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江棋生文集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从浦志强案说开去
·价值保护主义:色厉而内荏
·权力趋于任性,绝对权力绝对任性
·写在六四26周年前夕
·追忆贾秀文
·我看8·31决定与6·18否决
·赌场资本主义,还是围场社会主义?
·鸭绿江畔小隐记
·中原访友纪行
·悲悼蒋培坤老师
·台海两岸政治博弈之我见
·惜叹福山掉链子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我和引力波还真的有缘份
·成也智者,败也智者
·说说文革这面镜子
·追忆恩师黄顺基先生
·被迫沉默:自由,还是不自由?
·和抵制洋货的同胞聊聊天
·我是《炎黄春秋》自费订阅者
·如果连不参与作假都不敢,那我们就没有希望
·从陈云飞走上法庭说开去
·追忆许良英先生
·我看周强的政治表态
·活得更像一个人
·郭文贵爆料之我见
·深切惦念危在旦夕的刘晓波
·重读零八宪章
·说说蝴蝶效应
·新极权,还是翘起尾巴的后极权?
·男儿吴淦视囚如归
·我看知青生涯
·也说正能量
·后极权概念的份量与价值
·厉害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刘亚东主题演讲之我见
·从疫苗事件看共同底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江棋生
      
    8月18日,我收到显扬老师发来的短信:

    棋生:我的文集已到,我无法给你们一一送去,只能请你和朋友来我这里取走。多谢。显扬
    短信所提文集,是指显扬于今年春天亲自编定,并由他撰写了序言和后记的《趋势与选择:历史决定论批判》。书稿付梓后,显扬夫妇遂于6月3日撤离空气质量堪忧的潘家园寓所,住进昌平太阳城老年公寓中的帝阳公寓。8月上旬,文集由东西文化事业有限公司在香港出版,并由义工将墨香飘逸的首批新书巧妙带至北京。
     9月15号那天,朗日当空,秋高气爽。我们一行下午2点从城里出发,驱车前往昌平。当我们到达帝阳公寓302房间时,靓文老师说:显扬下楼去接你们了,和你们没碰上?我这就打电话叫他上来。很快,房门口就传来了显扬爽朗的笑声和他热情迎客的问候声。我们一行五人中,我、林江、陶为于7月14日来看望过显扬;而张先玲老师和显扬是初次见面;章虹上次与显扬见面,则是2012年初在潘家园寓所。她俩知道去年秋冬显扬的两次住院、两次病危,如今见到气色俱佳、步履平稳的显扬,不由得大感欣慰,啧啧称奇。
     重新落座之后,显扬对张先玲老师说,我虽然和你是初次见面,但我对你们天安门母亲的事很清楚。你们太不容易了!你们做的事太有价值了!接着显扬说,他自己也终于做成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那就是告别共产体系。这个体系由共产党、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组成,不能只告别其中一部分而留下另一部分。要全盘告别实行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告别先前的极权社会主义和现在的权贵社会主义,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和所谓“自由人联合体”的共产主义乌托邦。显扬认真地检讨道,每当想起自己在上个世纪80年代煞费苦心地力挺马克思主义,总是觉得心中有愧。在1988年12月出版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一书导论中,显扬提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有层次结构的理论体系。最高层次,是体现马克思主义本质特征的基本原理。中间一层,是马克思主义关于某个领域、某个问题的基本观点。最下面一层,是个别原理或个别论断。”显扬说,经我这么一摆弄,马克思主义的个别原理错了,或者过时了,就没什么大碍,人们可以“用其高层次原理作指导,研究实际情况,得出新的结论,去取代那些个别原理或个别论断”。显扬摇摇头说,你们看看,我是枉费了多少心血、耽误了多少时光啊!
     显扬检讨过后,绽开了笑容。他说,值得庆幸的是,我后来一步步醒悟了;进入21世纪,我终于完全看清了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历史唯物论的谬误。我对自己的一生,算是有了一个负责任的交待。
    接下去,显扬提到了8月28日我发给他的两篇文章。他说:棋生,你的第一篇文章《审薄声中读文件》,我完全赞成。特别是,宪政与社会主义尿不到一壶去,那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你的那篇物理学论文,我是真的看不懂啊!别说化一小时,就是化上一整天,都不行。
    显扬提到的论文,是我于8月份完成的《旋转物体镜像的旋转方向究竟由谁来标记》一文。我在写作这篇论文时,心目中的读者是包括非自然科学工作者的;因此我在文中用了一些科普笔触,加了不少日常用语。说实话,我是相信显扬能看懂才特意发给他的。见到显扬连连摇头说“看不懂”,我笑着“鼓励”他:那是因为你一看那是物理学论文,心中就认定自己无法消受,而马上打了退堂鼓的原因。其实我的论文不深奥,在座各位都能看懂。
    听我这么一说,显扬点头称是,马上表态:好!你的话启发了我,我一定抽时间认真读。这时靓文老师从旁提议:应该把论文转发给严家祺,他肯定能看懂。我说,这个建议好!林江接茬说:昨天棋生在西直门那儿给焦国标、罗立为和陈慧鑫三人介绍论文的主要思想,只用了5分钟左右时间,罗立为就说他听懂了。显扬问:真是那样?我说:是!
    这时,我有点来劲了。我提高嗓门对大家说:这篇论文的确不深奥,但如果我是对的,后果却十分严重。严重到什么地步呢?严重到1957年李政道、杨振宁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成果会被完全否定。接着,我详细介绍了杨振宁于2004年2月15日写给我的信。除章虹之外,在座诸位都是第一次听闻信的由来和信的内容。我说:杨振宁出于好意劝我不要再搞物理学研究,他在信中说:“我认为你必须立即想清楚你以后二十年要做些什么,必须自过去的死方向自我解放出来,而走上可以成功的新的人生途径。”但是,我没有听劝,继续潜心研究物理,直到2010年秋大体完成了自己一意孤行的艰难探索。
    显扬被我的情绪感染了。在静静地听完我的介绍后,他扬眉出了一个点子。他说:如果你是对的,就应该找到一些非常规办法,有力地推出你的成果。你的成果过于沉甸,只走常规之路去获得科学共同体的承认,将是极其困难的。等我过些天真能读懂你的论文后,我要好好出把力,把这个事情做一做。当然,我现在和以后一个阶段的重中之重,是保养身体。两次住院抢救,我身上可是掉了14公斤肉啊!
    大家问显扬,你现在可有多重?他说:66.5公斤。章虹说:这个体重可以,保持住就好。看到你身体能康复成这样,心里真的很高兴。今年初冬,江枫的婚礼将在常熟举行,很希望你们能出席啊!你们顺便也可在家乡多住些日子,太仓走走,常熟转转,那里的空气肯定比北京的好。显扬兴奋地对靓文老师说:老咪(靓文老师的昵称),那个时候常熟不会冷,咱们好好计划一下,去!接着,他回过头来笑着说:棋生,江枫婚礼上可有嘉宾发言这一项?我心领神会,说:有啊,肯定有。
    天色渐晚,该是显扬签名赠书的时候了。他让老咪拿出了6本书,除赠给张先玲老师、林江和我外,还托我带给长江(孙长江老师)、施滨海和董郁玉。孙长江老师住在首师大,是我的邻居和人大校友,更是显扬多年的老友和至交。显扬说:长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现在不坐轮椅就出不了门了。你见到长江,一定代我问他好。这时,显扬又指着茶几上丁东和邢小群夫妇的新书,对我说:棋生,你跟他们熟吗?我说:我和丁东很熟啊。显扬感叹道:他俩做了不少有价值的事,不简单哪。
    显扬坐到靠北窗的书桌前打算签名时,老咪拿起相机站在一旁,准备“立此存照”。显扬对我说:棋生,你这个“棋”,是琴棋书画的“棋”,没错吧?我现在按上世纪30年代的惯例,不论男女、大小,一律称“兄”;签名日期则写首批新书到我这里的日期:8月15日。随后,显扬拿起水笔,流畅地为6本书一一签名落款。当显扬签上“郁玉兄雅正 显扬 2013年8月15日”之后,他对我说:小董可以说是厚积薄发哦,他近来写了不少东西,有厚度,有力度。
    签名毕,我们缓缓步行,前往太阳城老年公寓中的奥林匹斯俱乐部。路上显扬问我:洪林(李洪林先生)发在《腾讯》上的长文,你读了没有?我说:是“理论求真 风云图辩”吗?我读过了,写得很好。显扬说:洪林是看得非常清楚的,他把问题悟得很透。我说:还有于浩成先生,头脑也非常清楚。显扬说:是的,是的,浩成的眼光厉害得很。此外,厚泽(朱厚泽先生)也是把中国的事情看得很透,很清楚的,他只是不太方便公开说出来而已。而我的一位好朋友郭罗(郭罗基先生)去美国多年,还在信奉马克思主义;不过,他和这边的虚伪信徒们不同,他是真诚的。另外,海外流亡者中间有一些人还真是不容易,不简单,他们至今还是很接地气的,像胡平他们。
    节日前夕的餐厅里,客人很少,很安静。当显扬给自己打完胰岛素时,小陶已点妥了一些十分清淡的菜肴。这时我提出,快到中秋节了,还要来点酒。显扬说:好!今天咱们就提前过节了。于是上了两瓶青岛啤酒。我接着又提出,再来点猪肉大葱馅饼,怎么样?显扬马上叫好。一向不拒美食的我当时心里想,今天来见显扬夫妇,要聊得好,还要吃得好么。目标设定之后,席间我很少说话,主要是边吃边听。
    席间打开话匣说得最多的,是张先玲老师。原来,靓文老师在铁道部工作多年,与丁关根打过交道,并曾呆过一个办公室——这就引出了张先玲老师的话题,她想对在座的好友说说她的妹夫丁关根,说说他的多重性,说说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这个话题张老师平时很少提及,更从不多说。那天,她所说的关于丁关根的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我是第一次听闻。特别是关于万里对丁关根的赏识,以及李鹏对丁关根的排斥,还有丁关根一生中一些颇具悲剧色彩的章节,的确发人深思。
    像下午一样,显扬在席间精神不错,兴致很高。他居然一再带头举杯营造气氛,每个菜,素的、荤的,什么都来一点。我的胃口当然比显扬要好,是所有人中东西吃得最多的人。只是有一次在举杯之余,忽然瞥见餐厅隔屏上镶有窄条的镜子,就又忍不住站起来,拿着酒杯比划了一番,说了一通我们的世界与镜像世界同在哪里,异在哪里;强调了镜像世界中的行为主体,只能是我们的镜像,那里面的活,为什么我们的真身干不了。
    晚上8点左右,我们在俱乐部大堂合影留念,再缓缓步行回到帝阳公寓楼前。在朗秋的星空之下,我和章虹与显扬夫妇紧紧握别时,心中满怀希望,相信一定能在今年初冬和他们在常熟相聚;到那时,我会像显扬所交办的那样——“棋生,读后真有心得的话,请写下来”,将自己读《历史决定论批判》的心得,当面向显扬细细道明。
    万万没有想到,仅仅三天之后,无情的病魔就夺去了显扬不屈的生命!万万没有想到,那一天的倾心相聚,竟成了刻骨铭心的永诀!
    传来噩耗的当夜,待震惊之情稍稍平复之后,我翻看了6月23日的日记,上面载有显扬当天发来的短信:
    棋生,你好!我们已于本月三号入住太阳城老年公寓,这里环境比城里好多了,空气清新,到处有树木草坪,可以散散步,遛遛弯。这也许就算是新生活的开始吧!祝你们一切顺利,健康快乐。显扬
     从6月3日起,到9月18日至,满打满算,显扬的新生活仅仅持续了108天便戛然而止了!这实在令我心痛,令我伤悲。9月18日夜,一辈子极少失眠的我,失眠了。我在心中反复地呼喊:
     显扬啊,士别刚三日,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不是说好了要听我的读书心得、说好了要和我们共作故乡行吗?
    然而,或许是本能的生理机制在起作用,不久,我的脑海中便一遍遍回放起三天前那温馨可人的相聚。正是那次回味无穷的雅聚,让显扬的音容笑貌在我心中形成了永远的定格——那是一位真诚拥抱清朗澄澈之人生的思想者,那是一位对唯物史观之谬误独具只眼、洞若观火的批判者,那是一位对中国民主宪政转型审慎乐观、心情凝重的践行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