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祷告中国
·徐永海: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徐永海:“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徐永海: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徐永海: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徐永海: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徐永海: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徐永海: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徐永海: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徐永海: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徐永海: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徐永海: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徐永海: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徐永海: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徐永海: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徐永海:奥尔布赖特来华访问,我们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就此事致美国国会的一
·徐永海: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徐永海: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徐永海: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徐永海: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徐永海: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徐永海: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徐永海: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徐永海: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徐永海等: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徐永海:即使再次被抓我们也要说一说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徐永海:基督徒应有在一起学习《圣经》的自由,希望人大制定相应法律予以保
·徐永海:因要与国外基督徒见面在春节期间我被抓3小时
·徐永海:为了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请您和我们一同给人民代表大会写封信
·徐永海等: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
·徐永海:请求关心老百姓的住房问题
·徐永海:希望制定《宗教法》使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
·徐永海: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徐永海:我们是基督徒,我们理应为主传福音,理应关心贫穷的老百姓
·徐永海:只想为老百姓说话做事的王志新
·徐永海:怀念杨子立
·徐永海:“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
·徐永海:“把关心老百姓的疾苦放在首位”就此问题给海内外弟兄姊妹和朋友的
·徐永海: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徐永海: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徐永海:你知道手铐和脚镣可以连在一起吗
·徐永海:精神疾病患者与正常人的表象能力对照调查
·徐永海等:关心秦永敏的孩子
·徐永海:政治犯韩罡受洗了
·中国北京部分异议人士为9•11恐怖事件的受难者祷告
·徐永海: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徐永海:面对拆迁沙裕光只有流落街头了
·徐永海: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徐永海: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附:刘凤钢: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
·附:李宝芝:上诉书
·附:会见笔录,
·附:劳动教养决定书等
·附:关于基督教徒在汪家峪聚会被抓捕的情况反映
·徐永海:就我的科研工作给美国总统布什先生的一封信
·徐永海:李克牧师说家庭教会应敢于保护自己的信仰权利
·徐永海:推荐北京李克牧师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附:北京基督教的二十年现状
·徐永海: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徐永海:救救老北京城
·徐永海:政治犯韩罡结婚了
·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地维护自己应有的权益
·徐永海:维护老百姓的权益从自身做起并用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
·徐永海:合情合理合法应是我们的唯一方式
·徐永海: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徐永海:请大家关心古老北京城的拆迁问题
·徐永海:保护
·徐永海:关心被拆迁的老百姓不应有罪
·徐永海: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拆迁的消息使我的母亲病倒了
·徐永海:哲胜兄北京朋友感谢你
·徐永海: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起来维护自己和老百姓的权益
·徐永海:在住房问题上一个副主任医师的不平
·徐永海等:抗议天水市行政当局野蛮强拆郭新民先生的住宅
·徐永海:就我家实际住房面积反映到“房本”中一事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不文明现象、野蛮现象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拆迁中的补偿不合理问题致北京市人民政府的一封信
·徐永海:在拆迁上北京老百姓倍受欺压请关心这个人权问题
·徐永海:请海外华人为老北京古城说一说话吧
·徐永海:就北京拆迁中老百姓受欺压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徐永海:北京市被拆迁居民对目前的拆迁是恨之入骨
·徐永海:我们中国最需要的是信仰
·徐永海:请帮助何德普和他的家人
·徐永海:北京的拆迁早晚要出现“商”逼民反的事情
·徐永海:春节被监视
·徐永海:因保卫北京的胡同四合院春节期间就受到警察监视欺压
·保护北京古城去看留住四合院展览结果被警察带走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老百姓被欺压欺诈一事致十届人大各位代表的一封信
·徐永海:就北京古城拆迁中的问题致海内外朋友的一封信
·徐永海:徐永海三次告“御状”纪实
·徐永海:为了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利益我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附:拆迁十年悲喜剧
·徐永海:我家被强拆的经过
·徐永海:2003年复活节前我们的家庭聚会点被拆毁记实
·徐永海:你要维护老百姓在拆迁中的权益就强拆你家
·徐永海:强拆使我无家可归科研工作不能进行为此致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0日去天安门前的祷告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被抓后的短信
·徐永海:2003年4月21日至5月4日因上访维权被行政拘留13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李姗娜:二○○四年的历程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二○○四年的历程
   
   李姗娜
   
   2004.12.29
   
   2005年的元旦即将到来,2004年即将成为过去。每逢佳节倍思亲,此时,我想起我的丈夫徐永海。他含冤入狱已1年多了,也许对于别人来说这只是转眼的瞬间,可对我来说,日子却那么漫长。这段时光我有了太多的人生经历。
   
   徐永海2003年11月9日早晨被抓。我们被带到派出所。虽然他经常被传唤,但我知道这次不一样了,丈夫跟我回不去了。我在派出所待了7个多小时后被放回家,可谁又知道我哪还有家呀!当时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几乎击垮了。我什么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无法接受前一分钟我们还在一起吃早点、还在商量着要去办一些事情、一分钟后我就失去了丈夫的任何消息的事实。我回到医院整理他的东西,从同事的嘴里知道警察来到医院抄了他的东西。这更加坚定了我的猜测:他回不来了。我悲痛欲绝、放声大哭,哭他又要去受苦、去过非人的生活,哭自己灾难不断的来临、而且是要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一切!当时我们是租的房子住的。他一出事,警察警告房主不许再让我住,害得我天昏地暗、走投无路。虽然我曾流露街头,但那是两个人,现在剩我一个了。
   
   在失去丈夫音信的那段日子里,因为我们夫妻年龄的差距招来了许多的流言蜚语。他的朋友怕我等不了他,致使他冤狱之外,再生婚变。而我的朋友则劝我另做选择,说我有病,这么年轻何苦等待。他的家人怕我不管他,不拿我当自家人。我又不敢告诉自己的家人。这是最
   无助的时候。我一边忍受着别人的非议,一边到处打听丈夫的消息。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内心的苦楚。我体会到什么是形单影只。我不是圣人,我也恨──恨他为什么娶了我又不爱惜我,恨他口口声声地爱我、却从来都是我在付出;恨他给我留下的各式各样的麻烦;
   恨他浪费我的青春。
   
   但是,常言道,没有爱哪来的恨。我对他的恨和抱怨,恰恰是基于我对他的爱。我嫁给他完全是因为爱。他是我爱的人,我会尽一切努力来帮助他,用尽我的青春、用尽我的人生时间来陪着他。
   
   从我接受启蒙教育起,我受的就是共产党的教育。我受到这样的灌输:警察是正义的化身;政府是为百姓谋幸福的。是认识了徐永海后,我才知道所有这些都是假的。虽然我在婚后一直在面对着来自官方的种种刁难与迫害,但那时是两个人承担。现在就剩我自己了。今年的“6.4”前夕,警察忽然前来把我带走,带到北京郊区的一个地方软禁了6天。12月初,他们又突然光临,再次将我带到北京远郊县的延庆郊区软禁5天。后来,我听说是因为“世界人权日”期间联合国的人权官员要来访,中国官方怕我同他们接触。一年多来的接触使我认识到中国政府的虚弱。他们有时象做贼,防这个,怕那个。警察有事没事地就到我家上班、光顾,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我非常讨厌他们。他们让我们夫妻天各一方。他们给我找了无数个麻烦。他们让我的梦想破灭。他们让我有了无数个不公的待遇。他们让我忍受着孤独。他们还在我面前假仁假义。
   
   2004年8月6日,徐永海一案宣判的时候,我一个人从北京到杭州。别人说你真棒敢自己去。其实我是不得不自己去的。我也想让人陪着。但让别人陪我去会给其他人带来麻烦的。当我在法庭上看到丈夫被反手带着手铐、剃着光头的时候,我心疼、我生气,更多的是无奈。
   
   11月8日,我再次赴杭州见到了丈夫。这是我们夫妻一年来唯一的一次不到半个小时的隔着铁窗的会面。看着他依然热爱生活,我知足了。我觉得我的苦没白受,因为他没有被困难击挎。虽然我为这次会面丢了工作,可我不后悔。他都失去了自由依然对未来还有美好的憧憬,那我遇到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年的经历告诉我:人活着要坚强。我相信灾难会过去,人生依然会
   美好!(2004.12.29)
(2013/08/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