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105)]
拈花时评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105))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與廖仲愷書痛抉黨政病根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101頁,第102頁,第103頁,第104頁,第105頁
   
   〔第101頁〕
   
   ——中華民國十三年三月十四日於奉化——
   
   連接各友函電,不忍恝置忘情,以負愛我者之盛意,謹掬熱誠,與諸同志作最後談話。弟此次回滬,原因蓋非發於一時,亦非為一人一事,而下此決心者也。吾自陷於絕境,而偏曰人之陷我,自不設法,而徒嘆無法補救,凡事不自振作,不自整理,而反責人之不為我振作,不為我整理。以弟觀察粵局,不惟毫無危險困難之可言,而且大有可為。今日財政雖支絀萬分,然亦辦理無方之所致也。 孫先生回粵,已閱十五月,為時不可為不久,而對於民政財政軍政,未聞有一實在方案內定,如期施行,政府中人,皆抱頭痛醫頭,得過且過之想,不於根本?想,大處落墨,惟恐粵局不亂,政府不倒,自殺不速,以了一場心事者,使有人欲建一議案,定一方針,而不問其是與非、利與害,則一概抹殺,置若罔聞者。財政、民政,其初為徐、楊辦理,固不得法,而其後接辦者,為兄與海濱,何亦毫絲無有起色?最初接辦時,猶可曰根本已為徐、楊敗壞,一時不易挽救,何以辦理半年有餘,而仍無成效?若此,豈非財政機關為軍隊把持,或為財團壟斷之所致歟?以弟愚見,其弊之由來,不能專責人而恕己也,亦不能徒怨天數生成,遭遇不時也。天下未有無方針、無條理,而能治事者。亦未有不公開不整理而能理財者也。至軍事方面,去年之上半年,弟在粵時,實定有一全盤計畫,且豫定平定與整理兩時期,雖為各種阻〔第10../../image04/0036/00360102.gif2頁〕礙及各軍霸佔,不能如計實施,然亦不能不歸咎於弟之自身無耐性與能力,以致同志嫌怨見棄,難安於位,竟致有今日軍事紊亂,不可收拾之現象。此去年之粵局不進步,兄與海濱與弟三人,皆與有罪也。要在吾人亟自反省過去之罪惡,以為未來處世之前車耳。如不反省既往之差誤,而一意孤行,則各事不惟無起色,而且必致顛蹶,其不至失敗而不止也。至於去年一年來籌款備餉,接濟不絕者,哲生與有功焉!然其引用非人,措置無方,以致百弊叢生,而有今日之困窮貧弱者,雖其始謀不臧,我輩亦不能辭咎,然哲生經驗缺乏,誤於群小之過為尤甚也。以哲生之品性、才幹、學問,以及其過去辦事之成績論之,實為一優秀之同志,道義之朋友,然而吾人不能以其所長,而忘其所短,亦不能知而不言,言之不忠,自失其友誼。且政府今日至此地位,凡有責任者,如再不反省自悟,則粵局長此擾亂,必無整理收束之一日。今日粵中財政,已為財團所把持,財團不去,則財政無人可辦,而財團貪殘惡毒,人人共見,如欲其辦理財政,未有不假公濟私,以敗壞政府名譽,喪失本黨信用者也。試問在粵各軍總司令軍長中,有一人讚成財團者乎?且有一人不恨財團之貪劣惡毒,擾亂粵中財政者乎?如用此等奸商,辦理財政,誰不自危,如用此等市儈包辦鴉片捐稅,誰能信其不厚圖中飽,何軍肯放棄既得權利,以讓給財團之霸佔,而絕生命乎。凡事不能專責備於一方,當先自反本身之是非,如吾必曰:「軍隊強佔財政為不良。」則人將反唇稽之曰:「財團把持財政,終於絕望,則吾軍隊應否自求生命也。」其言如此,未始無故,且亦成理也。如果哲生此後仍欲庇護財團,執迷不察,而 孫先生必以哲生信用財團為是,此非財團誤大局,實乃哲生害大局,亦可曰哲生之終身,乃為 孫先生所害也。弟於財團,向無交接,亦無〔第103頁〕宿怨。至弟之個人,則更與財團無關;財團之用舍利害,初不關於弟之本身;即兄等之以弟言為是與非,弟亦絕不計較;即弟之去就行藏,亦決不以區區財團一方面之關係而定進退。不過事實如此,利弊如此,不得緘默不言,昧我良知,決非有意見與客氣參於其間也。弟甚願吾友,皆以合道為朋,而尤盼諸同志親賢遠邪,共扶危局,勿為群小蒙蔽,或竟以一二市儈奸商之故,而置友愛同志人格於不顧,且致先烈頭顱光榮黨史,而為此市儈奸商取利發財之機械也。弟意現在粵局,自宜於用人行政,確立方針,理財整軍,妥定辦法,不能作深遠高奇之施政企圖,只可守因陋就簡,按部就班,確能實踐之挽救方策,以資進行,則半年內統一廣東,一年內整理廣東,年半以內,可以準備周到,年半以後,乃可向外發展矣。蓋現在粵局,不患在外敵之強,而患在內部之雜,即此時吾黨,不患在對外之難,而患在治內之艱,且治內必須有條有理,分時期,定次序,而非一朝一夕所能見效,亦非空口白話所可成事者也。吾深願吾黨同志,追求既往不成之病因,而且尤以過去一年間之經驗,為反省文明鑑,則今日粵局之財政、軍政,決非束手無策之時也。乃患在不求方策,尤在以方策為無用。夫至有方策不用,本末顛倒,是非不明,馴致以邪作正,賞罰不行,良堪深歎。弟以為凡力之所不及者,賞罰固難實行,然並此可以賞罰者,亦不能明正其功過,此其政府之威信,所以不立也。夫為政之道,對人惟有在邪正賞罰上用功,對事惟有在條理次序上?手。吾於 孫先生決策力行,凡宏綱畢舉,所見者大而且遠,實無間然,吾輩得此導師,實為吾輩之幸,獨於此對人對事之要點,若有未悉合乎中道者,古今來未有賞罰不明,邪正倒置,而能成功者,亦未有不講條理,不定次序,而能立業者。以 孫先生之事業言之,其精神上歷史〔第104頁〕上,早已成功,至於事實上、時代上欲求成功,其責任在吾輩,而非 孫先生一人之事也。故吾輩不能因循苟且,專意順從,亦不應使其固執己意,喪失同志人格,反為宵小所污辱,而致黨國自陷於不測深淵也。弟本愚戇無知,鹵莽滅裂之徒,謬承諸同志之垂青,不覺其罪累之重,盡我黨員之忠志而已。尚有一言欲直告於兄者,即對俄黨問題是也。對此問題,應有事實與主義之別,吾人不能因其主義之可信,而乃置事實於不顧。以弟觀察,俄黨殊無誠意可言。即弟對兄言俄人之言,祇有三分可信者,亦以兄過信俄人,而不能盡掃兄之興趣也。至其對 孫先生個人致崇仰之意者,非俄國共產黨,而乃國際共產黨員也。至我國黨員在俄國者,對於 孫先生,惟有詆毀與懷疑而已。俄黨對中國之惟一方針,乃在造成中國共產黨為其正統,決不信吾黨可與之始終合作,以互策成功者也。至其對中國之政策,在滿蒙回藏諸部,皆為其蘇維埃之一,而對中國本部,未始無染指之意。凡事不能自立,專求於人,而能有成者,決無此理。國人程度卑賤,自居如此,而欲他人替天行道,奉如神明,天下寧有是理耶?彼之所謂國際主義與世界革命者,皆不外凱撒之帝國主義,不過改易名稱,使人迷惑於其間而已。所謂俄與英法美日者,以弟視之,其利於本國而損害他國之心,直五十步與百步之分耳!至兄言中國代表,總是倒霉,以張某作比者,乃離事實太遠,未免擬於不倫。其故在於中國人只崇拜外人,而抹殺本國人之人格。如中國共產黨員之在俄者,但罵他人為美奴、英奴與日奴,而不自知本身已完全成為一俄奴矣。吾兄如仍以弟言為不足信,而毫不省察,則將來恐亦不免墮落耳!黨中特派一人赴俄,費時半年,費金萬餘,不可謂不鄭重其事,而於弟之見聞報告,毫無省察之價值,此弟當自愧信用全失,人格掃地,亦應引咎不〔第105頁〕遑也。然弟在俄行動,自覺無可為人誹謗之處,亦無失卻黨體之點。因強入共產黨問題,而弟以須請命孫先生一語,即以弟為個人忠臣相譏刺。弟自知個性如此,殊不能免他人之非笑。然而忠臣事君,不失其報國愛民之心,至於漢奸漢奴,則賣國害民而已也。吾願負忠臣卑鄙之名,而不願帶洋奴光榮之銜,竊願與兄共勉之。吾嘗怪吾黨同志因循不言,以致弊病百出,事無救藥。弟觀察事體,自以為不參主觀,毫無客氣,偏於感情之間。然人若不自知,以他人視之,或以弟有觀察差誤,判別不正之弊,亦未可知。是非善惡,悉以兄之目光為準,而弟則但期致我良知而已。書雖冗長,而意猶未盡,弟雖未亡,而實欲兄以此書作亡友遺言耳!
   
   復胡漢民、汪兆銘書自述個性並商行止問題
   
   ——————————————————————————–
   
   內容來源:卷三十六 別錄
   
   隸屬章節:別錄 \中華民國十三年
   
   版面原件:第106頁,第107頁
   
   〔第106頁〕
   
   ——中華民國十三年三月二十五日於奉化——
   
   十九日展公手書,領悉種切,弟之行止,不應以一楊西巖免去而定,如無根本辦法,雖去徒招物議,自損人格,有何益耶!弟本一貪逸惡勞之人,亦一嬌養成性之人,所以對於政治,祇知其苦,而無絲毫之樂趣,即對於軍事,亦徒仗一時之興奮,而無嗜癖之可言,五六年前,懵懵懂懂,不知如何做人,故可目為狂且也。近來益覺人生之乏味,自思何以必欲為人,乃覺平生所經歷,無一非痛感之事,讀書之苦,固不必說,做事之難,亦不必言。自思生長至今,已三十有八年,而性情言行,初無異於童年。弟之所以能略識之無者,實賴先慈教導與夏楚之力也。迨至中年,幸遇 孫先生與一二同志,督責有方,尚不致於隕越,然亦惟賴友人誘掖與勗勉之力耳!至今不惟疲玩難改,而輕浮暴戾,更甚於昔日,如欲弟努力成事,非如先慈之夏楚與教導不可,又非如英士之容忍誘掖亦不可也,英士待人,不免好尚權術,然其先必事事容納人意,體貼人情,而至最後,則他人必事事悉照英士之本意,而改變其本人之主張,使人尚不自覺,如是待人,不可謂其果善,而人則反感其妙,以弟之愚拙而有今日者,未始非其誘掖之功也。今弟做事,既無人督責如先慈,又無人體貼如英士,而慾望其有成者,恐將轉以僨事也。此為弟個人性情上做事不易之實在情形也。兄如不以姑息愛弟,而欲弟為本黨效力,於此等處,似須為弟〔第107頁〕打算也。至 孫先生之待人,其道義深篤,實使人沒齒不能忘,此弟所以懷德愈甚,而怕傷感情之心則愈切,此弟之對本黨與 孫先生,皆不能不自勉,庶不愧為人士之道,當亦為吾同志所深諒也。弟對自身短處,略有自明之一隙,如為吾友者,能以童子視弟,而以慈愛至誠待之,則弟或能久安於事,雖有困難拂意之遭,亦必能忍耐堅持,如一遇感情意氣之時,乃即放棄一切,頓起灰心者,此其故,蓋因弟自知愚頑,苟全性命於亂世,以保先人之遺體足矣!豈敢復有虛榮之心,妄想本身之稍有成功乎?故革命雖為人人責任,而弟今日之革命,除為平民抱不平,為先烈爭志氣以外,實為本黨與師友之情感所動,而決非一己徼倖以圖功名也。故此心一存,不惟勇氣銷沉,而且驕矜難除,惟其不為己而為人,所以始終抱定一合則留不合則去之意,而於個人事業之成與不成,終不計較矣。明知此種之卑陋謬妄,為人生不宜有之思想,無奈氣質頑梗,變化不易,故對人常懷奢望,且責備過切,以為人人應須視我如孩提,而待我以至誠,亦即人人應曲諒我暴戾,體貼我愚拙,不宜有一毫客氣也。而不知此雖兄弟手足,亦有所不能,乃欲責之於友朋,豈可得耶!所以世無一人可為我盡交道也。此則實寫弟個人處世之觀念,而不敢一毫掩飾,惟不願與人盡情畢述者,亦以世無知音,言之無益,而反為輕笑耳!兄等可謂洞識人情,不待弟自道破,而早在明燭之中,弟性如此,再出則徒見杌隉而已。兄等如以弟為非出不可,則當為弟代謀一持久之策,如何乃可使其安心樂業,以底於成也。今若不去,將來尚有為 孫先生決策定難之時,如弟去而復回,以後不能復見同志之面,勢非遁世隱跡不可。如果至此,於弟固為自得,而兄等之本願,當非如是也。弟之行止,請兄等為我善謀直告也。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