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郑恩宠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厉害了,上海律师彭永和!
·上海司法黑幕总指挥陈旭在南宁被起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律师会见郭飞雄屡遭拒拟提告 外界忧其受虐发起自由飞雄运动
   来源﹕自由亚洲2013-09-09


   
   
    图片: 网民为声援郭飞雄所做的画 (网民提供)
    广州异见人士郭飞雄被捕已经一个月,他的代理律师四次要求与他会见均被拒绝。律师表示,警方的拒绝属于非法,将对其提起行政诉讼。与此同时,一些维权人士发起“自由飞雄”行动,声援郭飞雄。
   
    广州异见人士郭飞雄于上个月初被捕,直到周一已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早前隋牧青及刘正清律师计划会见郭飞雄,但被当局告知需要48小时由办案单位批准才能会见,但最后又收到不准会见的决定书。
   四次会见遭拒 律师将提行政诉讼
   
    隋牧青律师认为当局发出的决定书中表述十分模糊,其涉嫌的罪名是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没有任何理由不允许律师会见。他并认为。办案单位的做法明显侵害了郭飞雄会见律师的权利。
   
    隋牧青律师周一向本台表示:警方很明显就是不想让我们见到郭飞雄,所以他们发出了一个不准予会见的决定书,里面说郭飞雄因为涉嫌湖北的一个什么危害国家安全案件。但是这个词语就用错了,应该是涉嫌某某罪而不是涉嫌某某案,涉嫌国家安全犯罪这种情况按照现有的法律是要经过警方审批了,但是涉嫌某某案的意思只是牵涉了某个案件,并不等于涉嫌了某个罪名。涉嫌某个罪名就需要立案侦查,但是牵涉某案现在就无须立案侦查,律师会见也不需要警方批准。他们在定罪的时候要么就直接定危害国家安全罪我也无话可说,我会去申请会见,但是问题是又没给他定这个罪,又不让我会见,这个明显是违法的。
   
    记者:那么他现在这样违法了能去告诉吗?
   
    隋牧青:对,下一步我们就要去告他,要到检察院和法院去对此进行诉讼和控告,引起更多的关注,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其实这样的方法我们并不是很想使用,因为毕竟效率不高,因为这个诉讼程序走完了之后他的案件可能都已经到了审判阶段了。
   
    记者:除了提起行政诉讼之外如果外界的力量足够大的话是不是也会对当局产生一个相应的压力呢?
   
    隋牧青:这是肯定的,因为一般来说良心犯肯定是关注度越高对他的处境越是有帮助,对案件良性的进展都会帮助越大。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隋牧青和刘正清先后四次申请会见都没有得到允许,上周的第四次申请会见被拒绝之后,律师计划就办案单位的违法行为提出行政诉讼。但律师们同时也担忧在天河区法院,连一般的行政诉讼都很难立案,对于办案机关的违法行为进行控告将面临更多不确定的问题。他们同时也担忧郭飞雄可能在看守所中遭到了酷刑,或者正在抗议绝食中。
   
    根据《刑诉法》的解释,律师在侦查阶段提出会见不涉及国家秘密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提出会见请求时侦查机关应当安排,而不是批准。这样的请求是法律赋予律师的权利,作为律师行使这项权利的相对应人的侦查机关,在接到律师请求会见的函件之后应该立即安排,这是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不存在律师会见必须经过侦查机关批准,更不存在侦查机关是否有权利批准律师会见。
   
    自由飞雄行动如火如荼
   
    继日前部分维权人士开展声援郭飞雄的行动,包括录制声援视频,收集民众签名等行动之外,近日又有人士印制了大量印有郭飞雄照片及“自由飞雄”字样的T恤衫,许多人穿上这些衣服拍照上传到社交媒体中。除了在推特中,新浪微博中也出现“自由飞雄”的账户
   
    参与自由飞雄行动的网民向立告诉本台记者:飞雄是我的好朋友,我和他见过好多次,他推行的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运动我觉得对中国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在我看来这颠覆了几千年以来中国暴力革命的传统理念,也比较符合我的理念。所以我对他的人和对他所推动的事情一直比较肯定和支持。当他身陷囹圄的时候我觉得在外面的人应该给他支持,不管是行动上的还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可能都需要做一些事情吧。
   
    郭飞雄于上个月8日被当局人员抓捕,当时外界认为当局抓捕的原因与他今年年初声援《南方周末》被打压事件有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3/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