊妹的呼吁
   
   一、华颇:徐永海你在哪里
   这一段时间总想写些什麽,但是几次提起笔又茫然无措:一个身影时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撞击著我的心灵,每当想起他我总是夜不能寐。这个人就是徐永海。
   
   记得在1978年的初夏我们院子里搬来了一户邻居。他们是个大家庭,由于年龄的缘故和我最熟悉的就是徐永海。
   
   徐永海的身材非常瘦小,文质彬彬的脸上始终带著微笑。他待人和蔼可亲,从不和别人发生冲突,总是乐于帮助别人,街坊邻居都夸他。
   
   徐永海在学习上非常刻苦。他于1979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医学院。那个年代如果考上大学,就等于鲤鱼越过龙门一样,在他的面前出现了美好的前程。然而,他并不盲从,并不象别人一样要求入党,要求分配到一个好单位。徐永海已经慎重考虑过,毅然信奉主耶稣,决定把自己的一切献给主。在世俗眼里,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当时许多人警告他说:“信主会给你的前程带来不利的影响。”但他不爲所动地说:“主让世人拥有爱心。如果世人都按照主的吩咐充满爱心,世界将变得美好,大家都可以进入天堂。”因此,在毕业分配时,别人都如愿以偿地分到条件比较好的单位,而他却被“发配”到远郊的一个小医院,后几经周折才调到离家较近的一家社区医院。他虽因信主而遭受磨难,但他依然无悔。他将原来的名字徐永利改爲徐永海,意味著放弃个人私利,心胸象大海一样。
   
   徐永海在工作当中兢兢业业,履行著医生的天职。做爲一名医生,他从不收受患者的红包,不因提成而向患者推销药品。他还利用业余时间,经常爲那些经济上困难的患者无偿治疗。
   
   在平时生活中,只要见到谁有困难,他总是伸出援助之手。我父亲的病情突然发作时,当时家中只有我一人,就在我不知所措之际,徐永海来了。他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让我父亲转危爲安。徐永海爲人非常宽容,即使是伤害他的人也是一样。一次因接受国外记者采访,他被前来阻止他的警察推倒在地。他们夫妻爲纪念婚后第一个佳节而新买的手表摔坏了。朋友叫他去告警察。可徐永海却说:“警察也是听命令的。他们也不容易。”
   
   徐永海虽然在一些事上宽容,但在原则问题上却是毫不退让。他是一名真正的勇士,在史无前例的“拆迁大劫”开始后,徐永海出于义愤对那些腐败官员和不法拆迁商进行无情的揭露和抨击。他引导广大拆迁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所做的一切当然引起了不法开发商的痛恨。他们咬紧牙关,欲铲除徐永海而后快。他们勾结腐败官员,在2003年4月10日趁他们夫妻二人上班、家中无人时,将他们的房子拆除了。但徐永海并没有被吓倒。他坚持用各种方式进行著斗争。
   
   前一段时间,我听说徐永海不知何顾被抓了,并被押往远在千里之外的浙江。我不知他犯了什麽法,但有一点:我相信他不会干损人利己的事,欺压良善、损公肥私的事。他的妻子告诉我:徐永海可能被所工作的医院除名。我深深地感到惋惜:不是爲了徐永海,是爲了这所医院。因爲,他们失去了一位好医生。我想,医院不应该失去他。做爲一名医生,他对得起他的良心。他工作上是敬业的,即使住家被强拆了,他依然坚持工作。我想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剥夺他爲患者治病的权利。
   
   我非常希望能爲他做些什麽。遗憾的是:我无能爲力。我所能做的只能是在心中默默地爲他祈祷:好人一生平安!
   
   (2004年2月14日晚)
(2013/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