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作舟博克
[主页]->[诗歌]->[作舟博克]->[旷世悲剧的轮回:一段被杀前精彩的独白]
作舟博克
·【不贞的有夫之妇】
·『书与爱情』
·【恐怖分子 --- 他在观察】
·【向一位老人致敬】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与一位美国老太太的谈话】
·『三缺一』
·白灵:迟到的高潮
·【将“伟大”归还给齐达内】
·作舟诗赠中国河北省廊坊作协副主席赵丽华
·《洗脑与意淫》1.
·[洗脑与意淫] 2.
·洗脑与意淫[3]
·从鱼玄机到张艺谋:::::
·王小波:傻小子的勃起
·【中国诗歌两千年】
·【写给1989年出生的中国人】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2.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红楼梦醒:“黛玉葬菊花”】续
·黛玉:“我出家的确是为了‘逃避现实’!”
·“你又是谁的私生子!”
·“陈晓旭是你害死的!”::
·黛玉:'出了名,才知道什么是“后悔莫及”啊!'
·【“外省人”:一个语义逻辑的错误】
·“小子,你靠近一点儿!”
·孔子见了老子后::::::
·老子拍了拍孔子的肩膀说:
·『从‘庄子的抑郁症’到中国的‘杀人文化’』
·〖 咬住爱情不放的狗 〗
·诗谜---
·1
·『老子洗头,孔子偷窥...』
·《眼睛不是心灵的窗口》
·『草包、孔子与昏君』
·海外最爱国的中国人:
·中国大陆一个没有星星的夜晚
·【“孝子”与“丑女人”】
·※ 西方的持异见者 ※
·★ 今天是全世界人民的节日!
·《生命来自外星球?》
·『中国人仍生存在糨糊里』
·【太“芙蓉姐姐”了!】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2.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鸡:做爱吗?
·『两个鸡的对话』
·“小日本儿时,汉奸都跟大款似的!”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
·[续]疯狂的中国石头
·华南虎: 07年最有特色的中国童话
·★『1月3日美国最流行语汇』★ (图)
·※大奶和二奶的对话※
·【疯狂的中国石头变成人】续
·如果明天中国国家主席“白白”了......
·《记忆就是童年》
·:中国人的“语言思维”仍在浑沌之中
·::英语中的"老鼠"
·◆夫◆娼◆妇◆随◆
·◆温家宝◆ 请你注意了!!
·◆ 三月,到西藏来看血 ◆
·对于西藏,你可以闭嘴了!
·学汉语
·魏京生在狱中就西藏問題給鄧小平的一封信
·◆◆吸血『与』美丽◆◆
·〖佛陀不是神〗
·:: 達賴喇嘛的巨大財富 ::
·『三位华人后裔』
·★爱国的人是罪人吗?★
·美国将驱逐大批华人 (图)
·“我要是藏族,我他妈的也要藏独!”
·清明节---送“二奶”烧“小姐”!
·◆圣火◆早就被玷污了
·::::: 致王千源的父亲一封信
·::::: 剃髮易服 :::::
·“女人”不会爱国!!
·:::::爱国的淫棍!
·小评“人民日报短评”
·“和王千源相比,李洹是一(傻)- (逼)!”
·艺术系的学生是怎么爱国的
·【中华民族的暴力基因】
·『胡哥』与『伟哥』
·王千源和木子美的裸照
·王千源:“学生会”黑社会!
·:: 乳房與抗爭 ::
·“若爱国至此, 我宁愿做一个没有具体祖国的人!”
·::::“奥运”::::::: “熊掌”::::
·大地震,震出了中国人渣!(图)
·震后最大的危险!!!
·“捐款秀”出现了丑陋的画面
·【 钱 是 王 八 蛋 】
·◆ 美国: 邪教王国 ◆ [图]
·
·1
·
·1
·今夜,我为心痛买单!
·《“八”的联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旷世悲剧的轮回:一段被杀前精彩的独白


   
   她迟早要死的,
   总会有一天听到这个消息。
   明天,明天,再一个明天,

   日子一天天战战兢兢地到来,
   直到光阴的最后一刻;
   我们所有的昨天
   不过是替蠢货们照亮了通往死亡的尘路。
   熄灭吧,灭了吧,短暂的烛光!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
   一个舞台上拙劣的、作秀的伶人,
   你方唱罢我登场,悄然下台,再无音讯;
   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
   充满着喧哗和骚动,
   没有一点儿意义!
   
   She should have died hereafter; There would have been a time for such a word. Tomorrow, and tomorrow, and tomorrow, Creeps in this petty pace from day to day, To the last syllable of recorded time; And all our yesterdays have lighted fools The way to dusty death. Out, out, brief candle!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 Macbeth (Act 5, Scene 5, lines 17-28)
   
   这是麦克白斯在听到麦克白斯夫人死讯(一说为自杀),也是他自己在靠谋杀国王而坐上王位后演变的报应到来之前莎士比亚赋予他的最经典、最精彩的悲剧独白之一。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这是说的恶人。而大多真正的恶人临死也没有变善的能力和修行,只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真!”
   
   真,是指恶人意识到自己枉然经营的生命、生涯不过是闹剧一场,像个光彩四溢的肥皂泡儿。不论肥皂泡儿有多么大、多么光怪陆离,它会在瞬间爆破消失得无影无踪。和曹雪芹笔下的肥皂泡儿相比,《麦克白斯》描述的是人性最恶毒、血腥、贪婪和无可救药的泡影之一。用今天的概念说,麦克白斯的悲剧是人性中负能量积聚、质变的结果。准确地说,就是从剧中麦克白斯夫人的野心进入她的大脑那一刻起,做皇后的梦想为悲剧的恶果埋下了种子。
   
   精彩,是从文学的角度看,不朽的莎士比亚借“从英雄转变为暴君”的麦克白斯之口道出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关系。而莎士比亚精彩的诗歌语言饱含了人类积累的智慧和令人叫绝的力度。
   
   
   
   有人曾将谷开来喻为“中国的肯尼迪夫人”,当初的“红色家族”变成了红色贵族,马屁精遍地!也许将谷开来比作肯尼迪夫人的人没有看过《麦克白斯》,不知道莎士比亚早已“预言了薄谷的结局”。像薄熙来、谷开来这样的悲剧和世人有所不知的内幕,我们能够从莎士比亚的经典悲剧里想象得到它的残忍和一步步地质变。
   
   如果将王立军的“叛国”形容为薄案冰山一角的话,那么,薄谷开来的杀人案就像是海面上的冰山所显露的冰冷和肃杀。而这座冰山正是独裁体制的喻体,巨大冰块的脱落和冰体分崩离析的刺耳噪音正在不断地浮出海平面。
   
   野心迎合预言
   
    莎士比亚可能在麦克白斯夫人身上运用了最形象、最极端和最具感染力的语言。野心如乌鸦的聒噪从麦克白夫人的耳朵浸入了她的小脑,抽象的想象即刻令她“看到了麦克白的皇冠和王后的自己。”她对麦克白的“激将法”从揶揄、诱惑到忽悠、怂恿,最后发誓夫妇俩要做谋杀的同谋。只有这样做,麦克白斯才能当皇帝!
   
   《麦克白斯》的看点之一就是麦克白夫人和麦克白不同的人性(心理)改变。从英雄到暴君,麦克白夫人成功地将丈夫“变成”了国王,而她自己却从一个冷血的女巫转变为被报应的凡人。麦克白没有逃脱复仇的利剑;麦克白夫人最终品尝的是自己种下的、百毒攻心的罪孽之酒。 可是,在他们梦寐做皇帝皇后的时刻,他们想不到罪恶的恶性循环和枉费心机的愚蠢。他们的“自信”和野心使他们变成了握有大权的精神病患者!!在他们眼中,谋杀的伎俩是天下最聪明、最高超、最隐秘的通往皇帝宝座的捷径。
   
   麦克白斯夫人:
   
   你本是葛莱密斯爵士,现在又做了考特爵士,
   将来还会达到那像预言所告诉你的高位。
   可我却为你的天性忧虑,
   它充满了太多乳臭的人情味和善良,
   使你不敢采取最有效的捷径;
   你希望做一个伟人,你不是没有野心,
   可是你却缺少和那种野心相配的“狠”;
   你的欲望很大,但又希望只用正当的途径;
   一方面不愿玩弄心机,一方面又想作非分的攫夺;
   我伟大的爵士,你想要的那东西正在喊:
   “你要达到目的,就得这样干!”
   你不是不想得到,而是怕干。
   醒醒吧,让我的精神力量倾注在你的耳中;
   命运和神奇的力量分明已经准备
   把金制的皇冠罩在了你的头上,
   让我用舌尖上的勇气
   把那阻止你得到皇冠的一切障碍驱除掉吧!
   
   泯灭良知、去除女性特征
   
   莎士比亚不仅能写最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在描写人性极端冷血和病态时也打到了入木三分的境地。在说服麦克白谋杀邓肯的过程中,莎士比亚在描绘麦克白斯夫人的心理活动和对话时的笔墨令人瞠目结舌。莎士比亚的英文似乎有挖不完的宝藏!
   
   麦克白斯夫人的时代已是男权的世界,女人只有靠丈夫的地位而拔高自我以享受权威、财富的虚伪和虚荣。她深知作为一个普通的女性和普通女人的母性是柔弱、屈服、顺从的同义词,要想做“一国之后”必须使其夫成为一国之君。她憎恨自己的女儿身,厌恶自己的母性。
   
   下面是一段令人毛骨悚然的独白。麦克白斯夫人在决定必须杀死邓肯之前的所做的“毒誓”:
   
   The raven himself is hoarse That croaks the fatal entrance of Duncan Under my battlements. Come, you spirits That tend on mortal thoughts, unsex me here, And fill me from the crown to the toe top-full Of direst cruelty! make thick my blood; Stop up the access and passage to remorse, That no compunctious visitings of nature Shake my fell purpose, nor keep peace between The effect and it! Come to my woman's breasts, And take my milk for gall, you murdering ministers, Wherever in your sightless substances You wait on nature's mischief! Come, thick night, And pall thee in the dunnest smoke of hell, That my keen knife see not the wound it makes, Nor heaven peep through the blanket of the dark, To cry 'Hold, hold!'
   
   叫声嘶哑的乌鸦到我的城门送噩耗。来吧,关照凡夫俗子之心的魂灵们,把我的女性去除!从头到脚用最丑恶的残忍注满我的肉身;让我的血液凝结,阻断我心头的怜悯悔过,不要让人性恻隐之心摇动我的意志!你们这些嗜血之臣,无形地弥漫在空间,世间的不幸少不了你的辅助,来,进入我的乳房,把我的奶水变成胆汁!来吧,黑夜,用你最昏暗的、地狱般的烟雾笼罩你自己,让我锐利的刀锋看不见它自己切开的伤口,让黑暗遮住苍天的眼睛,无法高喊“住手,住手!”
   
   
   
   她自己下定决心后,她还要用自己女巫的力量把不想杀人篡位的麦克白转变过来。她要让麦克白感到“自卑”,甚至还不如她一个女子;她要将狠毒与高高在上的皇位连在一起;她还必须利用自己的冷血来铸造麦克白尚未发掘的野心!
   
   麦克白夫人:
   
   What beast was't, then, That made you break this enterprise to me? When you durst do it, then you were a man; And, to be more than what you were, you would Be so much more the man. Nor time nor place Did then adhere, and yet you would make both: They have made themselves, and that their fitness now Does unmake you. I have given suck, and know How tender 'tis to love the babe that milks me: I would, while it was smiling in my face, Have pluck'd my nipple from his boneless gums, And dash'd the brains out, had I so sworn as you Have done to this. 那么当初是(你心中)哪个野兽促使你把(当皇帝的)企图告诉我的呢?你应当是那个敢作敢为的男子汉;敢做一个比你过去更伟大的人物,那你才是一个真正男子汉。当初没有天时与地利,可你却居然决意篡位;现在大好的机会来了,你倒退缩了。我曾经哺乳过婴儿,知道一个母亲是怎样怜爱那吮吸她奶水的宝贝;可是我会在它对我微笑的时候把奶头儿从它没牙的小嘴儿里拿走,把它的脑袋砸碎,如果我和你一样发过誓的话我会这样做!
   
   
   在谋杀邓肯前的另一段对话里,麦克白斯犹豫不定,说“假如我们失败了呢?”麦克白斯夫人断然决然地否定了丈夫的犹疑,像教训小孩子一样抖落出“毫无破绽”的杀人计划:
   
   夫人:
   
   我们失败!只要你敢干,我们决不会失败!邓肯赶了一天的路程,劳苦疲惫,一定大睡;我去陪他那两个侍卫饮酒作乐,在酒里下药灌得他们头脑昏沉、记忆化成一阵烟雾;等他们烂醉如泥、像死猪一样睡去以后,我们不就可以把那毫无防卫的邓肯搞定了吗?我们不是可以把这一件重大的谋杀罪案,扣在他的嗜酒的侍卫身上吗?
   
   麦克白斯:愿你所生育的全是男孩子,因为你的无畏的精神,只应该铸造一些刚强的男性。要是我们在那睡在他寝室里的两个人身上涂抹一些血迹,而且就用他们的刀子,人家会不会相信真是他们干下的事?
   
   夫人:等他的死讯传出以后,我们就假意装出号啕痛哭的样子,这样还有谁敢不相信?
   
   麦克白斯:我的决心已定,我要用全身心的力量去干这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走,我们用最美丽的外表能瞒天过海;我们的笑脸必须让人们看不到我们的内心!
   
   
   
   中文里有“无毒不丈夫”的说法,可麦克白斯夫人要比她的丈夫毒百倍!尽管后来她也无法阻止“手上的杀人之血”折磨她的良知,令她梦游,寝食不安,直到自杀。类似的悲剧不会因为哪个暴君或毒妇得到了报应就会消失。无数的“行走的影子”仍会继续努力制造出各种各样的肥皂泡儿,只有当曲终人散、野心化为泡影后的片刻,人可能会有短暂的抑郁和“领悟”,但很快,不同的角色又相继跳上了舞台。
   
   
   
   熄灭吧,灭了吧,短暂的烛光!
   人生不过是一个行走的影子,
   一个舞台上拙劣的、作秀的伶人,
   你方唱罢我登场,悄然下台,再无音讯;
   它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
   充满着喧哗和骚动,
   没有一点儿意义!
   
   
   
   
    --作舟,2013夏(部分文字根据剧本意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