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
·向遭受地震灾难的大阪人民表示慰问!
·我看美国总统贸易战发飙
·支持中朝建立正常邻国关系,反对建立党国关系
·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之我见
·美国是中国人权的半个朋友,是中国统一的致命敌人
·土地公有制是产生强拆恶政暴政的温床
·为人民服务,你在哪里?中国怎么找不到你!
·中国一日不兑现法定自由就一日不是法治国家
·中国维权艰难症结之所在?
·坚决支持镇江退役军人依法维权行为!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答朋友问:高洪明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对近来国内热点或支持或反对或批评之我见
·与其人民学雷锋不如党和政府学雷锋
·政局臆测:中共二十大习近平铁定连选连任
·神州北极和华夏东极应在中国历史失地库页岛
·中国法律无良条款是权钱的奴婢乃草根的枷锁
·中国南海:自由航行随人便,犯我领海击沉它
·真真假假金正恩与特朗普二次会谈之前瞻
·中国如何应对美国狂妄精英逼迫中国为敌之目标
·走遍世界,一个北京低保户的愿望
·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中国人权问题多多,症结在选择性依法治国
·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要求中国政府宣布放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
·中国工会姓工不姓党,维护劳工制衡资本
·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同是普世价值不可或缺构成
·捍卫宗教信仰自由 反对中国基督化叫嚣
·昨天中美不打不相识,今天中美再打再相识
·特朗普们真的反共不反华吗?兼谈中共与中国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感言
·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好,中美核心矛盾解决不了
·有感中国妇联十二大召开
·忠告司机:遇事停车兼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
·说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江棋生先生,祝你70周岁生日快乐!
·中国特色人权标配:可以吃肉,不许骂娘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常识之见:新疆安全必须放在第一位
·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第一次世界大战与原子弹
·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中国南海属于中国
·火灾无情,人类必消防之
·台湾就是台湾,但台湾是中国的台湾!
·台湾自由选举PK大陆黑箱选举
·美国法官杠上美国总统!中国法官敢杠谁?
·台海两岸当下要和平发展,来日要中国统一
·就事论事中美关系阴转晴,若美摊牌中国何惧!
·基因编辑婴儿,好得很!但要国家管控
·公投,人民当家做主的一种制度性保障
·深圳官方为资本站台打压劳工是违宪的愚蠢的
·中美贸易战鸟瞰图
·法国黄背心运动告诉我们自由民主人权是什么?
·美国杠上中国是宿命,中国须挺起脊梁杠对杠!
·基督信仰不自由的新闻在中美两国都发生了
·中国须学美国:少点外交辞令,多点直抒胸臆
·乌克兰:畸形的外交,不幸的国家
·中国第二次改革开放之我见
·律师妻子可剃发无发但法院法官岂能枉法无法
·防止白色污染,人类不要贪图经济实惠
·黑客就是一把枪,违法犯罪谁说了算?
·袁木死了但制造六四事件的谎言还笼罩着中国
·世界性高潮日之我见
·举一样旗帜民间也须服从官方否则打压没商量
·中美之间从无战略误判还是和平竞赛吧!
·元旦有感:言论自由必须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
·大陆与台湾之间政治分歧面面观
·中国台湾和平统一难 民主统一更难 武统也不易
·法国黄背心运动与自由地谈论自由
·金正恩演出借助钟馗打鬼中国须持定力
·美墨边境墙不修也罢!
·英国必须脱欧,否则国格何在?何颜立世?
·食品药品变质不行,过期也不行,人民都不答应
·反对蔡英文台独言行支持中国台湾民主与壮大
·中国出入境管理不人道没人性不近人情之种种
·我对《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的负面印象
·市场经济必定贫富悬殊PK计划经济一起贫困
·科学的特质从来不怕伦理和法律及宗教的恫吓
·美国政府暂时停摆是美国独有的民主与法治
·中美贸易谈判坚守中国至上无论成破点赞中国
·人民喉舌岂能单长党的嘴上兼评中国官媒状况
·面对当下,准备好了吗?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到底为什么?
·国企民企一视同仁竞赛发展让中国经济更繁荣
·英国乃昔日马仔美国之马仔也敢借胆南海耍横?
·要理直气壮地围剿新疆三股势力维护中国统一
·美国到底是国家紧急还是总统紧急或筑墙紧急?
·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应须坚持
·致人大公开信要求取消中央军委国家监委特权
·中国政协状况只有领导与服从没有合作与协商
·中国宪法私人订制现象应须禁止
·中国宪法国家主席条款哪些不该改哪些该改
·一个被字说明党和政府没有忘记你
·取缔北京守望教会又一次证明中国宗教不自由
·取缔北京守望教会又一次证明中国宗教不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
     向管教要牢头待遇度熬煎
     我蜻蜓点水般地又耳闻目睹了看守所外面的鲜活世界,又被那辆该死的北京牌212吉普车拉回了地狱般的看守所。
     我走马观花那样地又故地重游了看守所外面的久违环境,又让那两个陌生的警察押送回了活棺材看守所。

     在看守所大铁栅栏门里边等着押送我回B筒2号的是那个W管教和那个老成的筒道值班警察。
     那个老成的筒道值班警察,多数情况下都是他亲自动手打开看守所的那个大铁栅栏门,他的手脚很麻利,只见手起手落,只听开锁声、拉动铁门栓声、打开铁栅栏门声落地,大铁栅栏门就被他打开了。
     “高洪明,今天官司打得怎么样?赢了吧?”W管教打趣幽默地问我。
     “赢,绿豆蝇吧!您又拿我打哈哈,这您还不清楚,抓我的是北京市公安局长苏仲祥,给我劳动教养二年的是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主任苏仲祥,您说我这个劳动教养二年能跑得了吗?我跟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打官司,东城区人民法院和北京市公安局和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它们都是一家人,都是在北京市政法委领导之下的政法机关,这个官司我能赢得了吗?”我苦笑着尴尬地回答W管教。
     “高洪明,你明白就好!别跟他们打什么官司了,你踏踏实实地在看守所呆些日子下圈(即押送已决犯到监狱或劳教所去服刑)就得啦!”W管教在好心好意地开导着我。
     “我想好了!我不跟他们打官司了,我也不上诉了,我赶紧下圈得了,反正我劳教日期也就剩下一年多点儿了,怎么熬都过来啦!”我顺着他的意思回答他。
     “这不结了,我送你回B2。”W管教一边说着一边送我回B2。
     “高洪明,你在我这儿也呆不长,有什么要求提出来,只要不违法我能帮忙的一定帮。”W管教为人仗义地问我。
     “我正想求您呢?”我试探着接着W管教的话茬儿。
     “有什么要求,就站这儿说吧!”他爽快地回答我。
     “我想跟您要牢头待遇,行不行?”我直截了当地向W管教提出了我的要求。
     “你要牢头待遇干嘛?你也管不了这些地痞流氓。”他疑惑不解地反问我。
     “我跟您要牢头待遇不是要管理那些地痞流氓,是要享受牢头的待遇,免得受他们挤兑。”我把自己向他要牢头待遇的真实想法全盘告诉他。
     “这个好办!一会儿我跟你们学习号说一声就行了。”W管教一口答应了我。
     “还有没有别的要求,一块儿提出来吧,咱就这一回。”W管教来了个痛快的。
     “我想求您帮我采买点儿食品,买200元怎么样?”我又向他提出了第二个要求。
     “这个,我劝你就别买了。号里实行‘共产主义’,买了你也吃不着什么。你懂我的意思吧?”W管教含含糊糊地告诉我不要采买食品。
     “您说不买就算了,我就不买了。”我答应着,但我不明白W管教的意思。
     W管教把我送回了B2牢房。
     我走进了B2牢房,一见学习号连忙和他打招呼:“大哥,我回来了。”
     学习号X某笑着问我:“高洪明,官司打得怎么样?输了吧!”
     我嗨了一声告诉他:“跟政府打官司,我能赢得了吗?”
     “你回你那儿坐板儿去吧!踏实呆着吧!”学习号对我发号施令了。
     “好!”我答应了一声,就向自己坐板儿的位置走去。
     “站这儿!高洪明,你可坏了规矩!别忘了跟大哥说话得蹲着。”二牢头站在我边上趾高气扬地指责着我,教训着我。
     “对不起,我忘了,下次一定注意!”我心知肚明,这是二牢头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高洪明!就这一回,没有二回。”二牢头还有些不依不饶。
     “行!我记住了。”我没有表情地答应着,我心想“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吗”。
     我回到了我的位置开始坐板儿了,我在极力忍受着屁股骨的疼痛,我只能忍着。
     一会儿,W管教出现在牢房铁栅栏门前,刚刚做出掏出钥匙的动作,二牢头就反应敏捷地完成了他代替管教打开牢门的一系列规定动作,B2牢门打开了。
     “你出来一下!”W管教用手指了指学习号,学习号毕恭毕敬地出去了。
     W管教把学习号叫到牢门一边去了,牢门没有关上。
     一小会儿,学习号走进了牢门,W管教紧跟在他后面,二牢头赶紧上前代替并配合W管教完成了关上牢门锁好牢门的工作,W管教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和学习号说了些什么。
     学习号一言不发地坐在他那用棉被缝制成的圆形墩子上,不知他在想什么,但看得出他在想什么心事。
     我自己猜想肯定是W管教对他说了我向W管教提出的要求,但猜不出W管教会让他做些什么,也猜不出W管教能让他给我什么样的牢头待遇,我一边坐板儿一边猜想着。
     我盼星星盼月亮地盼来了下午送水的送饭的,只听得学习号一声喊“开饭啦!”,整个牢房都呼应着“开饭喽!”的呼声,所有坐板儿的都站了起来,仨一群俩一伙地或蹲或坐等着吃饭了;我也吃力地坐起来,用两只手使劲揉了揉自己两个疼得发麻的屁股蛋子,也准备吃饭了。
     号里吃饭千篇一律,没有什么好说的,一会儿吃完又开始坐板儿了。
     我按部就班地坐在了新疆老维子的右边,我坐着,我忍着,我对自己向W管教要求的牢头待遇有些失望了,我有点儿后悔自己的要求是不是犯了牢房的大忌了。
     “高洪明,你坐你们排靠墙那儿吧!”学习号忽然对着我发话了。
     号里的人谁都知道,学习号的话是一言九鼎,是皇上的圣旨,大家有些吃惊,不知学习号想干什么。
     我心领神会地明白,这一定是W管教的话发生了作用;因为在学习号那里,管教的话就是圣旨,就是天条,他是丝毫不敢违反的。
     我按照学习号的吩咐,赶紧站起来走到学习号给我指定的新的坐板儿位置上坐下,我开始了新的坐板儿生活。
     “高洪明,咱们号里你年龄最大,我照顾照顾你;你坐累了可以靠靠西墙,可以伸伸腿,但别出格,坏了号里的规矩。”学习号向我,似乎更像是对号里所有的人在解释着他为什么给我调换坐板儿的位置和为什么照顾我的理由;我明白学习号是在执行W管教的命令,而这个命令对于学习号来说,就是“愿意的要执行,不愿意的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强化愿意”。
     由于学习号给我调整了坐板儿的位置,这样一来我的屁股好受多了,我的双腿好受多了;尽管我坐板儿时不能像学习号那样、像二牢头那样可以小范围的活动,毕竟我可以自由自主地在集体坐板儿的时间里,靠着西墙坐着了,伸开双腿活动了。学习号给我的这种权利和自由,是号里除了学习号、二牢头、三牢头和那个小崽之外,其他人都是梦寐以求的。
     后来新疆老维子悄悄问我:“老高,你是不是有什么托儿(即有人帮忙)呀?你怎么可以随便坐着不坐板儿了呢”我笑了笑小声告诉他:“就算有托儿吧!你就别问了。”老维子知趣不再问了。
     我知道W管教对我的照顾,是极为人道的,这使我免受了许多皮肉之苦。要知道,看守所坐板儿是对在押嫌犯的人身虐待和肉体折磨,坐板儿的残酷性,没有坐过板儿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坐板儿坐的是硬床板:一是坐成跏趺坐,但决没有和尚坐禅的软垫儿;二是时间一天长达8个小时之多;三是久而久之人坐得两只脚的外侧踝子骨会磨出厚厚的老茧,多年不会消除;四是容易坐出腰肌劳损,脊椎下尖盘突出,终生落下毛病。
     凡坐过板儿的人都知道坐板儿之苦之累之痛之残忍;而我却在W管教的巧妙照顾下免受其苦,我打心眼里是感激他的。当然不坐板儿也得坐着,毕竟我受罪少多了。
     晚9点号里所有的人都在忘情忘我的观看的电视荧屏关闭了,学习号清了清嗓子大喊了一声“睡觉!”,二牢头又开始安排号里每个人睡觉的位置了。
     “大哥躺下了没有?小崽躺下了没有?都躺下了。”二牢头自问自答着。
     “三板儿躺下没有?躺下了!”二牢头在继续喊着。
     “你,你,还有他,他,你们四个靠(南)墙、靠边(三板儿)平躺下!”二牢头接着指手画脚指挥着。
     “等等!他们四个换一个,让老高(不叫高洪明了)靠墙平躺下。”学习号从他被窝里坐起来,发出了修正二牢头的安排的命令。
     “行!老高你过来吧,你在这睡。”二牢头迟疑了一下,马上照学习号的意思办了。
     我听了学习号的发话,赶紧抱着自己的被褥来到西墙边上,把被褥铺好,赶紧平躺下了。
     二牢头又继续他的指挥了。
     昨天晚上,二牢头让我呆在坛儿里坐了一夜,今天我去东城法院开庭,到现在我已经整整36个小时没有睡觉了,我平躺在我的被窝里感觉非常舒服非常惬意,简直胜过躺在席梦思软床上。由于我太困了,我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不亮,我就醒了,我躺在被窝里才意识到学习号让我靠西墙睡觉,那一准儿是W管教给他的指令,他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罢了。我真的感谢W管教。
     从此以后,我就靠着西墙睡觉了。尽管学习号安排我在西墙平躺着睡觉,但是由于号里人满为患,我也无法常常平躺着睡觉,我也经常让那些年轻力壮的嫌犯挤得我侧身睡觉都喘不上气来,贴身紧逼,人挨着人,肉贴着肉,这是无法躲避的恶劣环境。总之,有了W管教的照顾,我才不至于天天失眠,我才不至于熬得无精打采、头昏眼花。
     牢房里高高挂在北墙上的小喇叭又响了,在学习号“起床了”的喊声中,大家起床了。
     二牢头轻车熟路地指挥着,不断指指点点的。
     “你们仨打被垛!你们几个擦板儿!老高,你过来学着擦板儿!”二牢头在喊我。
     我赶紧从别人手里接过抹布,赶紧蹲下擦了起来。
     学习号冲着二牢头说了一声:“别让老高干了,就他岁数大,照顾照顾吧!”。
     二牢头不再说什么了,连忙跟了一句:“老高,你甭干了,靠边吧!”
     我连忙答应着,把抹布递给擦板儿的,我清净地站在一边了。我知道这是W管教的吩咐,学习号胆子再大也不敢违背呀。我真的感谢W管教。
     上午的饭菜送来了,饭头马上开始给号里的每一个打饭了,今天是馒头菜汤。用正常人的眼光看这暗白色的不软乎的馒头,社会上是没有人吃的,但在看守所就大不相同了;在这里一天两顿饭,每吃10顿窝头才给吃一顿馒头,这馒头在号里就是高级营养食品了;所以大家都在眼巴巴地盼着分发馒头。这时我也不例外,人同此心,彼此彼此。
     饭头端着装着馒头的塑料箱子,先喊了两句:“你们谁饭不够吃,可以用馒头换窝头,一个换俩。”
     当时就有10个8个的人举手了,争先恐后地大声说了:“我,我,还有我,还有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