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曾节明文集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李克强新近颁布新政:从2013年7月20日开始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这标志着习、李在不敢越政治体制改革雷池的情况下,重启江朱的市场化改革。在铅云蔽日般的危机下,习、李企图象“邓南巡”那样,靠跛足市场化改革起死回生。
     历史惊人相似却不会简单重复。这一次,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不仅救不了中国经济,反会提前引爆胡、温“击鼓传花”传来的超级定时炸弹。因为现今的中国,已经没有了1992年“邓南巡”时专制市场化的民气和空间:对民众来说,“市场化改革”沦为权贵掠夺的代名词;对权贵来说,进一步市场化意味着削减国家垄断,会损害他们“赚了归自己亏了归国家”新时代官督商办的“特色优越性”。。。“邓南巡”二十一年后,专制市场化的红利分光,恶果全面浮现,已经丧失了回光返照的刺激效果。
   


     有眼光的人不难看到:以“邓南巡”为代表的专制市场化,就象满清的“洋务运动”一样,只能竟一时之功,并不能改变中烂海后清帝国的败亡趋势。
   
     与西方大不相同的是:中共国的经济问题,从来就是一个政治问题。
   
     1978年以前,窃夺江山的毛共政治集团,以专政国家机器强行在全国推行马克思主义试验,这种试验就象其他所有试验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国家一样,收获的是贫穷和低效;这种模式濒危之际,瞪小瓶反共产修正主义团伙上台,紧急经济“纠偏”,获得了新时代“同治中兴”局面,才骚了二十多年,又走投无路了——如今中国,政府信用社会道德统统崩解、“人人害我,我害人人”,仇恨惊人社会危机如活火山蓄势待发、整个社会大动乱大仇杀的前景已依稀可辨。。。毫无疑问,邓小平的跛足“改开”路线彻底地失败了。“毛共产”把国家搞得一穷二白,“邓改开”把国民经济乃至社会、民族、国家搞至崩溃的边缘,根本原因不在经济政策,而都是因为政治上出了问题。
     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政治集团,走马克思的路、效法斯大林模式(其实不管效法何种模式,斯大林模式也好、铁托模式也好,马克思社会主义在全世界都结不出好果子来,古迷们的诡辩是徒劳的),必然结出经济失血、举国内讧、民族自残的毒果,因为马克思主义本是迄今为止破坏经济、挑动民族内斗自残的最恶毒的邪说。因此,要搞垮哪一个国家,最有效地办法莫过于在该国扶持共产党上台。
   
     邓小平自以为全盘否定“毛文革”、跟在李光耀的屁股后头、以共产党的专政机器搞次品法西斯的“改开”,就可以修成正果;殊不知政治的病根还在那里,因此,瞪小瓶鼠目寸光的“改开”,必然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必导致经济和社会以与毛时代相反的方式垮塌。
     比如,瞪小瓶东施效颦模仿李光耀、且身怀为共产党祸国殃民诿过卸责私心而搞的强制“计生”政策,就是一项完全依赖于极权政治的非经济性政策,这项愚蠢暴政实行三十年后,其包含的严重老龄化、劳力匮缺、体育滑坡、国防危机等对经济、社会、民族、国家全方位的灭绝性危害,已经浮出了冰山的一角;历史很快就会证明:瞪小瓶强制“计生”对中国的深远危害,将超过毛泽东一切政治运动的总合!
   
     政治的病根在哪里?就在中国党专政的体制。洪哲胜先生总以国民党一党专政来比喻共产党专政,这是不准确的,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顶多算是一党独裁,是一种松散的威权统治;国民党到台湾后有鉴于在大陆统治过于宽松以致遭共特严重渗透和破坏这一教训,强化了专制,但还未到专政的地步,因为国民党政权的党政相对分开、而且从未对意识形态全面管控。。。象共产党这样对社会一切方面的极权性专制,才算得上专政;虽然“改开”后,在市场规律和意识形态崩溃的双重作用下,中共极权专政的范围被动收缩,但整个体制还是极权体制,现今中共统治集团之党政不分、对军队的控制、对老百姓的监控,仍大大超过纳粹党。
     这种党专政的体制,是一个没有纠错能力的体制,要纠错非得反体制,邓小平一伙的“改开”纠偏,就是反体制政变的结果。。。这种一手遮天的体制,造成公权力没有任何制约,而且就象癌细胞一样,具有不断复制的基因,不断复制的癌细胞,势必通过吞噬养分和挤压,整死其他正常细胞;毛泽东好象看到了这种极权官僚体制的巨大弊端,就采取运动疗法、甚至“文革”疗法,这种疗法就象对早期癌病患者不做手术、却胡乱大剂量化疗,结果在整死一批癌细胞党官僚的同时,害死了更多的正常细胞,毛式疗法,把中国病人治得奄奄一息。
     邓小平复出后,全盘否定毛式疗法、全盘肯定癌细胞;邓小平一伙的“改开”,就是拒绝手术、增强营养,此种做法,短时间的确能让病人恢复体力和精力,甚至能下床做生意了,但癌瘤还在中国体内,并且在“改开”营养的滋润下,以更快的速度疯长,这些被毛泽东斥为“比资本家还厉害”的公务员官僚们,疯长起来后,对国民经济效益的掠夺,自然逞几何数递增。
     朱镕基看到这一点,1998年企图精简公务员队伍,要部分切除癌瘤,但这帮脑满肠肥黑心烂肝的家伙哪里肯依,如炸了窝的乌蜂一样抵制和报复江朱中央,甚至以下岗工人“稳定”问题相要挟,江泽民开始还耍滑头搞平衡,但自1999年四月,法轮功为争不受批评待遇包围中南海后,江泽民气急败坏急令镇压,遂以政侦“610”扩编为契机,癌细胞重获疯长之势,朱镕基精简公务员的新政,无疾而终。
   
     胡锦涛本来就是一个信奉极权大政府的斯大林分子,他上来后大力扩编癌细胞队伍,以滴水不漏地镇压民运异议人士和老百姓的反抗;在胡麻批治下,“国保”扩编几十倍,公安、武警、特警、城管等公务员队伍大幅壮大、军人待遇大涨。。。胡锦涛拉萨经验“维稳”的十年,是“改开”以后“河蟹”、大盖帽们最威风凛凛、横行霸道的十年。
     为了供养转基因魔草般疯长的公务员队伍,胡麻批和他的同伙温恩来,不惜把中国推上“土地财政”邪路,放手在全国掀起“强拆强征”的狂潮,此种“子吃卯粮”的与民争利无耻暴行,是“土改”后由政府发动的、最大规模的掠夺民财运动。
     也难怪,胡麻批喊了那么次“和谐”、温影帝流了那么多滴眼泪,却唯独不在减轻强拆强征上动一根指头——因为他们的“稳腚”就建立在强拆强征的基础上。
     胡、温为一己之私,故意刺激癌瘤疯长到强抢民房、子吃卯粮的地步,这本身就是中国经济山穷水尽的信号,可惜那么多中外专家还以为中国经济“一枝独秀”,闭眼不见胡、温充盈的国库,是建立在竭泽而渔二次“土改”掠民的基础上。专家们只看到如吗啡麻药般的“神五”、“神六”、“大国崛起”,睁眼不察胡、温为保自己“不出事”,治病的药剂不开一味,故意让中共国这个晚期癌病患者吃吗啡、打兴奋剂、服猪快长。。。而后把一个虚胖的、无可救药的病入膏肓者,交给新任大夫习近平、李克强,这叫做“击鼓传花”。
   
     厉以宁的学生、相信市场化万能的李克强现在重启市场化改革,自以为靠明确产权界限、尊重市场规律就可以安全拆解胡麻批制作的定时炸弹。我倒要问问李总理,就算你的市场化经改见效且毫无副作用,请问新一轮市场化的效益,能够满足继续疯长的公务员癌细胞队伍的贪欲胃口吗?——因为毫无权力制衡,现在不光中南海,连各级各机构的公务员都搞起了近亲繁殖;而且为了“维稳”,城管又建“协管”、公安又建“协警”、计生也在建打手组织。。。这些吃不上“皇粮”的公务员“二鬼子”们除了靠抢劫老百姓,还靠什么发工资发奖金?你的新市场化创造的效益,能够喂得饱不断壮大的这些白眼狼队伍?
     从2012年的一张CPI表可以看到:一个普通的公务员,每月光是一项“生活补贴”都达两三千元(还不包括灰色收入),比许多辛苦打工者月薪还高,现在在职公务员平均月薪比普通工薪阶层高出三千元,而且不用交养老金(即由非公务员纳税人代缴,混账!),退休公务员的平均退休金是工厂退休人员的三倍!人们不禁要问,凭什么这帮作威作福、不创造价值的混账东西,得享受远远超过美国公务员的优越待遇?这不是寄生虫吸血鬼是什么!?
     人的贪欲激发起来容易,收回去却很难。在“土地财政”中穷奢极欲、纸醉金迷惯了的各级官僚公务员们,早成了难填的欲壑。在“土地财政”已见南墙的时候,这个癌魔一样的群体当然要拆文物、拆“烈士墓”、拆新楼。。。要么就是象有些地方的新苗头一样:提前征收下一年的赋税、巧立名目进行罚款,以“执法”为名,横征暴敛。。。其结果必然是罢市和激增的“群体性事件”,李克强新市场化创造的效益,抵消得了公务员队伍贪欲造成的破坏和损失吗?
     再说,说李克强的新市场化没有副作用是空话。此种市场化深化改革,说白了就是由权贵掏空搞垮的国企、金融机构员工,“甩包袱”抛向市场,届时,新的失业大军不上街,又能去哪里?现在银行下岗员工又开始上街了。。。其结果必是:癌瘤继续疯长以“维稳”。。。恶性循环而已!
   
     毛主席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话有道理但不全对,事实是:最强烈的反抗发生于压迫者精疲力竭,象久张的弦一样被动松弛的时候,托中烂海二十年来掩盖“六四”屠杀之“福”,现在的年轻人已经不那么害怕中共当局,胡、温的“和谐”暴政遭到猛烈的反抗,以致于现在公务员开始成为高危职业,尤其是“计生”、城管、公安;现在越来越多地传出“计生”工作者被老百姓打死打伤的事件,我以为打得好,你要绝人家的后,人家就有权绝你的命!反抗,是现行毫无信仰、丧心病狂、黑心烂肝公务员鼠辈们唯一听得懂的语言;只有奋起反抗,公务员才会有所顾忌有所收敛,要是中国人的性情有利比亚人十分之一暴烈,中烂海坏人堂早就散了。
   
     博讯对此视而不见,还在连篇累牍刊出A先生的系列访谈,吹捧习近平并不存在的“根本性改变”。A先生煞有介事地说:习近平“三中”全会将正式宣布废劳教;习近平下一步还要搞法院和检察相对独立的垂直管理,取消地方党委的任命权。。。。。。
     废劳教确实有体制意义,但对遏制公务员癌细胞膨胀杯水车薪;而法、检的垂直管理,不要说遏制公务员增长不用,连反腐败,都是隔靴搔痒。
     只要习近平拿不出薄熙来搞得“官不聊生”的气概横扫官场、痛撤机构,总危机就不可避免地爆发;李克强的推进市场化,只会使危机来得更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