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BURMA-缅甸风云
·为后代活得有尊严而天长地久奋斗!
·缅甸和平,时进时退
·彭家声真的打回老家果敢去了
·缅甸果敢特区战火冲天
·68周年缅甸联邦节的感概
·果敢彭家声泣告天下同胞书
·临时协议是让缅甸多走一段路
·中国人不是瑞苗胞波吗?
·克伦民族联盟KNU声明
·有关缅甸果敢内战的舆论
·果敢战乱是侵犯国家主权吗?
·走向更完整的联邦制
·大缅族主义情绪被煽动起来了
·由缅甸王朝末日说起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缅甸果敢战争是内战或侵犯国家主权?
·由普京的锵锵之言讲起
·缅甸军队展开冷血进攻
·缅甸革命元老德钦丁米雅逝世
·缅甸军政府长寿百年?
·缅甸为民请命的名律师 U Aung Htoo
·中国为首迅速崛起
·缅甸UNFC对目前和谈与陆空攻击发表声明
·赛万赛谈最近缅甸和谈进展
·缅甸全国停火在拐弯爬行
·成龍——100%龙的传人
·缅甸果敢:温2009年知2015年
·停战!建设缅甸Federal邦联!
·缅甸全国停火会议五月初续开
·缅甸边签全国停火协议边打内战
·缅甸佤邦五月初续开全国停火会议
·缅甸UNFC主席给登盛总统的公开信
·缅甸众少数民族维护果敢兄弟
·缅甸佤邦五月初和平会议困难重重
·缅甸果敢军四月战果
·缅甸五月初佤邦和谈任重道远
·望缅甸联邦和平复兴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开锣了
·缅甸佤邦棒桑全国停火会议首日
·缅甸佤邦棒桑和平会议第四天
·缅甸佤邦棒桑和谈会第五天
·缅甸佤邦棒桑峰会胜利闭幕
·缅甸民族武装组织邦康峰会公报
·缅甸三分鼎立,看谁出奇制胜
·缅军誓要以果敢之血洗其臭脚
·缅甸温教授谈“联邦”
·看中国如何应对缅军逼民地武缴枪
·从果敢战事痛忆白华红华互屠
·Great! 世界宗教议会!
·缅甸内战源于大缅族极端主义背叛彬龙协议
·缅甸独裁将军们四两拨千斤
·谈昂山素姬首次访华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昂山素姬与女强人妈推姬
·缅甸将军们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
·缅甸学生七七惨案永不忘!
·煎炸烘烤动植物食品极不健康
·笑+思考+运动 = 健脑强身
·KNDO 六十七周年建军节讲话
·缅甸阿尔茨海默症
·缅甸CNF正义的呼声!
·缅甸EAO不忘小兄弟民族
·缅甸和平夜长梦多险恶
·怀念王毅诚老师
·湖南窃贼偷佛国玉坠
·缅甸众民族武装怒吼了 !
·克伦民族抵抗组织怒吼了
·韩国逍遥游
·登盛政府会平稳移交政权吗?
·寄厚望于昂山素姬新政府
·且看登盛军民政府如何逊位
·Q类败类在神州复活
·克伦民族节68周年讲话
·缅甸UNFC扩大会议文告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
· 赛万赛谈缅军最近动向
·温教授继续炮轰缅甸将军们!
·赛万赛谈掸邦掸族团结自救
·缅甸老华人忆过去盼未来
·伟哉!一穷二白的缅甸佛国金塔善良村民!
·赛万赛谈缅甸新总统新副总统新政府
·上座部佛教与孟缅掸柬寮泰滇
·赛万赛谈缅甸联邦的过去和现在
·缅甸与大东亚共荣圈
·仰光大学与缅甸联邦独立
·“缅甸历次战争的实质”读后感
·灵魂工程师、未来主人翁、天下大同、天下为公
·7-JULY与母校仰大学运传欧
·缅甸德佑续游瑞列匈土
·赛万赛谈缅甸民地武大会
·赛万赛谈国内和平与中缅友好
·赛万赛谈昂山素姬访华
· 掸民盟昆吞武与中共宋涛面谈
·缅甸彬龙会议风波
·缅甸内战受害者的呼声
·21世纪彬龙会议举步艰难
·彬龙会议的石破天惊言行
·21世纪彬龙会议言论集
·缅甸UNFC柳暗花明又一村
·缅甸UNFC建议开三方会议
·让佛光普照大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赛万赛谈缅甸宪法危机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赛万赛(Sai Wansai)是掸民主联盟秘书长(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Shan Democratic Union)。以下赛=赛万赛。
   
   我:对不起,我把你说的UNFU,一时听不清楚而误为UNFC。

   
   赛:呵呵!一字之差而已。人非神也──谁能无错。
   
   我:最近修宪或重新制宪问题甚嚣尘上。以前这课题是极敏感的严禁区,谈论者简直如谈虎色变──无不胆战心惊。
   
   赛:没听到国会议长杜拉瑞曼(Thura Shwe Mann)说:为让宪法更倾向联邦制,为维护非缅族众原住民与少数民族的权力,修订2008年宪法总好过重新制宪!
   他一石激起千层浪,哇啦哇啦地喧哗一阵,现在大家都在静观他如何把中央集权制度修改成真正联邦制。你听到看到8888的25周年宣言吗?
   
   我:8888?哈哈!中国人喜欢8,因8跟发财的“发"谐音。4个发 = 发财4次──不狂喜才怪!我告诉中国人:现代缅甸人最痛恨8,尤其4个8──那是缅甸人民1988年8月8日的起义,被机枪狂扫狂杀、尸堆如山、血流成河,是乌黑黑大日子!只差没有坦克横冲直撞,否则在屠杀人民领域一定荣获冠冠军。
   
   赛:今年缅甸人的乌黑黑8月8日真的是中国人的红彤彤“恭喜发财、恭喜发财"了。看!缅甸民间社团破天荒──竟然被允许公开发表宣言,直接呼吁建立“民主联邦国家"。
   
   我:以前民主、联邦云云,乃老虎屁股摸不得,大家顾左右而言他。今年发月发日竟允许大家两手一起抓──又民主又联邦,发完财再发财。
   
   赛:BBC当天报导:民间社团呈上三决议──1.建立联邦国家,2.修订2008年宪法或重新制宪。3.召开各方参加的全国和平会议。
   
   我:这三大要求不知已提过多少岁月了!时间老人都催我头发白、老态龙锺了!然而良药苦口,言之谆谆,听之藐藐。
   
   赛:对该三大决议各方反应不一。
   *掸邦众族民主联盟主席昆吞武(SNLD Chairman Hkun Htoon Oo)说这些正是所有原住民的愿望梦想,所以他欢呼、拥护、背书!至于宪法,很多人希望重写,也有很多人想从多角度进行修改。他本人呢?希望重写──破旧立新就是好!
   *联邦众民族团结委员会UNFC奈宏萨(Nai Hongsa)对三大决议也很满意,说这些正是他们的一贯主张,他击节赞赏这件大事能透明果断地昭告公众!
   *当然也有这样那样的反对者千方百计要抵制、摧毁。
   *也有很多人高举我们掸族老领导Chao Tzang Yawnghwe(1939-2004)旗帜:目标一致,行动各异!(Common Aim,Diverse Actions!)。
   
   我:在8月2日,缅甸18股武装力量──联邦众民族团结委员会11股,‘仅听不讲’的中缅边区3股,‘也听也讲’的印缅边区与泰缅边区各2股──不是目标一致,行动各异,异口同声地发表了共同声明吗?
   
   赛:他们共同发表六项声明:如反对2008年宪法啦,如重申建立和平、繁荣、真正的联邦啦,如成立一个缅族邦(Bama/Myanmar State)啦,如显示各族共和平等啦……
   
   我:这么说来,宪法不是出现危机了吗?
   
   赛:宪法危机?天哪!那早在1962年3月2日奈温将军发动政变时就爆发了!
   众所周知:
   *缅甸本部(Burma Proper)与众边区(缅印边区、缅泰边区、缅中边区等Border Areas)在1947年签订彬龙协议,因而1948年才获得缅甸联邦共同独立。
   *十年后即1958年,愤恨极不平等待遇的掸邦与克伦尼邦遵照1947年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要离开联邦。
   *当时吴努总理诚邀参谋长奈温将军成立两年“看守"政府,以重建法律与秩序。
   *1961年6月11日在掸邦首都东枝(Taunggyi),克钦族、钦族、若开族、傣族、孟族等召开“所有联邦成员会议"(All States Conference),他们一致支持当时的掸邦政府广而告之的“掸联邦建议"(The Shan Federal Proposal)。
   
   我:“掸联邦建议"?当年我们有听说,却不知道内容;报纸电台都不讲。
   
   赛:“掸联邦建议"指出:1947年缅甸联邦宪法没说清楚各族各邦平等,因此有必要遵循真正联邦制度,修宪如下:
   1.成立缅族邦,让缅族邦与众非缅族各邦一律平等。
   2.授予各联邦议会内阁同等权力。
   3.各邦的民族院内阁代表,必须人数相同。
   4.唯下列部门属于中央政府:
   (a) 外交部(Foreign Affairs);
   (b) 联邦防卫部(Union Defence);
   (c) 联邦财政部(Union Finance);
   (d) 硬币与钞票(Coinage and Currency);
   (e) 邮电部(Posts and Telegraphs);
   (f) 铁路公路、航空、水路部门(Railways, Airways and Waterways);
   (g) 联邦法院(Union Judiciary);
   (h) 海关、关税(Sea Customs. Duty).
   其他部门并不隶属中央──不信请看(Sai Aung Tun着:History of Shan State From Its Origins to 1962, 2009, Silkworm Books, Chiangmai, Thailand)。
   
   我:真的吗?哎哟妈妈!我们这些书呆子当年整天忙着考大学,忽略了国家大事!后来还一时误信窃国大盗救国救民。惭愧!惭愧!
   
   赛:政府就是要学生青年乖乖只顾读书,两耳不闻天下事。你1962年考上仰光大学那年的3月2日,军政府不是非法政变夺权上台吗?你们不乖乖读书,却在大学校园和平示威,结果在7月7日不是被军队机枪扫射出“仰光大学七七惨案"?你们不是死了百多人吗?
   
   我:1962年我刚上仰光大学,年轻力壮,意气风发,一心想学老学长老校友老前辈昂山将军能文能武,因而也参加大学生军训班(预备军官训练班),以便国家需要时能从军为国为民。7月7日那天我军训完毕,照常去大学游泳池游泳,路见同学们在校园内义愤填膺地集体和平示威,我血一热也就跟进去。宿舍老师见我不是寄宿生就劝我回家。刚到家就听到革命委员会主席奈温将军杀气腾腾地广播:“刀对刀,枪对枪"。我脑海立刻浮现军训“枪杆子出政权"“敌人磨刀,我们也磨刀"“针锋相对"“敌进我退,敌退我追"“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战场上的最后决战是刺刀见红"…… 突然脑中电光一闪:奈温将军们的革命委员会不是宣称革命吗?救国救民吗?走缅甸社会主义路线吗?……社会主义是关心人民、热爱人民、为人民服务,现在怎么会开枪杀死和平示威的学生?……紧接着脑中浮出奈温训话“子弹是没有眼睛的!" “你们血肉之躯挡得枪林弹雨吗?"“你们有几条生命?"……
   
   赛:你若不被宿舍老师驱赶回家,不惨死才怪!看!奈温为首的缅甸将军“革命委员会"明明非法政变夺权上台,却说得那么好听 “为了拯救国家不分裂"!他们还悍然废除1947年联邦宪法,进行变相军事独裁统治!内战越打越凶!
   要知道:从我们非缅族原住民方面来说,1947年联邦宪法是缅族与非缅族众原住民‘平等共和建联邦’的法律基础。你取消了基础,上面的联邦建筑还存在吗?大家都回到1947年之前各邦独立自主原生态去了——原封不动!历史上我们各邦都是独立小邦小国,是1947年彬龙协议与联邦宪法把我们捆绑成缅甸联邦。其实松绑、分裂缅甸联邦的正是他们,但他们却贼喊捉贼!
   
   我:现在不是又已拥有2008年宪法,又已组成了“缅甸联邦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Union of Myanmar),不是又联邦又共和了吗?
   
   赛:“缅甸联邦共和国"完全是孤家寡人御用军用统治工具!就是依靠它——
   缅甸军队可以用坦克机枪轰炸机入侵占领我们的土地,大缅族主义殖民者可以占据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区、殖民统治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
   
   我:奈温为首的缅甸将军们与其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不是对你们进行过缅甸社会主义统治吗?
   
   赛:1974年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颁布过缅甸社会主义宪法,其实他们以社会主义为名,进行一党专政与缅甸将军们独裁!他们疯狂杀害、镇压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他们是大缅族主义统治者,我们是大缅族殖民地的非缅族众原住民──我们受压迫、无权无势、宪法上毫无地位。1988年缅甸独裁将军们换班,另一组以“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名义继位,是他们废除了1974年缅甸社会主义宪法。不久“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摇身一变,换名为“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接着就大摇大摆在1993年召开全国会议,领导制宪──想以法律死保固守缅甸独裁将军们和其军队的政治领导权决定权。经15年经营,终于在2008年炮制成功2008年宪法。
   
   我:有宪法不是总比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好?还有,2008年宪法不是还来过一番“全民公投"吗?
   
   赛:那是他们黑手魔掌摆弄出来的瞒天过海“全民公投"“民主”把戏。现在他们要老歌新唱,想把2008年宪法削头改尾包装一下。在8月6日,国会议长瑞曼召集其他宪法委员,想端出几碟小菜──比如在他们控制下让邦与区拥有这个那个自治自理权力。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被懵被骗多了、长智学乖了——不论如何总是要求让大家一起重新改写一部新宪法。他们兵来将挡,在8月7日放出风声说宪法已存在,修宪总比从头再来好处多。登盛总统白脸黑脸,苦口婆心说应该下放一些政治决议权给邦与区拥有;8月10日他会见联邦、邦、区等部长,又软硬兼施、恩威并用一番──充分说明总统也只愿在修宪范围内打转,换句话说,中央集权制度不容侵犯。
   
   我:尽可能修宪以适应你们非缅族原住民的要求,不少老成持重者都说社会成本代价低呀!难道不对吗?
   
   赛:
   *中央集权制度是所有或绝大多数管治权独由中央政府掌握,联邦制则是中央政府与邦区政府平分国家主权──亦即中央政府与邦政府对分政治权力。
   *我们非缅族众原住民要平等分权!这愿望与斗争并不是最近才发生,它早在1947年彬龙会议就热烈讨论,在昂山将军完全同意之下,彬龙协议才出炉──缅族的缅甸本部(Burma Proper)和我们众非缅族原住民的众边区(Border Areas)才合拼为1948年的缅甸联邦。
   *当时宪法顾问吴强吞(U Chan Tun)在缅甸联邦宪法大会上也信誓旦旦说要实行联邦制。但十年后就是他吴强吞明确告诉Hugh Tinker教授:“我们的宪法,理论上是联邦制,实践时是中央集权"。你不信可读Tinker教授着作“缅甸联邦"(The Union of Burma),以及Sai Aung Tun的“掸邦历史"(History of the Shan State).
   *1962-2011年历届军政府(革命委员会RC、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BSPP、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SPDC)以及登盛政府等,无不绕过核心真课题如充分自治、各族平等与民主、真正联邦制等,大谈特谈漫无边际的问题与现象。
   *知道吗?1961-62年非缅族众原住民就尖锐地指出:缅甸本部仅仅是一个邦单位而已,为何却独家掌控整个联邦政府、君临天下?!让所有非缅族原住民邦区都成其臣民区附庸区饱受其殖民统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