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BURMA-缅甸风云
·欧盟人道主义组织ECHO对缅甸的援助
·缅甸军政府与老挝东盟峰会
·笑谈叙旧于加州
·缅甸军政府释放政治犯?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NCUB的的声明
·谈2004/05年国际对缅甸的经济制裁
·缅甸军政府向掸族反对党派开刀
·缅甸将军们内讧实录
·钦族说: 骗子叫”缅军”,谎言叫”缅语"
·水深火热中的缅甸各族人民
·缅甸政坛2004年11月“大变动”
·缅甸军政府2004年11月“续清洗”
·缅甸2004年11月大换血后的新闻
·缅甸军政府的大赦是“有错必改?”
·安息吧,好朋友!好团长!
·将军们在老挝东盟会议大开支票
·要 Federal 缅甸联邦制,不要分裂!
·掸族民主联盟SDU的声明
·缅军迫停战军缴械
·Burma’s 'Exchange arms for peace'
·“仰光爆炸案”KNU声明
·KNU Statement on Bomb Attacks in Rangoon City
·仰光爆炸案面面观
·中缅边镇鸦片产区走透透
·缅甸停战组织被分而治之
·对掸邦民族军与南掸邦军合并之声明
·STATEMENT ON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 AND SHAN STATE ARMY MERGER
·组建无缅族在内的联邦
·Forming the Union without the Myanmar /Burman
·缅甸内战剑拔弩张
·缅甸军政府滥用种族主义
·Junta Uses Racism as Weapon against All Oppositions
·Declaration of the Shan State National Army
·掸邦民族军 的2005年18号声明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NLD的声明
·NLD’s demands on 15th anniversary of election victory
·缅甸迪巴荫惨案二周年声明
·Statement on Second Anniversary of De-pe’-yin Massacre
·缅甸掸邦掸族的心声
·对“建设性接触政策”盖棺论定
·The Last Nail in the Coffin of Constructive Engagement
·赛万赛谈缅甸现状
·Interview with Sai Wansai, General Secretary of SDU
·被世界遗弃的缅甸克伦尼族
·Karennis, the Forgotten People of the World
·缅甸流亡政府总理Dr.SEIN WIN的卫视讲话
·缅甸军政府成惊弓之鸟
·The Burmese Generals Are Wild Beasts!
·与掸邦独立领袖一席谈
·Talks With Hso Khan Pha Who Declared Shan Independence
·缅甸的第二次反法西斯斗争
·Burma Needs 2nd Anti-Fascist Movement
·Dr.Sein Win's Discourse on TV Conference
·缅甸群英会:盛温博士、萨尼博士、温教授
·RIPPLES Made by Premier Sein Win, Dr. Zarni & Prof. Win
·非正式国家人民代表组织”UNPO
·Unrepresentative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 UNPO
·缅甸众邦众族六月份动态
·Activities of Ethnic Parties and People of BURMA in June
·UNPO 第七届代表大会
·UNPO VII Condemns Burma's Fascist Junta
·缅甸军政府的累累法西斯罪行
·The Fascist Crimes of Burma's Junta
·UNPO Resolution on EU’s Arms Embargo against China
·UNPO要求欧盟对华禁售武器
·缅甸流亡政府NCGUB 7月26日声明
·NCGUB Press Release on July 26,2005
·第七次非缅族社区发展会议的声明
·Statement of the 7th Ethnic Community Development Seminar
·克伦族联盟KNU的各族平等斗争
·KNU's Struggle for Democracy & Equality of ALL Nationalities
·可敬的柏林日本妇女小组
·Respectable Japanese Women Initiative Berlin
·About KNU’s Aims, Policy and Programme
·克伦族联盟KNU的目标、政策与纲领
·Appeal to UN Security Council
·呼吁联合国安理会保护缅甸人民
·悼念恩师林丽华
·缅甸事件已呈请联合国安理会干涉
·A CALL FOR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缅甸华族致函中国驻联合国安理会常任代表团
·Burma's Chinese Appeal to PR China's Permanent Mission to UN Security
·缅甸克钦邦停战组织之内讧
·No More Peace for Burma's Peace Groups
·缅甸华族致函英国:呼吁联合国安理会干预缅甸
·Burma's Chinese Call England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SDU敦促安理会干涉威胁和平的缅甸
·SDU’ s STATEMENT On “Threat To The Peace: A Call For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Act in Burma”
·安理会、军政府、民主力量、众民族力量、缅甸华族
·Burmese case at the UNSC: A Silver Lining
·来世不要这地狱!
·NEVER SUCH HELL IN NEXT LIFE!
·缅甸政党纷纷声援"报告书" (续)
·Endorsements from Burma's Democracy & Ethnic Forces (continue)
·欧盟的缅甸战略
·An EU strategy for Burma ?
·Annihilate Burma’s Poverty & Inequality
·消灭缅甸的贫穷与不平等
·美国国防专家看中缅关系
·Beckoning Burma
·缅甸搬迁军政总部与核能基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繁体龙公说:貪污有理!
   其洋洋数千言如下:


   
   貪污在大陸早已成為「舉國體制」,由黨的最高層領導到鄉科級副職以下的非領導辦事員,只要和權力沾點邊的,貪污是常態。如此與現存政經體制密不可分,貪污行為必有其合理內核。這個合乎黑格爾哲學的論斷,在Journal of Finance & Banking 去年的一篇關於越南經濟的實證研究論文裏得到證明。
   
   越南經驗與大陸體制理性越南的貪污嚴重,去年的「透明國際」廉潔龍虎榜上,170 個國家或地區當中她排120,得分31,比中國大陸的39 分尤甚(台灣61 分排38,香港77 分排14,丹麥、芬蘭、紐西蘭90 分並列第一)。
   類似的排名,國際上有好幾個,一般都是在國家層次看總體貪污狀況;微觀的一國之內企業層次貪污研究則比較少見,上述論文因而甚有看頭。又因為越南的體制與中國大陸大同小異,研究結果對我們特別有啟發。
   
   兩位研究者分別是越南外貿大學的T.T. Nguyan 和荷蘭Erasmus University 的M.A. van Dijk。他們利用世銀和越南政府資料,再加上對全越南24 個省份裏的133 個國有企業和741個私人企業之中的貪污活動的實地調查,經統計分析之後,得出一些清楚的結論:
   一、貪污活動強弱,直接影響所有企業的平均增長速度。這個結果顯示,越南的貪污,沒有起所謂的「潤滑劑」作用,對經濟的總體影響是一個絕對的壞事。
   二、貪污程度愈高,對私人企業增長的負面影響愈大。量度貪污程度有兩個標尺,一是省份內的政府官員貪污發生率,一是個別行業內的貪污╱銷售比。省份之間,個別省份貪污發生率增加一個標準誤差的話,省內的私人企業賬面價值年增幅平均下降約7%;行業之間,個別行業的貪污╱銷售比增加一個標準誤差的話,省內的私人企業賬面價值年增幅平均下降約2.5%。
   三、貪污程度高低,無論用哪一個標尺量度,對國有企業的增長率都沒有影響。
   結論二和三,用「官官相惠」來解釋,已然足夠。政府部門官員與國企之間的貪污,是一種等價利益交換,對國企無損;但對私人企業而言,政府官員的貪腐,卻是一種淨壓榨。
   利用上面的結果,我們可以推論,在一個以官僚壟斷國有企業為主導的體制模式裏,貪污對國企而言,是一個競爭優勢,愈嚴重便對國企愈有利、對私企愈有害,最終導致「國進民退」。在這個意義上,貪污對「中國模式」的確立和深化,有實質貢獻。
   黑格爾在《權利哲學》一書中有名言: 「所有現實的,都是合理的」;因為「在歷史發展過程裏,現實的都是必需的」。
   在中國大陸而言,貪腐存在而成為「舉國體制」內的一種理性,乃是因為它已經發展為八千萬黨員的生活第一需要。
   
   
   简体龙婆闻言大笑,回敬洋洋数千言如下:
   
   共产党现在有底气,也不怕美国渲染中国贪污腐败,自己大抓特抓。你看美国什么时候抓几个美国部长贪污?每个美国部长财产千万亿万,没有一个贪污,傻瓜才信。美国抓性腐败倒是起劲,转移视线而已。
   
   从薄案看中美欧抓腐败的差别与特色
   西方主流媒体很可笑,就像薄熙来说谷开来滑稽可笑那样的可笑。据美国一份大报的猜测,薄熙来庭上翻供五天也不特别,中国发生什么事都是不对的,只有美国法庭的民主自由是大大地好的,美国真有意思。
   每 个国家的国情和法治不一样,美国的法治没有比别的国家好,而且越来越糟糕,律师费贵得要命,美国衙门是有理没钱别进去,由法院指定的辩护律师多数为单干 户,秘书都请不起,有钱人请得起大律师,单干户一般上都顶不过精英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开办的大律师楼,兵强马壮,拥有足够的人员和技术配备,可以从无数的案 例找无数资料来满足美国案例法的精神,把美国法官镇住,镇得晕头转向。
   从薄案审理倒也可以看到一点各国抓大官贪污腐败的差别与特色。
   欧洲多数国家是重视抓金钱贪污的腐败,不大爱抓性腐败。有些欧洲国家的政治头面人物在参加国会会议期间,晚上请秘书代找小姐,是公开的秘密,也没有人要管这些“私事”,政治对手不当一回事,也就不是一回事。
   问 到底为什么,有的回答是,一些欧洲国家的法律规定了,最古老的职业也是合法的。还有的干脆回答,他们本来就是性能力不是很强,找中国老婆时常都是找其貌不 扬的,气死了中国的美女,他们不如印度青年人那么乱来性犯罪,再怎样性腐败也腐败不到哪里去,所以欧洲不很关心政治大官的性腐败问题。像德国那样,执着于 抓物质钱财腐败,连前总统接受了富朋友代付800欧 元旅馆费都要被拉上法庭审一审,在美国根本是天方夜谭。反过来,欧洲国家看美国当年整克林顿整个一塌糊涂,天昏地暗,把莱温斯基的带有精液的女人内裤都拿 到庭上当证据,真像是一群政治不成熟的小学生在闹着玩,这样性不成熟的国家也竟然拥有那么多先进的导弹武器。或许由于性不成熟,美国(以及日本)的网上色 情网页最多,产量最高。
   美 国是反过来,美国政治爱抓美国大官的性腐败,稍微有点桃色事件,就要搞到满城风雨,但是对于美国大官的钱财贪污好像不大感兴趣。本来在许多国家是应该马上 划入贪污和滥用职权谋个人钱财利益的大官行为,在美国是没有问题,或是被容忍的灰色地带。包括公开的捐赠,富人朋友对美国政治人物或其基金的捐赠,也应该 是和做慈善事业的捐赠一样,给与正面的看待。代表各大垄断行业利益的国会游说团几万人,天天在美国国会山钻进钻出,找议员谈议案,影响通过新法律,满足本 行业的利益要求。只要美国法律没有说不可以的,而且在美国200年建国史上找不到的,被判决为贪污行为的先例的,都可以做,都是合法的。
   所以翻开美国政治史,200多年来,美国总统只有面临被政治暗杀的危险,而且或然率很高,世界前列,但是好像还没有一个总统因为贪污而被赶下台,全部是清廉无比的公仆,一个例外也没有,完全可以上吉尼斯世界记录。前两年一个美国州长贪污2.5万美元被抓到,引起徒子徒孙热泪盈眶,好好感动呀,这个州长大概是拿钱的时候没有办好美国的法律手续。
   治国之道,抓钱财腐败或抓性腐败那个比较好,这很难说。如果美国一直很富,大家你有我有,只不过是有人多一点,影响不了共同富裕的自我幸福感,对金钱的贪污 腐败继续不大抓,问题也不大,但是如果美国经济发展已经过了顶峰,穷人越来越多,中产阶级萎缩,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再不抓钱财腐败,问题将越来越麻烦。 除了继续抓美国大官的性腐败之外,关于物质钱财的贪污贿赂腐败也一定排上日程表,不久将来将可以看到对美国大官的贪污贿赂案件的审判多起来。
   中国则是两种腐败都抓,既抓贪污钱财,也抓性腐败。俄国在叶利钦时期好像两种都不抓,到了普京上台才比较严格一些。
   中国对两种腐败都不放过,所以中国法治的覆盖面看来还相对较大,中国大官受到的法律约束还相对大一些。
   
   龙的子孙们听了,个个晕头转向!
   他们哭丧着脸呐呐而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不肖子孙们是温室里养大的糊涂虫,对公公婆婆洋洋数千言——剪不断,理还乱!
(2013/09/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