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姜维平文集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姜维平
   
   在今天央视播出的长达29分钟的一个视频中,我看到一个生动的细节,当审判长宣布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时,一名法警给他戴上了手铐,虽然铐子较之当年我戴的要小一点,而且薄在定罪前没戴,这与许多犯罪嫌疑人不同,但薄熙来还是止不住发抖了,抖得相当厉害,表情显示他在竭力掩饰内心的恐惧和对前程的失落感,一双特制的布底白鞋还把他微微颤抖的脚,勾勒得十分清晰,再加上紧抿的嘴唇和虚假的微笑,以及慌乱的眼神,这些肢体语言都足以说明,薄熙来害怕了,也彻底地失望了。经过近两年的折腾,薄熙来的三条罪,终于被做实,他的残生余望只能在高墙电网里慢慢地熬了。概之,从此后他成了臭名昭著的一只死老虎。


   
   我在上个世纪中期就预言,薄熙来及其死党必将倒台,在2010年,我在《前哨》发表的题为《薄熙来与昂道律师事务所》一文里,就明确地提出,他将像前岳父李雪峰一样,倒在政治局委员的职务上,其一生的两头都在监狱里度过,这些都不是诅咒,而是揭示和警告,如果薄熙来是一个精明的政治家,当看到这些代表知情者思想的言论,就应当立即住手,并向谏言者示善,那么,即便他的政敌们再嫉妒和狡猾,也无法打倒他,所以,别埋怨命运不济,也别怨恨王立军夜奔,更不要用贪腐的广泛性来指责他人,也不应归于政敌的合谋,而应当想一个问题,为什么薄熙来会有今天?是的,当薄瓜瓜看好了一只价值2000元的大帆船模型而巧取豪夺,当谷景生常年包住金石滩大酒店分文不付,当谷开来利用吴文康哥哥的名义,从包颖手里索贿一辆沃尔沃房车;当车克民像狗一样跟在薄谷的屁股后面言听计从,当大连国安局堕落成了内斗的工具,徇私枉法地制造文字狱;当薄熙来下令查处重庆希尔顿酒店,为湖北省领导,原李铁映的秘书李鸿忠报仇,等等,那个时候,薄熙来有罪的判决书,就一字字地写好了,只是有他父亲薄一波遮挡,或时机不到,法律的利剑,悬在其头顶而未落下而已。
   
   现在,利剑终于落下来了,不是一剑封喉,而是慢慢地切割,并撒上耻辱的盐面,这不是罪有应得吗?这不是历史的必然吗?小错变大错,大错变罪恶,其贪污受贿,徇私枉法的言行,经过数十年的积累,达到了人民忍无可忍的程度,终于有了一个公正的判决结果,他被扯去了面纱,抹去了最后的脸上的油彩,恢复了原来的面目,成了中国最大的“贪官”,“裸官”,和伪君子,故此,薄熙来怎么能不发抖呢?他原本以为碍于太子党,红二代的情面,中共会保留他的党籍,说不定能像邓小平那样东山再起呢,但他失望了,白白写了悔过书和自供状;原本他以为巧言善辩,“重庆模式”知名度高,有诱惑力,能博得民众的同情而引发社会动荡,但他失望了;原本以为儿子有钱收买公关公司,可以在海内外造势救他,但是,如今他也失望了,山东济南风平浪静,即使来了几个上访的人,也是奔媒体而来的,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诉求,连王铮妹子,王雪梅妹子们,司马南,孔庆东弟弟们,也哑巴了,唉,中国的老百姓最恨贪官,只要薄熙来做实了这一大罪,就肉体上彻底地死了,枪毙了少遭罪,无期长遭罪,秦城再豪华,也不是疗养院啊,笔者坐过牢,知深铁窗生涯熬日子的艰难,薄熙来不是熬三年五年的,而是漫漫的无尽的长夜,所以,薄熙来怎么能不发抖呢?
   
   而且,“双开”前薄还是原政治局委员,呼风唤雨的,“双开”后还有庭审呢,官方要利用薄熙来表演,以证明法制的进步和公审的正义,自然对他比较客气,再说没判之前,还仅仅是嫌犯,不戴手铐什么的,如今不同了,身份不一样了,利用价值也耗尽,曲终人散了,下一步再出一个比他官大的贪官,他很快就被媒体淡忘了,在无尽的寂寞的长夜里,他将把日历一页页地翻过去,除了回忆,什么也没有。别听海外一些老外瞎忽悠,中国不会崩溃,只会渐变,而贪官永远是人民的仇敌,即使渐变成了台湾,薄熙来也和陈水扁一样,都永无翻身出头之日,而且,重庆“打黑”的冤假错案不可能不平反,一平反就又发现了薄熙来的余罪,忽然哪一天,他被狱卒叫去进法庭,也是可能的,原本是无期,再加刑就死定了,所以,他无法和陈希同和陈良宇相比,怎么能不发抖呢?
   
   使劲地抖吧,薄骗子,以前有钱有权时,他整别人,整出640个黑社会,令世界震惊;现在,别人整他,也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他自己装了几天好汉,最后关头还是露了馅,戴手铐时手发抖了,抖得像神经质,这表明沉醉在梦想中的薄熙来,终于醒了,可否想起位于大连星海湾的自己的铜铸的脚印?大连开发区童牛岭上的金牛?是否想起大连劳动公园“世纪仓”里的他给100年后的大连市长的亲笔信?还有金石滩的“开荒牛”?大连市政府大楼前的“熙来草”,还有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明星妹?牛逼了二十多年啊,祸害了大连,重庆,沈阳多少个春秋,伤害了多少无辜的良民,使国家蒙受了多大灾难啊,光是一个拥有47年历史的古物,即,苏军烈士纪念塔被其毁掉,就使大连蒙受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啊,要知道,在1966年,疯狂的红卫兵把铜像拿到大连造船厂要化掉,但周恩来不同意,所幸救了它,而薄熙来因算命求官却变相毁弃了这一笔大连最宝贵的财富,这不是破坏文物罪,是什么呢?可见,他比文革的红卫兵还厉害,就是这样一个反人类的恶魔,面对漫长的刑期,怎么能不发抖呢?
   
   好啊,使劲地抖吧,薄熙来,人民在他的恐惧中站起,社会在他的恐惧中前进,“薄粉”在他的恐惧中醒来,李俊,李庄,方迪等人,在他的恐惧中放声大笑。但愿中国能铲除滋生薄熙来的土壤,用民主和法制来保证人民不再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恐惧永远属于薄熙来及其死党。
   
   2013年9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9月22首发,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3/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