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謝田文集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国人的思维是怎样被搞乱的?
·萨尔兹堡的盐巴与波希米亚的水晶
·量身定做的宝马和客串的士的奔驰
·布拉格咏叹调:世纪的幽默与淳朴的狡猾
·布拉格印象:经理作家和扔人到窗外的传统
·韩国经理之夜遁与中国商人的抱团
·河南南街村、沙俄波特金村、和地球中国村
·奥运赞助商的嘀咕、两难、和心动
·铁龙生翡翠的心酸与主权基金的荒谬
·美国梦里的房子和房子外的噩梦
·对米饭的蔑视和大米的愤怒
·危机的管理与管理者的危机
·种番茄、绿番茄、和金番茄的故事
·威尔第的厄尔南尼和唐人街的生意经
·飞机当巴士运作的西南航空公司
·中共垮了,经济会怎样?
·穿小鞋儿的困惑和落入尘埃的赤龙
·黄浦区的股民与法拉盛的暴民
·中国智囊的误判和我们世界的阴谋
·经济学家的水平和他们的板凳
·救市的社论、政策和定错位的制度
·中央党校博士遗漏的课题和虚假命题
·市场的缝隙和夹在缝隙中的生存
·中国的钱如何扶持美国的房市
·巴西圣保罗印象:酒池肉林中的悠闲
·谈中国经济挨骂兼覆李恩明先生
·金镶玉的京奥与刘伯温的柑橘
·六十年的刀斧与北戴河的大计
·美国总统选举中的政治帐和生意经
·不许涨价的奶粉和不许降价的房子
·古老的智慧解决当世的危难
·Ancient Wisdom for Modern Predicaments
·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和董奉的杏子生意
·风暴卷过看雷曼:真诚和善良有冲突吗?
·世界警察被诱惑下水 谁来救美国?
·羞答答而又赤裸裸的土地流转
·全球金融危机 中国离“最大赢家”有多远
·透过拉曼光谱看体育的世界
·危机中的清道夫与转机咨询
·威叟船长的美味德拉华螃蟹
·中国经济的大幕正在拉开
·谦虚使人进步的真伪与对错
·集装箱、檀木箱和箱子内外的智慧
·波士顿茶会和中国过渡政府纳税
·乱世之中我们信什么和相信谁
·越高级的骗子越成功的背后
·零八的赚钱诉求和零九的平安理念
·骑虎难下虎的在朝与在野
·中共6.8%增长率遭质疑 专家:“裸泳者”尴尬现身
·穷人借钱给富人带给世界的麻烦
·天堂后花园里神仙的呼唤
·世界经济危机的终极根源何在
·美国抄底和还富于民的难为
·经济学博士和他卖拉面的父亲
·现在世界上究竟谁对不起谁
·算钱赚钱和决定命运的数学公式
·集体减薪大锅饭的好处和坏处
·钱的价钱的涨落和美联储的弹药
·谋求美元的终结和囤积美元
·美国人要饭和中国人高兴的时刻
·红色贵族谢幕和与狼共舞的成本
·中国的统计数字怎样才完美
·信用卡在中国和美国的妙用
·高管年薪应该是50万还是一块钱
·中国人为什么不应该仇富
·保罗·克鲁格曼怎么不懂中国
·中国人的话语权和金质小号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

   百姓无需指望红朝会再来次劫富济贫,中共肯定不敢也不会;但中国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和洗牌,也许在劫难逃。图为红朝新富的住宅、每套1600万人民币(200万美元)起的重庆棕榈泉国际花园别墅之内景。

   中国经济的衰退、钱荒和通胀,已造就了十足的滞涨,经济的颓势也变成了压在全体国人心上的石头。在当局是否刺激投资、是否放松银根、是否再发货币之间瞻前顾后、犹豫不决之际,中国大陆网上有位“武汉超级玩家”提出了一个问题,问中国会不会为了维稳、再次劫富济贫?这位超级玩家说,中国的劫富济贫,在他爷爷那辈就发生过了,他爷爷那时是地主,半个县城都是他家的。结果呢,当然了,因为他爷爷有钱,肯定是被共产、劫了富了。

   同情中国的“超人”

   很同情这位沮丧的“超人”,笔者祖上也是如此,爷爷和外公两家也都经历了同样的命运。想着想着,都替先祖们感到不公。他们辛辛苦苦的,公平的赚了钱、合法的买了地,一夜之间就被红朝“打土豪、分田地”给抢走了。而中国百姓目前还没有向红朝的新贵们“打土共、分田地”呢,只是想要留下脚下的几分宅基地,就被红朝新贵们给打的头破血流,不得不失地、上访、伸冤。这世道也真是太不公平了!红朝统治合法性基础的丧失,也是根植于此。

   如果你当年的“劫富济贫”是合法的、有根据的,今天你自己变成富人了,你允不允许今天的贫者也来个“劫富济贫”呢?允许,你就得自我缴械投降、放弃到手的财富;不允许,你就完全没有继续拥有这些财富和权力的合法性基础。没有合法性了, 于天理和人间的法理都不符,别人说你注定被“天灭”,那你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辩解不得的。

   武汉的“超级玩家”认为,解决下岗工人的吃饭问题,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打土豪、分田地”。解决中国政府的财政危机、银行的麻烦,都只有靠这个才行。

   中共的“劫富济贫”

   有一点必须说明的是,中共的所谓“劫富济贫”,其实到1949年开始,就正式的寿终正寝了。因为,中共特权阶层自己立马之间,就变成了新贵和新富,享有一切经济上和政治上的特权了。中共在进北京城之后,开始瓜分原来王公贵族的深宅大院,开始按“革命”和杀人的功劳定官衔、级别和待遇,就立即全面的、偷偷的继承了原来统治阶层、富贵之人的所有政治和经济遗产。只是,中国百姓还处在“解放”、“翻身”的迷梦之中,还以为自己真的已经当家做主了呢,不知财富的大转移,已经悄然完成。

   其实,还不止于此,早在延安时期,从今天能看到的资料看,中共的特权阶层就开始独享政治、经济、生活等的一切特权了。也之所以那样,才会有当年奔赴延安的热血青年知识分子的不满,才会有王实味的《野百合花》,才会有延安的整风运动。如今,中共和延安的象征、毛的窑洞和宝塔 山都快垮掉了,也象征着历史一个轮回的开始和结束。

   王实味(1906-1947)原名叔翰,河南潢川人,中学时老师就夸他是“天上的玉麒麟 下凡”。19岁那年,他考入北京大学文院预科,可惜他后来加入了中共,曾随共产党军队到了延安,还翻译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但很快,他就觉察到了延安中 共的反动和暴虐。他撰写的杂文《野百合花》,用“衣分三色,食分五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批评延安的“新生活”和等级制度,因此被毛泽东授意打倒,定为托派奸细、国民党特务,并被康生弄死。

   中共会再“劫富济贫”?

   中国有没有可能再来一次“劫富济贫”, 使得贫富均等化呢?人们必须认识到,在今天的中国社会,谁富谁贫呢?如果真的“劫富济贫”,那就等于是与虎谋皮、虎口拔牙,向中共特权阶层索要财富。中共最富有的几十万家庭、几百万高级官员和他们的子弟、裙带,会乖乖的交出财富、束手就擒吗?让中共自行同意做到这一点、让他们放弃其财富和利益,根本就没有可能。早在延安时代,中共对财富的贪恋和执著,和对任何挑战他们经济特权的人士的无情镇压,就表现无遗。

   王实味和其他知识分子刚开始对中共的不平等表示异议,就遭到毛泽东的剧烈反弹。当年,很有讽刺意味的是,当毛泽东开始反击、搞红色恐怖时,王实味书呆子气的宣布退出中共,以为可以就此摆脱一切。但中共之邪,延安时代就开始了。王承认错误也不行,痛哭流悌的收回退党声明也不行,跪在中组部磕头求饶也无济于事,照样被秘密逮捕,最后被用钝刀砍死,尸体被剁成碎片,抛入枯井。王实味算是有良心的人,他自己在延安的生活其实属中上,他是特别研究员,有“小厨房”,“吃中灶”,津贴比边区主席还多。但他以人性的良知,无法容忍那些不平等的现象。红朝的今天残暴和贪婪,与延安时期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指望中共“劫富济贫”,无疑痴人说梦。

   令中共懊恼的是,虽然它耍花招把斯诺登这烫手山芋丢给俄罗斯,但斯诺登并不领情,他在莫斯科说,中共官员在国外的存款是4.8万亿美元,分布在世界各地。这数字不一定准确,但即使把中国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剔出去,剩下的2万亿也是够惊人的。红朝怎么会愿意把这么一大笔已经转移到海外的巨款吐出来?武汉“超级玩家”写他的看法时觉得“很糟心”,想写详细点,还担心把自己写进监狱,他的担心是有理由的。

   北京权贵近期密集抛售房地产,更是气氛诡异、非比寻常。中国富人与官员群体密集抛售房产,是非常明显的讯号。中国攒钱买房的民众,和海外购买了中国地产的朋友,可要非常小心了,房地产市场的崩溃,可能就是一夜之间的事。

   但话说回来,一个不是由中共主导的,不是中共乐于见到的“劫富济贫”,也许最后在中国会必然发生。中国社会财富不均衡分配之后的重新分配和洗牌,看来在劫难逃。因为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国富民穷,已经差异到如此地步,也只能重新聚散财富。

   这个过程,也许跟天灭中共会同时进行。此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贫富还真是无所谓了。什么意思呢,如果阁下看过神韵,记得那句“贫富都一样”,就什么都明白了……◇

   

   

   

   

   

   

   

   本文转自340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2013/08/22)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3-08-27 17:27:21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8/28/n3950829.htm【谢田】-中国能不能再来个劫富济贫.html

(2013/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