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郑恩宠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参与首发
    中秋访谈:关注狱中良心人士
   [日期:2013-09-23] 来源:RFA 作者: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9,21)
   *郭飞雄被刑拘超37天无音讯,律师要求会见屡受阻,提交诉状又寄意见书*
   在前面的节目中报道了今年8月8日中国维权人郭飞雄(本名杨茂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广州刑事拘留,羁押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此前已接受委托广州律师隋牧青和北京律师蔺其磊先后4次到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郭飞雄,被拒绝。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郭飞雄被羁押第33天仍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就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和天河区看守所侵犯原告隋牧青、蔺其磊律师依法会见权和当事人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
   在郭飞雄被刑拘已超37天时限,仍没有关于他的新消息,9月16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向广州天河区检察院寄发了要求对杨茂东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16日当晚,隋牧青律师接受我采访说:“因为37天届满,我们准备了一个法律意见函,今天发给检察院,要求他们撤销这个案件。虽然我们没有见到人,也没看到案卷,我们的理由是,一则警方办这个案程序有重大违法问题,从开始其实就故意拖了很久,才让外界知道郭飞雄的消息,没让律师会见。他8月8日被刑拘,8月17日外界才知道他被刑拘消息。第二个警方重大违法是拒绝律师会见,而且理由明显不成立。再结合郭飞雄本身是很著名的维权人士,包括我和蔺其磊律师都跟他很熟悉,他所有的维权行为都是公开的。包括‘南周事件’他的街头演说等等都有录音录像。就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根本谈不上犯罪问题。我们认为,有理由怀疑警方这样办案负有某种不正当的政治使命。所以我们要求天河检察院撤销这个案件。
   今天下午我已经把这个意见书用特快专递方式发给了天河区检察院。”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活动等。2005年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他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此后又因从事维权活动,多次被殴打、拘留。2006年郭飞雄被捕,因在此前5年出版的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2007年 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在拘留与监禁期间遭受酷刑折磨。2011年出狱后,郭飞雄继续参与维权活动,也办好对广州隋牧青律师和北京蔺其磊律师的委托手续。
   
   今年8月11日互联网上传出消息,郭飞雄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了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9月3日隋牧青律师第4次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连大门都不得而入。
   
   *隋牧青:郭飞雄被刑拘40天仍无消息;同看守所孙德胜被改“监视居住”下落不明*
   9月17日郭飞雄被刑拘已40天,仍然没有任何新的消息。
   隋牧青律师说:“(从微信)看到,今天同是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孙德胜也是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比郭晚4天)被抓刑拘的广州街头维权人士。律师去要求会见时,看守所说他已经‘被放了’,但实际上是所谓‘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后来我们问了一下有经验的人,说这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还不如在看守所。”
   
   主持人:“这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可能让人不知在什么地方了?”
   隋牧青:“对。让律师根本见不到,现在见不到人,包括家人也联系不到他。”
   
   *隋牧青:赤壁案改涉嫌罪名,拒律师会见的不成立“理由”失去,应让我们会见*
   第二天9月18日,也就是中秋节前夕,我再次打电话给隋牧青律师,询问近况。
   隋牧青:“因为明天开始中秋节放假,本来想再发律师函给公安局。现在是这样,以前天河公安分局有个阻挡律师会见的不成立的‘理由’,是说‘郭飞雄涉案赤壁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现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赤壁案三人已改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也就是说,不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现在这个本来就不成立的理由、借口也失去了,所以应该让我们会见。”
   
   主持人:“37天过去了,到今天无论怎么算都超过40天了,仍然没有任何说法……”
   隋牧青:“所以我只能再发函给他们。包括发函的时候如果还没有消息,那么这个问题都要一并提出”。
   
   主持人:“您准备什么时候发函?”
   隋牧青:“只能节后了。”
   
   主持人:“孙德胜呢?”
   隋牧青:“现在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要去追问一下下落,还不像过去在看守所,毕竟是下落明了的,现在所谓‘指定场所监视居住’跟你保密,根本不告诉你下落,这些是很无耻的手段。”
   
   *张青:郭飞雄被刑拘43天仍无消息,警方非法办案。吁当局放人,吁各界关注*
   前些年因为郭飞雄参加维权活动和被判刑,家人也先后受到株连。先是他的妻子张青失去工作,后来儿子被当局阻拦不能入小学失学一年,女儿入初中受到控制。家中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强行提走家中的存款,每个存折上仅仅留下十元左右余额。2009年初,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携儿女逃离中国,4月到达美国。同年11月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今年9月20日郭飞雄被刑拘43天仍然没有消息。
   郭飞雄的妻子在美国的张青说:“自从8月8日郭飞雄被天河公安局刑拘后,我们一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作为家人我非常担心。我也知道律师们一直在作努力,四次要求见郭飞雄都被拒绝。因为37天是刑拘期限,必须给家人一个说法、给外界一个说法。郭飞雄的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没给说法。我作为家人当然非常担心,也看到律师的信函,他们认为天河警方是在非法办案。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呼吁立即放人,没有证据就得放人。我作为家人提出强烈抗议,抗议当局这种黑箱操作构陷罪名来政治迫害郭飞雄。也呼吁社会各界高度关注郭飞雄案件。”
   
   *高智义:8个月没有高智晟任何消息,找地方公安局一问三不知*
   中秋节前夕,我打电话给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高智义今年1月12日在新疆沙雅监狱会见了服刑的高智晟律师,此后一直听不到高智晟的音讯。
   
   我问高智义先生:“请问现在有没有什么关于高智晟的新的消息?比方说家人争取通电话,写信有没有回信?现在马上就是中秋节了……”
   高智义:“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主持人:“近期家人又作什么努力了没有?找过有关方面没有?”
   高智义:“找谁都一问三不知,什么也没人管。没办法。”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49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今年1月上旬才第二次得到探视准许。
   
   *高智义:我不知提多少次让高智晟与家人通个电话,没有;我们写信无回信*
   今年中秋节前夕,我问高智义先生:“您最近、最新一次去找有关部门是什么时候?”
   高智义:“一个月以前。找过佳县公安局国保,他们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管不了’。没办法。”
   
   主持人:“您提出什么要求了?”
   高智义:“今年我家老四胃癌切除要求让高智晟跟家里通打个电话,他们坚决不答应,也没办法。”
   
   主持人:“一般服刑人员每个月都可以往家里打电话,家人有没有经常提这个事情?”
   高智义:“经常提。这事我不知提了有多少次,根本不行。”
   
   主持人:“高律师在监狱情况怎样?你们有没有往监狱打电话?或通过其它各级有关部门问,他们怎么答复?”
   高智义:“情况根本不知道。打电话他们不接。人离着几千公里,我们能知道吗。”
   
   *高智义:准备11月去看高智晟,须地方政府开探监证明,还不知让去不让去*
   主持人:“家人准备什么时候去看律师?允许不允许会见,这方面信息你们得到的是怎么样?”
   高智义:肯定还得去看,大约在农历10月(公历11月)份。看上看不上,得到时候再说。初步打算就这样。家里有农活走不了。到时还必须通过地方政府开手续,看让去还是不让去。他们监狱规定,要由地方公安派出所开探监证明,说‘如果没证明,到地方就不认你!’”
   
   主持人:“以前有这个规定吗?”
   高智义:“有。我们去时候都得开。”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给高律师写过信?”
   高智义:“原来写过,他一直没有回信。我们不知道啥意思。”
   
   主持人:“您写过几封信?”
   高智义:“我写过一、两次,我们老二写过两、三次,他一直没回信。我们没办法,只有等着。”
   
   *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致信对华援助协会求助*
   9月16日,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发布消息,标题是“朱虞夫狱中受煎熬, 家人继续寻求国际社会关注” 。其中公布了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写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求助信。
   
   现在在中国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的异议人士朱虞夫先生1978年参加杭州“民主墙”运动,1998年投入中国民主党筹备工作,1999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刑满出狱后,2007年5月又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1年“茉莉花革命”期间,朱虞夫先生写了一首小诗,题目是《是时候了》,3月被捕,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
   
   看到近日朱小砚写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求助信,我打电话给现在在美国的朱小砚女士。
   
   *朱小砚:杭州遇罕见高温,朱虞夫患皮炎全身溃烂血淋淋夜不能寐,扶墙而行*
   主持人:“我看到你的求助信了。能不能简单讲讲你所知道的情况,为什么写这封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