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祷告中国
[主页]->[宗教信仰]->[祷告中国]->[徐永海:保护]
祷告中国
·徐永海:出狱一年半仍一直被监视与软禁
·徐永海:凸渡沙教堂——中国最大的家庭教会教堂
·徐永海:给傅夏霖姊妹的信
·徐永海:旧稿:六四时在人民大会堂前跪交情愿书的学生领袖被抓了
·徐永海:家庭教会弟兄姊妹的好师母
·徐永海:当今的世界最需要的是上帝
·徐永海:坚持我们的信仰与维权
·徐永海:给徐文立大哥贺信彤大姐的信
·徐永海:我将遭受软禁失去自由8天,我将禁食祷告求主给我力量
·徐永海:各位朋友、各位弟兄姊妹:
·徐永海:今天是被软禁第四天,禁食祷告第三天
·徐永海:感谢朋友们在我禁食祷告期间的关心
·徐永海:被软禁第六天,禁食祷告四天后,致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的一封公
·徐永海:Please pray for us
·徐永海: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徐永海: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徐永海:十七大使我又由被监视升格为被软禁
·徐永海:十七大期间我在警察的监视下看了父亲
·徐永海: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读杨建利《第三届国际人权大会演讲
·徐永海:远离“暴力”这些无益的口号——读吕洪来反对“暴力”三篇文章有感
·徐永海:包尊信先生我们永远怀念您
·徐永海:2003年第一场雪后我被抓
·徐永海:李金芳一个在苦难中挣扎的民运女人
·徐永海:我所经历的三大教案
·徐永海: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介绍李克牧师的《“以人为本”的思考》
·徐永海:因信称义并因义而活
·徐永海:因上访维权被劳动教养的王玲
·徐永海:民运的女人贾建英大姐——一个为狱内丈夫狱外儿子揪心的女人
·徐永海:剥夺政治权利已结束我将要到浙江去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草稿)
·徐永海:应当彻底开放宗教信仰自由——致全国人大十一届一次会议的公开信
·徐永海:两会期间我被加码监管
·徐永海:我一会儿要被警察抓走——给各位朋友与弟兄姊妹的一封信
·徐永海: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徐永海:这几天又要被软禁
·徐永海: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徐永海: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
·徐永海:坐牢4年的叶国柱将于7月26日出狱
·徐永海: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徐永海: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徐永海:回忆民主墙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些人和事
·徐永海:在奥运会开幕日来自家庭教会的声音
·徐永海: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徐永海:布什奥运去教堂,我被软禁在家中
·英国国教向达尔文道歉
·徐永海:回忆1995年王丹领导的互助捐款
·徐永海: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
·徐永海: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徐永海: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徐永海: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徐永海: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徐永海: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徐永海: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徐永海: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徐永海: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徐永海201406/daogaozhongguo/1
·就脑科学一良心犯致信肢体与朋友
·徐永海讲物理(1)
·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作
·为了新能源请您参与支持我的科研工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国家领导人
·北京一良心犯无粮断食绝食抗议禁食祷告
·25天禁食祷告起因
·禁食祷告了25天
·禁食祷告了25天
·禁食祷告了25天
·25天禁食祷告第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6日
·25天禁食祷告第7日
·25天禁食祷告第8日
·25天禁食祷告第9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0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5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6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7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8日
·25天禁食祷告第19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0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1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2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3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4日
·25天禁食祷告第25日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维权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APEC各国与会官员
·APEC期间良心犯徐永海致信美国总统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的求助书
·面对能源社会等危机请您支持我的科学研究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1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2
·请为我们教会坐牢的肢体祈祷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永海:保护


   
   
   
   

   2013-8-1徐永海注:作为基督徒,我写了《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作为医生,我写了《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和《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7月初,我的博客《徐永海》登出这几篇文章后,不仅这几篇文章,而且自2007年6月之后的文章都消失了。我不得不重发被消失的文章。7月中,连2003年3月后的文章也消失了。我被“撒旦们”黑了,为此不得不在《祷告中国》中重发被消失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和《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80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和《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见:
   http://www.godblesschina2008.org/bencandy.php?fid=64&id=9632
   
   
   
   
   
   
   保护
   
   徐永海
   
   
   2002年7月6日
   
   全世界所有的中国人、所有的华人、所有的关心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我告诉你们,我们中国,我们北京,最珍贵的建筑文化遗,老北京城的优美胡同、四合院正在处于摧毁中。目前已经大部被摧毁,剩下的已经不多了。望你们关心一下我们的老北京吧,望你们救救我们老北京城。
   
   1992年,北京市将危改项目的审批权下放到了区政府。而老北京城分别被西城、东城、宣武、崇文四个区管着。这四个城区除了管着老城区外,还分别管着一些城外的地方。老北京城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
   
   全区各系统各单位都争着上危改项目。区政府部分单位办公用房紧张,选块地;街道经济要发展,选块地。而更多的是他们认为房地产可以空手套白狼,他们举起参与政府"安危解困"的牌子,以"先划拨,后出让"的形式拿到土地使用权。之后开发商是快轰、快拆、快盖、快卖。官员是拍脑袋、拍胸脯、拍屁股。结果我们的老北京旧城是房拆光、人搬光、树砍光。
   
   北京这样的开发公司有近千家(引自《南方周末》),我们古老的北京旧城就在这几年的时间里被他们摧毁了。
   
   他们发了大财,根据全国人大代表胡亚美在一九九九年三月提交人大的北京被拆迁居民的"特级举报信",仅至一九九九年年初,众房地产开发公司侵吞的北京市民财产已达952.7亿元人民币(以被拆迁居民的名义做假账再转入小金库等),另外还有侵吞的国家土地出让金差价434.5亿元人民币!
   
   很多老百姓被他们强行赶到了远离城区的农村,在那里,他们意味下岗、意味着失业,老百姓称其为第二次插队。
   
   很多老百姓不愿意搬走,这些开发商就和黑社会的流氓、地痞联合在一起,就和一些腐败分子联合在一起,利用各种流氓手段将老百姓"打"走。我们老百姓就如同生活到了黑暗的社会,我们不再相信了这个社会,不再相信社会还有正义。
   
   目前已经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旧城区全部纳入保护范围,可是拆迁仍在继续,并且变本加厉。
   
   老北京城即将消失,老百姓即将失望。望大家伸出你的手,给予关心帮助,这里有几篇文章,望大家一阅,并介绍给他人,给予转发。
   
   徐永海
   2002年7月6日星期六
   
   
   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附: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附:南池子之劫
   
   
   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编制完成
   
   2002年07月04日
   
   旧城区全部纳入保护范围
   
   交通拥堵治理不再以扩展道路为主,主要靠发展公共交通和单向交通
   
     在《城市规划法》颁布12周年前夕,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已编制完成,根据规划,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范围扩大到整个旧城,而北京旧城区路网及交通政策将有所改变,旧城区将大力发展单行线。这是记者昨天从市规划委获悉的。
   
     据介绍,这次规划以保护旧城为重点,扩大第二批旧城保护区的范围,涉及到文物建筑保护、城市高度控制、道路、水系、传统商业、危改、景观环境等一系列有关北京"门脸儿"的大问题,以期最终实现对北京旧城的整体的大面积保护。
   
     此次规划首次将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范围从过去25片和单体建筑发展到整个旧城。保护旧城格局、保护历史文化保护区、加强危旧房改造中皇城保护、整治京城水系、保护世界文化遗产、保护和修缮文物古迹、保护地下文物埋藏区和疏解市区人口等方面将作为旧城保护的重点。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次规划中,旧城区路网及交通政策将有所改变,解决旧城区交通不再以扩展道路和街道为主,交通拥堵治理主要靠发展公共交通和单向交通。市规委副主任黄艳告诉记者,前不久重建的平安大道由70多米的宽度"瘦度"到30多米就照顾到了保护旧城。
   
   摘自北京日报 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2002年07月04日
   
   
   
   附:北京,走调的危房改造
   
   南方周末   2002-07-04 11:56:54
   
   □本报驻京记者 张捷
   
     危改,在1990年实施之初,曾经引来老百姓的欢呼,然而很快地,人们就发现,由于权力不放,论证不到位,危改不时地演变成强暴与掠夺。
   
     "四三三"危改
   
     "1990年4月30日,市长办公会决定,开始实施成片的危旧房改造。"北京市规划局原局长、总建筑师刘小石说。
   
     最初的改造是富有成效的,一些真正破败的房子被拆除重建,比如北河沿危改片,这是北京有名的低洼地区,每逢下雨房管部门都要提前将抽水泵运到现场。遇到大暴雨,居民的床板都会被淹。
   
     危改的狂热开始于1992年,北京市将危改项目的审批权下放到了区政府。"一些人认为房地产可以空手套白狼。全区各系统各单位都争着上危改项目。区政府部分单位办公用房紧张,选块地;街道经济要发展,选块地。"原为北京市东城区规划委的一位工作人员撰文探讨危改问题时写道。
   
     "似乎只要开发商不提出拆故宫,哪儿都可以立项改造,这怎么行?"
   
     1993到1995年间,北京出现了700多家市、区所属的项目公司,他们举起参与政府"安危解困"的牌子,以"先划拨,后出让"的形式拿到土地使用权。
   
     一方面获得大量区位优良的土地,另一方面享受政府给予的各项优惠政策,一些海外投资商也积极介入危改。常见的模式是:拥有地皮但缺少资金的国有开发公司与海外投资合作,组成项目公司。这种方式被称为"借鸡生蛋"。
   
     危改立项从旧城周边渗透到中心部位,从分散的点、片发展到连点成片、连街成片。1992到1997年间,北京市立项的危改片达到114片,近11.8平方公里,占整个旧城面积的五分之一。
   
     一些王府和保存较好的四合院因为地段好、人口少、拆迁费用低而被首先选中。危房问题比较严重的地区恰恰成为弃儿。
   
     被圈入危改片的房屋一律拆除重建。关于危改的"四三三"民谣流转在北京民间。开发商"四快":快轰、快拆、快盖、快卖。官员"三拍":拍脑袋、拍胸脯、拍屁股。旧城"三光":房拆光、人搬光、树砍光。
   
     害怕拆迁的穷人
   
     1998年4月,由北京市规划局主办的《北京规划建设》杂志中出现了这样的文字:"最初,老百姓听到拆迁的消息往往激动得睡不着觉,整条胡同都沸腾起来,可现如今情况不同了。老百姓怕拆迁,听到拆迁的消息就发愁,有的人彻夜难眠。"
   
     回迁率急剧下降。1997年底到1998年初,东城区规委对全区万米以上的在施项目进行调查时发现项目结构明显不合理,其中商厦、写字楼占总建筑面积的83%,住宅仅占7%。
   
     1998年之前,北京市拆迁施行实物安置,大量的居民被搬迁到了远郊区县。"表面上我们获得了更宽敞的房子,但是得不偿失。"很多被迁居民这样说,"就医、工作、孩子上学都是麻烦。"
   
     1994年,一位老人从繁华地带东四搬到了当时尚未修通的东四环外一个小区。但是公费医疗的定点医院在旧城内,每次看病,来回需要走七八里路,换三次车,路上花费四五个小时。另一位搬迁到大兴县清源西里的小学班主任,每天早上4点就要起床,以便赶第一趟班车到校带学生早读。
   
     对于那些下岗后从事小本买卖或在服务行业工作的居民而言,搬到人口稀疏的郊外去住,实际还意味着再次下岗。很多居民在反对拆迁时都会引用这句流传甚广的话:在市区卖碗凉水就能挣钱,可到郊区行吗?
   
     "有人认为旧城的土地值钱,贫穷的居民就应该住到郊外去。旧城居民的确比较穷,他们只能住旧城里这些房管所的廉租公房或者祖上传下来的私房。但是正因为穷,他们才更依赖城市。"世界银行城市规划专家方可博士说。
   
     1998年12月,北京市出台了新法规,改实物安置为货币安置,但是这并不解决根本问题。许多居民反映,货币安置标准偏低,拿着拆迁款却在市里买不起房,只能住到远郊区去,一些居民称其为第二次插队。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反对拆迁。有些人自己在外面有房,他们很高兴,拿了钱就走了。绝望的是我们这些走也走不起,回也回不起的穷人。我不知道危改到底是为谁解困。"正面临拆迁的一位南池子居民说。
   
     "文化的自杀"
   
     1998年5月7日,法国《世界报》出现了不无讽刺挖苦意味的标题,"让上千个曼哈顿在古老的中国遍地开花吧"。文章说,标志着北京特色的四合院胡同正在被消灭殆尽,土地投机者正在毁掉连在"文化大革命"中都可以保存下来的一切。
   
     《费加罗报》则说:"今天此地的开发商们正在像摆葱头一样密密排列着他们的塔楼。似乎没有什么可阻挡住这场文化的自杀。"
   
     北京广渠门内大街207号四合院,因广安大街扩建而面临灭顶之灾。这是惟一被学术界认定的曹雪芹故居遗址。
   
     新华社记者探访部分屋顶和墙已经严重破坏的区级文保单位蔡元培故居时,被一位自称是市政工程部门的工作人员大声责问:"这个院子,它值得保吗?你看,就这房子,是文物吗?"
   
     粤东新馆,宣武区政协的纪念戊戌百年座谈会的同一天,民工对这座戊戌变法的纪念地挥起了镐头。
   
     传统的社会结构与生活方式不得不和老房子一起消失。南池子一位78岁的老人对院子里的一棵30多年的石榴树充满留恋。"每年结石榴,街坊都能吃得着。我们自己吃掉在地上砸碎了的。"
   
     李苦禅之子、全国政协委员李燕对"老北京味儿"的消失深为遗憾。"京味艺术就是靠北京听众抚养起来的。现在有谁会为了听一场戏从顺义县赶到城里?失去了原有的群众基础,也就不可能培养出新一代的听众。"
   
     "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中国就只有首都没有北京了。"李燕说。
   
     聚焦旧城
   
     反对危改者认为,大拆大建的危改,既不现实又不经济,还引发了一系列城市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