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苏明张健评论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最近“FT周末杂志”英文版,登出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还能生存多久”。文章的内容是根据共党党校的一位学者,向该杂志的记者透露出的一个消息而写出来的。

   这位党校的学者说,就在前不久,中共党校举办了一个级别相当高的内部研讨会。会上有高层人物直接了当地问党校的学者们,“你们认为中共政权还能坚持几年?一旦崩溃,你们有什么主意?”这位不敢透露自己姓名的学者对记者说:“老实讲,中共每个人都在问这个问题。但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从这一问一答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明白一点,那就是共党们知道自己撑不下去了。政权的崩溃是早晚的事,至于政权垮台后又将如何,这位党内的高层早已做好了准备。问问大家有什么主意,也是集思广议的意思,不过是想看看大家还有什么高见。

   党校的教职员工,绝大多数应该是坚定的毛左分子,是习近平心目中的真正的共党分子。可是在倒台的大势所趋面前,却感到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这就说明了这帮坚定分子们其实并不坚定。如果是坚定分子,就应该去告诉习近平,不要去照镜子,整衣冠了。应该带上干粮,扛着长矛大刀,重上井冈山,再次的占山为王。按照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教导,再尝试一次篡夺政权的套路。

   既然没有人出这个主意,也就证明了党校的坚定分子们也明白,共党已经完全丧失了民心。一旦再去上山打游击,肯定,当地的民众会立即展开一场犁庭扫穴的剿匪行动。

   记得大约是1982年,本人在一次外出考察时,路经湖北省的的大悟县,亲眼见到一群当地的农民包围了地方政府的院子。他们在大声地质问、抗议,并对围观的民众讲述着什么。我所乘坐的长途汽车减速慢慢通过人群。我见到一位50岁左右的农民,愤怒地指着大门在喊:“你们就这么对待我们!难道你们忘记了当初是我们掩护了你们!有一天你们再上山打游击,我们还会支持你们吗?”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老根据地的农民的怒吼,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子里,至今都忘不掉。改革开放似乎是给中国人的心里注入了一丝的希望。邓小平重新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游行的民众甚至打出了“小平你好”的牌子。寄希望于党中央的人,恐怕根本就没想到,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农民们已经尝到了改革开放的苦果,已经开始了最早的抗暴维权的斗争了。

   那么30年后的今天,共党在中国大陆上,恐怕是找不到一块立足之地了。共党害怕崩溃以后的下场,其实怕的是被国民们清算。共党之所以有特色,就在于他不是民主国家的政党。胜选上台执政,败选下野反思,争取再选胜出。这里牵扯不到民愤,充其量不过是民怨,或者是支持率低。

   这就是说,败选下台的政党所犯的是错误。错误是可以修正的。及时改掉了错误,仍可以重新参选。共党的特色就在于所犯下的都是罪恶。罪恶就不是修正或改正的问题了,而是要负上法律和刑事责任的。

   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并不影响前途。犯罪则完全不同了。轻罪,一个污点永远背着;重罪,就会被判处以极刑,失去了翻身的余地。任何政党都输得起,唯有共党输不起。只要输一次,就永远爬不起来。

   习近平要保党,其实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凭着他的思维方式和能力,只不过是过一天算一天。毛泽东当政27年,疯狂到了为自己造神,强迫着10亿人高喊万岁和万寿无疆。想必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就在他还没死的1976年4月5日,几十万北京民众涌向天安门广场,冲着中南海的方向高呼:“打倒现代秦始皇!”。当政27年,上亿人死在他手里。

   是非自有公论。上个世纪世界三大魔头:斯大林、希特勒和毛泽东。共党拜魔头,强迫十几亿中国人一起拜。毛泽东是中国的国耻,是中国近代史中的耻辱,是中国人民的灾星。共党们去拜,说明了共党不识时务,好坏不分,老旧、僵化的本质。

   如果中国人也去拜魔头,其后果就只能是被世界人民看不起,或者是当做另类。喜欢信教的人,信的是正教;喜欢拜神的人,拜的是正神。平常百姓人家,崇拜的是真、善、美,不太可能会有人崇拜假、恶、丑的。

   这就如同鲁迅在文章中写道:“画家们是什么都画,但却没有人去画大便。”世间万物,不少都有其美的一面,供人们陶醉欣赏,唯有大便令人厌恶。

   前一个多月,一间国际调查机构提供了一份近百年来,全球出现的十大恶人的名单,毛泽东名列十大恶人的榜首。这是人类正义的力量再次提醒共党和中国人,毛泽东不是神,头上没有光环,不过是个邪恶之徒。

   忘记了是在哪本书里说,孔雀开屏时美得不得了,吸引了不少人兴奋。但是作者却又写道,如果此时此刻,站在开屏的孔雀身后,看到的会是什么呢?这句引人发笑的话,其实寓意深刻,尤其对中国人来说,更是值得深思。

   对国家,对人民和民族犯下了大罪的共党,在外表上无时无刻不在做着开屏的孔雀的姿态,宣传着自己一贯的伟光正。用佛家的话讲,这就是色相,是用以欺骗和迷惑世人的东西,其背后必然有肮脏和见不得人的丑陋和罪恶的一面。

   对于共党宣传的经济腾飞,迅猛增长强大,老二之类的谎言,还真的让一部分中国人深信不疑,到处帮着共党去宣传。不去跟着起哄,不相信,甚至认为中国经济是崩溃了的人,不时地就背上汉奸、卖国贼的骂名,好像犯了多大的罪。

   共党统计局近期发表的报告说,2013年一季度,信贷增长了68%,但GDP却只增长了7.7%。投入是巨大的,可效果是微弱的。另外,对于这个7.7%的增长率,究竟是政治需要而编造出来的,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捏造出来的?

   共党所报出的亮丽的数字的可信度又能有多少呢?世界金融机构统计,今年6月份,新兴经济体国家有微量的美元出逃。于是中国大陆就出现了钱荒。这就是说,一百五、六十个国家出逃的美元总数并不多,唯有中国大陆出现了钱荒。事实告诉中国人,共党们的捲款外逃之风是迅猛的。已经破坏了国家金融的根底,使得债台继续高筑,给崩溃了的金融和经济雪上加霜。

   从目前中国大陆的经济走向来看,所谓的李克强经济是失败了,搞了个上海自由贸易区是为了给李克强留个面子。宣传归宣传,但却没有几个人对这个自由贸易区看好的。只要共党继续当政,上海就永远无法取代香港的位置,同时也无法恢复昔日上海租借地的风光。

   习近平又提出了个“底线思维”。习李两个人都喜爱不时地创造些新名词,但又不去解释这些新名词的真正含义是什么。究竟“底线思维”又属于哪一种思维方式?是演绎法?还是归纳法?人们弄不清。

   习近平本人也未必说得清楚。据说是这种思维方式打败了李克强经济。当局决定要定向放松银根,支持实体经济,为的是保增长,等于是又回到了借贷投资,印刷钞票,刺激经济的老路上去了。结果钱荒再次出现,等于习近平的底线思维也失败了。

   可是即便如此,高唱经济腾飞、世界老二的赞歌,仍然不绝于耳。这就迫使我们不得不去进行深刻的自我教育。共党一贯的歪理邪说的骗术和洗脑,固然高明,但是对于能够坚持自由精神,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人来说,哪怕共党口吐莲花,也是枉然的。

   但是共党毕竟是共党,如果没有一套运作精细的宣传术,共党不但不能篡政成功,更不可能骑在国家和人民的头上为所欲为60多年。于是问题就出来了。这究竟是共党聪明?还是中国人民愚蠢?

   两三年前,与几位五、六十岁的高级知识分子人士聊天。竟然有人忧心忡忡地说:“一旦共党垮掉了,中国可怎么办呢?”令本人吃惊的是,其他在座的几位,似乎也有同样的忧虑。

   出于礼貌,我小心地问道:“当满清王朝被推翻后,当年是否有中国人担心,爱新觉罗家族完蛋了,今后中国可怎么办呢。或者是在明朝政权崩溃后,是否有人担心,朱家倒台了,今后中国可怎么办呢。为什么比明、清政权更残暴、更无人性百倍的共党政权,反而如此地使一些中国人恋恋不舍呢?”天知道我的这两句话能否起作用。

   记得1976年,毛泽东死了,各单位都出现了一些如如丧考妣的人,说着的是几乎同样的话:“毛主席他老人家走了,留下我们可怎么办?”一位30多岁的工人捂着嘴偷偷地笑,然后低声说:“你最好是跟着他去。”三、四十年前的年轻人都比现在的所谓高级知识人士有头脑。

   这后30多年,共党拿出了一点钱,但却泯灭了多少人的人性道德和正义、良知。共党教育流水线上出来的产品,所知甚少,只知道共党让他们知道的,不知道共党不让他们知道的。

   至于知识,几乎没有。失去了独立人格,当然就不会去独立思考,于是就党云亦云。读了几年书,仍然不懂得作为社会中坚人士的责任和义务,只是认为自己有了身份,于是去追求社会地位和利益。他们充其量不过是毛泽东那种乡村小知识分子,而无法成为坚守社会道义和良知的自由主义者。

   这就是中国大陆目前最大的问题所在。“共党必将灭亡”--- 这是有识之士们从不怀疑的论断。能够掀起八九民主运动的那批知识人士们,现在已是后续乏人了。幸巧当时的那批年轻人,现在刚进入中年。当时的中年人,现在仍能工作。

   共党在准备后事,难道中国人就不去准备迎接新时期吗?推翻共党和重建家园的中坚力量在民间。毕竟是国以民为本。民意就是今后的宪法,更是今后的政治制度和国家的大政。

   在唐宋时期的笔记小说中,常常出现“湛湛青天不可欺”这个话。青天就是人民。民心民意不可欺。共党的一贯正确的做法,把中国人欺负苦了,也欺骗苦了。

   痛定思痛,认真反思,是每个中国人当前该做的事。想通了这些问题,于是就该决定中国大陆今后该走什么路。至少也应该有个自己打算过什么样的日子的打算。然后站出来,大声说,这是上天赋予我们的权力。国家的政务,就是众人之事,说出来是对的。不说,那就是连对自己都不负责任了。

(2013/09/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