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熊飞骏的博客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熊飞骏

   ******载沣弱智,僵尸还魂,一枕黄粱,三年土崩!

   

   我国享受特权的守旧权贵多是反宪政的,他们逆人类文明潮流反宪政的一个很重要依据是:清末的宪政改革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清末的宪政改革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良心英雄光绪皇帝和康梁等知识精英主导的戊戌变法;

   第二阶段是以慈禧、载沣为首的满贵老革命后代在危机压力下被迫进行的换汤不换药式行政改组和人事调整;打着宪政招牌从事反宪政勾当的自欺欺人把戏。

   首先问两个问题:

   一、如果慈禧太后集团不把有望使中国在短期赶超日本并继而执掌世界文明牛耳的戊戌变法扼杀在血泊之中,把戊戌六君子等对国家民族有着强烈责任心的真爱国志士送上断头台,大清国会覆亡吗?

   二、“义和团乱华”之后如果慈禧、载沣集团悬崖勒马勇于告别专制真心实意拥抱宪政,而不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借宪政之名行反宪政之实,大清国会出人意料忽喇喇似大厦倾吗?

   大英帝国、日本明治天皇和台湾国民党的华丽转身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答案。

   戊戌变法各位懂的,无需我在此赘述。

   下面主要回顾一下慈禧、载沣集团如何打着宪政旗号玩大倒退,从事反宪政的加强专制集权勾当。

   二十世纪一0年代的清末宪政改革的实质就是大清国的弱智权贵打着宪政标帜,从事加强大领导特权和中央集权的行政机构改组和人事大调整。

   宪政改革的大方向应该是:限制官权开放民权保障人权;加强地方自治权力;释放民间活动和强化地方责任心。

   可慈禧、载沣集团主导的清末宪政改革却反其道而行之,改革的大方向居然是:加强满贵老革命家族的军政垄断权力,削弱地方权力,加强愚民和禁言措施。

   下面从军事、行政、财政三方面来说事:

   十九世纪后半期大清国的军事指挥系统混乱,这也是甲午中日战争中国出乎意料惨败的主要原因之一。现代化军事改革统一全国军令自然成为当务之急。

   对于一个有志实施现代化的国家来说,统一军令是必要的。问题是大清国满贵老革命家族借统一军令之名,实行满族权贵垄断全国军事力量之实。

   在太平天国那次翻天覆地的大变乱中,大清国能够绝处逢生,主要是以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为首的汉人精英组织统御的汉人民兵武装忠勇奋战的结果。大清国享受高薪的正规军——八旗兵除了屡战屡败外唯一的本事就是抢劫扰民,把安分守己的平民百姓逼到叛乱的太平军那一边。

   太平天国暴乱被有效镇压以后,先前没有军权的汉人官僚掌握着强大的军事力量。

   同治、光绪时期大清国的实际国家元首慈禧太后虽然腐败得有点过份,但昏庸还没超越底线。

   那拉兰儿明智默认了汉族的治世能臣掌握帝国大部分军权这一既成事实,没有马上玩过河拆桥剥夺汉人军权的弱智把戏,转而采用笼络重用汉族军政精英来为自家的政权服务,使这些汉人军政精英的私人利益和王朝利益尽可能保持一致,保大清就是维护自家的特权地位和既得利益。

   到了二十世纪一0年代,慈禧太后因为年迈脑衰,昏庸也与时俱进,以醇亲王载沣为首的弱智满族权贵的话也就越听越顺耳;对汉人军政精英重要性的认识也时过境迁。

   于是慈禧太后在恍恍忽忽中充当了载沣等弱智满贵老革命家族的橡皮图章。

   载沣集团得以在大清国军事改革中塞进自己的私货:剥夺汉人的军事力量,把全国的军事力量最大限度地集中到满贵老革命家族手中。

   当时大清国最大的两支新式军事力量都在汉族地方大员之手,一是直隶总督袁世凯统御的北洋六镇新建陆军;一是湖广总督张之洞主持训练的“自强军”。

   载沣集团在军事改革名义下设立陆军部,统一指挥全国的军事力量。

   陆军部长是极端憎恶敌视汉人的满族权贵铁良;两名副部长也来自满贵老革命家族。

   陆军部成立后,立即合并了袁世凯统领的北洋军战斗力最强的四个镇,只给袁世凯留下战斗力较弱的两个镇。

   在这一成就鼓舞下,载沣集团加速推行把全国军队控制在满贵老革命家族之手的政策。

   满族弱智权贵认为“自已人”控制军队才是最安全的?他们忘记了太平天国变乱中是汉人民兵武装拯救了大清国的生命,由“自己人”组成的八旗军多数情况下则是在趁混水摸鱼帮倒忙。

   在满贵老革命家族垄断军队的政策指引下,1907年,湖广总督张之洞和直隶总袁世凯被调往中央政府任军机大臣。军机大臣职位理论上要高于总督,但他们的“提升”意味着不再能直接统兵。两位统御着大清国最强大军事力量的汉人大员,就这样被明升暗降剥夺了全部军权。

   1909年1月,新近担任大清国中央政府实质元首的栽沣把袁世凯以“足疾”为名赶出中央政府;那一年岁末张之洞也寿终正寝。中央军委已无汉人。载沣委任自家的两个兄弟分别主管陆军和海军,把大清国的军队变成了自己的“私家军”。

   1910年,北洋军队全部六个镇被置于陆军部的直接统驭之下,也就是置于满贵老革命家族的直接统领之下。

   大清国的全部军事力量在丧失半个世纪以后,自此又回到了满族老革命后代手中。

   因为坚信“有兵在”能扑灭一切反抗,栽沣信心满满不再有任何危机感,因而也感受不到任何变革的压力,自然而然沿着弱智+疯狂轨道,打着宪政改革标帜玩起拓展特权强化集权的大倒退来。

   为了确保军队的忠诚可靠,确保“满人指挥枪”防范“军队国家化”,载沣集团开始超越国家财力给军官加薪。

   问题是“统一强化军权”和“加薪”的军队就一定忠诚可靠吗?

   武昌起义已经给出了答案!

   不是汉族人民,而是满族权贵统驭的“高薪军”打响了辛亥革命的第一枪!

   …………

   接下来是财政领域的宪政改革:

   半个世纪前为了镇压太平天国暴乱,大清国中央政府在被迫下放军权的同时,为了鼓励地方筹措军饷的积极性,也被迫下放部分财权。各省督抚拥有自行筹款和自主开支所筹款项的有限财政权力。

   既然是宪政改革,地方政府就应该拥有在辖区内征收非中央政府权限内的税收和支出税款的自主权力。中央政府的财政权力就是依据宪法征收国税并支出国家财政收入。

   宪政国家中央地方分税政策与当今中国现行的“地税”和“国税”制完全不是一回事。宪政国家的地税与 国税绝大多数不能重复征收,征收地税者多数不用交国税。中央和地方征税权限的划分由宪法规定,双方都不能越权征税,否则司法问罪。如关税由国家征收,地方政府不能染指,就算海关所在地某省也一样无权征收关锐。

   大清国一旦实行宪政改革,地方先前拥有的财政自主权不但要多数予以同,还应进一步扩大地方政府的败政权力。

   可载沣集团在宪政名义下主导的财政改革却是大幅削减地方的财政自主权,并逐步把全部财权收归中央政府。

   在一个良性运转的政府内,权力与责任是对等的,权大责任相对也大。先前地方政府拥有大部分财政自主权时,自然会努力做到收支平衡,否则地方政府首脑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中央政府收回了地方的财政自主权,地方官就没有多少财政责任了,谁也不会再想什么“增收节支”。既然钱多钱少都归中央政府,那么就要尽可能“少收多支”,尽可能向中央政府“少报税额多要钱”!

   1910年,主管国家财政的度支部要求各省上报1911年度的财政预算。度支部依此制定的全国预算表财政收入只有2亿9千6百万两;财政支出却高达3亿7千6百万两;赤字高达财政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更要命的是,多数汉人地方官自此对中央政府离心离德,人人唯恐天下不乱,满贵老革命把持的中央政府成了顾影自怜的孤家寡人。

   

   再接下来说行政领域的宪政改革:

   既然以宪政名义,预备立宪和责任内阁这两个宪政要件是不可避免的,否则连“羊头”也没有“狗肉”还怎么卖出去?

   大清国在太平天国后半个世纪政出多门职能重叠政令混乱,宪政改革必然要理顺各部门和中央地方的行政职能。

   大清国因此设立11个中央政府职能部门,把传统的六部、总理衙门、军机处的职能归并到新设立的11个部中。

   满贵老革命后代再次耍起了有害无益的小聪明(智慧有益无害,聪明益害参半,小聪明有害无益),充分利用行政职能整合理顺之机剥夺汉人权力,把行政大权垄断到满贵老革命家族之手。

   大清老革命们征服中国后,为了笼络汉族上层精英,各级各部政权都给汉人腾出“半壁江山”,实行满汉双治政策。中央六部设两个部长,满汉各一,以保持名义上的满汉平等。

   这种“双部长”政策虽然有效平息了汉人的不满情绪,但却极大影响了行政效率,职责不清人浮于事,“好事”争权“乱事”推诿扯皮无处不在,越到帝国后期情况越严重。

   为了精简机构和理顺行政责权关系,中央政府新设立的11个部只能有一名部长。

   宪政改革的要素是“民族平等”。既然搞宪政就要落实这一“平等”,各民族根据人口比例分享政府权力。

   汉族人口是满族的40倍!按人口比例分配代表和官职,绝大多数政府要员自然应该由汉人担当。中央政府新设立的11个部的部长,汉人至少得占用10个,满人至多只能占一个。

    载沣集团在行政领域推行的宪政改革结果是:11个部长满人7个,蒙古人1个(自认是满人),汉人4个。

   满族统治集团大大加强了专制权力,汉人则在原来的基础上大大后退了!

   宪政改革表现在行政人事领域居然出现了大倒退?

   载沣集团在大清国责任内阁的人员分配上则玩得更绝?

   1911年5月,大清国中央政府应汉人的强烈吁请成立“责任内阁”。总数13名内阁大臣中,满族占了8名,其中5人是皇族;汉人只有4人。

   载沣在为满贵老革命后裔争取到全部军权后,又全面控制了大清国的行政。

   …………

   大清国的预备立宪内容庞杂,这里只列举1908年载沣集团公布的“宪法大纲”关于皇帝的无限权力,就可知道满贵老革命后裔的宪政改革是什么狗屁玩艺。

   一、大清皇帝统治大清帝国,万世一系,永永尊戴;

   二、君上神圣尊严不可侵犯。

   …………

   大纲规定皇帝特权几乎没有限制;皇帝被赋予如下巨大权力:

   1、召集开闭停展和解散议院之权;

   2、凡法律虽经议院议决而未经诏命批准颁布者,不得见诸实行;

   3、“宪法大纲”无内阁组织章程,设官制禄,用人之权操之君上,议院不得干预;

   4、司法之权操之君上,审判官本由君上委任,代行司法;

   5、凡一切军事皆非议院所得干预,君上调集全国军队,制定常备兵额,得以全权执行;

   6、宣战讲和制定条约由君上亲裁,不付议院表决;

   7、宣告戒严之权,当紧急时,得以诏命限制臣民之自由。

   …………

   按照“宪法大纲”的指示,未来的议院只不过是皇帝的秘书咨询机构,相当于旧时的“翰林院”,与君主专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