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江中学子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赌场30
·赌场31
·赌场3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2013年6月至9月5日江西宜黄官员未按协议发放3000元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2013年5月1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5月1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下周去南昌。5月2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明天去南昌。5月24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没在。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5月2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抚州。”5月30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5月3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抚州回宜黄路上。6月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我到省里汇报了,也跟叶县长汇报了,叶县长有空会见你。”6月1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等叶县长回来,叶县长会见你。”6月18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6月1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过二天会回来。6月2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开会。6月2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还没回来。7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回来了。7月2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7月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现在没空,我在处理一起死了人的事。我昨天跟叶县长说了,叶县长会抽空见你。”7月8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本周会见你。7月10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7月1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外。”7月1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我在南昌开会,明天回来。”7月17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会抽空见你。7月1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下周约时间见你。7月2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外有事。”7月2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如果叶县长这周有空,我打手机叫你过来。”8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在有事,等下我回你电话。”罗局长之后一直未回电话。8月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对不起,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8月8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又回相同短信:“对不起,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宜黄县官员诚信缺失,说谎信手拈来完全不用打草稿,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拖延,对我俩的监控也一直在持续。

    我俩反映的问题均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为何当局迟迟不予解决?关键是因为没送钱给相关官员。党中央国务院倡导“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要求各级部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山高皇帝远的宜黄县奉行的却是“送钱才办事,全心全意为人民币服务”,与中央背道而驰。宜黄县官员曾先后多次派亲戚、熟人等上门“点化”我俩:“现在社会很多官都是花钱买来的,当上了就千方百计捞钱,上访很难解决问题,找关系送钱问题才处理得快”;“现在社会只认钱不认人,不送钱给官问题很难解决,哪怕是你亲戚当官,你不送钱也不会为你办事”……索贿未遂后,当局恼羞成怒怀恨在心,不但不实事求是处理问题,反而采取整黑材料、拟黑协议、非法监控、耍阴谋诡计等一系列不正当手段对付我俩。为报复我俩,宜黄县官员百般刁难,解决问题一再拖延,甚至连盖上政府部门鲜红大印的《停访息诉协议书》当局也想赖帐。宜黄县官员针对我1996年宜黄一中上课期间人身损害赔偿一事和我俩签了一份《停访息诉协议书》(见图),协议约定每年给我6000元生活困难救助金,在每年6月底和12月底各发放一次,每次3000元。2013年6月26日我将一本农行活期存折交给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请罗局长按协议约定将2013年上半年生活困难救助金3000元打入存折,但之后一直没有回音。7月1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询问,罗局长二次接通电话后均不说话。我俩于7月15日、7月16日、7月17日、7月19日、7月29日……多次打罗局长手机询问,罗局长又耍起了“先写收条后领钱”的把戏,说:“你们先写一张收条交给我,我再将3000元打入你存折。”我俩提出:县信访局先将3000元打入存折,到时候双方一手交存折一手写收条当面两讫。罗局长仍坚持说要“先写收条后领钱”。何谓“收条”?《现代汉语词典》有如下解释:收到钱或东西后写给对方的字据。罗局长曾当过中学语文教师,不可能不知道“收条”的含义。宜黄县官员明知“先写收条后领钱”不合情理蕴藏风险却明知故犯,显然是别有用心。

    8月1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对不起,正在有事,稍后联系。”8月14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弟李永强因我俩上访受牵连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罗局长说:“我前天到一趟省里,请他们(省里)帮忙。我现在要开个会,等下回你电话。”罗局长之后未回电话。8月1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有事在外,稍后联系。”8月20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出外。”8月2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钱(2013年上半年困难救助金3000元)的事我跟彭书记(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书记彭武)说了,我叫他加快速度给你。毕业证的事(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我权力有限,只能说帮忙。”我俩问罗局长叶县长何时接访,罗局长说9月5日叶县长接访。宜黄县官员两面三刀,说一套做一套花招叠出,表面上说“加快速度给你(困难救助金)”,实际上是加快速度搞圈套。8月27日我家黄陂(离县城68里)老屋隔壁邻居袁××受人指使再次上门游说我俩,说他愿出几万元买下我家黄陂老屋,我家老屋旁宅基地(房屋被熊学辉强拆,夷为平地后剩下宅基地)、菜地仍被几户邻居霸占,每户邻居都要敲诈我家几千元,叫我俩去黄陂和这几户邻居理论。宜黄县官员熟读《三十六计》,理论联系实际“活学活用”用于对付访民。我俩和宜黄县官员打交道多年,熟悉当局惯用的歪招和伎俩,这无疑是当局的“调虎离山”计和“借刀杀人”计。8月2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现在无法通话,一会儿打给你。”罗局长之后未回电话。9月4日亲戚邹××受人指使再次上门游说我俩“拆旧房换新房”,叫我俩不要办土地证、房产证更正登记,自行把自己县城住房拆掉,邹怀刚夫妻会建新楼房给我全家住,上面给一层下面给一间店面。邹怀刚夫妻财迷心窍利令智昏,不办理土地证更正登记且拒不交出房产证,更不可能花十多万建新楼房给我全家住,唯一的目的就是骗我俩自行把县城住房拆掉,毁灭物证。

    9月5日上午,我俩到县信访局,等了几个小时后,叶县长(宜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叶峰)接谈,在场的还有罗局长、许副局长、一名穿警服中年男子等。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叶县长说还会去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县信访局、凤冈镇人民政府不按已签协议办事迟迟不给我2013年上半年困难救助金3000元一事,叶县长说会叫凤冈镇加快速度办理。县土管局、房管局将我家县城房产错登在邹怀刚名下一事,罗局长仍推脱说是亲属之间内部纠纷与政府无关。我俩问:“县土管局几次到现场调查为什么还要搞假调查报告(2013年4月11日县土管局罔顾事实,别有用心地拟定了一份《宜黄县国土资源局关于宜信联督[2013]07号信访件的情况回复》)?县房管局为什么要藏匿邹怀刚房产证档案?”叶县长、罗局长均不回答。值得一提的是,叶县长在接谈中说“叫李惠兰(凤冈镇党委副书记) 去拿证(弟李永强被扣留的毕业证)”,见我俩没回答,叶县长提高音量又重复说了一次。叶县长说这话时神态一本正经决非开玩笑。弟李永强毕业证被井冈山大学医学院扣留一事,当局百般刁难欲敲诈我俩几万元,宜黄县官员多次叫我俩去“找人”(托人找关系送钱)。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多次推脱说他“权力有限”,李惠兰权力还不及罗局长,叶县长为何向我俩推荐李惠兰?宜黄官场不正之风盛行,官员贪赃枉法胡作非为百姓早已司空见惯。有些狡猾的官员在索贿受贿时为降低风险,不直接和当事人接触,通过亲信(网上称“行受贿中间人”、“行受贿代理人”、“权力掮客”等)接触当事人达成某种交易索取钱财,转手后入自己腰包。李惠兰混迹官场多年徇私舞弊很在行,在某些官员看来,李惠兰无疑是向我俩索贿的最佳“权力掮客”人选。

2012年10月4日邹怀刚亲笔写了邹引娇单独购买艾氏菜地(见证明),10月11日邹怀刚拿土地证和我一起到县土管局地籍股办公室,在场的有章××(股长)、赵××、吴××等工作人员。赵××叫邹怀刚确认“立约”和《证明》系亲笔所写,并当众让邹怀刚在“立约”和《证明》上加按手印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宜黄县委县政府表示“高度重视”,立即指示凤冈镇人民政府进行调查核实,并将调查情况公布在省信访局网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江西宜黄土管局官员别有用心地将1981年我和邹怀刚合买菜地和1985年我单独向邻居艾氏购买菜地的时间凭空捏造成1986年,而且将两块菜地混成一块,说成“信访人反映其与弟弟邹怀刚在1986年共同购买了一块土地”,将我单独购买艾氏菜地的事实一笔抹杀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九)


此文于2013年11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