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201309)]
生存与超越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zt]粮食安全与农业制度(2011/03)
·[zt]抢盐抢的是什么?——抢的是失落,是对制度的不信任(2011/03)
·[zt]鲁能晋铝挖黑煤引发山西近年来最严重生态灾难(2011/04)
·[zt]重估中国的崛起:已知和未知(2011/04)
·[zt]李昌平、潘毅对话农民工问题(2011/04)
·[zt]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2011/04)
·[zt]溫家寶站到了政治制高點(2011/0-4)
·[zt]粮食危机恐全面爆发 中国面临最大挑战(2011/04)
·[zt]毒馒头与粮食危机(2011/04)
·[zt]胡錦濤口號繁多,“和諧社會”逐漸脫穎而出(2011/04)
·[zt]魏东之死(2011/05)
·[zt]2011年中看内外大势(2011/05)
·[zt]中国政绩工程害得建筑短命(2011/05)
·[zt]温家宝的呐喊(2011/05)
·关于当今中国思想界纷争的一点陋见(2011/05)
·[zt]58句中国官场大实话(2011/06)
·[zt]房地产调控,再次投降?(2011/06)
·[zt]“高铁”为什么这样红?--中国基础设施发展的制度经济学(2011/07)
·[zt]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2011/08)
·[zt]有机农业实验的中国尴尬(2011/08)
·[zt]黔落马爱滋副县长供出30异性名单(2011/08)
·[zt]经济增长须辅以政治改革(2011/09)
·[zt]一个农民算账结果:我们现在实际比毛泽东时代穷(2011/10)
·[zt]反面解读薄熙来(2011/12)
·[zt]环境科学院称我国大气细颗粒物污染日益严重(2011/12)
·[zt]德国批中国对治理空气污染不上心(2011/12)
·[zt]月薪4000在苏州的日子(2011/12)
·[zt]四川一小学2957名学生都是班干部(2011/12)
·[zt]50句话告诉你50个悲剧(2012/01)
·[zt]中国人慢性病正“井喷”比世行预估严重(2012/01)
·[zt]告别宫廷内斗才是真正的政治进步 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政治(2012/02)
·[zt]王立军一语成谶!(2012/02)
·[zt]中国式劣币驱良币(2012/02)
·[zt]菲律宾华侨反双重国籍:抨击美加华人自私(2012/02)
·[zt]香港“死掉”的困境(2012/03)
·[zt]薄熙来、王立军治理下的重庆——一位重庆人的话(2012/04)
·[zt]狠打薄熙来,是大戏将落幕?还是变局才开始?(2012/04)
·[zt]吴英集团案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201204)
·[zt]十八大后经济面临历史巨变——对十四大以来经济制度与政策的思(201210)
·[zt]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
·[ZT]春节观感:十字路口的中国 (2013/02/17)
·[zt]三大争议困扰 温家宝悲剧根源所在
·[zt]孙立平:散论重庆模式(201305)
·[zt]中国社会普遍蔓延绝望感(201305)
·[zt]《中县干部》:北大博士论文揭密基层官场十四种生态(201306)
·[zt]犀利公:中国将来可能比晚清还不堪(201309)
·[zt]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201309)
·[zt]中国哪里还有“净土”?(201309)
·[zt]薄熙來審判不公不合法的八點說明(201309)
·[zt]死刑面前并非人人平等(201309)
·[zt]是谁害死了夏俊峰和申凯(201309)
·[zt]沈阳夏俊峰死刑复核案辩护词(201309)
·[zt]深圳富士康卖淫“厂妹”再调查(201310)
·[zt]关于中国现状与未来的若干共识(牛津共识)
·[zt]一个共和国公民的困惑——致习近平总书记的万言书(201310)
·[zt]中國現在有哪七種反對力量?(201311)
·[zt]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201311)
·[zt]2013中国精彩微博选(201401)
·许志永: 为了自由•公义•爱-我的法庭陈词
·侯欣在法庭上的最后陈述——我做的太少
·[zt]对许志永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罪一审判决的法律意见
·[zt]高处不胜寒——对习近平的感想(201401)
·[zt]中国官员淫乱洪流冲垮社会人性底线(201401)
·[zt]为什么来北上广深打拼?(201402)
·[zt]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涉黑犯罪内幕揭秘(201402)
·[zt]任志强是中国社会腐败堕落的集中体现(201403)
·[zt]中国涉黑组织成员不下百万人(201404)
·[zt]2014年“海天盛筵”照常举办(201404)
·[zt]中国年轻女性如何沦陷(201404)
·[zt]宋林的悲剧不破局会层出不穷(2014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201309)

北京的空气比911后的纽约更糟糕

   Emily Brill

   信源:纽约时报 2013-09-14 今年2月,为了学习汉语,我从纽约搬到了北京。然后,一个问题开始困扰我:北京2013年的空气会比纽约世贸中心(World Trade Center)经过“9・11”袭击后产生的有毒空气更危险吗?当时,曼哈顿下城被这种空气笼罩了几个月,成千上万名消防员、现场清理人员和普通纽约市民因此患病。

   每天早上,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公寓中醒来时,我都几乎无法看清街对面的建筑。然后,我会上网查看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布的讯息。大使馆在屋顶上安装了一台设备,每小时对空气质量进行监测。虽然媒体加强了对北京糟糕空气的报道----特别是针对今年1月的“空气末日”(airpocalypse),那时北京的污染程度严重超过了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简称EPA)对空气污染设置的上限,而这一上限甚至对于健康成人来说都很危险----我经常发现自己难以向朋友解释,我对室外空气担忧至极。在美国的朋友似乎根本无法理解,而在北京的朋友似乎又已经习惯、甚至是麻木了。

   作为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在我看来,“9・11”除了对每个美国人而言是一场足以改变人生的悲剧和令人警醒的事件以外,还是我所经历过的最严重的空气污染灾难。通过对比,“9・11”的经历能否帮助我们理解北京空气污染的严重程度?

   就连在回家以后,这个问题仍然困扰着我,因此我决定进行这项比较研究。于是整个夏天,我都在询问研究过“9・11”事件的环境与公众健康影响的科学家和医生,他们如何看待北京的空气。具体而言,我问了他们一个明知在科学上并不正统的问题:一个是过去的那个冬天北京市中心的空气,另一个是2001年10月世贸中心方圆一英里(约合1.6公里)内的空气,根据你了解的情况,对一个儿童来说,唿吸两种空气中的哪一种更好?你本人更想唿吸哪种空气?

   我所采访的一些专家不愿意做出这样的比较。他们说,这相当于在拿苹果和橙子比较,两个例子中糟糕空气的污染源、化学组分和暴露方式截然不同,难以进行对比。然而,接受采访的另外一些专家则表示,如果要在唿吸“9・11”事件数周后(当时有数千因此患病)曼哈顿下城世贸中心附近的空气和今年年初北京的空气之间做选择,他们会选前者。 世贸中心周围糟受了污染,但EPA未能警告救援人员和现场清理人员其中的风险。最后,国会不得不于2010年拨款43亿美元(约合263亿元人民币)用于持续到今天的健康检查、数千名患者的治疗,并对因吸入有毒气体而患病的大约1万名工作人员给予经济补偿。

   袭击过后的几周里,世贸中心周围的空气究竟有多糟糕?纽约市政府的报告《应对“9・11”所造成的健康影响》(Addressing the Health Impacts of 911)写道,世贸中心受到的袭击使“航空燃油大量燃烧,并产生了成片的毒烟”,而清理工作则使石棉、金属、玻璃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等有毒物质重新悬浮到了空气中。这种空气不仅让在坍塌的大楼现场工作的消防员和清理人员感到不适,而且还让附近学校的学生及曼哈顿下城的居民出现很多病症,其中包括头痛、哮喘、恶心和唿吸问题。

   在北京,烧煤和柴油机排放造成了严重污染。美国大使馆屋顶的机器能够监测PM2.5的水平----即直径不大于2.5微米(头发直径的1/30)的颗粒物在空气中的浓度。这种尺寸的颗粒物可以深入人类肺部(甚至进入血液),引起包括癌症和心血管疾病在内的多种严重的健康问题。纽约市民和清理人员在“9・11”后遇到的很多健康问题都是尺寸更大的颗粒物----碎玻璃渣和水泥粉尘----或气体所致,但科学家也对世贸中心附近的PM2.5进行了监测。“9・11”后的几周,有毒浓烟在曼哈顿下城上空来回飘荡,PM2.5是其中的重要成分。为了寻找比照点,我整理了美国大使馆今年1月至3月的北京测量数据,然后拿给我采访的一些“9・11”专家看。

   看完被我制成表格的北京的数据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物理与大气科学荣休教授托马斯・A・卡希尔(Thomas A. Cahill)说,“我个人更愿意唿吸世贸中心的空气。”从2001年10月开始,卡希尔在距离世贸中心几个街区的地方监测PM2.5的水平。2001年4月,他还曾在北京对空气污染进行了研究。“那时情况很糟糕,”他告诉我,“现在更糟。”

   “说到较大的颗粒物,”卡希尔解释道,“北京的情况远比世贸中心糟糕。北京充满了各种危害性物质:汞、铅和镉。此外,刮风的时候,尘土再度悬浮在道路上方。”卡希尔在纽约的微小颗粒物中检出了危险的致癌物,他表示,北京的空气中不一定含有此类物质;美国大使馆只对颗粒物的浓度进行监测,而没有检验其中的化学构成。但卡希尔称,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冬天,北京颗粒物的浓度一直远远超过了他和同事2001年10月在曼哈顿下城所见到的情况。提到北京的监测数据,他说,“我很想看看北京污染物的化学构成。但污染达到了这种水平的话,任何物质都是有害的。你怎么分析都没用。”此外,“世贸中心最糟糕的日子只持续了几周,而北京却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处于重度污染之中。”

   自2002年以来,职业医学专家、霍夫斯特拉大学北岸长岛犹太医学院(Hofstra University North Shore-LIJ School of Medicine)人口健康项目主任杰奎琳・莫林医生(Dr. Jacqueline Moline)就一直在监测并治疗世贸中心的应急人员。莫林医生在谈到“9・11”事件爆发两周后,开始监测PM2.5浓度的时候表示,“从颗粒物的角度来说,平均而言,世贸中心的空气要比北京的空气安全。”她告诉我,那时世贸中心空气的特点在于,“有很多复杂的混合物……不仅仅是颗粒物、简单的空气污染,或是通常与空气污染有关的那些物质。世贸中心倒塌以及随即燃起的大火不是典型的火灾空气污染,还夹杂着很多其他东西。有大量的塑料、电脑部件及金属。”尽管如此,莫林还是称北京的污染水平“简直令人震惊”。她后来在一份邮件中解释说,“PM2.5的问题是,这种颗粒物如此微小,以至于它们能够深入肺部。总体而言,相对于这么高的颗粒物浓度会造成损害这一事实,颗粒物的化学构成……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当我问她,若要在天天唿吸北京的空气与2001年10月唿吸世贸中心的空气之间做出选择,她宁愿让孩子唿吸哪种空气时,莫林表示,“2001年10月,我会宁愿让他们唿吸世贸中心的空气,而不是日复一日地唿吸北京的空气。这部分是因为,我知道纽约的空气会变好,而北京的空气不会改善。”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内科医生和环境医学专家保罗・利奥伊(Paul Lioy)表示赞同,“(北京的)问题在于持续不断。”利奥伊着有《灰尘:“9・11”事件后其角色的内幕》(DUST: The Inside Story of its Role in the September 11th Aftermath)及《有毒空气污染》(Toxic Air Pollution)。利奥伊对直接对比更为犹豫。当我问他会让孩子唿吸哪种空气时,他回答,“都不行……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唿吸这两种空气中的任何一种……出于不同的原因,两种空气都非常糟糕……中国的空气污染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持续处于极高水平。”

   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全球健康研究所(University of the Southern 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Global Health at the Keck School of Medicine)主任乔纳森・萨梅特博士(Dr. Jonathan Samet)说,“不能作这种简单的基于质量的比较,”他表示,自己在过去20多年里多次前往中国。“真正的问题是,”萨梅特说,“这些空气污染水平远远超出了任何权威机构认定的健康上限,达到了发生灾难的程度。”他提到1952年12月发生在伦敦的烟雾事件。在这场严重空气污染事件中,伦敦的低温天气持续数日,促使燃煤量增加,导致约4000人急性死亡。

   即便我采访的一部分专家不愿将世贸中心当作可与北京进行有意义比较的对象,但无人认为,北京的空气质量好于世贸中心附近的空气。同时他们都认为,与美国最臭名昭着的一些污染城市相比,北京的空气质量更为糟糕。

   杨百翰大学(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环境经济学及空气污染流行病学专家C・阿登・波普三世(C. Arden Pope III)估计,北京PM2.5的年均值介于80至120之间。《清洁空气法》(Clean Air Act)实施之前的美国城市空气污染数据有限。“我知道里弗赛德、洛杉矶、匹兹堡及布法罗以前的数据是35或40,”波普说,“这些地方的平均污染浓度以前都在30多、35左右,这些年来它们已逐渐下降。如今的浓度一般是20出头。”

   北京与美国城市近年数据的对比更加惊人。“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严重的森林火灾,空气质量可谓非常糟糕,但仍比北京平时的空气质量好,”在北京工作的环境顾问史蒂文・安德鲁斯(Steven Andrews)在邮件中写道。“在那些火灾期间,PM2.5水平达到了350。今年1月,北京的PM2.5浓度达到了600(24小时平均值)以上,某个小时超过了900。

   就公众健康而言,如此严重的污染意味着什么?霍夫斯特拉大学的莫林医生告诉我,如果北京不能迅速净化空气,那里的约2000万人口可能会“缩短预期寿命,造成很多本可避免的死亡。还会产生多得多的残疾,构成巨大的社会成本。会有许多人罹患心脏疾病,丧失劳动能力”。

   莫林看了北京今年1到3月份的PM2.5数据后说,“我不是那种担心天塌下来的人,不过,北京似乎满天是颗粒物。”

   那么,对于这种满天的颗粒物,应当有什么责任就相关危险警告民众及其子女?与全世界的政客一样,中国政府官员也许并不急于声张国内问题,同时中国自身的空气质量指数中不健康空气的门槛高于美国EPA的标准。EPA本身在“9・11”袭击过后受到多年的严厉批评,科学家和医生,包括我采访过的一些人,迫使该机构承认,在其多份报告中严重低估了世贸中心污染灾害的程度,尤其是对于居民与现场清理人员所唿吸的空气。

   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其公共网页上公布北京等五座中国城市的空气质量小时读数及图表。不过,它目前仅提供过去24小时的信息,过后数据就会被移除。大使馆副发言人何哲鑫(Justin Higgins)在电子邮件中这样解释,“尽管我们目前不向公众散发历史数据,但我们公布了每小时的数据。”由于24小时后就看不到,只能查看使馆的Twitter账户,逐个帖子地查找每小时的数据。采访专家的时候,我给他们看的数据就是这样搜集来的,因为本文发表两周前,我向美国国务院提出查看归档的公共数据,但他们仅提供了一部分。“我们正着手将所有的历史数据在网上公诸于众,并且希望很快有更多的当前数据可以分享,”希金斯写道。这倒是会让公众更易于掌握趋势。不过,这种易于获取、且越来越“看得懂”的信息,也会让在北京生活在更大程度上成为一种日复一日的心理纠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