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匣子说话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郭国汀 发表于 8/12/2013 14:24
   揭秘宋庆龄真实身份 共产国际的特务 改嫁后国母变成前妻
   
   

   
    黑匣子主义认为,宋庆龄背叛孙中山,背叛国民党,背叛中华民国,为共产国际推行国际共产魔教主义运动充当红色间谍,为毛共匪帮篡权窃国及丧权卖国充当红色特务,而效尽犬马之劳,其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祸国殃民,罪逆深重,乃死有余辜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宋庆龄真实身份 共产国际的特务

   
   

   
    作者: 颜昌海

   
   早在1930年代初,在上海的共产国际就把宋庆龄发展成为共产党员。此后的几年里,她不仅为共产国际服务,也为中国共产党服务,其中包括做情报工作。宋庆龄为何不与国父孙中山合葬,说法纷云。真正的原因是她晚年改嫁给了她的生活秘书,从国母变成了“前妻”。这就是宋庆龄无法与国父合葬的原因。
   
   早在1930年代初,在上海的共产国际就把宋庆龄发展成为共产党员。此后的几年里,她不仅为共产国际服务,也为中国共产党服务,其中包括做情报工作。
   
   根据已解密的档案推断,宋庆龄加入共产党的日期应该在1931年7月至1933年5月之间。据廖承志在1981年回忆,1933年5月的一天,宋庆龄来到何香凝家。在只有他们二人在场时,宋庆龄明确告诉廖承志说:“我是代表最高方面来的。”廖承志惊奇地望着她:“最高方面?”宋只说了两个字:“国际。”随后又补充道:“共产国际。”廖承志听后十分吃惊。
   
   宋庆龄说:“只问你两个问题:第一,上海的秘密工作还能否坚持下去?第二,你所知道的叛徒名单。”廖承志回答说:“第一,恐怕困难,我自己打算进苏区。第二,这容易,我马上写给你。”
   宋说:“好,只有十分钟。”
   
   她打开手里的皮包,摸出一根香烟,自己点上了火,走出了房间。廖承志飞快地写出了名单。十分钟后,宋庆龄回来,她打开皮包,取出一根纸烟,把上半截烟丝挑了出来,将廖承志写好的那张纸条卷成卷塞了进去,放回皮包,然后匆匆离开。廖承志回忆道:“尽管过了将近50年,但那短暂的不及半个小时的每一分钟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不难看出,宋庆龄这时已是能够代表共产国际“最高方面”来接头索取情报的人了。由此可以说,在1933年5月以前,宋庆龄已成为为共产国际工作的共产党员。
   
   俄罗斯当代历史文献保管与研究中心档案里记录了这样一段史实:1934年6月,共产国际联络局派往远东的一名代表在向其上级汇报备忘录里说:“关于孙宋庆龄的问题。她是个好同志。可以留在党内。但是,把她吸收入党是个很大的错误。是代表(共产国际此前派驻中国的政治代表)提出接受她入党的。她愿意献出一切。她对秘密工作有着很深刻的理解。她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出色地召开了反帝大会。而她一旦成为党员,她就会失去其特有的价值了。”
   
   以上可以看出宋庆龄确实是加入了共产党,加入时间应从1931年7月从德国回国参加母亲的葬礼,至1933年5月跟廖承志谈话之前这段时间。
   
   1931年4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后叛变。顾顺章是周恩来在中央特科的主要助手,是专门负责处决内部叛徒和间谍的所谓“打狗队”队长。他的叛变使中共包括上海的地下党损失巨大,差点造成了中共地下党的“灭顶之灾”。
   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是打入中统的共产党员,他在第一时间获取了顾顺章叛变的情报,并及时通知地下组织机关转移。周恩来、钱壮飞、陈赓等全部撤离白区,中共地下工作基本停了下来。不过,在上海还有苏联共产党领导的秘密组织——共产国际。共产国际是指导世界各国“无产阶级反抗帝国主义”的国际联合组织,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时就有共产国际代表参加。共产国际还为中国共产党提供经济上的支持,每年向中共地下党提供25,000美元经费。红军军事顾问、德国人李德也是共产国际派去的。
   
   顾顺章叛变后,供出了共产国际远东情报局负责人、波兰籍的牛兰夫妇。随后,牛兰夫妇在上海租界被捕。牛兰是苏联十月革命中攻打“冬宫”的指挥员,是1930年后共产国际在上海管理远东几国情报、秘密电台、经费的领导人。他的被捕震动了苏共中央和共产国际的最高层。牛兰手中掌握着各国共产党的机密情报,更要命的是,牛兰还有大量的绝密文件,不知存放何处。如果他叛变,那么共产国际在各国的地下党也将有“灭顶之灾”。所以,共产国际在莫斯科的最高领导指示“不计一切代价营救牛兰夫妇”,并派苏联红军参谋总部的特工、号称“红色谍王”的德国人佐尔格亲自参与营救行动。
   
   佐尔格用3万美元的重金收买国民党官员后,仅从牛兰那里拿到了一张用俄文写的报平安的字条。在30年代初期,3万美元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看来谍王佐尔格只有这么大的本事了。共产国际的最高层又想到用扣押在苏联的蒋介石爱子蒋经国交换牛兰。命令下达给了共产国际驻上海代表。此时,国民党统治区正在实行“白色恐怖”,中共地下党都去了江西,帮不上共产国际。
   谁有条件去找蒋介石呢?宋庆龄无疑是当时最合适的人选。在牛兰被捕的两个月后,宋庆龄恰巧经苏联回国安葬母亲。那时的宋庆龄是孙中山的夫人,是国母,她出身名门,是典雅文静、娇小玲珑的贵夫人。弟弟宋子文是国民党政府行政院副院长、财长,妹夫蒋介石是国民党的元首,她自己也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的执行委员。但在宋庆龄的内心,她对共产党有着深厚的感情。然而,她当时“报国无门”,找不到一个组织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就在这时,共产国际政治代表找到了宋庆龄。当共产国际派来的代表转达了交换人质的指示后,宋庆龄表示答应帮助,并试探性地表达了自己愿意加入共产党、从事秘密工作的请求。这名代表向莫斯科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作了汇报。在季米特洛夫的回忆录里有这样的记载:宋庆龄“已近乎是共产党员”。
   
   值得一提的是,宋庆龄对此充满兴趣,富有经验。她一生都有保密的习惯,比如从不写日记,不留文字档案。在给别人的信件中,如果有政治上的看法,她一定要求对方烧毁。和孙中山结婚后,直到中共建政,在她的名牌坤包里,除了放有口红、香烟盒外,还经常放有一支装满子弹的美制手枪。
   
   据此推断,正是在1931年,为了营救牛兰夫妇,共产国际在这一年年末突击发展了宋庆龄,为共产国际从事秘密工作。
   
   1931年12月,宋庆龄按共产国际“用蒋经国交换牛兰”的指示找到蒋介石。蒋介石在1931年12月16日的日记里写道:“孙夫人欲释放苏俄共党东方部长。其罪状已甚彰明,而强余释放,又以经国交还相诱。余宁使经国不还,或任苏俄残杀,而决不愿以害国之罪犯以换亲子也。绝种亡国,乃数也,余何能希冀幸免!但求法不由我而犯,国不由我而卖,以保全我父母之令名,使无忝此生则几矣。”蒋介石的日记更像第二天要见报的大义灭亲的声明。
   
   宋庆龄虽然没能说服蒋介石去交换人质,但使牛兰由死刑改判为无期徒刑。她在上海组织成立了“营救牛兰”的委员会,并设法安排狱中的牛兰到南京鼓楼医院就医,还将他们的儿子接到自己家中。1937年12月,日军攻打南京之时,牛兰夫妇趁乱逃跑。
   宋庆龄与在上海的中共地下党员、江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共产党员一样,都是在共产国际指导下为“中国人民革命事业”去战斗的分子。由于共产国际和宋庆龄本人的警惕性都非常高,宋庆龄的身份一直没有暴露。
   
   1930年代初期,宋庆龄曾解救出陈赓、廖承志、陈独秀等许多中共要人和革命者。1936年初,冯雪峰到上海领导地下党工作,宋庆龄请冯雪峰和潘汉年派一位中共党员在自己身边做秘书,负责她和中共地下党之间的联系,传递她为中共提供的南京国民党高层的情报。中共派来了李云。
   
   潘汉年是中共地下党的著名领导人之一,他在1937年对宋庆龄有过这样的评价:“孙夫人坚定不移地与我党合作,她用她特殊身份、特殊地位,起了特殊的作用,任何人也替代不了。”
   
   据李云回忆,地下党由于电台被破获,无法和陕北的毛泽东及中央红军取得联系。宋庆龄帮助找来了张学良签发的特别通行证,并提供路费,地下党派号称“红色牧师”的董健吾前往陕北,由此接通了上海地下党和陕北红军的联系。1936年3月,应毛泽东的请求,宋庆龄派去了美国医生马海德;6月又派去美国记者斯诺。11月,毛泽东又向宋庆龄借了5万美元。为了这5万美元,宋庆龄的身份差点暴露。在宋庆龄1937年1月给中共驻共产国际最高领导王明的信中写道:“亲爱的同志:我必须向您报告以下情况,这些情况有可能威胁我的工作和损害我将来在中国可能与之有联系的任何运动。”由此可以看出,王明是知道宋庆龄共产党员身份的人之一。
   
   宋庆龄入党后,共产国际为宋庆龄提供充足的经费,还派了美国人史沫特莱做她的英文秘书,后来又派奥地利人魏璐诗女士来协助工作。史沫特莱和魏璐诗都是共产国际的情报人员,宋庆龄靠她俩和共产国际保持联系。魏璐诗和宋庆龄保持了终生的友谊。魏在中国去世后,在宋庆龄基金会主席黄华及其夫人何理良的帮助下,魏璐诗的墓地建在了宋庆龄陵园,位于宋庆龄墓地东20米处。1937年12月23日,宋庆龄为了躲避日军战火,带着秘书李云由上海到了香港。随着“国共合作”的开始,宋庆龄的工作重点由地下转向公开,继续支持帮助中国共产党及“解放区”的军民。从此,宋庆龄的共产党员档案锁在莫斯科苏共中央厚厚的保险柜里,70年后才得以解密……
   宋庆龄为何不与国父孙中山合葬,说法纷云。真正的原因是她晚年改嫁给了她的生活秘书,从国母变成了“前妻”。这就是宋庆龄无法与国父合葬的原因。
   
   1915年6月,宋庆龄从日本东京回到上海。她这次回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探望自己的双亲,二是向父母坦陈自己和孙中山的婚事。孙中山与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是老朋友,这一年他已49岁,而宋庆龄才22岁。宋嘉树无法接受这门婚事,于是把她软禁在家里,不让她再回到孙中山的身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