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郑恩宠
·90后们声援浦志强律师
·女记者辛健被刑拘
·郑州律师常伯阳被刑局
·澳门7000人包围立法会
·广州王爱忠被刑拘对全国反对派清场
·我又被传唤11小时六四前
·中国律师互助意向书说明什么?
·李国蓓等六律师向最高院投诉
·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大批港中学生参加平反六四游行
·六四前各地警方已拘捕七十余人
·上海陈建芳被刑拘
·高瑜家属获准送衣服六四北京气氛紧张
·美武官忆”六四“:拦军车的村民很爱国
·中国年轻人对六四的认知
·给中国带来光明的司徒雷登牧师
·胡佳绝食24小时 警方关闭北京部分通道
·所有独立笔会国内成员六四前受打压
·香港媒体议员齐促平反六四
·六四后中国基督徒在国家危难的时刻
·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占领天安门/滕彪
·六四刚过 北京放人
·学习香港民主筹款的经验
·20多名律师在郑州公安局门前静坐
·香港民主派两条路线之争
·近百示威者攻入香港立法会
·中国政局危机显著加重/我的新作
·中国40余律师、法律人:废收容制度!
·香港何俊仁律师谈真假选举评梁振英
·刘萍、魏忠平、李思华案宣判在即
·张思之再次会见浦志强而上海律师委托受阻
·北京发白皮书威胁港人争普选
·浦志强、高瑜案新进展
·港多个政党、团体抗议、焚烧白皮书!
·祝贺中国律师界绝食抗议得胜利
·香港622全民投票日安排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来源﹕香港《动向》2013年9月号
    冷酷的暴政 不孤獨的英雄
   
    ──記王炳章遭單獨關押十一年
    (加拿大)盛 雪


     二○一三年九月三日,加拿大國會大廈新聞館舉行了「救援王炳章博士」的記者會,有六、七家中英文媒體到場。王炳章的兒子王代士首先介紹了王炳章背景經歷,入獄十一年遭單獨關押的處境,以及他患有多種疾病的身體狀況;女兒王天安只簡單講了幾句。接下來,加拿大前司法部部長厄文考特勒、原加拿大國會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大赦國際加拿大主任尼夫以及筆者和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先後發言。
   
   
   
     同一天,王炳章的妹妹王玉華在紐約民運組織舉辦的活動中,介紹哥哥王炳章的獄中遭遇,呼籲人們協助救援王炳章。紐約的五名民運人士並決定,九月十五日國際民主日開始接力持續絕食一個星期,以示聲援。
   
   
   
      齊心協力啟動全球救援行動
   
   
   
     王炳章家人從六月二十七日,也就是王炳章遭中共從越南綁架回中國判處無期徒刑十一周年日起,開始了在全球多個地點的持續請願行動,包括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溫哥華,美國的洛杉磯、舊金山、紐約,以及澳洲、新西蘭等地。
   
   
   
     王炳章弟弟炳武說,這次對王炳章的救援行動,獲得了全家人的共識,大家都行動起來了,王炳章姐姐王金環、妹妹王玉華和王梅、弟弟王炳武,輪流在渥太華、溫哥華、舊金山、洛杉磯、紐約等地請願。王炳章共有四個兒女,大女兒王青燕是他在國內時與前妻所生,目前在美國生活。另外是與寧勤勤在加拿大生的兒子寧漢士、王代士,以及小女兒王天安。此前,家人在對於如何救援王炳章的問題上,意見並不一致。有人認為,應該溫和一些,盡量順和當局的要求,讓當局良心發現,也免得給獄中的王炳章帶來更多的傷害;有人認為,應該強硬一些,造大聲勢,爭取國際社會各方的支持,給中共施壓,迫使其讓步。
   
   
   
     而這十一年間,中共卻始終沒有改變對王炳章的單獨關押方式。
   
   
   
      暴政令受難者承受更大的傷痛
   
   
   
     由於王炳章家人都在北美,每次去中國廣東韶關北江監獄看望王炳章都是不小的舉動,除了人力之外,還要花費大量金錢。有時,監獄方稍有不滿,就會斷然拒絕經萬里迢迢抵達監獄的家人和王炳章見面。北京舉辦奧運之前,王炳章以絕食抗議獄方多年對他的單獨關押,王炳章的媽媽致信胡錦濤,希望中國政府體現奧運人權承諾,釋放良心犯王炳章。當局不但不為所動,還變本加厲,從當年七月初後,一連幾個月禁止家人探視。這期間,家人兩次萬里迢迢從北美到廣東韶關監獄,但都被拒在監獄大門外面。一次大姐王金環帶著王炳章的兒子去探視,因為王炳章在獄中絕食,被灌食,弄得渾身傷痕,被獄方拒絕探視。王金環和炳章的兒子苦苦哀求,在監獄旁的旅館等了十幾天,獄方最終也沒有同意探視。另一次弟弟王炳武去探視,獄方斷然拒絕兄弟見面。王炳武苦苦哀求,無奈之下給監獄管理處下跪,請求說:「求求你們,讓我見我哥一面吧,回去好跟我媽媽說呀,我媽叫我來的,我沒見著我哥,我媽媽受不了,我沒法交待呀。」鐵門緊閉,漆黑冰冷,沒有人性的回應。作為暴政工具的監獄管理人員,比鐵門還要冷酷無情。
   
   
   
     二○○六年和二○一一年王炳章父親和母親先後離世。家人多次向中共最高當局寫信陳情,請求准許王炳章奔喪,見父母親最後一眼。當然,家人最後都絕望了。
   
   
   
      當局為維穩,忽悠受難者家屬
   
   
   
     王炳章家人憶述,二○一一年十一月,當王炳章母親王桂芳老人在溫哥華去世時,家人通過中國大使館給胡錦濤寫信,大意是:希望中國政府能從人道主義的角度考慮,允許王炳章回加拿大奔喪。王炳章案是上屆政府審理的,本屆政府可以展示出更為開明的姿態,顯示出人權方面的進步;而其母去世是個很好的時機,可以允許王以保外就醫的方式,助其盡中華民族所重視的孝道。信中並說:王炳章年歲已大,已沒有心思、能力與精力去從事什麼民主運動了。
   
   
   
     王炳章家人說,信發出約二十天後,中國司法部兩個人找到王在北京的親屬,說當局收到信了,正在考慮讓王炳章回加拿大奔喪。但要求王的家屬保證王炳章出獄後低調行事,不參與任何民運和政治活動,並要求王家不借王母喪事造勢。王炳章家人立即寫了保證書,並通過國內親友轉交給了這兩位司法部官員。大約半個月後,司法部官員再次對王的親屬表示,在完成有關的手續後,會在適當的時候釋放王炳章。為此,王炳章親屬在為老人籌辦葬禮及追悼會期間,謝絕了各地希望出席的民運人士。筆者還記得,「民陣」加拿大已經為一位代表訂好了從多倫多到溫哥華的機票,但王家表示,所有儀式都只限於親屬範圍。筆者當時就判斷,是中共為了維穩需要,對王家提出了要求和條件。
   
   
   
     王炳章家人當然期待中共真的能夠兌現承諾,為此一直沒有將王母下葬,等待王炳章從監獄出來,向母親遺體告別。王家人一直等到二○一二年三月十日,再也沒有聽到中共司法部官員的任何消息,只好將母親下葬,入土為安。十月底,司法部兩官員再次找到王在國內的親屬,表示,二○一二年中國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先是發生王立軍夜闖美國領事館事件;之後,又是陳光誠夜逃抓捕進入美國大使館事件,並且到了美國後就攻擊中國政府。因此,領導決定暫時不考慮釋放王炳章。
   
   
   
      王炳章家人走上國際社會街頭
   
   
   
     中共的出爾反爾讓王炳章親屬非常失望。二○一二年十一月,家屬再次寫信給胡錦濤,表示家屬已按當局的要求,作出了保證,為什麼政府不信守承諾呢?但此後再也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回應。
   
   
   
     二○一三年三月,中共領導層換屆後,王家人給習近平寫了信,請他考慮中國政府當初所作的承諾,並遵守釋放王炳章的協議。信中明確說明,如果到六月二十七日,王炳章被捕十一周年之時,還沒有得到中國政府的答覆,家屬們將走上街頭進行抗議。王炳章家人同時將信寄送給了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王炳章妹妹玉華說,如果中國政府始終不回應王家的訴求,她們會考慮將所有同中國司法部官員的往來電郵、接觸與承諾予以公開,那會讓中國政府非常被動。
   
   
   
     中國海外民主運動的許多志士仁人都非常支持王炳章家人的請願行動,海外民運協調會等團體,為配合王炳章家人在六月二十七日起,一同發起了全球大請願。
   
   
   
     接下來,王炳章家人於七月四日又致信習近平,痛陳「十一年的單獨關押作為對王炳章的懲罰,已經超過了對國民黨戰犯的懲罰。」
(2013/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