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大陆经济的实况]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经济的实况

让共党们说出句真话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事情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上,逼着说出来的话也是吞吞吐吐,半真半假的只吐露一点真情。但被掩藏起来的仍然是绝大部分的真实情形。

   在中国大陆的债务危机被世界关注到以后,世界各大银行财团从2009年到今年4月份,纷纷抛售中国大陆的银行股。各大投资公司从2008年开始纷纷撤回投资,或者把从中国大陆撤出的资金,转移到越南、泰国、印度。

   欧洲在2009年,爆发了严重的债务危机。经过了几年的想办法采取措施,自进入今年以来,这个似乎已经过去了,而且经济状况稳定,甚至出现了好转的趋势。只是由于谨慎的缘故,所以没有人敢说“复苏”这两个字。

   美国在今年6月底的失业人口有40万,是自2006年以来最低的失业率。2012年美国的汽车销售量比上一年增长了15%,GDP增长了1.2%,但通货膨胀率也控制在1.2%。9月9日在一项人民感到最愉快的国家排名榜中,加拿大被排在了全球第六位上。

   世界货币基金组织在此次20国峰会开始之前发布的经济报告说:近来的各项指标显示,包括美国和欧盟中的发达国家,在下半年的经济增长强劲。由于美国和其他六强国家已经禁止使用经济刺激措施,必将使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减缓。巴西、印度和中国大陆的经济仍有下行的危险,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比2010年至少下跌了2%到3%。

   报告最后说,世界经济将在世界七强的带动下缓慢复苏。但是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时间的延长,仍然是各国政府担忧的头等大事。尤其在过去的几年中,资本的大量外流,已经使得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货币贬值,债台高筑。这些都将对该国的经济增长构成巨大的压力。

   世界上的人知道世界上的事情,唯有中国人是例外。2009年,共党说经济总量超过了德国;2010年,共党又说超过了日本。于是一些中国人就忙于一会欢呼当老三了,一会又兴奋当老二了。全球经济越是不景气,共党领导下的中国大陆就越是腾飞。一会是总产值40多万亿,一会又是50多万亿,然后又是接近60万亿。

   一些所谓的专家们忙着计算,究竟是2016年还是2026年超过美国当老大?近日习近平也不得不说,地方债务是个大问题,承认了地方债务。但地方债务究竟有多少?却不说。难道除了地方债务,中央不欠债吗?习近平也没说。

   截止到2012年年底,中央债务超过了100万亿。中央印刷的钞票总量也超出100万亿。截止到今年上半年,地方债务总和为25万亿。到了今年底,估计地方债务将达到40万亿。

   中国大陆每年的总产值究竟是多少?共党为了表示一贯正确,所以连续几年报出的数字都是以15%到20%的大增长比率报出来的。这对于一下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来说,不但不会去怀疑数字的真实性,反而满足了民粹主义的虚荣心。

   联合国经济组织报出的中国大陆2010年的总产值是3.5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不过是21万亿。2012年俄罗斯的总产值是3.4万亿美元,相差仅仅是1,000万美元。但是俄罗斯人口一亿多,中国大陆却是十六亿多。这至少说明,俄罗斯创造产值的能力比中国大陆要强15倍左右。

   美国人口三亿多,失业人口四十万。中国大陆人口十六亿多,按比率失业人口应该是两百万。然而中国大陆失业和就业不足的人口,占到了应就业人口的50%,至少是美国失业人口的200倍左右。

   2011年,美国人均担负的国债率是4万美元,而中国人均国债率在6万6千元以上。如果再加上地方债务,那么人均担负的债务率是8万元。而且这个人均负债率还在继续增长之中。而美国却是从去年底开始,用每个季度的财政盈余在偿还债务。

   加拿大政府在此次的20国峰会上坚持提出,各发达国家应该在2015年和2016年还清所有的债务。仅此一点,就是共党无法办得到的事情。不投资刺激经济,经济就是一片半死不活的状况。可是财政没有结余,投资款又从何而来?仍然是两个老办法:一是借钱;二是多印新钞票。

   钱是要从老百姓手里借的。多印钞票,造成钱贬值;物价暴涨,受罪的又是老百姓们。且无论习近平是打苍蝇还是打老虎,看上去是风声大雨点小,资金外逃的趋势越演越烈。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中国大陆的外资余额,在今年6月份查对时,发现比5月份减少了412.05亿美元。7月份再查时,发现又比6月份少了244.7亿美元。

   共党说,6月份外商对中国大陆的投资增长了20.1%,7月份外商又投资94.08亿美元,比6月份又增长了24.13%。但是在这篇报道中说,仅仅6月7月的这两个月中,中国大陆就有几千亿人民币外逃去了香港、澳门。

   总的分析,外逃的资金比外国投入的资金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不止。这就是俗话说的,“家贼难防”。真正破坏国家经济的就是共党这群社鼠们。“华尔街日报”9月6日报道说,共党审计署发布了一项声明中说,云南省极大地夸大了该省的产值数字和固定资产投资的数字。

   声明中仅举了两个县的实际例子:一个县的25家工业公司,今年6个月的产出,被地方政府夸大了2.5倍。另一个县报出的2012年产值是63.4亿元。检查了该县的28个工业公司的账目后发现,该县政府报出的数字比实际产值多出2.2倍。同时调查了该县的13个投资项目,县政府报告说,共投资2.1亿元。可是实际投资仅仅两千万元,夸大了10倍。

   所谓的改革开放取得的巨大成就,实际上就是欺瞒虚报的三十年。各县报到省内的数字,省政府睁一眼闭一眼。同样各省报到中央的数字,中央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为什么会都睁一眼闭一眼呢?因为从中央到地方都腐败透了。

   最基层的共党们都知道,中央的共党们都在贪腐,而且身家都是几亿乃至几十亿美元。中央做出了榜样,于是层层共党们就有样学样。反正都贪腐,手段多到了五花八门的程度上。大家都在忙着捞取灭亡之前的最后一桶金,所以谁也没有功夫去弄明白这些贪腐的手段。于是睁一眼闭一眼的做法就大行其道了。

   意思就是大家谁也不干净,心照不宣,彼此彼此。李克强拼命要搞个上海自由贸易区,目的之一是吸引外资;目的之二是要施行人民币自由兑换,把离岸金融中心的地位,从香港夺过来,安放在上海。这个自由贸易区之所以被个个利益团伙大肆反对和阻扰,其实就在目的之二上。

   有个调查显示,在香港的跨国金融机构云集,资金流动快,早就成为了中国大陆黑钱外逃的渠道。从2005年到2011年间,大约2.83万亿的美元,就是从香港流向世界各国的。根据全球金融诚信组织发布的数字,2012年,从中国大陆非法流出经由香港外逃的资金是6029亿美元。每年从中国大陆流入香港进行洗钱活动的现金平均在220亿美元左右。

   李克强想把上海取代香港又谈何容易。香港没有民主,但却是个坚实的法治社会。做为人的尊严、权力和自由、以及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等等,都是受法律保护的。仅此一点,就是上海无法与香港比的。

   另外一点,就是共党无法取信于西方国家。上海早在光绪年间,就被清政府做为经济特区,向世界开放了。当时有八、九个国家在上海设立了租借地。在各自的租借里,商团、财团们修路、盖房子,投巨资盖大楼。作为金融和商业的机构,在那个时候,上海比香港发展得快,而且很快就已成为了规模,在世界上也享有了一定的名声。

   到了1949年,事情就完全变了。共党接管了一切,既不打算与外商合作,也不打算对占据的外资建筑物付房租。30年过去了,共党提出改革开放,要吸引外资。但对上海早先的外商投资却是黑不提白不提,又不赔偿,只是要人家再来投资。

   这是共党的一厢情愿。但外商们却是牢牢记着历史的教训。比较满清的洋务运动和共党的开放,一个最明显的不同就是,100多年前的外商们是把真金白银带进中国。在凡是有租借地的城市里,盖大楼,设置不动产。

   而这30多年的开放和吸引外资,却是由中国大陆自己投资,开辟特区、盖大楼去吸引外商。外商们仅是带来了机器设备,利用中国大陆的厂房加工,绝不在中国大陆盖大楼和设置不动产。就是因为1949年以后,共党欠下的西方金融和商业财团们的那笔账没有算清楚,所以人家不敢相信共党。任何商业的往来或交易,如果没有法治这个前提的保障,再加上共党毫无诚信可言。

   李克强的这个主意或许不坏,但是上海这个自由贸易区肯定办不成。香港作为东方的自由金融中心,100多年来兴盛不衰的根本原因是独立的法律体系。法律高于一切。这就是法治社会。中立的,高效率的政府公务员体制,以及公开透明和不受任何限制的自由资讯制度。

   这三点在共党极权制度下,都是绝对行不通的。于是外资也就不会贸然的舍弃。香港再投进上海,这就好比土地改革运动,两三百万的有土地的乡绅们,不但被没收了土地,还被打死。没有被打死的就戴上地主富农的帽子,被批斗、监督了30年。共党宣布给他们摘掉帽子,没听说有人涕泪交流地欢呼过。因为共党始终欠着人家的土地。而且不只是地主富农和中农们,即使是土地极少的贫农们,共党也欠着他们的土地。

   这笔账总有一天是要算清的,而且是要物归原主的。在旧债没有了结之前,无论共党许下多大的愿,也很难取信于人的。外国人不会轻易地被上海自由贸易区骗去资金,那就去骗中国人的钱。钱荒仍在持续,各银行再次从证券市场融资,被业界人士们称为是再次的吸人民的血。

   8月23日招商银行公布了350亿人民币的再融资计划。9月5日平安银行公布了不超过200亿元的募集资金计划。3月份北京银行已不公开的发行了118亿的筹集资金。中信银行在8月27日公布说,将发行不超过370亿元的债卷,以充实资本。工商银行也将发行不超过600亿的债券。

   中国银行正在发行不超过600亿的债券,建设银行是220亿,农业银行是500亿。这总共两千多个亿的巨额款项从哪里来?当然是从每个国民的口袋里去凑集,但是美其名曰融资。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号召国民们买国债。一场文革,国债就消失了。原因是有点多余的钱能买国债的人都在文革中被抄了家,又受了批斗。死于文革的就死无对证了,活下来的人即便是平了反,手里没有了国债劵,也就要不回,国家欠他的债了。

   到了80年代,就不叫国债了,改叫国库券了。老百姓从少得可怜的工资中买国库券。到了1989年,有人揭发,人民总共买了六千亿元的国库券。可是人民银行总行的账目上,却没有这笔钱的记录。

   这十来年又不叫国库券了,改叫融资。名称是越来越好听,其实意思是一样的,就是政府欠债,用老百姓的钱还债。至于政府为什么总是欠债,而没有财政结余?只要看看大大小小的共党们暴富的程度,这个谜也就解开了。

   其实就是老百姓们掏腰包,让共党们贪腐暴富。根据摩根大通的统计,截止到2012年底,中国大陆的企业总共欠债65万亿,是世界平均水平的4倍。截止到今年6月底,全大陆86家大中型钢铁企业,负债3万亿,负载率为7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