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徐永海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8月
·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9月
·渴望帮助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西部开发爱先行
·民族与宗教问题
·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2001年
2月
·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3月
·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基因与脑的心理活动
4月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怀念杨子立
6月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2003年4月14日
   
   一、我家被强拆经过
   
   2003年4月10日离复活节的4月20日还有10天,在这一天的上午,我和妻子均在医院上班,我接到刘凤钢弟兄的电话,说有人要搬我家的东西,拆我家的房子。我和妻子一听很是着急,立即要离开医院回家,可是我们回不去了,这时有很多警察拦阻我们,这些警察像拖死狗一样把我从马路上向医院拖,向医生办公室里拖,不许我打电话,从我的手里抢我的手机,把我的手机掰坏。几个警察使劲拉着我妻子不让我妻子到医生办公室里来见我,用铁门把我妻子的脚挤伤。我妻子很不容易才进入医生办公室和我在一起。在医生办公室里,警察继续限制我们自由,不许我们走动,我们去上厕所,警察也限制我们,并打我,打我的警察警号是:025326,023507。直到下午6点,我们才被允许离开我们工作的医院,我们被限制人身自由从上午9点到下午6点共11个小时,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也没有给我们任何解释。我和妻子都是合法的公民,为什么要用暴力限制我们的自由,这不是侵犯人权是什么。
   
   在一些警察限制我和妻子自由的同时,一些警察和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在我家拆我的房子,将我家夷为平地。当天刘凤钢弟兄在我家,他因患“心肌梗塞”住在我家,以便于到医院就诊。警察对身患重病的刘凤钢弟兄一点不客气,警察上来就把刘凤钢弟兄拉到警车上,拉到派出所,非常粗暴,致使刘凤钢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拆我家的房子,搬我家的东西,事前没有通知我们,也没有贴公告,警察和政府工作人员就像做贼的一样。作为“光明正大”的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事。我和我妻子都是合法的公民,没有通过法院,没有通过法律程序就来强拆我们的房子,强搬我们的家,这样的行为不是侵犯人权是什么。
   
   我回到“家”,我的家已经没有了,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和妻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我们站在废墟上,妻子痛哭流涕。当时天气很冷,我们几十年的邻居华家让我们夫妻两人到他们的房间去暖和。晚上,我的邻居华家大儿子华颇到院外,一些人无理地找他的麻烦,用木棍、铁棍将他打伤,打成骨折,鼻青脸肿,浑身是伤。我和妻子不能在邻居家暖和了,我们离开我们的“家”,我们无家可归,我们没有地方去,我们到了中南海门口。边上有几辆警车,上边坐着几个警察,他们也不理我们,那意思明摆着,天气这样冷,看你们能坐多长时间。是的,那晚很冷,我和妻子穿的也不多,我们不停地变换姿势,起来活动,但我们无家可归,我们能去那里哪,从晚上11点到早晨7点,我们一直坐在中南海门口。第二天,我们又回到我的“家”,在那里,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和一些朋友来看我们夫妻二人,来安慰我们,并给我们送来一些衣物,让我们抵御风寒。可是下午来了很多警察强行将我的这些朋友全部带走,推推搡搡,一些弟兄姊妹被打,华惠棋弟兄的手打伤。为什么强拆我家的房子不算,还要打关心我的人,抓关心我的人,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想不为别的,就因为我家有基督教家庭聚会。
   
   二、我们这个以异议人士为主的家庭聚会
   
   我是基督徒,我家是基督教的接待家庭,在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一些弟兄姊妹来我家聚会,我们一起学习《圣经》、祷告、唱诗。我们这个家庭聚会是诞生于逼迫,2000年1月1日,我们一些弟兄姊妹相约在我家一聚,以欢庆新的千年开始,可是我们却被警察抓到派出所,从这天开始我们这个家庭教会就诞生了,在以后的每个星期天的晚上,一些弟兄姊妹就来我家,我们都在一起学习《圣经》。三年多来,我们这个聚会没有停止过。现在,我家的房屋被政府强行拆毁了,我们这个家庭聚会点被摧毁了。我们这个家庭聚会诞生于逼迫,现在我们这个家庭聚会又要结束于逼迫。我不知道,我们这个家庭教会是否还能继续进行下去,在此,我请求所有的弟兄姊妹为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未来献上祷告。
   
   在中国有很多很多的家庭教会,仅在北京不完全的统计家庭教会的聚会点就有千个以上,比较著名的有白塔寺袁相忱牧师家的家庭聚会。我们这个家庭聚会仅是其中的一个,但我们这个家庭聚会又是很有特点的一个,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成员大多是异议人士。在北京,很多异议人士很早就是基督徒,如刘凤钢、华惠棋、高峰、刘焕文、王美如等,通过我们这个聚会,很多异议人士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有沙裕光、王志新、杨靖、钱玉民、高玉祥、韩刚、金艳明等,还有一些异议人士虽然还没有成为基督徒,但通过参加我们的聚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基督教影响。
   
   异议人士成为基督徒后,或接受基督教影响后,最明显的变化是在我们的心中有了更多的“爱”。 相互之间有了更多的关心、体贴、帮助,我家房屋被拆后,我没有了一切,我和妻子成了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的人,是弟兄姊妹伸出援助之手帮助我们夫妻俩。刘凤钢弟兄收留了我们,我们暂时住在他的家里,其他一些弟兄姊妹给我们带来经济上的帮助,还送来一些生活必需品,使我和妻子得以生存下来。
   
   信主后,我们这些异议人士不再是为了做事而做事,而是出于“爱”而做事。在当今的中国,我们老百姓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拆迁问题,失业问题,医疗问题等等,老百姓遇到这一个又一个问题,那一个问题落到某个老百姓身上,他的生活、工作都有可能陷入困境。面对这些,耶稣基督给我们的“爱”促使我们去做一些事情。这几年来,我们这些北京的异议人士,在这些方面做了不少的工作,写了不少的文章。我们所做的事情可能不象以前异议人士所做的那些事情,来的有轰动性、新闻性,但我们所做的事情,更接近老百姓,更为老百姓所接受。
   
   三、借着拆迁来逼迫我们
   
   近几年来,北京在大片大片地拆迁。以前,老百姓盼着拆迁,希望通过拆迁来改善自己的住房条件。可是这几年来,老百姓是怕拆迁。前两年是每户面积多算25平方米,后来是多增加0.7倍,以对老百姓居住的院子给予相应的补偿,可是近一年多来这些均取消。这几年,给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是越来越少,给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不够老百姓买到相应的住房,老百姓不得不到远离市区的远郊区县去买房,有的还要自己添钱,这样的拆迁给老百姓工作、生活带来很大的困难。可是通过拆迁,那些开发商、拆迁商却发了大财。这些开发商、拆迁商、以及部分政府官员,他们已经是中国新兴的权贵阶层的一份子。他们有钱有势,他们不再通过贪污腐败来聚敛钱财,而是通过他们垄断的各种拆迁项目来“合法”地发财致富。如何被拆迁的老百姓对他们不配合,等待被拆迁老百姓的就是政府的裁决、强拆。面对这样的拆迁,老百姓是狠之入骨。
   
   面对拆迁,面对被拆迁老百姓的苦难,面对自己也将被拆迁,我们这个家庭教会时常在聚会前后讨论拆迁问题。由于街坊邻居都面临拆迁,大家都关心拆迁问题,这些街坊邻居也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这样借着在聚会前后讨论拆迁问题,我们传了福音。可是我们的聚会却遭到开发商、拆迁商的仇恨,同时也遭到一些政府部门和一些政府官员的仇恨,他们要摧毁我们这个家庭教会。他们的机会终于来了,2002年9月份后,我家进入拆迁,这些拆迁商不与我接触、交谈,而是直接进行调解、裁决(要求我二日内搬走)、责令(要求我一日内搬走),终于在4月10日像做贼一样将我家强拆。
   
   由于我们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由于我们关心老百姓被欺压的事情,政府的有关部门早就将我们这个以异议人士为主的家庭教会视为为“眼中钉、肉中刺”,时常监视我们。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复活节即将来临的前10天,我的这个家、我们这个基督教家庭聚会点被摧毁了。对我家的强拆,是一种宗教逼迫,政治逼迫。我们知道,我们中国的法律上是写着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我们中国的法律上是写着保障公民有各种政治权利的,对我家的强拆只能说明在我们中国还存在着人权问题。
   
   徐永海
   2003年4月14日
   徐永海
   电话:82904608、13520080866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强拆后在废墟上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聚会
(2013/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