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郑恩宠
·香港向假选举说不!
·任何人制造假英雄都是错
·警察击毙访民当局对访民政策未变
·赞22律师联署谴责警察击毙访民
·美国政府声明释放浦志强律师
·山东冤民声援舒向新律师!
·言论自由不是扭曲事实的自由
·勿忘为他人而受到酷刑的律师们
·美议员团与香港各派会谈
·四律师法院外抗议对范木根判决
·祝丁家喜律师获公民力量奖
·在教堂见到拆迁户留美学生
·李劲松律师为被警方打死女工呼吁
·五一后公民有诉讼权并不提高胜诉权
·三律师在江西高院前拉横幅抗议
·庆安案网民律师访民高度团结
·赞筹款为经济困难者请律师
·庆安维权一线急需五万元
·随牧青律师会见狱中基督徒王清营
·庆安公民关注团14人被抓捕
·律师质疑庆安案官方调查报道
·赞贾灵敏化十多万元为他人维权
·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官媒继续质疑庆安枪击事件
·众律师到建三江继续抗争
·张学忠律师:庆安枪击事件启示录
·五律师在哈尔滨铁路公安处拉横幅抗议
·徐纯和到京上访被几个警察殴打击毙
·聂、徐、周三案家属起诉央视
·庆安枪击的八个反思
·谢阳律师在南宁被殴重伤
·上海访民80%今年将解决问题?
·美国会轻易接受一个访民避难?
·屈振红律师获释
·杨金柱律师被律协立案调查
·检察院对浦志强律师起诉书
·王岐山为何推迟访美?
·赞广州青年、女士、娃娃声援律师
·律师被殴习近平公正在哪里?
·习近平紧急团结三类年青人的启示
·柴宝文被拘哥哥第一时间请律师
·没有青年人就没有光州与韩国今天
·七省市密集爆发群体事件
·天津数千出租车罢工集会
·莫少平律师见狱中浦志强
·上海两官员被查韩正真相再暴露
·上海两官员被查的思考
·数十律师参与长达14年“乐平冤案”
·最高法院文件:信访案登记后驳回(一)
·习近平:信访案法院立案后驳回
·刘正清律师为刘远东案辩护
·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律师争阅卷权在江西高院抗争进入15天
·六月的香港将很热闹
·律师与二千军转干部并肩战斗
·李自刚律师评砍死西安拆迁官
·李威达律师为遭酷刑访民呼吁
·12律师:截访引起庆安枪击案的报告
·赞陈华英父亲为女儿请律师王宇
·妻子为王清营请律师李贵生辩护
·教授作家已请5律师为入狱作准备
·张雪忠律师为上海艺术家戴建永呼吁
·赞庆案公民围观募捐的进步
·肖国珍律师长文赞高瑜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5月29日声明
·燕薪律师第一时间为入监吴淦服务
·习近平仍未对三千进京访民让步
·上海法院拒收案说明什么?
·给徐纯合一个公正的评价
·香港游行平反六四释放律师、高瑜、刘晓波
·法官并非心向党
·取消信访建法院三审制是真正法治
·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兰志学等律师支持诉江
·法官并非心向党
·上海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河南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上海官商赌王案发官场丑闻大曝光
·赞为吴淦组成20人律师团募集资金
·上海人士约法三章低调庆维权成功
·六四前蒋美丽赴美护照被拒
·我与胡佳通话他在成都被旅游
·十多年警察经历马连顺律师被拘留15天
·郭莲辉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张赞宁律师支持诉江以办政治、人权案为荣
·六四谢各方关注婉拒资金援助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六四逛上海龙华寺买粽子
·13.5万港人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维园晚会
·台湾数百学生悼六四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来源﹕自由亚洲
    参与首发
    访隋牧青律师:从郭飞雄案现状看公权力违法
   [日期:2013-09-30]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9,28)
    *被拒会见刑拘羁押在天河看守所的郭飞雄,律师行政起诉 被裁定驳回*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今年8月8日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广州刑事拘留,羁押在天河区看守所。此前已接受委托广州律师隋牧青和北京律师蔺其磊先后4次到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郭飞雄,被拒绝。
   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郭飞雄被羁押第33天仍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就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和天河区看守所侵犯原告隋牧青、蔺其磊律师依法会见权和当事人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被裁定驳回。
   当对郭飞雄被刑拘已超37天时限,仍没有关于他的任何新消息,9月16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向广州天河区检察院寄发了要求对杨茂东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隋牧青:拒绝律师会见郭飞雄理由不存在,现又远超刑拘时限,公权违法*
   9月26日,郭飞雄被刑拘49天,隋牧青律师再次采访。
   主持人:“请问有没有什么新情况?”
   隋牧青:“今天我上午先去了天河分局治安大队,因为上次给《不准予会见决定书》时,我问过,那个人说是治安大队(办),因为这种案件一般情况应该是治安大队办,但实际上我知道大概也都是国保办,名义是治安大队。
   我去了,有负责登记的,我讲了来意,一是会见问题‘你们以前讲 杨茂东,也就是郭飞雄涉案湖北赤壁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现在已经证实人家那边的涉嫌罪名也是‘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你这个理由已经不存在,那你还有什么理由不让我会见?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现在刑拘已经远远超出正常羁押期限,你要么就应该无罪释放,现在家人和律师都没收到任何信息,对他的处置没有任何公布,没有任何消息,这都是很明显的违法。我要求对这些给予答复。’”
   
   *隋牧青:拨打治安大队留给我的电话,根本不通,再去看守所仍进不了大门*
   隋牧青:“治安大队的人联系了一下说,他们(有关人)在外面开会,要我留电话,他们跟我联系。我要求他们也给我留电话,他们后来给我留了一个办公室的电话。但我随后打,发现是个根本就不通的电话。这样的电话我从没碰到过,一打就显示‘通话结束’,马上就是断掉的声音‘啪’的一声。在非工作时间我也试了,和白天是一样状态。
   
   下午3点左右,我赶到天河区看守所(这是第五次去),还是要求会见,他们回复是‘你没有办案单位的批准手续不能见’。
   
   主持人:“等于和您第四次去一样,根本进不了大门?”
   隋牧青:“对。我根本找不到办案单位,见不到办案人、经办人。
   
   
   *隋牧青:向110投诉,要求按程序3天内回复,如不回复,我会天天拨打*
   隋牧青:“出了看守所,我立刻拨打110投 诉,对方详细记录了我投诉的内容,包括因为什么案件、什么人、什么样的情况……甚至包括我起诉公安局的情况都问到了。我说‘被驳回了,我马上可以上诉的’。”
   
   主持人:“这裁定驳回是哪一天作出的?”
   隋牧青:“可能是周一(9月23日)或者更早。我说‘过往我经常打110投诉,你们很少有回复’。我问‘多久能回复?’他说‘3到5天’。我说‘我知道,110通常工作程序是在3天内必须回复,但事实上经常没有回复 ,这次你必须给我回复,如不回复我会天天打’。今天的过程就是这样。”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活动等。2005年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他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此后又因从事维权活动,多次被殴打、拘留。2006年郭飞雄被捕,因在此前5年出版的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2007年 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在拘留与监禁期间遭受酷刑折磨。2011年出狱后,郭飞雄继续参与维权活动,也办好对广州隋牧青律师和北京蔺其磊律师的委托手续。
   
    今年8月11日互联网上传出消息,郭飞雄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了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隋牧青:我们就法院裁定驳回律师行政起诉的《上诉状》今天上网,明早寄出*
   9月27日郭飞雄被刑拘已50天,我再次致电隋牧青律师询问近况。
   主持人:“今天有新情况吗?”
   隋牧青:“没有。我只是写了一个《上诉状》,为那个(就我与蔺其磊律师行政诉讼)法院裁定驳回,我已经把这个《上诉状》放到网上了。准备明天一早寄给法院。
   
    《上诉状》的内容比较简单,因为天河法院不准律师会见,说是是一种刑事司法行为,是不可诉的。因为中国《行政诉讼法》规定,侦查行为和司法行为等等这些不能提起行政诉讼。
   但是,这个不准予律师会见,明显是一个行政决定,是一个具体的行政行为,按照中国的行政诉讼法,当然是可诉的,因为它的内容是处分律师的会见权利,并不是一种侦查行为,也不是一种司法行为。所以这个法院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而且现在中国已经有很多法院受理过这种案件了。说明中国司法实际上大部分是承认这是一种行政行为,其实没有争议,非常简单。
   我把这个道理讲一讲,大概列了五、六条,很简短。我觉得这有点像1加1等于2,对于一个学法律的人来讲,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隋牧青:从郭案看公权违法,律师会见由警方决定、为所欲为,无司法救济渠道*
   隋牧青:“这个审理不仅是郭飞雄的案件,它具有普遍意义。要是按照(我们提起行政诉讼的)一审法院的观点,以后律师的会见权就由警方来决定了,要是警方想不让律师会见,你就会见不了。除了涉及敏感案件,别的案件如果警察看你律师不顺眼,就不让你会见,你都没法起诉,也就是说,你都没有了司法救济渠道,那警方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我这两天发了几条微博,也圈了广州公安和广东政法,要求他们对此回应。”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2013/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