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江中学子
·老王(11)
·老王(12)
·老王(13)
·老王(14)
·老王(14A)
·老王(14B)
·老王(14C)
·老王(14D)
·老王(14E)
·老王(14F)
·老王(14G)
·老王(14H)
·老王(14I)
·老王(14J)
·老王(14K)
·老王(14L)
·老王(14M)
·老王(14N)
·老王(14O)
·中共线人徐老师夫妇(A)
·徐氏(B)
·徐氏(C)
·徐氏(D)
·徐氏(E)
·徐氏(F)
·徐氏(G)
·徐氏(H)
·徐氏(I)
·徐氏(J)
·徐氏(K)
·徐氏(L)
·徐氏(M)
·徐氏(N)
·徐氏(O)
·徐氏(p)
·徐氏(Q)
·徐氏(R)
·徐氏(S)
·徐氏(T)
·徐氏(u)
·徐氏(15)
·徐氏(16)
·徐氏(17)
·徐氏(18)
·徐氏(19)
·徐氏(20)
·徐氏(21)
·徐氏(22)
·徐氏(23)
·徐氏(24)
·徐氏(25)
·徐氏(26)
·徐氏(27)
·徐氏(27A)
·徐氏(27B)
·徐氏(27C)
·徐氏(27D)
·小老头(图)(28)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背信弃义,邹怀刚侵占邹引娇房产

知法犯法,江西宜黄官员将错就错

邹怀刚夫妻通过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花钱在官场上打点获得了庇护,直到2013年12月1日土地证仍未分割

2012年10月19日江西宜黄土管局官员在宜A国用91字第01647号土地证上做出分割方案,邹怀刚应归还邹引娇81.17平方米(29㎡+52.17㎡=81.17㎡)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宜黄县委县政府“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2012年10月4日邹怀刚亲笔写了邹引娇单独购买艾氏菜地(见证明),10月11日邹怀刚拿土地证和我一起到县土管局地籍股办公室,在场的有章××(股长)、赵××、吴××等工作人员。赵××叫邹怀刚确认“立约”和《证明》系亲笔所写,并当众让邹怀刚在“立约”和《证明》上加按手印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96年我家马路旁厨房因扩建马路被拆除后,我花200元请县建筑公司张挥武察看现场,绘制施工图纸,在流水坑里打桩浇筑了三根钢筋混凝土支撑柱,拆了靠流水坑平房,跨流水坑扩建成一栋两层钢筋混凝土房屋(前屋)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宜黄县委县政府表示“高度重视”,立即指示凤冈镇人民政府进行调查核实,并将调查情况公布在省信访局网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江西宜黄土管局官员别有用心地将1981年我和邹怀刚合买菜地和1985年我单独向邻居艾氏购买菜地的时间凭空捏造成1986年,而且将两块菜地混成一块,说成“信访人反映其与弟弟邹怀刚在1986年共同购买了一块土地”,将我单独购买艾氏菜地的事实一笔抹杀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2000年邹怀刚夫妻搬到新楼房住第三层,其余三层出租。为了“钱生钱,利滚利”,邹怀刚夫妻向邻居、熟人及亲戚发放高利贷获取暴利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左边为邹怀刚房屋、中间房屋土地证户主为邹怀刚表哥吴××之妻、右边为邹怀刚二哥邹怀光房屋(凤冈镇沿江路110号)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地质灾害警示责任人李惠兰是邹怀刚的小姨子,现任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协助书记分管党群、综治工作,协助镇长分管信访、土管、城建工作,并负责与县直对口单位的联系、协调工作),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知法犯法5

    五、邹怀刚夫妻一向鬼点子多爱算计人揩油,只要和他沾上了,他不分亲疏,一概通吃。亲戚中上过邹怀刚夫妻当的,有的敢怒而不敢言,有的则与邹怀刚夫妻断绝来往。邹怀刚夫妻这几十年干了不少算计亲戚渔利的事,现举几例,如有必要,以后再补充。亲戚唐××曾托邹怀刚从外地捎一件衣服回来,结果价格比在宜黄买还贵几十元,被邹怀刚吃了回扣。唐××每当提及此事,均气愤地说:“邹怀刚不是人,做什么事都要‘吃冤枉’(方言,即“吃回扣”),这种人靠不住,沾不得。”1981年邹怀刚邀我合买菜地建房,邹怀刚说他出200元,叫我出320元。我把320元交给邹怀刚,邹怀刚亲笔写了一张“立约”给我。事后,邹怀刚背着我夜晚召集几户菜地户主写字据付款。邹怀刚始终不拿出背着我所写的字据给我看,我出的320元肯定也被邹怀刚吃了回扣。当时,普通工人每月的工资才二十多元,物价与现在不可同日而语。邹怀刚说1981年合买菜地总共花了520元(200+320)根本不可信,邹怀刚拒绝拿出相关字据给我看也充分说明邹怀刚在说谎。1985年我单独花120元购买邻居艾氏马路边菜地(50余平方米),价格在当时已算是高价。1981年合买的菜地(将近130平方米)地势坑坑洼洼,护塝的石堤早已坍塌,需要出大力、花高价整平后才能建房,升值潜力也明显不及艾氏菜地。按照当时土地价格行情,价格顶多不超过320元。也就是说,1981年合买菜地邹怀刚一分钱都没出。尤其卑鄙的是,1994年我拿邹怀刚亲笔写的“立约”(复印件)给亲戚吴××看,讲述我二次买菜地(一次合买,一次单独买)建房经过。邹怀刚躲在附近偷听到了谈话内容,冷不防冲过来从吴××手中抢走“立约”,以为抢到了“立约”原件,欣喜若狂,撒腿就跑……

    六、我在之前文章中曾提到“慰问金中只有2200元与邹怀刚有关:2011年1月27日下午,亲戚邹自新给了我2000元慰问金,他说是邹怀刚叫他送给我的;2011年9月12日上午,邹怀刚大女儿邹卫群给了我200元慰问金”。也许有人对邹怀刚夫妻这一举动感到纳闷:既然邹怀刚夫妻财迷心窍锱铢必较,为何会破天荒叫人给你钱?我有必要介绍一下相关情况。2010年夏天,邹怀刚三女儿邹卫芳的儿子周一(当时一岁左右)患了厌食症,食少纳呆,面色少华,形体日渐消瘦。邹怀刚夫妻带外孙到县医院找西医儿科专家诊治,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不见好转。邹怀刚夫妻十分焦灼,准备带外孙去省城医院治疗。邹怀刚找我大儿子(李志强,2006年7月毕业于江西中医学院中西医结合专业)说要借几本儿科方面的书看一下。我大儿子找了几本书送到邹怀刚家,询问了周一病情,察看了周一指纹和舌象,辨证为“脾胃气虚,脾失健运”,按成人剂量给周一开了中药处方(六君子汤加减)。邹怀刚夫妻担心外孙年龄太小怕吃坏了,为慎重起见,邹怀刚夫妻带外孙到县医院找中医专家诊治,把我大儿子开的中药处方拿给专家看。专家说孩子年龄太小不能吃这么大的剂量,按成人一半剂量给邹怀刚外孙另开了中药处方。邹怀刚外孙按专家开的中药处方治疗,病情仍不见好转。邹怀刚把专家说的话和治疗情况告诉我。我把邹怀刚说的话告诉儿子,儿子说了他按成人剂量给邹怀刚外孙开中药处方的理由。我对邹怀刚说:“我儿子说现在的中药基本上都是人工种植的,药效总的来说比以前差一些。他给你外孙开的这几味中药药性都比较平和,剂量大一些不要紧,而且起效快。再说小孩吃中药边吃边吐,真正吃到肚子里的并不多。其实,我儿子也是从一些名老中医临床经验文章里看来的,不是坐在家里闭门造车想出来的。”邹怀刚听完觉得有些道理,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外孙照我大儿子开的中药处方治疗,外孙病情日渐好转,不久就痊愈。在我这几年上访期间,我大儿子运用中草药、针灸、拔罐、刮痧、按摩治疗过其他亲友,大部分都能见效。邹怀刚夫妻工于算计,一贯见利忘义过河拆桥,热衷于“花小钱赚大钱”、“低投入高回报”,从来不会干亏本的事,绝情寡义对待年迈父母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如果纯粹是为了感谢治好他外孙,邹怀刚夫妻绝对不可能叫人给我钱。叫人给我钱之前,邹怀刚夫妻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先后多次指使大弟邹怀光游说我:要听邹怀刚的话;上访要和邹怀刚商量;写的文章在发表前要拿给邹怀刚看……我察觉邹怀刚夫妻居心叵测,置之不理。邹怀刚夫妻见游说不见效,决定叫人给我钱引诱我听他的话。俗话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邹怀刚夫妻叫人给我钱,目的主要有:一、让我听他的话,他说东就东西就西;二、上访要和他“商量”,要照他说的去做;三、写的文章在发表前要拿给他看,经他同意或修改后才能在网上刊登。邹怀刚夫妻叫人给我钱并非出于善意。我将这2200元交给亲戚邹桂花、邹莲娇,委托她们归还邹自新、邹卫群。

    七、宜黄有句流传甚广的方言“心不杀(狠),家不发;家要发,就得杀”,相比和气生财、勤劳致富、科技致富等生财正道,这种发家途径有离经叛道之嫌只能算是旁门左道,但用来描述邹怀刚夫妻的发家史,倒也恰如其分。邹怀刚夫妻卖了几年电瓶、电鱼机发家后,为了谋求更多利润,邹怀刚夫妻又潜心钻研如何让钱“鸡生蛋,蛋生鸡”。邹怀刚夫妻沾沾自喜趾高气扬,经常嘲笑我夫妻俩只会做手艺“赚死钱”,吹嘘他夫妻俩脑子活会“赚活钱”、“赚轻快钱”、“钱赚钱”。 为了“钱生钱,利滚利”,邹怀刚夫妻向邻居、熟人及亲戚发放高利贷获取暴利。邹怀刚夫妻发财后在附近又建了一栋四层钢筋混凝土楼房,房屋、店面几百平方米。2000年邹怀刚夫妻搬到新楼房住,自己住第三层,其余三层出租。原来住的小南关19号房屋则全部腾出来出租。邹怀刚夫妻还想开公司赚大钱。邹怀刚四处吹嘘他本事大,说等女儿毕业后他带女儿开装修公司赚大钱。现在,邹怀刚女儿已毕业多年,邹怀刚也先后多次到广东、上海、浙江、北京等地考察,寻找开装修公司门路,但均无功而返。邹怀刚夫妻没本事开公司赚钱,又挖空心思打起了我的主意。我这几年上访期间,邹怀刚夫妻落井下石将我家隔壁店面高价租给线人(县里派来的监控人员)严密监控我,赚了数万元租金。为了侵占我县城房产攫取更大利益和李惠兰升官发财,邹怀刚夫妻经常配合县里设圈套,企图陷害我。我将邹怀刚夫妻非法侵占我县城房产一事提交省信访局网上信访后,邹怀刚夫妻深谙现在官场“送钱好办事”、“送钱就有理”的潜规则,通过李惠兰送钱摆平县委县政府。有李惠兰和县委县政府当靠山,邹怀刚夫妻有恃无恐肆无忌惮,邹怀刚多次当众扬言:“你有本事去告我,你去法院告、去联合国告,我都不怕……”


此文于2013年12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