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王先强著作
·《故国乡土》二、纠缠不清(2)
·《故国乡土》三、劫数(1)
·《故国乡土》三、劫数(2)
·《故国乡土》三、劫数(3)
·《故国乡土》四、终是穷
·《故国乡土》五、苦中乐(2)
·《故国乡土》六、县城里
·《故国乡土》七、飘零
·《故国乡土》八、困扰
·《故国乡土》九、学业
·《故国乡土》十、死别
·《故国乡土》十一、政治风暴
·《故国乡土》十二、爱情/王先强
·《故国乡土》十三、下场
·《故国乡土》十四、人罐头
·《故国乡土》十五.解放了
·《故国乡土》十六.斗争继续
·《故国乡土》十七、结婚
·《故国乡土》十八、变/
·《故国乡土》十九、八哥鸟
·《故国乡土》二十、险中行
·《故国乡土》二十一、血路
·不欢而散/短篇小說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五十万人游行示威之后不久,特首老人嘴上多了一个词儿:自由行!那是祖国同胞可以以个人身份自由到香港旅行,是一项举措。游客多了,拿钱来花,对刺激香港经济复苏有作用,这是很不错的。自由行,也够动听够美丽够人向往的一个名词!
   香港的街道上,多了很多说普通话的男男女女;他们逛金铺,逛电器行,逛化妆品店,还游景点,上酒楼等等;他们的的确确拿钱来花,香港经济的的确确有复苏了。
   香应顺看准了自由行这个机遇,搜集资金办起了一间名叫小小的旅行社,专门接待祖国个体游客,安排他们的吃住行程车票飞机票,从中赚取一些手续费服务费。旅行社社址设在旺角旺区,开张首个月生意居然就不错,赚到了几千元。这是比失业困在家中好得多了。
   这一天,小小旅行社里来了一对姓卢的中年夫妇,一看束就知道是阔老板一类的人。原来他们是北方青岛的企业家,早听来过香港光顾过小小旅行社的朋友介绍,知晓小小旅行社服务的诚实和可靠,所以此一来香港,是特意的来找小小旅行社的。

   听了这样的述,香应顺满脸陪笑,乐不可支,因为这证明了他的成功,他这小小旅行社的信誉已经远播万里了。他当然像接待所有到来的旅客一样,热情的接待了卢先生夫妇,安排他们的吃宿。
   意想不到的是,卢先生进一步的提出,要小小旅行社天天派出一名向导,带他们畅游香港兼且四处购物。
   这向导服务是小小旅行社所无的。这就难为了香应顺了:婉拒客人的要求,那对不起客人的信任;派出向导,却是无向导可派,自已充当又分身不暇。左右为难,怎么办?他挖空心思,想到了他的老父亲香伟杰。老父亲早年就已说得一口流利普通话,居港数十年自也熟悉香港街道环境,目下又正好赋闲在家,带客人游列香港自然没问题。他这样想着,主意就定了,于是急急招老父亲到办事处来。
   香伟杰来到办事处,与卢先生夫妇见面,居然一见如故,彷佛老朋友般的。两人商议了一下,很快便取得了共识,接着就出游了。
   第一个游点是海洋公园;这是游客到香港之后必去的地方。以往,到香港的游客本不太多,到海洋公园的游客也就不过小三、五只,实在显得少,因而整个公园空空阔阔的,冷清得很;现在却是不同了,从买门票的地方起,便感到人数之众多和挤迫,排了半个钟头的队,才买到了门票;进了公园,里面更是人头涌涌,一大群一大群的到处都是人,要玩甚么游戏之类,更是要排长长的队。最为特别的是,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说普通话的;这也可见自由行的功效了。
   香伟杰和卢先生夫妇早已谈得相当投契,达到无话不说的地步;他们谈论了香港的风光胜地,乡土人情,谈到了过去和现在,谈到了人。
   「到处都是人,挤不下了;人多可也真麻烦!」卢先生发了句牢骚。
   「人多好办事嘛!」香伟杰笑说。 「鬼话!人多饿死人!」卢先生道。
   「可这些游客,却是给香港经济带来生机的……看来,内地同胞确是有钱了。」香伟杰说。
   「有钱的有钱,没钱的没钱;没钱的是大多数。」卢太太插了话。
   「至少卢太太你是有钱了……」香伟杰半开玩笑的说;说着,又看了看卢先生。
   不料这一说,倒似乎触到了卢先生的痛处。他打了一个冷战,把脸沉下来。过了好久,他才说:「你不要看我们表面风光,其实我们受了半辈子的苦。不瞒你说,我家是地主,先父挨斗致死,我背着那个包袱,半辈子翻不得身,只是到了近十年,我们才靠灵活赚了点钱……」
   听了这话,香伟杰也怔住了。原来是同病相邻,都是遭苦受难人。他也不忌讳,如实的将自已的身世相告了。这样一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就更拉近了。
   香伟杰想了想,说:「既然如此,你也算争了一口气了……」
   他们说着走着,已经上了几重手扶电梯,走到海洋剧场了。看时间,正是离开演不远,于是他们走了进去,准备看海物表演了。不想到里面一看,斜斜的看台早已坐满了人,一个空位都没有。他们只好与一班人一起,挤在一旁站了看。
   「你看看,人多就是麻烦!」卢先生又咕哝了一句。
   「其实,你能老远的跑到这里来看风景,来这里挤,已经是很不错的了。」香伟杰说了一句宽怀的话。
   「他就是老怕麻烦。」卢太太插了一句。
   「我能来,也不过是几个钱作怪罢了。」卢先生说。
   「如果你还是地主,能有钱么,能来么?」香伟杰提出自已的看法。
   「这倒也是!好在地主也不是地主了,现在主要是讲钱,有钱使得鬼推磨!不过,一些发起来的人,他们的财富,比过去地主的财富多得多了,比地主还要地主了,但这又不必挨斗,还惹人羡慕。世道的事,我也说不清。」卢先生说。
   这话令人深思。香伟杰想起老伴说过的「请人进去剥削」的话,觉得两语之间有某种的共通点,似乎都是在申明一个问题,一个时代的问题。他又想,那个日老板的某些方面不就是很好的印证了卢先生的话么;日老板不会挨斗,还要斗人呢!而他,从来不承认自已是地主,来了香港数十年,游游转转,也真的被人管被人欺压,毫无地主的味儿,活到这年头,是比卢先生还不如的。他的香应顺,而今靠祖国开放的自由行吃饭,还有点起色,说不定改日又赚了钱,积累起财富,比地主还要地主呢!这是时代的转变?是倒退?是进步?好像有点胡涂,叫人摸不着头脑,但觉得要探索的问题又很多很多。
   海物表演结束了,散场了,在香伟杰的带领下,他们又继续的往前走。
   游毕海洋公园,时间还早,他们便又上了山顶。在那里,居高临下的,香港和九龙的风光景致尽收眼底;香伟杰对彼做了一一的介绍讲。卢先生夫妇玩得兴致勃勃,满意非常。
   第二天,根据卢先生的意愿,香伟杰又带卢先生夫妇游了大屿山、深水湾、浅水湾和赤柱;第三天,则是游了新界。
   到了第四天,是购物的日子了。香伟杰带着卢先生夫妇到尖沙咀和铜锣湾去转了一圈,在大店里买了一些金器;至于买一些电器其它用品之类,香伟杰则带他们到土瓜湾、深水等小区去选购,因为这些小区的价钱会便宜一些。香伟杰的忠诚老实不辞劳苦和为客人精打细算的所为,博得卢先生夫妇的大大的赞扬。
   卢先生购物大约花了十万元,当中买了一个劳力士手表就是三万元。看着内地人如此大手笔的花钱,做为香港人的香伟杰也不免瞠目咋舌了。
   「还是钱决问题,有钱使得鬼推磨。」卢先生和他的太太满意地提着大包小包往回走的时候,这样说。
   「你是有钱了!」香伟杰看见客人满意,自已也高兴,说。
   「我们只是有几个钱而已。」卢先生道。
   「香港还得靠你们,这真是始料不及!」香伟杰说。
   「不是靠我们,是靠中央……」卢先生道。
   「靠中央?中央在笼络香港人……」香伟杰沉思着说。
   卢先生的旅港期届满了,将要归去。他来同香应顺结帐,交付各种手续费和服务费。他特别满意向导服务,格外打偿一千元给香伟杰。香应顺和香伟杰都坚决不收那一千元,只是陪着笑,频说多谢,领了情了。这一来,卢先生夫妇就更加的受感动了。
   走的时候,香伟杰送卢先生夫妇到飞机场;临别依依,互道珍重,后会有期。
   卢先生一离开旅行社,香应顺就不失时机地筹划成立向导部,以补小小旅行社之不足。这个向导部交由老父打理,那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想着,他立即拿起电话挂到地产代理那里去,要租隔邻的那个空铺位。不想地产代理的答复是那个铺位已经给租出去了,还说如今开放了自由行,销售饮食等生意都兴旺起来,铺位就特短缺,租金也提高了;问香应顺要不要到偏僻的一处去租,因为那里勉强还可以找到一、两个空铺位。这给香应顺拨了一盆冷水。
   过后的两天,香应顺和老父香伟杰反复商量,觉得为了满足旅客的需求,还是有必要办起一个向导部,招聘和训练一批适应做自由行个人的向导,以广开门路。没有地方,就将就着在这现有的铺位里挤一挤,候后再作决。他们主意一定,便立即放手行动起来。
   后来的事实证明,自由行个人向导是很受欢迎的。小小旅行社的生意,因此也就向前推进扩大,越做越起色了。
   
    * * *
   
   自由行也带来了一些问题;这主要是深水街边的女人多了。只要到那里去转一圈,便会见到许多有点特别的女人;她们的特别在于:只要看衣着,便大致上判断出那不是香港人,而是北边下来的女人;再看眼神,涣散之中有某样特别的凝聚,所表现出来的,显然是一种无助但却又是在极力搜索着甚么东西时的神色,这种神色在其它人身上不易找到;再听说话,大多数人说的都是普通话,不是说本地人常说的广东话。她们都是各自单独的活动,有些在街上走来走去,有些倚栏凝视,有些站在楼梯口等处装做歇息的样子。再留意的看一看,她们所极力搜索的东西,居然是从她们附近经过的每一个男人;只要有哪一个男人对她们之中任何一个多瞄上两眼,那一个必定会彷佛心领神会似的,立即做出反应:眸子灵活起来,放出一种异样的光彩,是一种吸引异性的光彩,也是一种淫荡的挑逗的光彩。这时,如果那个男人哪怕只是有很微小的一点甚么表示,那个女的都会立刻脸展笑容,点头,打招呼,走上前来,撩起话题谈话,表现出投怀送抱的了。接下来的是,只要那个男人有意,议好价钱,便是在一定时间内等于全买下那个女人了。
   这街边的女人,说穿了就是以自身的肉体去讨生活的女人。自由行给这街边增添了新的货源和新的风采。
   昌哥有了新的猎艳的地方,于是也就不大再到深圳去了,免于车船劳顿。他的娇二奶已经带了三个孩子到香港定居,将柔乡送到了他门口,可他对她已失去兴趣,弃之不顾了。他任她在香港飘泊,任她去向政府索取综援金,反正她娇她嫩她有办法,她在香港不会饿死。香港是个不会饿死人的地方!他不要了这个,自然得寻新欢。何处去寻?近在咫尺非深水莫属。他如今是流连于深水了。下了班,有得空闲,他便到深水蹓跶,在那纭纭街边女人之中,挑选合眼缘的人;挑上了,便视其情,或玩足一晚,或速战速决,总之以痛快满足为目的。人生几何?行乐须及春哪!
   这一天的晚上,深水街上又出现了昌哥。他慢步的走着,纯熟的打量着那些街边女人,发现了些有素质的新脸孔,但有些却是熟口熟脸的;他不心急,会慢慢比较,百里挑一,花了钱出去,不挑好的哪还能行?
   突然间,一个角落里有把娇滴滴的声音叫道:「昌哥,昌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