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徐永海
·上帝给能源、耶稣拿去恨、圣灵来引导
·我们是基督徒就必不犯那不义不爱的罪——2015-8-2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教会去年聚会肢体被抓今年受洗又遭干扰
·我们教会去年聚会肢体被抓今年受洗又遭干扰
·我们必须高举耶稣及十字架来真爱人
9月
·求主帮助使我战胜困苦而禁食祈祷
·十字架遭强拆达四位数我禁食祈祷
·十字架遭强拆达四位数我禁食祈祷
·抗战胜利纪念日为和平祈祷——2015-9-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胡石根长老失联已两月我禁食祈祷
·9月9日至11日禁食祈祷3天
·“空间与能量”的科学研究
·“大脑前额叶与人心”的科学研究
·简述家庭教会神学
·第二个落在牛顿头上的苹果
·我北京一良心犯的求助信
·今日习近平访美我一良心释放犯接到诉状
·今日习近平访美我一良心释放犯接到诉状
·习近平访美时北京基督徒维权人有话说
·信奉神儿子之名来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5-9-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要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来走十字架道路——2015-9-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就是真理我们要效法耶稣行出善行——2015-9-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就是真理我们要效法耶稣行出善行——2015-9-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0月
·面对上法庭我一个良心犯的求助
·面对被告上法庭一基督徒良心犯的答辩状
·辛亥革命双十节说民主说信仰说艰难
·明天12日下午徐永海要被告上法庭
·感谢维权朋友来北京西城法院旁听我开庭
·耶稣是独一真神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5-10-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就是要走十字架道路去经历苦难——2015-10-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今日维权勇士赵勇开庭我被保安阻止在家
·维权勇士赵勇开庭老民运杨靖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我们必须走十字架道路——2015-10-23圣爱团契圣经学
·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更不是讲神学——2015-10-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1月
·应只求走十字架道路经历苦难而不要妄求——2015-1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十多年前徐永海叶国强王卫平就曾共同维权
·今日维权人倪玉兰开庭徐永海等遭软禁
·我们就要在十字架道路上甘愿忍受各种苦难——2015-11-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天上的基业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5-11-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感恩节我一个中国基督徒的感恩
·为了圣洁国度我们要以耶稣为榜样甘做活石——2015-1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2月
·追思牺牲在维权路上的蒙冤警察田兰姊妹
·追思牺牲在维权路上的蒙冤警察田兰姊妹
·面对危险级雾霾请您支持我一个良心犯的科研
·面对如此雾霾再请您支持我一个良心犯的科研
·人权日看望刚恢复自由的张文和
·耶稣手握宇宙与十字架道路才通天堂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讨论稿)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讨论稿)(第二稿)
·耶稣曾代替我们降阴间我们要以感恩的心效法他——2015-12-4圣爱团契圣经学
·面对末日审判我们一定要坚定地走好十字架道路——2015-12-11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了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一定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5-12-18圣爱团契圣经学
·为什么应先吃生命树果子后吃智慧树果子——2015-12-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猝死生还的杨靖与老民运朋友相聚
2016年
1月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2016元旦教会肢体看望民运老人张文和
·被软禁中的徐永海谈一点物理学问题
·家庭教会结束警察上门来我出门被跟着
·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的性情——2016-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遭软禁的徐永海谈物理学的新发现
·必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否则必会下地狱——2016-1-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朱锐:7879老民运朱锐购房受骗请帮助
·王金玲:司法不公蒙难者王金玲的求助信:我是邓玉娇第二
·为了新天新地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耶稣能使我们内心中充满爱充满光明——2016-1-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月
·真的接受耶稣主的恩膏就会使我们行公义——2016-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众弟兄姊妹与民运老人张文和一同过春节
·众弟兄姊妹与民运老人张文和一同过春节
·真的信耶稣就会不犯罪而会行公义好怜悯——2016-2-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爱里没有惧怕我们要勇敢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2-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3月
·因要开两会我这个基督徒良心犯又开始被软禁
·几位访民给被关看守所的葛志慧送了钱
·民主墙老战士朱锐大姐今天的痛苦经历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求助各位肢体朋友
·因两会我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来聚会学圣经
·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我们要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6-3-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因两会召开我遭软禁为此我致信两会
·两会遭软禁者就2016脑计划致信国家领导人
·为两会期间遭受苦难的本教会肢体祈祷
·2016两会期间本教会众肢体遭软禁遭遣送
·被上岗的维权人杨秋雨急送病危妻子到医院
·请大家支持参与我的脑科学研究
·我们必须要效法道成肉身的耶稣并走十字架道路——2016-3-18圣爱团契圣经学
·维权人倪玉兰正在被强行撵出租赁房
·北京著名维权人士倪玉兰又开始露宿街头
·我们必须舍己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3-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4月
·耶稣就是真理我们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王金玲因14年10月刑拘要求国家赔偿
·耶稣就是那独一的上帝我们要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2016-4-8圣爱团契圣经
·苦难中的胡石根倪玉兰张文和让人揪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2013-8-1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老百姓上访就要面对被抓被关
   
   徐永海
   
   
   2003年8月15日
   
   一
   
   2003年8月5日那天的中午,我到了北京市政府门口,那里有很多很多的人,都是来上访的,一些人在街心花园里,还有一些人坐在市政府门口对面的便道上。便道被一条小的马路分为南北两段,北边坐了很多人,他们不时地喊着口号。南边没有人,我坐到了南边,打开了带着的两张报纸,其中一张写的是《北京前老莱街居民遭棒子队袭击》,还有一张写的是《强拆违法》。那张《强拆违法》不是报纸原件,是放大的复印件,字很大。我坐下没有一会儿,一些原来在街心花园里的上访人员也跟了过来,和我一起看这张报纸,他们是北京郊区的农民,土地没有了,房子也面临被拆除,大家是同命相连。这时警察过来,又是给我们照相,又是给我们录象。一会儿一个警察对我说,不许我坐在这里,并把我拉到警车里,后来又带到东交民巷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被关到下午4点,说我“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对我进行“盘查”。
   
   到了东交民巷派出所,我就感到气氛不对,派出所的警察说,非拘留或者劳教不可,因为东城分局国保队和市局国保队都来了。可是我没有任何罪,我看的报纸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报纸《中国经济时报》,那篇《北京前老莱街居民遭棒子队袭击》,写了拆迁中老百姓被棒子队袭击、毒打的事情,其中遭毒打的还有警察的妻子和女儿。如果因为看这样的报纸就“办”我,实在说不过去。
   
   没有“办”我,但“办”了其他人。在前一天,也就是8月4日,位于官园的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门前东侧的便道上,北京市民刘安军(电话:83541925)、王卫平、叶国强(13661157250)、叶国柱和叶国柱的儿子来此上访的,结果被警察抓到了派出所。第二天,刘安军、王卫平、叶国强、叶国柱的儿子被放了出来,但叶国柱被送到了监狱,要被关上15天,是拘留。叶国柱真是可怜,家被强拆了,一家人无家可归,他领着一家人,妻子、儿子、弟弟、弟媳、侄子在北京到处流浪,吃住都马路上,晚上一家人就睡在立交桥下。流浪到中纪委门前,在马路边“住”了3天,也就是白天坐在这里,晚上睡在这里,结果就被关了起来。
   
   虽然上访要有被抓被关的风险,但是来上访的老百姓一点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近几天来在市政府门口,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人,不是老百姓心有多齐心,要故意“对着干”,而是老百姓太冤了,没有活路,只有上访这一条路了。
   
   二
   
   以我家为例,我叫徐永海,是北京西城区平安医院精神科的医生,以前我一家住在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在4个月前的2003年4月10日,我家被西城区人民政府下令强拆了。从那天到现在,4个多月了,我一家一直无家可归、流离失所。
   
   我家是在北京旧城之内,这里的地价很高,搞房地产开发可以发大财。在北京内城搞房地产开发发大财很容易,土地不用花钱买,国家无偿划拨给开发商(因为国有资产流失,今年不许这样无偿划拨了,但北京旧城的土地几乎已经被划拨完了)。如果开发商有本事划拨来一块土地,什么都不用干,一转手就能以每平方米2万以上的价格卖出去,一块地下来就可以赚到几亿、几十亿、几百亿。(见《中国经济时报》的《地产商自述土地交易黑幕》和《土地的秘密与开发商的门道》等文章)
   
   在北京内城搞房地产开发,开发商的心都很黑。北京内城有很多、很好的胡同、四合院。这些胡同、四合院是由元、明、清的统治者动用全国财富建设的,这些胡同、四合院很多是文物。但开发商可不管这些,他们是黑着心地在拆这些胡同、四合院。很多专家、学者呼吁保护胡同、四合院,在报纸上发表很多文章,但也不能阻止这些黑心地拆迁,如《中国经济时报》就发表了《实行挂牌保护能否遏止照拆不误,北京上演四合院保卫战》、《现场目击:四合院被拆毁》、《四合院:是拆是保谁作主——北京市相关部门如是说》、《四合院在哭泣》、《要追究四合院破坏者的责任》等。
   
   房地产开发商不仅黑着心地拆毁胡同、四合院,还黑着心把住在这里的老百姓哄走。以前给老百姓的补偿款多些,近几年给老百姓的补偿款是越来越少。用补偿款,老百姓在城里买不到原有大小的住房,到郊区买房也要自己添钱。
   
   我们老百姓不搬,开发商就通过白道、黑道强迫我们搬走,一是雇佣棒子队去袭击、殴打那些不搬的老百姓。二是让政府出面强拆那些不搬的老百姓。
   
   关于老百姓被殴打,最近《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北京前老莱街居民遭棒子队袭击》、《北京胡同居民又遭“棒子队”袭击》等文章。这些黑道现象仅是报纸登出来的,那些没有登出来的、记者不知道还有很多很多。前面提到的刘安军就是被拆迁公司雇的棒子队打伤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报纸《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强拆违法》。在这篇文章中写道:
   
   《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第3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民法通则》第75条规定:“公民个人的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侵占、哄抢、破坏……”《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其他国家单行基本法律也都有对房屋私权的保护性规定。
   
   国家有很多法律保护老百姓的居住权,但是基层政府和法院不管这些,他们眼中,开发商的利益就是最高利益,比国家、人民利益还高。这样,我家被强拆了,很多老百姓家被强拆了。在强拆我家时,没有经过法院,没有经过法律途径,没有给我们申辩的机会,事先没有贴布告,在我们事先不知道的情况下,在我们还在上班的情况下,我们家被强拆了。
   
   我们家被强拆了,房子没有了,家里的东西也没有了,我家的东西被强拆我家的那些人拉到一个地方。这是在中国北京,中国的首都,我们的家就被公开抢劫了。我们只有流落街头,到现在已经4个多月了。好在现在是夏天,好在有朋友们租借我们房子,否则我们一家人早就死在马路上。
   
   我的母亲,近80岁了,去年7月,在进入拆迁前的2个月,得知马上要拆迁了,心中着急,突然患脑血栓,立即到北京急救中心抢救,抢救7天,命是保住了,但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瘫痪、痴呆。今年4月10日我家被强拆后,老母亲病情更加严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失去交谈能力。
   
   我们没有家了,没有家中的一切了,可我们还要活,我一家只能强拆后的废墟上,用塑料布搭个棚子。可是在6月2日,这个棚子也被区政府的城管部门强行拆除了。我到中南海、全国人大、市政府等地上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在4月21日到5月4日被拘留了13天。
   
   三
   
   在北京、在全国其他的一些城市,还有很多和我家同样遭遇的人,如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太平庄18号的孙苗芽,在 7月1日,朝阳区法院强拆了他她家,在拆她家时,给她带上手铐,推倒了她家的房子,把我家的东西,包括孩子的学习用具等砸在房子里。从那天开始一家三口无家可归,在外讨饭生活。
   
   这些被逼无奈的人,一是无家可归、露宿街头,二是上访告状,在北京市政府门口,每天都有很多因为拆迁来上访的人。可是上访就要面临着被抓被关,在某些当官的眼里只有开发商的利益,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中国经济时报》2003年7月16日有一篇文章《拆迁应依宪立法》写到:“现在一些地方是集团利益无小事,那里的领导干部及其制定的方针政策无视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和实际困难,只是为了出建设政绩,没有考虑过公民的基本权利和《宪法》等国家法律法规的存在,甚至通过制定违宪、违法的地方规定、政策谋取私利。”
   
   在2003年8月14日的《南方周末》,有两篇文章,一篇是《业主运动》,一篇是《业主在行动》,介绍业主的上访活动,对业主的上访给予了很高的评介。在中国、在北京,有很多记者、报纸站在老百姓一边为老百姓说话。可是在强力部门的某些人,如某些政府官员,他们站在有钱有势的开发商一边,他们都有很大的权势,由于他们站在开发商一边,老百姓就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老百姓有冤也不处申。
   
   徐永海
   2003年8月15日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赵登禹路169号平安医院精神科徐永海医生
   邮政编码:100035
   电话:13520080866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3/08/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