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遇到槟郎哥 ]
槟郎文集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有故事的诗人
·相见不恨晚的槟郎
·槟郎诗歌三十年目录(1986-2016)
·金陵旅游诗人
·自由的追求
·赏析《济州岛记游》
·秦淮河畔有槟郎
·纪念端午节
·牛首山礼佛
·秦淮河边的孔子
·拜谒吴敬梓纪念馆
·我的第二次高考
·仙女下凡
·夏至节的回忆
·空中的绳子
·状元祠的疯子
·推搡之战
·槐安国里的哀悼
·洞朗情歌
·资本是一条毒蛇
·基巴国的毁灭
·关于狼的事
·槟郎老师简介
·兵者随想
·家国随想
·葡萄园情歌
·秋雨即景
·故乡的小镇
·双鱼玉佩
·七夕的女儿
·我的第一次开学
·漂远的河灯
·圣姥庙的尼姑
·致槟郞
·在午门城楼上
·纪念孔诞节
·五十个月亮
·游南唐二陵
·岠嶂山桂花林
·你总是太任性
·重阳节的颜色
·情系青龙尖
·大学时的暗恋
·高贵的天鹅
·乡村女教师
·无人的敲门声
·赞美牛背鹭
·这种你我他
·哀悼空心房
·寒衣节的女主人
·村庄的毁灭
·寒衣节的幸福
·老虎的逻辑
·多元男神槟郎
·写诗教诗的槟郎
·崇尚旅游的槟郎
·巢湖水鸟
·猴子破案
·诗人槟郎的孤独
·大学的一门诗歌课
·有情有义的槟郎
·丰富而单纯的槟郎
·槟郎的诗意世界
·师者智者和诗者
·独特的诗人槟郎
·神奇的气泡
·隐士诗人
·人间森林诗人游
·长江里洗礼
·参加跨年诗会
·槟郎诗歌年集2017
·雪季情思
·狗屁寡妇年
·秦淮河放生
·雪地上的诗
·为什么有人恨雪
·雪地上的脚印
·天狗吃月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遇到槟郎哥

   遇到槟郎哥
   作者: 段继业
   
   走什么样的路,往往不取决于你的事先规划,而取决于你碰到什么人。
   


   昨天早晨,我在家门口坐了23路公交车,直奔底站佘村,那里有一个明清古民居,是我早就想看的。一路顺利,也很容易地找到了潘氏祠堂和保留尚完整的故居。祠堂被佘村村委会占着办公,故居里则至今生活着人家,不便详细参观,不到10分钟基本就完成了此行的任务。
   
   和村民聊天,他说:你既然大老远来了,就应该到上面的水库去看看,那里有省足球训练基地,还有别墅。我问有多远,他说没多远。事实上乡下人嘴里的距离与城里人嘴里的年龄一样没谱。我按照他指的大体方向,在走了若干冤枉路、穿过了李家村、七甲村等几个村庄后,才看见了传说中的水库。这个“没多远”用了一个多小时。
   
   此时已经是上午10点多,我站在坝面上环顾四周,两山夹一水,倒也有几分景色,但这时的气温估计已不下35度,活物都躲到有阴凉的地方去了,一片寂静。我在库边徜徉许久,看不到一个人,顿时后悔听了那个村民的话。正待原路返回,忽然发现坝面上一块“禁止游泳”的牌子下好像有个人在动,于是走向他,想问问此处可有其他好玩的地方否。
   
   到了跟前,正要开口,那人抬起头来:我操!李槟!槟郎!晓庄文学院的老师,我原来的同事。这个地点这个时刻,遇到鬼都比遇到熟人容易,给人的感觉极不真实。
   
   说起这槟郎哥,其实比我小很多,算得上晓庄一人物。网络诗人,在网上发表有两千多首诗。在学校开一门“新诗赏析”选修课,也讲他自己的诗,惹得领导很不高兴。但是,在我的眼中,槟郎是晓庄文学院不多几个可以真正称得上文人的老师之一(此外还有邵建、张硕等老师)。我完全不懂槟郎的诗,但我欣赏他的那种精神气质。“好诗人是一个别人在意的事情,他们不在意的人,比如功名利禄;别人不在意的他们却视为生命,并孜孜以求、锲而不舍,比如真理、名誉、爱情和友谊等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事物。”槟郎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人。和他在一起,你永远听不到他对身边的领导、同事或福利、职称之类的事情发表意见,不是他城府深,而是他根本就不关心。他只关心诗,还有什么的。和他聊天,你会经常搞不清楚他所描述的是事实还是他的艺术想象,因为有很多次,当我被他所描述的他自己的一种经历所吸引的时候,他突然说:这是我的想象。
   
   在晓庄,喜欢诗歌的学生,没有不知道槟郎的。
   
   为了今天的出行,槟郎做足了功课:准备了4份地图,打印了多份卫星地图截图(他的手机是10年前的那种古董,上不了网)。于是,我俩决定不走回头路,就沿着大连山和青龙山之间的河谷走,一直走出去。
   
   看地图容易,走起来难,特别是在这样的高温天气里。路并不难走,都是正规乡道,但实在太热了。带的水早已经喝完,浑身上下先是湿透,后来就干了,因为汗已经出干。就在我们俩感觉几乎要脱水的时候,第三个水库——龙尚湖到了。这里有旅游设施,久旱逢甘霖,我俩在这里得以补充水分和能量——吃了龙尚湖大鱼头,喝了几瓶冰啤酒。
   
   离开龙尚湖的时候,正是两点多钟,酷暑天最要命的时候,但因为要赶路,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据说这一带也有公交车,但上一班我们没有赶上,下一班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我们不能等。槟郎哥的精神世界显然斗不过酷热,加上还有高血压,我开始为他担心。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我们就在路边农家的屋檐下坐一会儿。好在每隔一段,总能碰到农家小店,才不至于断水。
   
   终于,我们走到了公路边,这里已经是汤山了,离著名的“阳山碑材”仅一站之地。从东山到汤山,算起来也没有多远,但是,在这样一个气温三十六、七度的日子里,还真是一次“烤验”!
   
   晚上五点半到家。原本两个时辰的计划,用了整整一天。就因为碰到了槟郎哥。
   
   2013-08-07
(2013/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