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公民同城圈论坛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六四黑衫行』 中国责任与中国梦 作者 鞅子
·黑衫行征文『同城策』中国的出路,最强民主路线图
·“任人评说《变局策》”: 乱世奇书,革命良谋/罗浮子
·徐文立谈习近平最新反腐讲话 作者 艾米
·『同城策』新民主革命戰略 作者 Mafei Dai
·同城啟事
·『同城策』公民同城圈發展的思考 作者 劉俊君
·史上最佳互粉神答
·今日香港談愛國 作者 香港小妹
·不要忘记还在狱中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王炳章博士
·网民白条:关于实名和马甲的几条参考意见
· 『同城策』最后的堡垒也将不能独善其身 劉俊君
·『同城策』建立网络正义军团 作者 公民同城
·『同城策』答墙内网友
·『同城策』再答墙内网友
·變局待何時? 作者 八月十五運動
·『同城策』團隊,團結及其他 作者 Fan Kong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
·革命路线图
·『同城策』''同城 ''社会实践的几点思考 作者 楊亮
·谴责习李政权倒行逆施 敦请民主同道注意策略
·重要消息:徐文立辭去民主黨主席職務
·观点争鸣:立新才能破旧——也说《变局策》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我与许志永和新公民运动的关系的声明 李一平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给河南民主同道的建议信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 的新焦点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同城快訊: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多伦多大会报道组
·公民同城圈,应向女性纵深发展
·沈勇被杀了,下一个是你
·也谈同城饭醉
·转发Skype群关于沈勇案消息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变局策》005:以圈子动员民众
·“宣传翻墙软件”+“热点事件”==》公民同城圈运动
·《变局策》006公民同城圈的四无和四有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谈谈同城团队的人际关系
·勇气与责任——明显的组织化活动需慎行 作者: 刘京生
·改变中国 要从引爆民主革命着手 作者 無名氏
·古代兵法与现代革命
·笑蜀發帖揭露大鎮壓元兇成斌麟
·笑蜀之姚文元文風展示
·公民同城圈与“新公民运动”到底有什么瓜葛?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改革是否可能? 革命如何进行?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台湾之行/李一平
·来自上海社科院报告的信号:全民倒共拼人权
·公民同城圈倡议书:宣传倒共符号“并”
·再次寄语未来政治家群体 成斌麟
·棒喝愚蠢公知 书海飘香
·乌克兰经验:民意可以赢得军心!
·满城尽是并字符!
·全民倒共!昭告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编者按 本博客转发的文章都没有经过作者的同意。我们认为这些文章对探索民主转型道路的同道有参考价值,但是并不完全代表我们的观点。如果读者想了解我们对中国民主革命战略和策略的基本观点,请点击《变局策》的链接。关于如何在中共高压下组织民主力量,请参考 《小圈子策略讲话》和《再谈小圈子策略》。---李一平成斌麟 敬启
   
    邮箱:[email protected]
    《变局策》链接: http://www.cdp1998.org/file/2013070602.htm
    《小圈子策略讲话》: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tongcheng/2_1.shtml


    《再谈小圈子策略》: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tongcheng/4_1.shtml
   
   作者: 陈礼铭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2013-08-11 07:35:32 [点击:135]
   所谓良性互动,在当前语境中特指官民良性互动,意思无非是民间对官府陈述意见、官府对民间正面回应。对这件事情的憧憬由来已久。五七年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就是一个较早的例子。后来的文革表面上也是无产阶级司令部和广大革命群众之间的良性互动。再后来有七六年的四五天安门广场事件和八九民运。不久前还有刘晓波倡导的零八宪章运动和许志永领军的新公民运动。所有这些事件都遵循一个共同的内在逻辑,那就是承认中共的领导地位,希望在现有体制的框架内从民间开始建构某种现代政治伦理,并由此倒逼官方让步,推行有利于民间的政治改革。而所有这些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的盲点,那就是对中共上层真实意图的判断。
   
   从语义上来说,互动本来就是双方的事情,良性互动更需要双方的善意。只要有一方没有表明态度,那么另一方无论做什么都只能是一厢情愿,充其量可以说是向对方伸过去一枝橄榄,能否导致良性互动完全还是个未知数。秦永敏指出:“如果现代政治理性不能成为执政党和政府的思维方式,良性互动是不可能的,和平转型更是不可能的。”孙立平更进一步指出“官民良性互动的障碍是官方的江山思维”。只要中共有一天不放弃“坚持党的领导”,任何官民良性互动的愿望都只能是一枕黄粱。积极推动这一愿望的人必须有一点自知之明,那就是在中共眼里,你没有任何资格成为他们愿意与之协商的互动对象,事实上你不过是一个需要加以控制而且必要时可以监禁甚至活埋的不稳定因素。
   
   笔者不赞成对任何反对派人士作人身攻击,尤其是在他们身陷中共牢狱之灾的时候。然而良性互动之类观念涉及反对运动的基本立场和行动策略,必须辩论清楚。不能老虎屁股摸不得,别人一批评就成了口炮党。即便是做事也要看做什么事。糊涂观念指导下做事往往是做糊涂事,最后被对手一网打尽。注意这里的糊涂二字绝对没有“肆意攻击”的意思。何清涟提到她跟许志永的一次争论,起因是许提出要搞“非暴力合作”而不是“非暴力不合作”,而何不以为然,认为都合作了还说什么非暴力。如果何所言不虚,那么至少在这件事情上,许的确糊涂。
   
   众所周知,做任何事情一定要把基本思路理清楚了才可以事半功倍。在这方面,笔者特别推崇李一平先生。他的《小圈子策略》和《变局策》可以说是字字珠玑,是建立在深思熟虑基础上的、为在中共严密控制下的中国社会量身定做的反对运动策略,非常值得阅读。这里笔者不是说李先生的策略有马到功成的神效,而只是说按照他的策略去做可以增加中共镇压反对运动的难度和代价,从而增加反对运动的胜算。这跟电脑软件加密的原理是一样的:没有百分之一百安全的加密方法,但是可以把解码难度增加到令骇客难以为继的地步。
   
   古代的战争有兵马未动粮秣先行一说。现代政治反对运动的粮秣就是舆论准备工作,而现在我们所做的正是这件工作。由于中共对人心的腐蚀及其对舆论的控制,我们的工作有很大的难度,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能马上见效,而且我们每个人对世界的看法也都有自己的局限。但不能因此就说“大家都是说不清楚话的口炮党”是不是?那不就成了小左兄批评的“取消主义”了吗?不是说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吗?
   
   对于当前的中国政治反对运动,笔者有这样三点想法:
   
   一、站稳反对派立场,坚持不合作态度,摈弃良性互动思路,拒绝中共领导地位。
   二、根据同城小圈子策略,隐蔽发展同道者联盟,积蓄有生力量,等待有利时机。
   三、继续以贪污腐化、环境污染、强拆强卖、司法不公等问题为突破口打击中共,不断扩大已有的舆论战成果。
   
   换句话说,口炮还得接着打,本坛诸公任重而道远:)小左兄您说是不是?
   
   
   作者: bjxz “互动”和“良性互动” 2013-08-10 20:49:59 [点击:111]
   
   我80年代就是革命党、我不相信中共有什么“善良愿望”。但我觉得批评“良性互动”的很多人往往陷入“取消主义”、即什么也不做、却肆意攻击做事者的“口炮党”态度。
   
   王有才先生说积蓄力量、确实很对。怎么积蓄呀?就是靠在中共能忍受的范围内、开展组织活动。不管这种行动的组织者怎么说、怎么想、这种活动最终一定会和中共冲突、超出中共容忍、因为中共对政治性的组织活动是0容忍的态度。
   
   所以、我很反对、对“良性互动”的组织者上纲上线。其实、现在海外革命也大有可为、只是大家都是说不清楚话的口炮党、即使手炮了也说不清楚。比100多年前的老古董们还差远了。
   
   没时间了、以后再细说
(2013/08/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