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高洪明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习总海洋新方针自相矛盾误国误民
·美国政界对中国人权状况判断不正确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六
·从8.15日本投降纪念日想到的
·高洪明朝阳出入境接待大厅“碰壁”记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七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八
·无法定自由,王功权公民公益行为无罪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
·敦促中央先行个案道歉赔偿平反六四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十二
· 伟人曼德拉 南非民主制度成就了他!
·新疆暴恐分子是中华民族的公敌
·寻滋罪已成为警方迫害公民的法律凶器
·六四过后谈六四
·认同港人6.22公投和占领中环的声明
·暴恐事件频发是中共强暴治疆政策的结果
·新疆大美,风光可掬
·新疆大美,风光可掬
· 新疆一瞥:警察多与安检滥纪实
· 新疆诸多问题,新疆人怎么看?
·中秋随想:中国政治反对派人士的心态
·另类非法也万岁!
· 白公馆渣滓洞关押的都是共党叛徒!
· 中国爱国者标准:内争人权,外保主权
· 对港台目前焦点的看法
·平安日随想:人与神
· 要求中共香港地下党公开并依法活动
· 与其民国当归不如建设真正人民共和国
·网警真的无处不在 公民隐私荡然无存
·中共敢不敢学习国民党直选总书记?
· 言论自由与宗教信仰极端化都引发人祸
· 言论自由不应伤害世界穆斯林的感情
· 言论自由不应伤害世界穆斯林的感情
·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 取消军委主席特权置其人民监督之下
· 言论自由中国人要争取西方人莫任性
· 官媒承认对政治言行借口寻衅滋事打压
· 达赖奥巴马共赴早餐会 中国反应莫过敏
· 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不易 军事崛起更难
· 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不易 军事崛起更难
·有感春节晚会登陆时代广场与优酷特
· 关于军委主席向人大报告工作入宪建议
· 支持拿下钓鱼岛 反对示强大阅兵
· 质询人大代表:为啥不敢使用质询权?
· 高洪明:质疑中共党要管党兼谈人民管好执政党
· 高洪明: 从习马会看台海两岸当下未来之关系
· 高洪明:全人类团结起来齐心协力铲除恐怖主义
· 高洪明:中国军改焉能置人大政府党中央于不顾?
· 高洪明:党校姓党凭什么让中国纳税人来养活
· 高洪明: 美国对台军售之我见
·高洪明: 教教分离国家规矩学校及其教师须遵守
·有感中国千真万确没有宗教信仰自由
·法国记者高洁女士遭双重标准驱离
· 朝核是癞蛤蟆蹦脚面不咬人膈应人
·高洪明:蔡英文胜选与台海两岸之关系
·闲话软弱二字
· 高洪明:美国南北PK中国,中国要PK对PK!
· 高洪明:中国南海九段线是中国南海权益的界线
· 高洪明:金正恩玩儿得酷,牵着中美韩三国元首鼻子走
·认清美国本质,立足战略斗争,争取妥协双赢
·回忆复述一党专制与领袖独裁之关系
·回忆复述一党专制与领袖独裁之关系
·为伟大法国的伟大工人的大罢工点一百个赞!
· 认清美国本质,立足战略斗争,争取妥协双赢
·中国宗教信仰诸多不自由,官方为何不敢承认?
·清明时节随想
·一千零一夜不是阿拉伯故事而是中国人权丑闻
·美国欺人太甚,中国必须反击并奉陪到底!
·实现学龄前儿童义务教育中国梦
·中美贸易战前瞻
·普世人权有禁区
·核武金家命根子,弃核难呀!
·中国面对美国贸易战,对抗与对话一个不能少
·中国立法机构应须向欧盟学习!
·打压三俗者绝不是高大上之人!
·警方围追堵截李文足王峭岭二女士是违法行为!
·中国准备好了吗?今美俄关系即明中美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高洪明
     前些日子,我怀着浓厚兴趣从头至尾观看了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黄金时间播出的电视连续剧《寻路》,它告诉中国亿万电视观众,中共“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的产生、挫折和发展的历史过程。后天,八一建军节就要来临,它告诉亿万国民,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建军86周年了。这两者不约而同地唤起了我对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的思考。
     我知道,一个党指挥枪,一个军队国家化,这是中国当下军界的两个禁区。我也知道前者不许质疑和批评,后者不许讨论和学习。但是,我个人认为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这两个话题不应成为禁区,更不应成为言论禁区,尤其不应成为民间的言论禁区;因此,我想谈谈自己对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的看法:
      我看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


    1、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即党支部建在连上,党组织建在军队各层级各板块上,突出党的政工机关和政工人员的监军作用,建立党对军队的绝对权威绝对领导权,从而把军队打造成为党的武装力量,为实现党的政治目标服务。
    2、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自从中共创党党员、创军党员、党和军队的最高领袖毛泽东提出并践行以来,在二十世纪上半页地方实力派武装割据的中国大环境里,中共取得了成功,取得了政权,并以此证明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是正确的。
    3、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以来,国家统一了,社会安定了,中共仍然强调并坚持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不把中共的军队交给国家、交给国家的行政机关和民意机关领导并指挥,仍然坚持中共军队由纳税人即国民来养活;这是悖于情悖于理悖于法的。
    4、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是由中共中央任命的,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并不向中共中央报告国防与军队工作;这给中共广大干部、基层党员和国民大众一种枪指挥党,枪指挥国民的感觉和看法;而这种感觉和看法在今日之中国是极不正常的。
    5、中共中央军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是一套人马两块牌子,虽然宪法规定了国家中央军委主席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但却没有规定国家中央军委主席必须定期地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防与军队工作;这种宪法缺陷和漏洞显然是故意的人为的,这样方便党指挥枪,而不是枪听命于中央人民政府,听命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
    我看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
    1、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即军队是国家的,不是某个政党的,也不是执政党的;
    2、国家军队听命于民选的国家民意机关,军队由纳税人养活或曰由国民养活,军费预算和划拨由国家民意机关批准并掌管;
    3、军队最高统帅由国家元首(或总统或主席)或政府首脑(或总理或主席)担任,军队最高统帅由文职官员出任;
     4、军队平时训练和战时指挥由军队总参谋部和总参谋长担当领导和指挥;
     5、军队人事、后勤、装备由国家国防部及其部长(文职官员)担当领导负责;
     6、军队高级将领由军队最高统帅提名,由国家民意机关听证并表决任命;
     7、军人不参政不干政无党派,军队无政工机关无政工人员;
     8、军队职业化,军人职业化。
    我看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与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的区别
    1、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的核心是中共统帅军队指挥枪,是中共最高领袖统帅军队指挥枪;
    2、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的核心是民选总统或总理统帅军队,职业军官指挥军队指挥枪;而民选总统或总理与职业军官都听命于民选国家民意机关;
     3、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的特殊点是,国家中央军委主席可以不向选举他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定期报告国防和军队工作;
     4、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的特殊点是,军队最高统帅、军队职业军官和军队职业军人都服从并听命于民选的文职政府和民意机关;
     5、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的最大弊端是,党的最高领袖惯用军队干政乱政,擅用军队高级将领压制或取代党内持不同意见者或批评者,甚至滥用武力镇压群众运动;
      6、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的最大优势是,军队不参政不干政不乱政,军人无党派,始终保持中立立场;军队专心致志地保卫国家不受外敌侵犯;军队确保任何政党、任何社会团体、任何公民利益共同体、任何公民都可以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自由活动与自由竞争;从而避免了执政党擅动军队镇压反对派运动造成的流血事件;
    7、通过对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与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的比较,可以明了明确明白地看出: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只适用于中共武装夺取政权和武力巩固政权;适用于党的最高领袖制造党内家长制和营造党内一言堂;但不适用于建设民主国家和保障人权;
    8、通过对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与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的比较,可以明了明确明白地看出: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适用于军队保卫国家不受外敌侵犯;适用于军队专心致志捍卫中华民族的荣誉、安全和利益;适用于杜绝执政党以一己之私擅自滥用武力镇压反对派运动或群众维权运动;适用于宪法保障每一个国民的公民权利和自由、政治权利和自由、经济权利和自由、文化权利和自由、社会权利和自由。
    我对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的总体看法:
    1、我认为党指挥枪的原则和实践,在今日之中国已经过时了,已经不合民心了,已经不符民望了。
     2、我认为军队国家化的原则和实践,在今日之中国已经亟需了,这是中国一切武装力量的方向和归宿,是适乎世界之潮流的,是合乎国民之需要的。
     3、我对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的思考和看法,只是自家之言,一定有诸多偏颇之处,请读者和专家不吝批判和指教。
     拙文结论:
     告别党指挥枪!
     坚持军队国家化!
     此乃中国之大幸,中华民族之大幸,中国和平民主转型之大幸!
      北京:高洪明
      手机:13522267658
      2013年7月30日
     
(2013/08/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