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徐永海
·中国最著名的基督教家庭聚会面临拆迁
·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11月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表象与进化
·科研计划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李宝芝:上诉书
·会见笔录(1)
·会见笔录(2)
·会见笔录(3)
·会见笔录(4)
·鞍山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
·劳动教养复议决定书
·鞍山市立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鞍山市公安局一处以保释金为名的罚款(不开收据)一览表
·证明
·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12月
·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2002年
2月
·救救老北京城,
4月
·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5月
·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6月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7月
·保护
·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池子之劫
·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9月
·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北京朋友感谢哲胜兄
·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10月
·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11月
·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12月
·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紧急呼吁:广宁伯街17号院的中院、后院正在被拆毁中
·陆玮:要关心群众的中共中央精神照不到我们被拆迁户的身上
2003年
1月
·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关增礼:致被拆迁户老百姓的一封公开信
·刘凤钢:声援徐永海
2月
·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春节被监视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3月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4月
·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就我一家人身自由人格尊严受侵害以及被逼无家可归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因反对强拆而入狱13天前后经过
·做为医务工作者我们倍受欺压但我们仍然会全身心地战斗在抗击非典的第一线上
·在非典特殊时期的护士节作为医生的我给护士妻子的一封信
·在监狱中我遭遇防治非典
·在中国非典肆虐是时候请弟兄姊妹们为我们被拆毁的家庭聚会祷告
·为了万众一心共抗非典请求停止强拆
·如果孙中山还活着我会被关到监狱中13天吗
·1920年毛泽东到中南海请愿如果发生在今天
·SARS的到来与上帝的旨意
·我一家的居住权和私有财产权在哪里
·关注新的人权问题维护百姓基本权益——我们的呼吁书
·今年六四我一家只能是彻底地露宿街头了
2003年6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附:刘凤钢:基督徒就应为主做工、就应不怕为主受逼迫
   
   刘凤钢
   
   2003年9月23日
   
   孩子四岁生日时,我带他去动物园,路上儿子看见一辆警车,儿子大叫:“爸爸!警车!是抓您的吧?”我的眼睛里立刻充满了泪水,为了不让乘客看到我的眼泪,我紧紧的把脸贴在孩子的身体上,把脸朝向车窗外……
   
   圣经中明明教导信徒要到普天下去传福,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明文规定:“公民是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可是地方性法规中却规定:“政府指定宗教场所以外的宗教活动是非法的”。结果时,时常发生基督教家庭聚会遭受逼迫的事情。
   
   由于各种原因,我时常接待一些被逼的弟兄姊妹,每当我看到一座座被拆毁的教堂和被殴打的弟兄,我的眼在流泪,心在流血。我曾在国际互联网上、国外煤体、国外基督教刊物上发表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文章,其中有:《布什访华期间47名基督徒曾被抓现养老院面临被关老年人生活艰难就此事致美国布什总统的一封信》、《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和经过》、《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等文章。为此我曾入狱和多次关押、警告、跟踪、殴打。圣经上说:“为主受逼迫的有福了”,我因为主做工,而受逼迫,我感受到主给的的喜乐。
   
   在北京等大城市,由于相对宽松,一些家庭教会未曾受过逼迫,或者由于这些教会规模不大经常换聚会地点而未曾受过打压。其中的某些弟兄姊妹、有些还是家庭教会的负责人,他们对受逼迫的弟兄姊妹没有肢体之痛,对我所做的事情不理解、不支持,甚至说一些让人痛心的话。
   
   前不久我与一位史姓主内弟兄到北京郊区传道,被当地的警方和宗教部门传唤了十几小时。几天后,在某一个基督教家庭聚会上,聚会负责人董姓弟兄说,刘凤钢是搞政治的,史姓弟兄是受了我的牵连。对此我感到很痛心,做为基督徒我们深深的晓得,我们永远的家是在天上,我们在地上只是寄居的、是客旅。我们在地上只是传福音、做见证,我从来没搞过政治,如果说关心遭受逼迫的主内弟兄姊妹,写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受逼迫的文章,并因此被关押、警告、跟踪、殴打,就是搞政治的,那我就是搞政治的,并且我还认为,这样的政治每个主内弟兄姊妹都应该搞。
   
   董姓弟兄所以说我是搞政治的,主要是受中国几千年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作为老百姓只能是老老实实,不能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认为作为基督徒只能无条件地顺服当权者,即使主内弟兄姊妹被打被杀,也只能心中默默祷告,不能说出来。
   现将此事写给主内弟兄姊妹,望主内弟兄姊妹们为我,为董姓弟兄、为中国教会在主面前献上祷告。阿们!
   
   刘凤钢
   2003年9月23日
(2013/08/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