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公民同城圈论坛
[主页]->[现实中国]->[公民同城圈论坛]->[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公民同城圈论坛
·徐水良: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关于当前局势的意见及给同城同道的建议
·任人评说:许志勇狂批《变局策》
·徐水良:改革成本远远超过革命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
·度北:“同城公民圈结盟”决定中国大革命的成败
·六四黑衫行征文:当代宋教仁——略记查建国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东方安澜:我看六四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胜仪:二次革命
· 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浴火凤凰:大策略
·何德普:纪念八九“六·四”血案二十四周年(六四黑衫行征文选登)
·王策:公民主权大革命
·六四黑衫行徵文:历史在这里流泪 戚惠民
·『同城策』“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
·『六四黑衫行』“六四”老人悼爱女 上海義工
·公民同城圈策略(修改版小圈子策略)
·『六四黑衫行』 中国责任与中国梦 作者 鞅子
·黑衫行征文『同城策』中国的出路,最强民主路线图
·“任人评说《变局策》”: 乱世奇书,革命良谋/罗浮子
·徐文立谈习近平最新反腐讲话 作者 艾米
·『同城策』新民主革命戰略 作者 Mafei Dai
·同城啟事
·『同城策』公民同城圈發展的思考 作者 劉俊君
·史上最佳互粉神答
·今日香港談愛國 作者 香港小妹
·不要忘记还在狱中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王炳章博士
·网民白条:关于实名和马甲的几条参考意见
· 『同城策』最后的堡垒也将不能独善其身 劉俊君
·『同城策』建立网络正义军团 作者 公民同城
·『同城策』答墙内网友
·『同城策』再答墙内网友
·變局待何時? 作者 八月十五運動
·『同城策』團隊,團結及其他 作者 Fan Kong
·查建国:民主的阵痛吓不倒埃及人民
·革命路线图
·『同城策』''同城 ''社会实践的几点思考 作者 楊亮
·谴责习李政权倒行逆施 敦请民主同道注意策略
·重要消息:徐文立辭去民主黨主席職務
·观点争鸣:立新才能破旧——也说《变局策》
·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
·我与许志永和新公民运动的关系的声明 李一平
·声援许志永,但不要走许志永的改良路线
·公民同城圈策略(网贴版)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李一平/还要幻想良性互动吗?
·郭永丰/ 组建民主小圈子
·同城公民:茶叙
·“同城飯醉”用來干什麼
·孟渊沛:行动着的刘晓波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 说说“良性互动”——与北京小左商榷 作者: 陈礼铭
·《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
·联合战线—《变局策》同城圈今后要做什么?孟渊沛/
·如何瓦解一党专政社会基础? 作者 张三一言
·新组织,新革命 作者 Changen Yuan
·推翻共产党是国人首要任务 作者 張三一言
·【击鼓鸣冤行动】通告
· 一种群众动员的方法:敲盆造势法
·俊峰之后莫谈改良!加紧组建小圈子团队,准备革命!
·同城攻略
·第十次研讨会
·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度北:聲援許志永 但絕不走他的改良路線!
·香港在中国民主革命中的作用
·第十次研讨会:群体性事件的动员机制与组织方法(二)
·公民社会发展和中国民主化座谈
·同城运动骨干流亡美国
·向泛蓝联盟的勇士致敬!
·『同城策』打好過渡期心理仗 作者 成斌麟
·為新時期民主革命正名 張三一言
·给河南民主同道的建议信
·刘澜昌:香港成为中国民主运动 的新焦点
·『同城策』:同城聚会的开展方式 作者:徐琳
·同城快訊:让中共无力对风出拳 多伦多大会报道组
·公民同城圈,应向女性纵深发展
·沈勇被杀了,下一个是你
·也谈同城饭醉
·转发Skype群关于沈勇案消息
·给各地同城同道的建议
·关于沈勇头七的几条建议
·《变局策》002
·《变局策》003
·《变局策》004
·争取民主转型的公民同城圈运动:发展的资源和技术
·《变局策》005:以圈子动员民众
·“宣传翻墙软件”+“热点事件”==》公民同城圈运动
·《变局策》006公民同城圈的四无和四有
·变局策007:合法低调分散-现阶段的同城三原则
·民主革命与社会变革 王衡庚
·《变局策》009:阿基米德的杠杆
·安志新:公民同城圈是推翻暴政的有效手段
·启动革命 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洪 海
·公民同城圈运动,可向宗教纵深发展
·实现中国民主:组织资源和凝聚力
·“同城小圈子”的发展前景 李 志 友
·第十九次研讨会通告
·谈谈同城团队的人际关系
·勇气与责任——明显的组织化活动需慎行 作者: 刘京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作者 曾节明

编者按 本博客转发的文章都没有经过作者的同意。我们认为这些文章对探索民主转型道路的同道有参考价值,但是并不完全代表我们的观点。如果读者想了解我们对中国民主革命战略和策略的基本观点,请点击《变局策》的链接。关于如何在中共高压下组织民主力量,请参考 《小圈子策略讲话》和《再谈小圈子策略》。---李一平成斌麟 敬启
   
    邮箱:[email protected]
    《变局策》链接: http://www.cdp1998.org/file/2013070602.htm
    《小圈子策略讲话》: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tongcheng/2_1.shtml

    《再谈小圈子策略》: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3/tongcheng/4_1.shtml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一.民运人士要理直气壮地以夺权上台为目标
     为什么要搞民运?民运人士基本上都会回答:为了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但这只是个“官样”的回答,实在的回答应该是:为了取代共产党上台执政。这个目的与在中国实现自由民主其实并行不悖,诸位试想:罪恶弥天且极其滋润的中烂海(中共统治核心集团)会主动政改——自愿放弃对权力的垄断?当然就如满清一样,大祸临头时它可能会被迫政改,但那个时候别人已经容不得你了。因此,中共注定垮台,其自我转变走上宪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我本人坚信:中共党内最开明的势力,也没有机会领导中国转型,带领中国转型的,必然是取代中共上台的民运力量。
     总之,搞民运就是为了夺权上台,只有获得了权力,民运人士才能在中国推行宪政,否则一切是空谈。当然,民运力量上台后摇身一变,实行新专制的危险性的确存在,民运人士实行新专制,就等于背叛了民运的原则,沦为民运的叛徒。但不能因为有此危险存在,就否定民运力量夺权上台的正当性和必要性,就如同做手术有失败的风险,就反对给中晚期癌病患者做手术。
     芦笛、冯胜平一味卖唱依靠中烂海“主动让步”的“渐进式民主”;冯胜平还忽悠说,“民主不是运动得来的”、“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全盘否定中国民运、鼓吹宅男宅女坐等式民主化,这些论调,说穿了就是要民运人士放弃努力、要中国民众放弃抗争、要罹患中晚期癌症的中国放弃手术放弃化疗——束手待毙!坐等总崩溃亡国灭种的来临。
     民运异议领袖因为承担着超出一般人的风险、压力,作出了超出一般人努力和牺牲,如果劳而无果,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他们要求执政参政完全正当;上台执政,是对他们付出的报偿、是对他们雄心的奖赏;因此,不能把民运人士当官的理想当作“私心”,全盘否定。民运人士要理直气壮以夺权上台为目标,没有什么丢人的!试问:我们不执政谁执政?民运人士不上台民主哪里来?难道要让中烂海永远统治下去?
     
     二.民运理论千头万绪,归结起来就是一条:造反有理
     有民运重要人物迄今不愿、或不好意思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国共产党,他们认为反共“偏激”,或怕被人说“偏激”;不愿反共者,冠冕堂皇的理由总是:反共=/=民主化。此种理由,换在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苏联,或赵紫阳时期的中国,是有道理的,但在今天根本站不住脚,因为时至今日,反共不仅是民主化的要求,而且仅仅是民主化的最低要求。因为今天的中烂海,是不可能主动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因此今天的中共,就是宪政民主的头号障碍,驱除了中烂海,中国不一定能很快实现宪政民主,但若不请走中共这尊瘟神,中国断无可能实现宪政民主,而只有民族、社会、国家总崩溃一途;就象一个中晚期癌病患者一样,做手术不一定能治愈,但不做手术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现在拒绝反共的民运人士,非伪即迂;现在民运力量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应该理直气壮地举出反对中烂海的旗帜。对中烂海来说,反共就是造反,旗帜鲜明地反共,等于旗帜鲜明地造反。
     一提到造反,总有人惶急起来,觉得过火,其理由之一是造反意味着暴力革命,而暴力革命会搞乱中国,好象暴力革命天然不是正路货。其实造反既包含暴力、也包含非暴力,1989年波兰和捷克的造反就是非暴力地造反,被史家称之为“天鹅绒革命”。其实暴力革命决不能片面否定,没有武昌起义和各省独立的暴力,满清贼鞑子殖民卖国朝廷,岂肯拱手退出历史?没有暴力反抗英国统治,哪来美国的诞生?没有国防军倒戈的暴力,哪有罗马尼亚共产党的倒台?。。。。。。
     是的,暴力革命会搞乱中国,但中国不乱起来,共产党能倒台吗?中国不乱起来,吃香喝辣的中烂海诸公,凭什么会“和平转型”,拱手把命运交给你们主宰?就只有暴力革命会搞乱中国?现在的中共统治集团,难道不在每天搞乱中国,并为将来堆积危机的炸弹、深植仇恨的种子?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中烂海捆绑再整个几十年来,最后落到中国崩溃的结局,不如以大乱换取大治,一举切除中共毒瘤!
     当然,当前中国民运没有能力在中国策动暴力革命,暴力革命也不是我们社民党的优先选项;但这不等于别人没有能力在中国策动暴力造反、不等于暴力造反不是别人的优先选项。
     民运组织忌讳“造反”一词,是一个误区。什么是民运组织?现阶段,中国民运组织就是反对中国共产党政府、以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政府的政治组织!换而言之,民运组织不是学术团体、更不是慈善机构,民运组织,就是造反的行动组织!那些对“造反”二字讳莫如深、拼命把民运政党望学术、理论方向拉的人士,不是别有用心、就是昏了头!
     奉劝民运各政党、组织不要囿于理论之争了,而是行动起来尽量与中烂海对着干,中烂海寡头们怕什么,我们就干什么;现在习近平一伙企图政治审判薄熙来以立威,我们就政治支持薄熙来以倒他的威。。。借用并修正毛泽东一句话:民运理论千头万绪,归结起来就是一条:造反有理。
     
     三.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徐水良说:搞军事要用奇,搞政治(包括民运)不能用奇,只能用正。这是片面的迂腐之见。因为如果照他说的去做,民运永无成功之日。众所周知,中共无所不用极其,如果民运力量对中共只用正,就好比以绅士之道去跟一个下三滥流氓竞争,有成功的希望吗?蒋介石本来痛恨中共的恶毒残暴,尝于三十年代以纳粹的手段对付毛、朱、周共产匪帮,取得了很大战果、将粥恩来红色地下组织一锅端、一度令共匪无隙可乘、穷途末路,但因为张学良“西安事变”搅局,外加自己儒家面子情节作祟,老蒋转而昏昏然地接受中共“输诚”,给予其合法地位,甚至任其单方面在国统区办报和发展组织。。。结果八年下来,中共武装疯长三十六倍,民国政府被红色匪谍渗透得千疮百孔。。。这就是对中共只用正,不用奇的结果!
     有人一贯高举甘地、曼德拉、马丁路德金的成功为例子,作为搞民运只用正不用奇的权威例子,这根本牛头不对马嘴。试问:一贯朝令夕改、出尔反尔、连自己制定的规则都不遵守的中共流氓政府,与比较注重法治和程序的英、美政府和南非种族隔离政府,有可比性吗?高智晟、郭飞雄、郭泉在中国的先后失败,证明了甘地道路在中国根本行不通。
     中国民运在1989年够用“正”了吧?结果输得还不够惨吗?“六四”后二十多年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用正”派占绝对主流,结果有成果吗?最大的“成果”,就是中共统治集团倒行逆施更加肆无忌惮!所以现在有口头禅云:““六四”枪响,由偷变抢”。为什么他们更加肆无忌惮?因为“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正”人君子太多,人家不用担心报复,没有后顾之忧!这就是原先让子女远离政治的月月鸟、胡紧套。。。现在转而把太子塞进党政系统、赤裸裸“子承父业”的重要原因!
     让中共官僚胡作非为免去了后顾之忧,从而为非作歹更加肆无忌惮,这就是搞民运只用“正”,不用“奇”的唯一“成果”!
     这种局面必须扭转。古话说:能力“冤有头,债有主”、“人不报则天报”,杀人倾城、贪赃枉法的作恶者不付出代价,反而得到柴玲式的“宽恕”,这是不符合天理的。而且,只有胜利者才有能力和资格宽恕作恶者,试问:柴玲等人是胜利者吗?“人不报则天报”,不是说受害者无权报仇,而是说受害者在报不了仇的情况下,自有上帝帮他(她)报仇。
     除非是被虐待狂,正常的人都会问:凭什么不管中共怎样,都必须坚持用“正”?凭什么别人就不能打“超限战”,就只能由中烂海打“超限战”?我相信,随着形势的发展,愈来愈多的人会觉悟。中烂海诸寡头不要太得意,须知笑到最后者才使胜利者,中国人很聪明,现在中国社会道德又很差(托你们之“福”),你们不要以为民运人士都是柴玲式伪类、都是蒋介石那样好耍弄的道德君子!
     我们社民党不会对你们采取“超限战”,但不等于别人不对你们采取超限战,在此警告月月鸟、胡麻批等肆无忌惮的罪犯,你们不要以为转移财产、搞得外国国籍就可以高枕无忧,“风紧”时包机走人就万事大吉,中国人很聪明,今后引渡不了你们,大可以做掉你们,做掉不了你们本人(你们提前病死了);大可以做掉你们的子女。。。你们要是足够聪明,就应该学习缅甸的丹瑞将军,做事不要做绝,为自己家族留条后路!
     
     四.如何处理民运中的特务问题?
     徐水良说:中国民运队伍中百分之六十是中共特务,并以此为由,号召“退出民运”,更加一盘散沙地去搞他呼喊的“全民起义”。这纯粹是扯谈,以我的经验和直觉,民运队伍中的确有职业特务存在,但人数很少,无编制线人的人数较多,但也不可能达到百分之六十。
     另有一派极端的人认为:特务基本上是心魔造成的幻觉,或者是共产党思维方式的结果,由此出发,他们否定任何防特、反特的措施,一概称之为“中共作风”。这种态度也是不可取的,由于民运客观上是中共当局的反对力量,是潜在的取而代之势力,因此中共当局不进行破坏是不可能的,由于双方力量的悬殊非对等性,和民运组织的较开放性,因此中共以特务方式渗透民运很容易、成本也很低,因此,派出特务、收买线人,对民运组织进行破坏,必然是中共当局对付民运、尤其是海外民运的主要方式。
     民运中的特务问题不仅存在,而且非常严重。比如王炳章先生创立的中国民主正义党,在王炳章先生被捕后,完全被中共特务把持,整个沦为特务党。
     那么,民运组织是否应该“抓特务”、“肃反”呢?既不可取,也不可能。与在野时的中国共产党不同,民运组织没有武装力量,即使发现了特务,也不可能有强制措施,因此有的线人、特务气焰非常嚣张,甚至公开说:“老子就是特务,你能把我怎么样!?”并威胁其他民运人士。
     既因为民运组织没有强制措施,也因为要抓取特务、线人的确凿证据并不容易,所以露了马脚的特务、线人往往倒打一耙:既然行为败露,我干脆说你是特务,并捏造有关情节,索性把水搅浑,在自我掩护的同时,给外界造成一种民运内斗的现象,以破坏民运形象。因此,民运组织“抓特务”,不仅打击不了真特务,反而会斗成一锅粥,造成人人自危,组织涣散,核心人物数败俱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