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高洪明
· 官媒承认对政治言行借口寻衅滋事打压
· 达赖奥巴马共赴早餐会 中国反应莫过敏
· 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不易 军事崛起更难
· 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不易 军事崛起更难
·有感春节晚会登陆时代广场与优酷特
· 关于军委主席向人大报告工作入宪建议
· 支持拿下钓鱼岛 反对示强大阅兵
· 质询人大代表:为啥不敢使用质询权?
· 高洪明:质疑中共党要管党兼谈人民管好执政党
· 高洪明: 从习马会看台海两岸当下未来之关系
· 高洪明:全人类团结起来齐心协力铲除恐怖主义
· 高洪明:中国军改焉能置人大政府党中央于不顾?
· 高洪明:党校姓党凭什么让中国纳税人来养活
· 高洪明: 美国对台军售之我见
·高洪明: 教教分离国家规矩学校及其教师须遵守
·有感中国千真万确没有宗教信仰自由
·法国记者高洁女士遭双重标准驱离
· 朝核是癞蛤蟆蹦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高洪明:蔡英文胜选与台海两岸之关系
·闲话软弱二字
· 高洪明:美国南北PK中国,中国要PK对PK!
· 高洪明:中国南海九段线是中国南海权益的界线
· 高洪明:金正恩玩儿得酷,牵着中美韩三国元首鼻子走
·认清美国本质,立足战略斗争,争取妥协双赢
·回忆复述一党专制与领袖独裁之关系
·回忆复述一党专制与领袖独裁之关系
·为伟大法国的伟大工人的大罢工点一百个赞!
· 认清美国本质,立足战略斗争,争取妥协双赢
·中国宗教信仰诸多不自由,官方为何不敢承认?
·清明时节随想
·一千零一夜不是阿拉伯故事而是中国人权丑闻
·美国欺人太甚,中国必须反击并奉陪到底!
·实现学龄前儿童义务教育中国梦
·中美贸易战前瞻
·普世人权有禁区
·核武金家命根子,弃核难呀!
·中国面对美国贸易战,对抗与对话一个不能少
·中国立法机构应须向欧盟学习!
·打压三俗者绝不是高大上之人!
·警方围追堵截李文足王峭岭二女士是违法行为!
·中国准备好了吗?今美俄关系即明中美关系!
·民主不能解决民族问题
·中国政治一元化焉能持续?顺天应人好!
·公权任性到底为什么?
·插曲《我们是你的队伍》大错特错或大罪特罪!
·质问中宣部等:我们中国军队到底是谁的队伍?
·中兴人要挺住!没有美国鸡蛋中国照样做蛋糕!
·吾言行都是基于自以为是的人民和民族之立场
·金正恩橄榄枝前瞻
·人类与围墙、篱笆和边界之我见
·美国《马格尼茨基法案》中看中听不中用!
·个人独裁式终身制或变相终身制是不得人心的!
·强烈谴责北大党国校方无理无法无耻行为!
·山东大学无斯文,下作迫害孙文广!
·坚决支持中国政府管理达赖喇嘛转世事务!
·中印关系理想状态:合作不结盟,分歧不战争!
·天下大势,分久不合,中国统一更待何时?
·当下习蔡会谈为什么不可能?
·中共领导一切,人民一无所有
·中美贸易争端谈判之前瞻
·战胜癌症,人类新陈代谢依旧!
·中国大学中共化是中国大学之根本弊端
·用超时空眼光看待马克思及其共产主义之提纲
·美国真是霸道惯了!
·一个中国,中国统一,永远是中国的政治正确!
·为5月3日中国北大樊立勤的大字报叫好点赞!
·中朝关系之前瞻—写于中朝元首二次会谈后
·愿天下退休的母亲从母亲角色中解放出来!
·秦永敏,英雄也!今天人民给你点赞!
·永远的执政党永远是痴人说梦
·中国宗教信仰自由为什么这么难?
·可怜的刘霞与可恶的当局
·今日中国个人崇拜虽风生水起但必烟消云散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反华走火入魔且歇斯底里!
·中国律协不是中国律师的娘家而是冤家!
·科技高手,民间多有!
·誰挑衅中国南海九段线,誰就是中国潜在敌人!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是个政治大忽悠!
·中美经贸要互利要走好哦!
·不许妄议就是独裁,独裁就是违宪!
·中美经贸边走边吵好,边打边好妙!
·对藏族公民扎西文色“煽动分裂罪”一案之我见
·愿刘霞女士能借德国总理访华东风去国开始自由生活!
·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造核导易,弃核导难,半岛无核化走着瞧吧!
·折断三把刀,妇女解放,男女平等
·反对部分华人支持和声援中间道路声明的声明
·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中国政治反对派越是敏感日子敏感话题越是说!
·人权理念魅力无限,人权现实磕磕绊绊
·忍看天安门母亲抱憾老去,党国人性人道何在?
·中国政府儿童节大礼包应是学前儿童义务教育
·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透明公民PK铁幕官员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高洪明三次重申与北京警方之关系及态度
·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LGBT的权利自由SV公民的权利自由
·中国税是国人没有公民权的物化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高洪明
     吃早饭开庭去
     今天是1995年3月25日
     “大哥!开水(即热水)来了。”早上经常站在铁栅栏牢门边上司职筒道望风的那个小伙子(即二板儿也即二牢头)向学习号报告着。

     “准备打水!”学习号一声令下,只见一个年轻的同号(即水头)腾地一下从正在坐板儿的方阵中站起来,快步走进坛儿里提出一只铁皮水桶,又几步走到牢房门前,左手扶着水桶,右手扶着牢门铁栅栏,张望着等候着。
     一会儿送开水的车来了,靠在牢房铁栅栏门前,一个送水劳动号把一根胶皮水管顺着牢房铁栅栏门的空档伸进来,水头赶紧挪着水桶接着水管,外面送水劳动号把送水车上固定的装水用的大号汽油桶的水龙头拧开,热水就流进水桶里,当热水快装满的时候,水头说声好了,外面送水的劳动号就关上水龙头,水头说声谢谢大哥,送水车就走了。
     此时水头的工作还没有完,他赶紧走到学习号坐的牢房西北角边上,把一个学习号专用的用棉被缝制并严密包裹带盖儿的水桶从地床上搬下来,打开专用水桶的桶盖,再提起刚才打的那桶热水倒在学习号专用的水桶里,盖好盖儿再给学习号搬到跟前,这水头才算完事。
     “有没有喝开水的?谁喝谁过来打!”学习号坐在他那棉被做成的圆形墩子上发问。
     不知为什么,没有人搭话,难道大家睡了一夜都不口渴?我有些纳闷。
     “我渴了,我喝点儿!”我不知深浅地喊了一句,那么多人都转过脸来用惊奇不解的眼光看着我,当时我也有点儿不知所以然了。
     “高洪明,你拿自己的碗过来喝吧!”我连忙答应着,连忙站起来,连忙说谢谢大哥。
     我赶紧去坛儿里,从装着全号人餐具的塑料盆里挑出自己的饭碗来到学习号面前,诚惶诚恐地等着拿碗接热水,只见水头提起刚才他接水的水桶,把水桶里的水底子倒在我的碗里。我没敢再说什么,就端着碗回到我的位置上,一边坐板儿一边喝水了。
     后来我才知道,热水不是什么人都能喝的,今天学习号给了我面子,要换别人一准挨骂。从此我不再要热水喝了。
     昨天天色太晚,我没注意牢房北墙高处是什么,今天天光大亮,我看到牢房北墙高处是一排高高的明亮的玻璃窗户,和牢房北墙一样长,有大约2米高,可以看到那里面不断有绿色着装的人持枪在走动。老维子对我说,那是马道,是武警战士巡逻用的。
     不大工夫送上午饭的来了,学习号兴奋地高喊一声“开饭了!都找个杈儿落好!”。大家都站起来,三三两两坐满了整个牢房。后来我才知道,杈儿就是地方或位置的意思。
     二牢头站在牢房铁栅栏门边上,一个同号(即饭头)赶紧到坛儿里提出一只水桶和一个塑料箱子(可能是装啤酒用的)也来到铁栅栏门边上,二牢头在站着等候,饭头在蹲着等候。
     一会儿牢门被值班警察打开了,二牢头和饭头走出牢门;二牢头用塑料箱子装窝头,每人两个装了多半箱;饭头用水桶打菜汤,每人一碗装了多半桶;然后他俩把饭菜提进牢房。
     值班警察把牢门关上了,送饭车走了,值班警察也走了。
     饭头开始发饭了,他先问学习号那个伙食团(包括二板儿三板儿和小崽)要几个窝头,要不要菜汤,窝头要几个给几个,菜汤打稠的要多少打多少;当然他们也不多要,因为他们自己往往开小灶,吃些火腿肠、方便面、榨菜等等自购食品。
     “你,你,你,还有他,他!过来!大哥给你们几根火腿肠和几袋方便面吃!”学习号和颜悦色地招呼着几个人。
     那几个人受宠若惊地点头哈腰地来到学习号面前接了学习号赏给他们的食品,他们连声“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地感激学习号,然后他们回到自己的伙食团里,自己吃自己的了。
     饭头带着自己的帮手,发给每人两个窝头,舀给每人一小碗漂着几片菜叶的菜汤,然后每个人都低着头自己吃自己的。
     饭头给自己的哥们儿、瓷器或他看着顺眼的人,多给个窝头,多盛点稠的菜汤,或者多撇些汤油肥膘馅,这就算是照顾自己人了。
     饭头给了我两个窝头,盛了一小碗菜汤,里面还真有十几片菜叶和几粒肥膘馅,我把饭菜狼吞虎咽地吃下去,然后拿着饭碗和饭勺儿准备去清洗。我边上的人说,不用自己清洗,有专人清洗。一会儿饭头让一个同号过来把大家的饭碗和饭勺儿一齐敛走了,一齐清洗了。
     我看到学习号的伙食团的餐具是一个同号专门给他们清洗的,还要用洗涤灵清洗;大家的餐具用不用洗涤灵清洗,我就不知道了。
     牢房里刚刚吃完饭,学习号就大声招呼大家坐板儿了,大家按部就班坐好了,还是人人都是盘腿坐。我坐在那里屁股难受,两个屁股蛋子倒换着坐着也不好受。
     忽然,望风的二牢头小声喊了一声“W管教来了!”,除了学习号之外个个都坐成了标准的跏趺坐。
     W管教打开牢门,朝里喊了一声:“高洪明,你出来!送你去法院开庭啦!”
     我连忙答应着,但没有站起来,因为我不知道该不该站起来。
     “高洪明,还不站起来!W管教喊你呐。”学习号站起来用手招呼着我。
     我赶紧站起来快步走出牢门,站在牢门一边,等着W管教发话。
     “走吧!外边有人等着你呐。”W管教给我发了指令。
     我快步朝看守所大铁栅栏门走去,W管教跟在后面。
     看守所大铁栅栏门外,那里有两个陌生的着装整齐的警察在那等着我。
     我走出看守所大铁栅栏门,那两个陌生的警察带我来到停在预审楼前的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车旁边;我看车在着着火,是北京牌212,车头是左右开门,车厢是两扇后开门。
     这两个陌生警察,一个老成的给我把手铐戴好,另一个年轻的帮我拉开车门让我上车;我上车一看车厢里有左右两排座位,是人造革的,一边可坐两三个人,我自己坐在了右边,那两个陌生的警察坐在了左边,透过后车厢上方的玻璃可以看到开车的司机也是着装警察。
     “开吧!L哥。”那个老成的警察轻轻地在和司机打着招呼。
     “好唻!开车。”司机干脆的答应着,随着踩油门声、挂档声响起,吉普车一溜烟儿似的开出了预审处的大院。
     吉普车沿着宽阔笔直的柏油马路在飞快地向西奔驰,我感觉有一点头昏眼花,感觉有一点眼睛耳朵不够用了。
     我知道,我297天一直关押在不见天日的死囚牢里,因此:
     我对温暖明亮的阳光陌生了;
     我对清新流动的空气久违了;
     我对车水马龙的道路生疏了;
     我对熙熙攘攘的人群眼花了;
     我对迎面而来的景致目不暇接了;
     总之我对一路上周围的环境真的有一点不适应了。
     北京吉普车在左拐之后车轮滚滚继续向前,很快地我对周围疾驰向后流动的环境适应了,我对扑面而来的一切映象都饱含着亲切感,我真的想把这良辰美景拥抱在怀里,不愿再让她失去。
     此时我心中充满了诗情画意:
     温暖的阳光在沐浴着我;
     清新的空气在抚摸着我;
     吐绿的杨柳在欢迎着我;
     美丽的花儿在陶醉着我;
     啼叫的鸟儿在招呼着我;
     东方的太阳不再刺眼;
     路人的眼光不再陌生;
     街景的繁华不再喧嚣;
     我又返回了人间天堂,
     暂时忘记了人间地狱。
     北京吉普车从宽阔的大马路驶入了狭窄的小胡同,三拐两拐开进了东城区人民法院的大门,我看到了它的牌匾。
     这时我的心绪回到了现实,我要面对司法不公,我要挑战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我要与他们对簿公堂。
     那两个陌生的警察把我带到2楼的一个房间里,那个老成的警察给我打开了双手戴着的手铐,让我先在椅子上坐一会儿,那个年轻的警察出去了,我已无心观察这间办公室的情景,我在设想开庭可能出现的情况。
     很快的刚出去的那个年轻的警察回来了,他招呼着那个老成的警察,他俩一前一后押着我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我进入这个房间之后,我环视打量着这个房间的情况:我确信这个房间就是法庭,因为它的正面墙上悬挂着国徽,但它并不金光闪闪,可能是房间光线不好的缘故;只是这个法庭太逼仄了,大概只有一间普通的办公室那么大,我看只能坐十几个人;国徽下方摆放着法官的审判台,它的前面摆放着一张办公桌;审判台的前面左右两边各摆放着一张长条办公桌,上面各摆放着一块牌子;我进门处摆放着两张长条靠背椅,可坐5、6个人;这个法庭可称是微型法庭或迷你法庭了。
     我还站在法庭的门儿里观察这个法庭,这时从我身后进来一个身著蓝色制服的法官,他指了指右边那张长条办公桌对我说:“高洪明!你坐那。”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到这张办公桌后面有一把椅子,我走过去坐下了。
     一会儿,法庭的所有的座位都让人坐满了:国徽下方的审判台后边坐着3个法官,中间坐的是个男性中年人,他的左首坐着一个男的,右首坐着一个女的;审判台前边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女的书记员;在我对面长条办公桌后面坐着一男一女,都着便装,左边坐着男的右边坐着女的,他们长条办公桌上摆的牌子上写的是“被告”两个黑体字;法庭门口处摆放的两张长条靠背椅上坐着5个身着蓝色制服的人,前排3个后排两个,清一色的男性,可能他们都是法院的人;在法庭正面左边架着一个摄像机,一个摄像师在聚精会神地拍摄;开着北京吉普车押送我来法院的那3个警察并没有在开庭现场;我心想出席开庭的人数整整一个班。
     “大家请安静!现在我宣布法庭注意事项。”坐在审判台后面中间的那个中年法官清了清喉咙大声说着。
     “先等等,我看看我这儿摆放的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当时我忘了把牌子转一下我就可以看到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字了,而我却站起来转到自己面前这张长条办公桌的正面看了看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字,我看是“原告”两个黑体字,这才返回坐好。
     审判长刚要讲话,这时我才发现我的亲属没有一个人到场,我又赶紧站了起来。
     “审判长!我的亲属为什么一个没来?你们开庭公告了吗?我的亲属你们通知了吗?”我忘记了这是森严的法庭,我气愤地对着审判长义正词严地喊了起来。
     “高洪明!你坐下!这是法庭,不允许随便讲话,讲话必须得到审判长的许可才行。”审判长对我大声呵斥着,他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差点儿站了起来;但我可以判断他的屁股已经离开了审判长的宝座了。
     “高洪明,我负责任地告诉你,昨天法院张贴了本案开庭的公告。”
     “你们什么时候公布的?你们下班之前公布有什么用?”我当即反驳了审判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