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曾节明文集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反正是最后一任,不怕得罪人了,奥巴马横下心要搞定医保改革,于是一些美国公司闻风而动,裁减全职员工,招聘PARTIME人员;因为按照新的医保法规,全职雇员在五十人以上的业主,必须为全职员工买医疗保险。于是今年夏天,社会出现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新现象:一方面一大批人“下岗”,另一方面各类招工信息,尤其是PARTTIME工的招工信息,异常地火爆,恍若朱镕基“抓大放小”下的中国当年。
     此种自相矛盾的混乱形势,也给了我更多找工的路子。自六月七日被福建老板突袭珍珠港式地解雇以来,我失业已有大半月了,那样的解雇,只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她承认:不是我能力不行,而是她家里有人来顶替我——已经没有必要让我这个外人赚钱了。走了也好,近三个月的时间太长,她是那种能够将厕所锁起来,不让顾客使用的主(谎称厕所坏了),为这种连底线都不想要的丑陋角色打工,每吸一口气都是铜臭味的刺痛。所以我奉劝新移民们,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到福建老板那里打工;我实在告诉你们:中国和西方国家不同的人权状况,在福建老板和美国老板所给予的待遇当中,就已经生动地表露无遗。体制和文化深处的差异,每每自具体的生存事务中流露出来。
     因此,我横下一条心再找美国老板。由于母语非英语的劣势,我已经失败了N次了,但只要还有希望,就比苟且于福建老板那里强;即使得个PARTTIME,也一般不会被随意炒走。带着此种期望,我戴上墨镜、放下遮阳板,迎着美国北方斜斜的、富于层次感的夕阳,驱车在州际高速路上飚了二十分钟,来到那所全国连锁公司最近的分部。


     车停后一丝风都没有,好在中午如烤箱般的炙热已如冉冉斜阳般地消退,这里毕竟不同于北纬十三度的曼谷。虽然如此,这温带大陆性气候的暑热,也并不好受,如桂林五月梅雨般潮湿蒸热的六月一过,便是天天红火大太阳,燥热如乌鲁木齐的烤肉架,就那么一直躁到地气再寒的时节。不象桂林的七月,每每在半天的酷阳后面,有一场阵雨和清神浴面的汩汩南风,纯自然的风冷水冷式降温。
     公司的入口就是火柴盒形状的警卫室,进出得过全身扫描的安检门,就象机场和美国大使馆入口那种,连本公司员工都不能免检。过安检门前,得把钱包、钥匙、裤带掏出来以及所有带有金属物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放在一边的盘子里。过了安检门后,还得接受扫描棒的贴身扫描,看看你裆里是否夹带了爆炸物品。
     问明我的来由后,一个身着制服腰悬电棒的拉美人模样的白人矮哥保安,命我在安检门外稍等,他进入报告主管;一个以一大包薯条充当晚餐的大黑人保安,一边吃,一边用扫描棒扫描下班的员工。
     白人矮哥保安回来后,递给我一张电脑打出来的纸条,告诉我在纸上写着的三个时间中任选一个,来这里INTERVIEW。我瞄了一眼,居然有个时间是早上六点半:这个公司的人事部门上班怎么这样早?怪哉!
     选了一个五点半,再次逆夕阳而来,竟发觉警卫室安检门外已排起了队,三个白人,四个黑人,就我一个黄种人。那白人样子都是服兵役去阿富汗的年龄,其中有个打领带的帅哥还像飞行员,他为什么也来找这种PARTTIME呢?
     人事部经理是个戴眼镜的胖白女,态度还算友好。她让我们一行进入那幢如前线指挥部般坚固、笨拙的长条子建筑物——HUMAN RESOUCES DEPARTMENT,坐在长条子会议桌前等她,她折回外间忙不迭地打电话。从皮萨烤机般的车内进入那YORKER大空调支配的长条子“战时指挥所”,顿觉脊背发凉,有种前途阴冷无期之感,就象望浩淼如洋的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
     桌前的气氛也一样,所有面试者参与者,突然都没有了美国人惯有的、出炉热狗般的寒暄,我们坐在桌前,以眼睛的余光相互打量着,每个人都不说一句话,连半个字的招呼都没有,似乎人人都有自己的沉重的心事,那场合安静得可以相互听见呼吸声,那种凝固的气氛,就好象电刑室外的等候厅——一群死刑犯正排队等待着最终归宿。
     好容易那眼镜胖白女进来了,她照本宣科地宣读了我们申请的工作内容、工时及报酬,然后领我们参观生产流程。巨大的车间第二层上,传送带的终端处一个巨型机器时时闪着红光,总觉得有些惊梀,它总让人想到法国的断头台。本来尖下颌者就多的白男工人,下颌尖上挂着汗珠子,于操劳的烦闷间,没好气的侧目打量着我们,似乎我们是某种骚扰。倒是黑人们更加自在,他们若无其事地忙乎着,只当我们是邻家放风的老狗经过那样不新鲜。我有时倒羡慕起黑人来,人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越有思想越烦恼——因此思想者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群,舒曼、尼采都发了疯,瓦格纳、希特勒也有不同程度的疯狂...而黑人多没有太多的想法,往往是找到个LABOR就乐呵了。
     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完这个生产流程。看到这种巨型工厂,就不难理解为何德国一战、二战都战败了,因为这样巨大得恐怖的生产能力,都站到了德国对头的一方。
     此番面试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填表,这个公司早已实现无纸化办公,我们这帮人就坐在人事部长条子“战时指挥所”的两排电脑面前填表,多谢祖国的哑巴英语教育,我的英文阅读不比那些母语者慢多少,但听力就差多了。填完表,人事部经理照本宣科地告诉我:一星期以后“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筛选选中者得再来面试一趟。
     听了这话,原先那种望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寻底的渺茫感觉又升起了。但是以扫描棒给我执行机场安检的大黑保安安慰我说:“I am sure you will get it。”他乐呵呵地说,这个公司“GOOD BENEFITS”,他原来也是做临时的,现在是PERMANENT和FULL TIME了。 
     
   
   曾节明 补记于 2013年法国大革命纪念日于纽约州
(2013/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