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曾节明文集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约阿希姆·勒夫就是德国足坛的希特勒
·德国队土耳其中场的崩盘,再次证明了多元化在民族国家是不可取的
·日本队是虚胖吗?驳新大陆人
·看球论剑:2018年世界杯的新变化
·多个异象显示:中南海已出事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中共为何把刘霞放到德国?
·2018世界杯测球大战感悟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从世界杯看法、德民族归化政策的一成一败
· 克罗地亚队是个很难夺冠的苦命球队
·西方红,太阳升,美国出了个川太阳
·“螺杆”一名的真实含义
·特朗普授予了中共反民主的时髦新方式——反“白左”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真的是为了围堵中共吗?
·德国队空前惨败的启示:学习他人切忌丧失自我
·中共已进入政变期
·特疯子是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最薄弱环节
·中共国的问题不是制度升级的问题,而是共产党必须退出历史舞台的问题
·彭佩奥间接承认“川金会”愚蠢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北戴河会议习近平翻盘,中共已确立毛共方向 (善本)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特疯子的贸易战,客观上帮了习近平复辟毛共的大忙
·计划生育必导致“计划死亡”
·形势急转直下,特疯子只剩最后的翻盘机会
·谁是中国的敌、友?中国反对派应具备的国际政治常识
·紧急提醒旅泰中国难民,注意策略,勿进圈套!
· 刘海龙案是中共意识形态破产后的必然产物
· 疲游北美第一高塔
·穷游卡萨罗马城堡
·两天的加拿大游,就象一场梦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朝鲜半岛是中共的扫帚星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反正是最后一任,不怕得罪人了,奥巴马横下心要搞定医保改革,于是一些美国公司闻风而动,裁减全职员工,招聘PARTIME人员;因为按照新的医保法规,全职雇员在五十人以上的业主,必须为全职员工买医疗保险。于是今年夏天,社会出现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新现象:一方面一大批人“下岗”,另一方面各类招工信息,尤其是PARTTIME工的招工信息,异常地火爆,恍若朱镕基“抓大放小”下的中国当年。
     此种自相矛盾的混乱形势,也给了我更多找工的路子。自六月七日被福建老板突袭珍珠港式地解雇以来,我失业已有大半月了,那样的解雇,只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因为至少她承认:不是我能力不行,而是她家里有人来顶替我——已经没有必要让我这个外人赚钱了。走了也好,近三个月的时间太长,她是那种能够将厕所锁起来,不让顾客使用的主(谎称厕所坏了),为这种连底线都不想要的丑陋角色打工,每吸一口气都是铜臭味的刺痛。所以我奉劝新移民们,除非万不得已,不要到福建老板那里打工;我实在告诉你们:中国和西方国家不同的人权状况,在福建老板和美国老板所给予的待遇当中,就已经生动地表露无遗。体制和文化深处的差异,每每自具体的生存事务中流露出来。
     因此,我横下一条心再找美国老板。由于母语非英语的劣势,我已经失败了N次了,但只要还有希望,就比苟且于福建老板那里强;即使得个PARTTIME,也一般不会被随意炒走。带着此种期望,我戴上墨镜、放下遮阳板,迎着美国北方斜斜的、富于层次感的夕阳,驱车在州际高速路上飚了二十分钟,来到那所全国连锁公司最近的分部。


     车停后一丝风都没有,好在中午如烤箱般的炙热已如冉冉斜阳般地消退,这里毕竟不同于北纬十三度的曼谷。虽然如此,这温带大陆性气候的暑热,也并不好受,如桂林五月梅雨般潮湿蒸热的六月一过,便是天天红火大太阳,燥热如乌鲁木齐的烤肉架,就那么一直躁到地气再寒的时节。不象桂林的七月,每每在半天的酷阳后面,有一场阵雨和清神浴面的汩汩南风,纯自然的风冷水冷式降温。
     公司的入口就是火柴盒形状的警卫室,进出得过全身扫描的安检门,就象机场和美国大使馆入口那种,连本公司员工都不能免检。过安检门前,得把钱包、钥匙、裤带掏出来以及所有带有金属物的东西统统掏出来放在一边的盘子里。过了安检门后,还得接受扫描棒的贴身扫描,看看你裆里是否夹带了爆炸物品。
     问明我的来由后,一个身着制服腰悬电棒的拉美人模样的白人矮哥保安,命我在安检门外稍等,他进入报告主管;一个以一大包薯条充当晚餐的大黑人保安,一边吃,一边用扫描棒扫描下班的员工。
     白人矮哥保安回来后,递给我一张电脑打出来的纸条,告诉我在纸上写着的三个时间中任选一个,来这里INTERVIEW。我瞄了一眼,居然有个时间是早上六点半:这个公司的人事部门上班怎么这样早?怪哉!
     选了一个五点半,再次逆夕阳而来,竟发觉警卫室安检门外已排起了队,三个白人,四个黑人,就我一个黄种人。那白人样子都是服兵役去阿富汗的年龄,其中有个打领带的帅哥还像飞行员,他为什么也来找这种PARTTIME呢?
     人事部经理是个戴眼镜的胖白女,态度还算友好。她让我们一行进入那幢如前线指挥部般坚固、笨拙的长条子建筑物——HUMAN RESOUCES DEPARTMENT,坐在长条子会议桌前等她,她折回外间忙不迭地打电话。从皮萨烤机般的车内进入那YORKER大空调支配的长条子“战时指挥所”,顿觉脊背发凉,有种前途阴冷无期之感,就象望浩淼如洋的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
     桌前的气氛也一样,所有面试者参与者,突然都没有了美国人惯有的、出炉热狗般的寒暄,我们坐在桌前,以眼睛的余光相互打量着,每个人都不说一句话,连半个字的招呼都没有,似乎人人都有自己的沉重的心事,那场合安静得可以相互听见呼吸声,那种凝固的气氛,就好象电刑室外的等候厅——一群死刑犯正排队等待着最终归宿。
     好容易那眼镜胖白女进来了,她照本宣科地宣读了我们申请的工作内容、工时及报酬,然后领我们参观生产流程。巨大的车间第二层上,传送带的终端处一个巨型机器时时闪着红光,总觉得有些惊梀,它总让人想到法国的断头台。本来尖下颌者就多的白男工人,下颌尖上挂着汗珠子,于操劳的烦闷间,没好气的侧目打量着我们,似乎我们是某种骚扰。倒是黑人们更加自在,他们若无其事地忙乎着,只当我们是邻家放风的老狗经过那样不新鲜。我有时倒羡慕起黑人来,人是“知识越多越反动”,越有思想越烦恼——因此思想者是这世界上最痛苦的人群,舒曼、尼采都发了疯,瓦格纳、希特勒也有不同程度的疯狂...而黑人多没有太多的想法,往往是找到个LABOR就乐呵了。
     花了二十分钟,才走完这个生产流程。看到这种巨型工厂,就不难理解为何德国一战、二战都战败了,因为这样巨大得恐怖的生产能力,都站到了德国对头的一方。
     此番面试的最后一道程序是填表,这个公司早已实现无纸化办公,我们这帮人就坐在人事部长条子“战时指挥所”的两排电脑面前填表,多谢祖国的哑巴英语教育,我的英文阅读不比那些母语者慢多少,但听力就差多了。填完表,人事部经理照本宣科地告诉我:一星期以后“可能”会给我打电话——筛选选中者得再来面试一趟。
     听了这话,原先那种望安大略湖深处扎猛子寻底的渺茫感觉又升起了。但是以扫描棒给我执行机场安检的大黑保安安慰我说:“I am sure you will get it。”他乐呵呵地说,这个公司“GOOD BENEFITS”,他原来也是做临时的,现在是PERMANENT和FULL TIME了。 
     
   
   曾节明 补记于 2013年法国大革命纪念日于纽约州
(2013/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