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徐水良文集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那么谁是极权主义的社会基础?
   
   极权主义的基础是什么?人们最熟悉的当然是阿伦特的观点。阿伦特认为,极权主义的基础就是无结构的群众。极权主义不仅得到群众空前的支持,而且这种支持有时甚至具有无私、超功利的特点,他们不但愿意牺牲自己,而且愿意牺牲家人和朋友。当然,从极权主义垮台是过程看,群众对其的抛弃也是迅速的。按照阿伦特的分析逻辑,以利益为号召的动员只能是理性的而有结构的群体,而极权主义动员的则是缺乏自我利益意识的群众。
   
   阿伦特认为,“群众”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发现被自己的同胞抛弃,被社会孤立,跟其生活世界疏离,丧失了一个共同的世界,漂泊无根,甚至成为现实社会中多余的人。正因为如此,他们希望跟某种永恒的、操纵万事万物的巨大势力结合成一体,因为惟有攀住这股力量,他们才能感觉安全妥当。他们甘心为任何赋予他们在世界上以地位和“存在理由”的运动或意识形态服务,以便获得起码的“尊严”。在投身极权主义运动的时候,群众感到自己成了“主人”,自己的价值得到了承认。所以阿伦特说,群众所迫切需要的事,乃是意识形态提供给他们的最具抽象形式的胜利与成就之结局。
   
   但社会学家达伦多夫不同意这样的分析。他认为,早期美国有着原子化的特征,但美国既不是法西斯主义的,也不是共产主义的,而且任何时候都未因为受到诱惑想成为这两种主义的国家。而革命前的俄国显然也不是原子化的。达伦多夫认为,极权主义不会诱惑这类群众,而是诱惑那些停留在新旧之间的半道上的人,那些人既丢失了旧东西,而又找不到新东西,而且也许基于这个原因,掉进了要把这两种世界的最好部分结合在一起的虚假承诺的圈套中。极权主义的混合成分是不完善的现代精神、知识分子的背叛和一个领袖的蛊惑人心的花言巧语。
   
   达伦多夫继续分析到,成为极权主义基础的是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在一种较为陈旧的结构中失去了自己的位置,却未能在新的秩序中找到另一个位置;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是一些毫无地位的和失去根基的阶层。之所以有诱惑,是因为人们在不确定的经济前景中,希望摆脱一种不完善的资产阶级社会的弊端。早期纳粹党的很多领袖就出身于无家可归的家庭。他们的追随者来自某些特定的下层群体,它们“从未为社会所整合”,后来也来自一些小的独立职业者和小商人,这些人都为有组织的资本也同样为有组织的工人深感不安。同时,也包括这样的一些职员,他们在他们的要求和他们的地位之间被拉来拉去,摇摆不定。
   
   而哈耶克和波普尔等人的分析,则揭示了极权主义更深层的基础。哈耶克指出,毫无疑问,不但在德国和其它地方为极权主义作准备的那些思想,而且极权主义本身的许多原则都已成为在很多其它国家里产生日益增长的吸引力的那种东西。日益崇拜国家,倾慕权力,好大喜功,热衷于使任何事情都“组织化”(我们现在把它叫做“计划”)和“不能让任何事情听命于有机发展的简单力量,”这样的思维和逻辑,在很多社会中盛行。这是产生极权主义的深厚基础。对此,哈耶克甚至用了“我们中间的极权主义者”这样提法,用意在于提醒人们,极权主义就在我们的心中,就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无数人的思维中。
   
   有一位网友这样写道:有一次,我看到身边农村穷苦的人们,生了很多孩子,我心里就骂:你们养不活这些孩子,不能给这些孩子好的生活,为什么还要生他们?你们不应该生!那时候我在读大学,是个理想主义者。过后我就反思: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有权力,是不是就要阻止他们生孩子?我凭什么剥夺穷人生孩子的权力?剥夺穷人的天伦之乐?这个事件对我影响重大。我就是波尔布特。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波尔布特。当我看到BBC关于红色高棉的纪录片,一对中国北京情侣不远万里,历尽艰辛,投奔柬埔寨,脸上洋溢着理想与希望的光辉时,再看到那些累累白骨,从心底里我就开始试图原谅他了。其实,与其说作者在原谅极权主义的追随者,不如说是在检讨自己身上的极权主义因素。
   
   更令人惊异的是极权主义受害者对极权主义死心塌地的拥护,以至于人们不得不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个概念移用到他们身上。
   
   1973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发生了一起银行抢劫案,一名劫匪在持枪抢劫银行时中了警方的埋伏,随即劫持了一男三女,将他们扣压在保管库内。匪徒提出的条件是,释放在押的同伙,保证他们安全出境,否则将人质一个个处死。经过六天的包围,警方设法钻通了保管库,用催泪瓦斯将人质和劫匪驱赶出来,狙击手同时作好了危急情况下击毙劫匪的准备。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大出人们的意料,离开保管库后,三名人质反而将劫持者围了起来,保护他不受警方的伤害,并拒绝提供不利于他的证词。一个女人还说她爱上了劫持者,等他获释后就嫁给他。这时候全世界都傻了,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这个病名就产生了,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很难进行充分解释的现象。其中依赖与认同是最基本的因素。具体说,第一,对象是能掌握你生死命运的。第二,他身上有让你能产生认同或吸引你的东西。第三,他对你有某种意义上的恩惠,特别是在可以处死你的时候没有处死你。第四,他能够控制你得到的信息。第五,现实的情境或他构建出的情境能让你觉得你们是在同生死共安危。有人将其总结为下列的心理过程:被害的弱势者在长期受到侵害他们的强势者支配之下,最后终于放弃了反抗,转而认同强势者以期获得安全感的一种心理转变。受害者尽最大的努力不去激怒或挑衅加害者;而受害者这样做的时候,也渐渐失去自我意识,直到完全接受加害者的观点。假如受害者现在用加害者的眼光来看世界,他们就不再渴望自由,结果是当救援到来时,受害人可能会抗拒营救。
   
   —— 原载: 作者博客
   本站刊登日期: Sunday, July 14, 2013
   关键词: 极权主义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3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