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王先强著作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五十万人游行示威之后不久,特首老人嘴上多了一个词儿:自由行!那是祖国同胞可以以个人身份自由到香港旅行,是一项举措。游客多了,拿钱来花,对刺激香港经济复苏有作用,这是很不错的。自由行,也够动听够美丽够人向往的一个名词!
   香港的街道上,多了很多说普通话的男男女女;他们逛金铺,逛电器行,逛化妆品店,还游景点,上酒楼等等;他们的的确确拿钱来花,香港经济的的确确有复苏了。
   香应顺看准了自由行这个机遇,搜集资金办起了一间名叫小小的旅行社,专门接待祖国个体游客,安排他们的吃住行程车票飞机票,从中赚取一些手续费服务费。旅行社社址设在旺角旺区,开张首个月生意居然就不错,赚到了几千元。这是比失业困在家中好得多了。
   这一天,小小旅行社里来了一对姓卢的中年夫妇,一看束就知道是阔老板一类的人。原来他们是北方青岛的企业家,早听来过香港光顾过小小旅行社的朋友介绍,知晓小小旅行社服务的诚实和可靠,所以此一来香港,是特意的来找小小旅行社的。

   听了这样的述,香应顺满脸陪笑,乐不可支,因为这证明了他的成功,他这小小旅行社的信誉已经远播万里了。他当然像接待所有到来的旅客一样,热情的接待了卢先生夫妇,安排他们的吃宿。
   意想不到的是,卢先生进一步的提出,要小小旅行社天天派出一名向导,带他们畅游香港兼且四处购物。
   这向导服务是小小旅行社所无的。这就难为了香应顺了:婉拒客人的要求,那对不起客人的信任;派出向导,却是无向导可派,自已充当又分身不暇。左右为难,怎么办?他挖空心思,想到了他的老父亲香伟杰。老父亲早年就已说得一口流利普通话,居港数十年自也熟悉香港街道环境,目下又正好赋闲在家,带客人游列香港自然没问题。他这样想着,主意就定了,于是急急招老父亲到办事处来。
   香伟杰来到办事处,与卢先生夫妇见面,居然一见如故,彷佛老朋友般的。两人商议了一下,很快便取得了共识,接着就出游了。
   第一个游点是海洋公园;这是游客到香港之后必去的地方。以往,到香港的游客本不太多,到海洋公园的游客也就不过小三、五只,实在显得少,因而整个公园空空阔阔的,冷清得很;现在却是不同了,从买门票的地方起,便感到人数之众多和挤迫,排了半个钟头的队,才买到了门票;进了公园,里面更是人头涌涌,一大群一大群的到处都是人,要玩甚么游戏之类,更是要排长长的队。最为特别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说普通话的;这也可见自由行的功效了。
   香伟杰和卢先生夫妇早已谈得相当投契,达到无话不说的地步;他们谈论了香港的风光胜地,乡土人情,谈到了过去和现在,谈到了人。
   「到处都是人,挤不下了;人多可也真麻烦!」卢先生发了句牢骚。
   「人多好办事嘛!」香伟杰笑说。 「鬼话!人多饿死人!」卢先生道。
   「可这些游客,却是给香港经济带来生机的……看来,内地同胞确是有钱了。」香伟杰说。
   「有钱的有钱,没钱的没钱;没钱的是大多数。」卢太太插了话。
   「至少卢太太你是有钱了……」香伟杰半开玩笑的说;说着,又看了看卢先生。
   不料这一说,倒似乎触到了卢先生的痛处。他打了一个冷战,把脸沉下来。过了好久,他才说:「你不要看我们表面风光,其实我们受了半辈子的苦。不瞒你说,我家是地主,先父挨斗致死,我背着那个包袱,半辈子翻不得身,只是到了近十年,我们才靠灵活赚了点钱……」
   听了这话,香伟杰也怔住了。原来是同病相邻,都是遭苦受难人。他也不忌讳,如实的将自已的身世相告了。这样一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就更拉近了。
   香伟杰想了想,说:「既然如此,你也算争了一口气了……」
   他们说着走着,已经上了几重手扶电梯,走到海洋剧场了。看时间,正是离开演不远,于是他们走了进去,准备看海物表演了。不想到里面一看,斜斜的看台早已坐满了人,一个空位都没有。他们只好与一班人一起,挤在一旁站了看。
   「你看看,人多就是麻烦!」卢先生又咕哝了一句。
   「其实,你能老远的跑到这里来看风景,来这里挤,已经是很不错的了。」香伟杰说了一句宽怀的话。
   「他就是老怕麻烦。」卢太太插了一句。
   「我能来,也不过是几个钱作怪罢了。」卢先生说。
   「如果你还是地主,能有钱么,能来么?」香伟杰提出自已的看法。
   「这倒也是!好在地主也不是地主了,现在主要是讲钱,有钱使得鬼推磨!不过,一些发起来的人,他们的财富,比过去地主的财富多得多了,比地主还要地主了,但这又不必挨斗,还惹人羡慕。世道的事,我也说不清。」卢先生说。
   这话令人深思。香伟杰想起老伴说过的「请人进去剥削」的话,觉得两语之间有某种的共通点,似乎都是在申明一个问题,一个时代的问题。他又想,那个日老板的某些方面不就是很好的印证了卢先生的话么;日老板不会挨斗,还要斗人呢!而他,从来不承认自已是地主,来了香港数十年,游游转转,也真的被人管被人欺压,毫无地主的味儿,活到这年头,是比卢先生还不如的。他的香应顺,而今靠祖国开放的自由行吃饭,还有点起色,说不定改日又赚了钱,积累起财富,比地主还要地主呢!这是时代的转变?是倒退?是进步?好像有点胡涂,叫人摸不着头脑,但觉得要探索的问题又很多很多。
   海物表演结束了,散场了,在香伟杰的带领下,他们又继续的往前走。
   游毕海洋公园,时间还早,他们便又上了山顶。在那里,居高临下的,香港和九龙的风光景致尽收眼底;香伟杰对彼做了一一的介绍讲。卢先生夫妇玩得兴致勃勃,满意非常。
   第二天,根据卢先生的意愿,香伟杰又带卢先生夫妇游了大屿山、深水湾、浅水湾和赤柱;第三天,则是游了新界。
   到了第四天,是购物的日子了。香伟杰带着卢先生夫妇到尖沙咀和铜锣湾去转了一圈,在大店里买了一些金器;至于买一些电器其它用品之类,香伟杰则带他们到土瓜湾、深水等小区去选购,因为这些小区的价钱会便宜一些。香伟杰的忠诚老实不辞劳苦和为客人精打细算的所为,博得卢先生夫妇的大大的赞扬。
   卢先生购物大约花了十万元,当中买了一个劳力士手表就是三万元。看着内地人如此大手笔的花钱,做为香港人的香伟杰也不免瞠目咋舌了。
   「还是钱决问题,有钱使得鬼推磨。」卢先生和他的太太满意地提着大包小包往回走的时候,这样说。
   「你是有钱了!」香伟杰看见客人满意,自已也高兴,说。
   「我们只是有几个钱而已。」卢先生道。
   「香港还得靠你们,这真是始料不及!」香伟杰说。
   「不是靠我们,是靠中央……」卢先生道。
   「靠中央?中央在笼络香港人……」香伟杰沉思着说。
   卢先生的旅港期届满了,将要归去。他来同香应顺结帐,交付各种手续费和服务费。他特别满意向导服务,格外打偿一千元给香伟杰。香应顺和香伟杰都坚决不收那一千元,只是陪着笑,频说多谢,领了情了。这一来,卢先生夫妇就更加的受感动了。
   走的时候,香伟杰送卢先生夫妇到飞机场;临别依依,互道珍重,后会有期。
   卢先生一离开旅行社,香应顺就不失时机地筹划成立向导部,以补小小旅行社之不足。这个向导部交由老父打理,那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想着,他立即拿起电话挂到地产代理那里去,要租隔邻的那个空铺位。不想地产代理的答复是那个铺位已经给租出去了,还说如今开放了自由行,销售饮食等生意都兴旺起来,铺位就特短缺,租金也提高了;问香应顺要不要到偏僻的一处去租,因为那里勉强还可以找到一、两个空铺位。这给香应顺拨了一盆冷水。
   过后的两天,香应顺和老父香伟杰反复商量,觉得为了满足旅客的需求,还是有必要办起一个向导部,招聘和训练一批适应做自由行个人的向导,以广开门路。没有地方,就将就着在这现有的铺位里挤一挤,候后再作决。他们主意一定,便立即放手行动起来。
   后来的事实证明,自由行个人向导是很受欢迎的。小小旅行社的生意,因此也就向前推进扩大,越做越起色了。
   
    * * *
   
   自由行也带来了一些问题;这主要是深水街边的女人多了。只要到那里去转一圈,便会见到许多有点特别的女人;她们的特别在于:只要看衣着,便大致上判断出那不是香港人,而是北边下来的女人;再看眼神,涣散之中有某样特别的凝聚,所表现出来的,显然是一种无助但却又是在极力搜索着甚么东西时的神色,这种神色在其它人身上不易找到;再听说话,大多数人说的都是普通话,不是说本地人常说的广东话。她们都是各自单独的活动,有些在街上走来走去,有些倚栏凝视,有些站在楼梯口等处装做歇息的样子。再留意的看一看,她们所极力搜索的东西,居然是从她们附近经过的每一个男人;只要有哪一个男人对她们之中任何一个多瞄上两眼,那一个必定会彷佛心领神会似的,立即做出反应:眸子灵活起来,放出一种异样的光彩,是一种吸引异性的光彩,也是一种淫荡的挑逗的光彩。这时,如果那个男人哪怕只是有很微小的一点甚么表示,那个女的都会立刻脸展笑容,点头,打招呼,走上前来,撩起话题谈话,表现出投怀送抱的了。接下来的是,只要那个男人有意,议好价钱,便是在一定时间内等于全买下那个女人了。
   这街边的女人,说穿了就是以自身的肉体去讨生活的女人。自由行给这街边增添了新的货源和新的风采。
   昌哥有了新的猎艳的地方,于是也就不大再到深圳去了,免于车船劳顿。他的娇二奶已经带了三个孩子到香港定居,将柔乡送到了他门口,可他对她已失去兴趣,弃之不顾了。他任她在香港飘泊,任她去向政府索取综援金,反正她娇她嫩她有办法,她在香港不会饿死。香港是个不会饿死人的地方!他不要了这个,自然得寻新欢。何处去寻?近在咫尺非深水莫属。他如今是流连于深水了。下了班,有得空闲,他便到深水蹓跶,在那纭纭街边女人之中,挑选合眼缘的人;挑上了,便视其情,或玩足一晚,或速战速决,总之以痛快满足为目的。人生几何?行乐须及春哪!
   这一天的晚上,深水街上又出现了昌哥。他慢步的走着,纯熟的打量着那些街边女人,发现了些有素质的新脸孔,但有些却是熟口熟脸的;他不心急,会慢慢比较,百里挑一,花了钱出去,不挑好的哪还能行?
   突然间,一个角落里有把娇滴滴的声音叫道:「昌哥,昌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