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曾节明文集
·曾节明: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六)-----
·曾节明:胡锦涛将被动成为“戈尔巴乔夫”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七)----- 亡臣奸佞名尽露,红朝倾覆显征徽
·从姓名看中共国命运(之八)
·曾节明:“次法西斯”是纸老虎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一)-----深远哉,1644
·曾节明: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二)
·甲申三百六十年再祭(之三)
·多尔衮?“僵贼泯”?袁世凯?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二(带旗样版)
· 新国家国旗设想之三
·他的良心超越了党性 ----- 悼念刘宾雁先生
·汕尾之血的嚎哭与诅咒/曾节明
· 萨马兰奇和汕尾事件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
·平安夜圣诞献礼: 民运老兵心年轻——推介陈泱潮和他的“天药”网
·圣诞节再评戈尔巴乔夫
· 也需要“以利反共”
· 儒家已不能救中国
·“性本善”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性本善” 决不是民主体制的基础 (附张国堂先生公开信)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上篇)
· 退党为什么可以退垮中共?(下篇)
· 从新老绥靖主义看西方的潜在危机
· 对胡锦涛的最后的劝告
·中共垮台的必然性、现实性和迫近性
·仇汉 — 民族虚无主义态度不可取
·曾节明:三堆乱麻,一盘死棋
·揭穿中共企图从健康上置高智晟于死地的阴毒伎俩
·“网选总统”,请拿出点实在的东西
·特务急糊涂了
· 请不要再自称耶稣了
·中国应该向伊朗借鉴什么?(下)
·决不能将宗教凌驾于人权之上
· 怀念余杰
·怀念余杰
·人性善恶问题是实施宪政的先决问题
·没有政治改革,何来 “ 点滴进步 ” ?
·曾节明:黄健翔的“疯狂”解说吼出中国人对自由的渴望
·江胡内斗再起高潮的原因及可能的“平反”伎俩
·郑恩宠现象的多重启示
·律师成中共内斗的棋子
·警惕!胡锦涛对高智晟终于动了杀机(修正稿)
·民国是如何变成党国的?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 彻底抛弃对胡锦涛的盲目幻想和期待,是时候了!
·现今中共国经济体制本质
·邓小平的本质及其深远的流毒
·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
·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军中声音”饯行
·为什么单靠退党退不垮中共?
· 抓捕高智晟的人,就是胡锦涛!
·大法弟子,贵在认真
·负隅顽抗的疯狂叫嚣--评胡锦涛高调捧江
·张国堂取消革命的守株待兔主意批判
·支持袁红兵,强烈反对张国堂的守株待兔式民运观
· 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曾节明:退党运动必将终结中共妖运
·自由是进步的第一推动力
·曾节明:风口浪尖上的反思:为什么中共现在仍然能够维持摇而不坠的局面?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曾节明:历史需要法轮功与民运携起手来——法轮功与民运的关系探讨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解析民运张国堂现象
·大漠怀古:蒙古风的尴尬咏叹
·驳张国堂
·和平、秩序、公义和民主一样,都只是保障自由的手段
·朝鲜核爆炸的另类震荡
·朝核问题透视
·另眼看蒙元
·对“军中声音”的紧急建言!(二)……活摘器官罪行曝光不足以威胁中共政权
·曾节明:满清民族压迫政策的因果及多尔衮的悲剧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奉劝中国人一定要摒弃这种陋习!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反正是最后一任,不怕得罪人了,奥巴马横下心要搞定医保改革,于是一些美国公司闻风而动,裁减全职员工,招聘PARTIME人员;因为按照新的医保法规,全职雇员在五十人以上的业主,必须为全职员工买医疗保险。于是今年夏天,社会出现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新现象:一方面一大批人“下岗”,另一方面各类招工信息,尤其是PARTTIME工的招工信息,异常地火爆,恍若朱镕基“抓大放小”下的中国当年。
     此种自相矛盾的混乱形势,也给了我更多找工的路子。自六月七日被福建老板突袭珍珠港式地解雇以来,我失业已有大半月了,那样的解雇,只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她承认:不是我能力不行,而是她家里有人来顶替我——已经没有必要让我这个外人赚钱了。走了也好,近三个月的时间太长,她是那种能够将厕所锁起来,不让顾客使用的主(谎称厕所坏了),为这种连底线都不想要的丑陋角色打工,每吸一口气都是铜臭味的刺痛。所以我奉劝新移民们,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到福建老板那里打工;我实在告诉你们:中国和西方国家不同的人权状况,在福建老板和美国老板所给予的待遇当中,就已经生动地表露无遗。体制和文化深处的差异,每每自具体的生存事务中流露出来。
     因此,我横下一条心再找美国老板。由于母语非英语的劣势,我已经失败了N次了,但只要还有希望,就比苟且于福建老板那里强;即使得个PARTTIME,也一般不会被随意炒走。带着此种期望,我戴上墨镜、放下遮阳板,迎着美国北方斜斜的、富于层次感的夕阳,驱车在州际高速路上飚了二十分钟,来到那所全国连锁公司最近的分部。


     车停后一丝风都没有,好在中午如烤箱般的炙热已如冉冉斜阳般地消退,这里毕竟不同于北纬十三度的曼谷。虽然如此,这温带大陆性气候的暑热,也并不好受,如桂林五月梅雨般潮湿蒸热的六月一过,便是天天红火大太阳,燥热如乌鲁木齐的烤肉架,就那么一直躁到地气再寒的时节。不象桂林的七月,每每在半天的酷阳后面,有一场阵雨和清神浴面的汩汩南风,纯自然的风冷水冷式降温。
     公司的入口就是火柴盒形状的警卫室,进出得过全身扫描的安检门,就象机场和美国大使馆入口那种,连本公司员工都不能免检。过安检门前,得把钱包、钥匙、裤带掏出来以及所有带有金属物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放在一边的盘子里。过了安检门后,还得接受扫描棒的贴身扫描,看看你裆里是否夹带了爆炸物品。
     问明我的来由后,一个身着制服腰悬电棒的拉美人模样的白人矮哥保安,命我在安检门外稍等,他进入报告主管;一个以一大包薯条充当晚餐的大黑人保安,一边吃,一边用扫描棒扫描下班的员工。
     白人矮哥保安回来后,递给我一张电脑打出来的纸条,告诉我在纸上写着的三个时间中任选一个,来这里INTERVIEW。我瞄了一眼,居然有个时间是早上六点半:这个公司的人事部门上班怎么这样早?怪哉!
     选了一个五点半,再次逆夕阳而来,竟发觉警卫室安检门外已排起了队,三个白人,四个黑人,就我一个黄种人。那白人样子都是服兵役去阿富汗的年龄,其中有个打领带的帅哥还像飞行员,他为什么也来找这种PARTTIME呢?
     人事部经理是个戴眼镜的胖白女,态度还算友好。她让我们一行进入那幢如前线指挥部般坚固、笨拙的长条子建筑物——HUMAN RESOUCES DEPARTMENT,坐在长条子会议桌前等她,她折回外间忙不迭地打电话。从皮萨烤机般的车内进入那YORKER大空调支配的长条子“战时指挥所”,顿觉脊背发凉,有种前途阴冷无期之感,就象望浩淼如洋的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
     桌前的气氛也一样,所有面试者参与者,突然都没有了美国人惯有的、出炉热狗般的寒暄,我们坐在桌前,以眼睛的余光相互打量着,每个人都不说一句话,连半个字的招呼都没有,似乎人人都有自己的沉重的心事,那场合安静得可以相互听见呼吸声,那种凝固的气氛,就好象电刑室外的等候厅——一群死刑犯正排队等待着最终归宿。
     好容易那眼镜胖白女进来了,她照本宣科地宣读了我们申请的工作内容、工时及报酬,然后领我们参观生产流程。巨大的车间第二层上,传送带的终端处一个巨型机器时时闪着红光,总觉得有些惊梀,它总让人想到法国的断头台。本来尖下颌者就多的白男工人,下颌尖上挂着汗珠子,于操劳的烦闷间,没好气的侧目打量着我们,似乎我们是某种骚扰。倒是黑人们更加自在,他们若无其事地忙乎着,只当我们是邻家放风的老狗经过那样不新鲜。我有时倒羡慕起黑人来,人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越有思想越烦恼——因此思想者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群,舒曼、尼采都发了疯,瓦格纳、希特勒也有不同程度的疯狂...而黑人多没有太多的想法,往往是找到个LABOR就乐呵了。
     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完这个生产流程。看到这种巨型工厂,就不难理解为何德国一战、二战都战败了,因为这样巨大得恐怖的生产能力,都站到了德国对头的一方。
     此番面试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填表,这个公司早已实现无纸化办公,我们这帮人就坐在人事部长条子“战时指挥所”的两排电脑面前填表,多谢祖国的哑巴英语教育,我的英文阅读不比那些母语者慢多少,但听力就差多了。填完表,人事部经理照本宣科地告诉我:一星期以后“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筛选选中者得再来面试一趟。
     听了这话,原先那种望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寻底的渺茫感觉又升起了。但是以扫描棒给我执行机场安检的大黑保安安慰我说:“I am sure you will get it。”他乐呵呵地说,这个公司“GOOD BENEFITS”,他原来也是做临时的,现在是PERMANENT和FULL TIME了。 
     
   
   曾节明 补记于 2013年法国大革命纪念日于纽约州
(2013/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