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藏人主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編者按:中共極權暴政及其三千萬貪官污吏組成的權貴階層,假藉統一之名消滅台灣自由民主制度的政治軍事陰謀愈演愈烈,故轉發袁紅冰先生《台灣自由三部曲》的第三部《台灣大國魂》。希望能夠藉此喚起全球熱愛自由民主的人們的良知,識破中共的政治陰謀,奮起保衛自由民主的台灣。 ——《自由聖火》編輯部】
   
   第三章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誰為卑鄙者開啓了重進台灣政治中心之門
   

   許信良,一個個人命運在高尚與卑鄙間起伏的政客。他曾是台灣追求自由民主事業中的風雲人物,也曾把鐵窗下的十年苦難獻給自由民主的祭壇。那時,他很高尚,至少行為是高尚的。世紀交替之後,許信良的人格似乎也發生了交替。為實現小政客式的政治野心,他選擇了作中共的食客,而中共統戰部一位高官的秘書更私下裡頗帶調戲意味地把許信良稱為“我們黨包養的政治二奶”。
   歷史本來早就使許信良邊緣化,他已經變成一個在朦朧的時間之霧中漸漸遠去的灰色的背影——他的生命曾經和台灣的自由聯係在一起,可是,他否定了自己的歷史,歷史便忘卻了他。二零一二年,台灣面臨一次政治決戰,決戰的結果關乎台灣今後的百年命運,甚至直接影響人類的自由民主事業。就在今年,二零一二即將到來的前一年,許信良竟突然撞開重歸歷史之門,並以“民進黨總統參選人”之名閃亮登場,聲稱他對台灣“有話要說”。
   二零一二台灣面臨的政治決戰,基點在於中共極權暴政同自由民主台灣之間的關係。許信良關於兩岸關係“要說的話”,共有四個層次。事關台灣未來百年命運,對許信良之言不可不明察——並不是基於對許信良這個即將虛化為政治幽靈者的重視,而是因為替幽靈開啓重進歷史之門的政治勢力不可忽視。
   許信良關於兩岸關係的第一層意思,見於其二零一二總統大選“參選聲明”;他說得也很直接:“台灣沒有‘主權’流失的危機。台灣沒有被統一的威脅。”
   我自二零零九年菊黃楓紅之時出版《台灣大劫難》,到二零一零年天高云淡之際出版《台灣大國策》,所要表述的主題之一,便是台灣的自由和主權獨立處於中共強權的現實而緊迫的威脅之中;中共將在二零一二年啓動假“統一”之名,控制並進而滅絕台灣自由民主制度的政治程序。
   那麽,我和許信良究竟誰是錯的——台灣的自由和主權獨立究竟有沒有受到威脅?其實,人們只要對台灣每日每時都不得不承受的一個屈辱的現實稍作審視,上述問題的答案就自然會清晰地呈現出來。
   台灣,一個社會自由、政治民主、經濟發達、教育領先、文化多元的美麗國家,一個從來沒有侵略和威脅過其它國家的和平、善良的國度,居然被國際社會冷冰冰地拒之於聯合國之外;參加國際組織和國際活動,甚至包括參與國際體育賽事,台灣都不能使用自己的國名、國歌、國旗,而只能使用“中國台北”的稱呼。從台灣的國格蒙受的國際歧視和侮辱中,難道還不能感覺到中共極權的鐵手,正冷酷地緊扼在自由台灣的脖子上嗎——中共要通過扼殺台灣以自己的國格進入國際社會的權利,來扼殺台灣的主權獨立。我想,凡是真正的台灣人,對於台灣承受的國際政治的窒息的痛苦都能感同身受。可是,許信良卻完全沒有感受到屬於台灣的痛苦。
   事實勝於雄辯。上述明確的事實會讓任何不帶偏見的人毫無疑義地得出結論:台灣的獨立主權面臨生死存亡的嚴峻威脅。許信良為什麼對事實視而不見,反而用謊言否認台灣主權的危機?對此且容稍後再論。
   許信良對於兩岸關係的第二層意思表述也見於其“參選聲明”。他說:“‘國家’認同的危機也是表面大於實質的。”許信良這句話沒有指明他所說的“國家”認同的主體是誰。不過,由於他是在兩岸關係的範疇內發言,對他的意思便應當作出如下完整的理解:中共和台灣雙方在“國家認同”問題上的危機也是表面大於實質。——許信良真可謂“語不驚人,死不休”。
   中共堅守的國家原則是一黨獨裁的極權專制,台灣的自由人堅守的國家原則是政治的普世價值,即自由民主體制。這兩種國家原則的認同之間的分歧不僅具有實質性,而且水火不能相容。更何況,台灣的自由命運已經到了由事實的獨立進入創建台灣國的關鍵性歷史時期,中共同自由的台灣人在國家認同問題上必然發生實質性的重大危機。作為一個遊走兩岸之間,以政治投機為專業的老政客,許信良對於兩岸國家認同危機自然有清楚的瞭解。瞭解而又有意否認國家認同危機的實質性,意欲何為?難道許信良故意要製造政治混沌的局面,以便中共趁台灣社會思想混亂之機,暗渡陳倉,瞞天過海,在大部分台灣人還處於麻木狀態之時,便已實現控制台灣的政治戰略。
   另一方面,許信良關於“國家認同也是表面大於實質”之說,可能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關係現狀為對象。如果是這樣,人們難免懷疑,許信良是否已經洞悉國民黨權貴同中共強權在“國家認同”問題上並沒有實質性分歧;許信良此言是否暗示,國共兩黨即將消弭這種非實質性的“國家認同”危機——台灣的事實獨立是否很快,就在二零一二年,要在中共堅守的“國家認同”的原則中黯然消逝。
   “現在,要讓台灣的經濟持續成長的最有效的對策,就是對陸資、陸客、陸生大膽開放。”——這是許信良在“參選聲明”中表述的關於兩岸關係的第三層意思。
   胡錦濤主導的中共對台戰略,可以概括為一句話:買下台灣,即用經濟交易的方式買下台灣的政治自由和主權獨立。當然,既然是一次交易,台灣就不可能反複通過出賣主權和自由永遠換取經濟利益;台灣能夠出賣的國格只有一次,由此換取的經濟利益也只有一次。
   實現買下台灣的戰略,首先必須形成台灣同大陸經濟一體化的態勢,即讓台灣的經濟體淪為大陸經濟體的附庸,從而把台灣推入經濟上只能把自己賣給中共的絕境。同時,為達到使台灣淪為大陸的經濟附庸的目的,又要以切斷台灣對外經濟關係多元發展的可能為前提。中共一方面在國際上強力阻止台灣同其它國家簽訂類似於ECFA的協議,來封殺台灣對外經貿關係多元化的空間,另一方面又花嘴花舌,放出“給台灣讓利”一類甜言蜜語,引誘台灣同其簽訂ECFA,以便利用ECFA的趨於零的關稅效應,使台灣經濟在失去關稅制度的保護之後,“自然而然”地淪為中共經濟體的附庸。
   國民黨權貴同中共簽訂ECFA,意味著從政治意志和法律意志兩個角度,台灣已經放棄了國家對外經濟多元化的努力,承認台灣將成為大陸經濟附庸的趨向——失去對外經濟多元化的空間,就同時失去國家的經濟安全;經濟上變成別的國家的附庸,也就失去了保障國家政治獨立的經濟基礎。
   現在,許信良更放言,台灣最重要的問題是發展經濟,而發展經濟的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大膽開放陸資、陸客、陸生來台。顯而易見,按照許信良的方案,台灣對外經濟關係多元化的空間將進一步加速萎縮;中共關於“讓大陸成為台灣的唯一市場和戰略資源來源”的目標將很快實現。許信良究竟是急中共之所急,還是嫌國民黨權貴出賣台灣的腳步邁得不夠大,或者兩者兼而有之?
   經濟完全依賴大陸的進程一旦基本完成,兩岸的經濟關係就將變成套在台灣脖子上的絞索。當中共用政治的鐵手擰緊這根絞索,向台灣索取主權獨立和政治自由時,台灣靠什麼來保衛自己的國格?這個問題與其説是一種憂慮,不如說是一種合乎命運邏輯的預言。在這種嚴峻的國家危機之下,許信良卻輕飄飄地說台灣可以高枕勿憂;他還要人們相信,全球化下的世界政治體制是幫助台灣維持兩岸政治現狀,從而拯救台灣的“上帝”;仍然是在那個“參選聲明”中,他寫道:“台灣的現狀受到全球政經體制的支持和祝福,不是台灣可以片面改變,也不是大陸可以片面改變的。”
   上帝永恆不變,但是,全球化下的世界政經結構是以政治和經濟力量的平衡為依托,並隨著平衡重心的轉移和平衡的打破而處於經常性的變動之中。當前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的現狀所表述的是政治經濟運行的歷史結果。產生這種結果的最近的歷史原因之一,在於上個世紀台灣依靠自己的智慧和能量,作為亞洲之龍的經濟崛起,以及這種經濟崛起所拓展的對外經濟關係的多元化。正是台灣經濟主體獨立於大陸經濟體的事實,為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的現狀提供了不可缺少的經濟基礎。
   現在,情況正在發生重大變化,支持兩岸關係現狀的平衡正在被打破。使台灣淪為大陸經濟附庸的努力,恰好表現出中共打破台灣事實獨立賴以立足的經濟平衡的戰略。ECFA簽訂已經為台灣喪失獨立於中共的經濟能力做出法律預言;許信良的向陸資、陸客、陸生“全面大膽”開放的意願如果轉化為國策,台灣經濟淪為大陸附庸的進程,將像尾巴被點燃的公牛,瘋狂奔向最後的結局——這種局面如果成為事實,就意味著支撐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的經濟平衡徹底崩潰,全球政經體制給台灣現狀的,將不再是許信良允諾的“支持和祝福”,而是魔鬼的惡毒詛咒。
   只有把許信良想像成耽於幻想、不諳世事的小女孩,才會相信他的“大膽西進”方案不是有意把台灣的獨立引入絕境死地。然而,無論對這個中共包養的“政治二奶”怎樣審視,也難於把他的形象同純情的小女孩聯係在一起。
   許信良關於兩岸關係的第四層意思,乃是具有總結性的表述,即“歐盟一中”。能讓歐盟這個概念超越萬里,同東方的兩岸關係掛鉤,也真可謂殫精竭慮之舉。只是不知許信良在為誰的利益而殫精竭慮——為台灣的利益,還是為中共“統一”台灣的政治戰略。
   歐盟議會的出現,在相當程度上象征著歐洲諸國的關係從經濟聯合體向邦聯式的政治聯合體的轉化。然而,無論如何,將歐盟現象同兩岸關係相類比都不倫不類;把歐盟的概念同一中聯係在一起,更是混淆視聽的荒謬。之所以做出這樣的判斷,理由有如下三項:
   首先,歐盟是“自由人民的自願結合”;參加歐盟的所有國家都採用民主制。換言之,政治民主、社會法治、人權自由保障,乃是歐盟諸國共同的國家性質基礎。返觀台海兩岸,一方是由十五億政治奴隸構成的極權體制,另一方是由自由人組成的民主政體,雙方之間完全不存在形成邦聯式的國家結構所必須的政治基礎,即“自由人民的自願結合”。
   其次,參加歐盟的諸國互相之間都沒有對別國的主權要求,歐盟是在各參與國互相尊重國家主權獨立的前提下構建的邦聯。然而,中共卻把控制台灣,摧毀台灣事實的主權獨立,作為它當前的國家戰略重點,作為它的“核心國家利益”。在此情況下,“一中”的概念沒有任何可能同歐盟的概念相類比。因為,歐盟是主權獨立的各個自由民主國家自願形成的邦聯,而按照中共的政治意圖,所謂“一中”只能是以中共極權政府為中央政府,以台灣為地方政府的單一制國家;只能是對台灣主權和獨立的徹底否定;只能是極權專制勝利和自由民主失敗的象征。所以,歐盟的概念和“一中”的概念風馬牛不相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