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刘进成的博客
[主页]->[宗教信仰]->[刘进成的博客]->[从埃及民主看大爱信仰的重要]
刘进成的博客
·真理与信仰
·什么是公民意识
·民主,其实是一种关系。
·叫人归主的“迷惑”与“明白”
·从南非民主,看大爱根基,解六四死结。
·信,是民主自由的实底。
·强烈呼吁用大爱信仰修正拆迁条例
·提倡大爱信仰,纠正拆迁条例。
·为民主坐牢的意义
·米奇尼克向中国人介绍的民主道路
·灾难,给中国人的教训。
·中国民主的和平之路
·应该提倡大公无私的社会吗?
·建议召开中国人的圆桌会议
·有十字架的民主和没有十字架的民主
·强拆自焚与大爱拯救
·宪政与大爱信仰
·这是天父世界
·气功治病与基督教信仰
·在今日中国传扬耶稣大爱信仰的不可能与可能
·诺贝尔和平奖鼓励中国人走和平大爱的民主道路
·自由与真理
·不受控制的权力
·大爆炸和进化论,更显明上帝存在。
·政治改革与耶稣大爱
·市场经济与耶稣大爱
·摸着石头过河与抬着约柜过河
·‘抗日必须念佛’与‘民主必须信耶稣’
·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
·透视皇帝新衣
·拆迁条例必须离开大恶归向大爱
·有大爱的民主,与无大爱的民主。
·大爱废除强拆,必有民主自由。
·一次未能完全又充满希望的力虹纪念会
·让子弹飞,还是让大爱飞!
·剖腹生子,与信心生子
·从拆迁条例的修改,看民主法治的前途。
·埃及、突尼斯的民主变革。
·迦南美地与民主社会。
·迦南美地与民主社会。
·天崩地裂,人当何求?
·信耶稣能治病的铁证、优势、要点
·我的母亲还能得救吗?
·应该流着道德的血液
·祷告,何时能得着。
·从吴邦国的“五不”,到曾荫权的基督徒治港。
·“国之命在人心”――必须看到这句话的局限性!
·该怎样看待法英美联军武力打击利比亚政府军?
·地震,当然是天遣!
·靠信仰治病
·大爱,是民主的通行证。
·民主的道路
·治母亲的中风与治中国的专制
·怎样逃脱巨大痛苦
·本•拉登与恐怖主义的世界观
·从毛泽东的痛哭看中国民主的教训
·用什么信仰批评毛泽东和文革
·三峡大坝与心中大坝
·纪念六四
·焦头烂额 仍然坚持
·怎样能让刘晓波得自由
·耶稣愿人人得救,是指所有人,还是指部分人?
·俞正声的党课和上访户的怨声
·祈祷是最好的治疗方法
·毛泽东的思想和错误及纠正
·邓小平与毛泽东的比较
·圣经中的上帝歧视人吗?
·动车追尾的教训
·神迹的真实性
·钻“牛角尖”与“献燔祭”
·信仰自由与大爱领导
·恐怖主义的克服办法
·恐怖主义的克服办法
·生命权与人权
·生命权与人权
·自由的定义
·人的自由与神的自由
·辛亥革命的教训与台湾民主的经验
·耶稣大爱引导中国民主进程
·诚信与信仰
·稗子和种子的比喻
·小悦悦的死意味着什么?
·稗子与预定论
·天国与民主国
·信任怎样产生
·新论“不受制约的权力必然腐败”
·文革会再来吗
·传扬耶稣与不要骄傲
·医治身体与医治心灵
·基督教会与民主社会
·从台湾大选看人民素质与民主制度的关系
·水被意念变化与耶稣真理
·吃耶稣的肉?――圣经中的难题
·我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基督徒
·从韩寒《革命民主自由》博文看中国民主前途
·民主、君主、神主
·祷告的实质
·耶稣为什么叫地上动刀兵(一)
·耶稣为什么叫地上动刀兵(二)
·建立民主的大爱平台
·什么是《国富论》中看不见的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埃及民主看大爱信仰的重要

   从埃及民主看大爱信仰的重要
   1,埃及的民主为何造成混乱和反复?因为埃及人民的主导信仰错误。
   2,错误的信仰,使民主产生错误的关系,错误的导向,错误的结果。
   3,穆斯林兄弟会的信仰,就是要建立以伊斯兰教信仰为统治的国家。
   这样信仰的人,占据埃及的多数,成为大选的胜者,成为宪法的决定者。


   这样的民主,这样的宪法,这样的多数,当然要建立起政教合一的国家。
   伊斯兰教领导的国家,没有信仰自由,没有大爱真理,必定是黑暗倒退。
   有人说,民主制度是不好的制度中较好的选择,这种说法在此显然错误。
   在这种多数信仰错误的社会,少数专制显然比多数民主好,军方掌握政权显然比穆兄会和伊斯兰恐怖分子掌握政权好。虽然穆兄会事实上是代表多数人民,要公平选举,他们仍然可能占优势并且可能再次赢得大选,那又怎么样呢?穆兄会明明不代表进步,明明代表倒退与野蛮和黑暗。
   这样的民主国家,这样的法治国家,这样的宪政国家,必然要产生敌对,必然要实行暴政,必然要回到专制。
   因为,少数反对者必然要被推到敌对的被强制的地位。
   因为,这种多数必然要在自己内部产生新的敌对势力。
   因为,惟有真理能给人自由,错误的信仰不能得自由。
   错误信仰者纵然是多数,也不可能予人自由免己分裂。
   4,所以,一个以伊斯兰教为多数信仰的拒绝大爱真理的国家,即使实现民主,即使实现宪政,也一定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社会。
   这样的国家,一定会剥夺所有人的信仰自由,一定会产生压迫统治。
   这样的国家,无论是实现多数民主还是少数专制,结果都必是如此。
   伊朗是如此。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民主事实都是如此结果。
   以伊斯兰信仰为基础的国家,即使实现民主,即使实行宪政,人民也一定会仍然走向敌对,走向压迫,走向暴政,走向多数暴政,走回少数专制,一定始终不能实现保障人权自由的现代民主。
   这是清楚的事实,这是普遍的事实。
   惟有改变错误的信仰,归向大爱的信仰,才能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
   5,要成为真正保障人权自由的民主国家,就必须接受普世大爱真理。
   没有大爱的信仰,即使有民主大选,即使有宪政法治,也绝不能成功。
   6,全世界居于先进国家前20位的国家,有17个都是以基督教为主要信仰和重要信仰的国家。
   其余的3个非基督教国家:以色列、日本、新加坡,也十分明显,完全是靠基督教为主的先进国家的支持维护,才能够和平存在。
   这个清楚的事实,可以证明大爱信仰对民主自由的决定作用。
   7,让人民的多数通过选举,多数说了算,国家就能民主自由?
   这种认为,太幼稚了,太不实际了,太错误了!
   8,当人民没有归向真理,没有归向大爱,当人民都以自己的狭隘利益为最高追求。
   以这种自私自利的民众追求为基础,形成决定,形成宪法,这样的民主,能成事吗?绝无可能。
   9,这是埃及人民和中国人民,埃及的民主人士和中国的民主人士,以及全世界为民主自由而努力的人民、精英、民主人士,都必须明白的基本道理。这样的民主是显然不行的。离开真理,民主一定失败,不可能带来自由。
   10。民主自由,的确是人类的伟大事业,值得我们勇敢争取。
   但是,民主自由只有在真理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只有在人民归向普世大爱的正确信仰的基础上,才能够实现。
   因为,民主不可能离开自由。因为,只有真理才能给人自由。
   因为,人的利益至上正是毫无道理,永远不可能给人民自由。
   违背普世大爱的正确信仰,民主绝不会带来自由,一定会带来压迫。
   11,圣经在《诗篇》23篇第3节说:“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什么是义?什么是义路?
   大爱就是义。
   自私自利就是不义。
   大爱引导的道路,就是义路。不但能够通向民主自由,而且许多人民已经这条义路进去了。
   惟有大爱之义,能使民主的选择,能使宪法的规定,成为所有人正当权利的保障,而不是剥夺迫害人权的工具。
   唯有大爱的信仰,使民主能够促进和谐,使宪政能够保障自由。
   没有大爱的信仰,民主宪政,都会成为自由与和谐的破坏工具。
   这就是我们每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必须明白的基本道理。
   12,坚持让人民作主,坚持让多数人民的选择作为最高决定,这能让国家文明进步吗?这是不一定的。
   13,就如同对待一个年轻人,坚持让他作主接班,就能兴家?不会毁家?当然不一定。
   一个吸毒、强奸的年轻人,让他作主,让他当家,不毁家是不可能的,毁家是必然的。
   14,一群自私自利的人民,一群被错误信仰牵引的人民,让这样的人民自由作主,国家也一定会倒退,绝不可能进入民主自由的社会。
   15,这不是丑化人民,这不是与人民为敌,这不是反对民主,这是实事求是。
   这是真要实现民主的常识道理,从这个道理出发,传播大爱真理,才是正道。
   因此,民主人士必须与人民一道,改变自己,归向大爱,让人民在普世真理里得到真民主真自由。这是实现民自由主的唯一正路,这是已经被民主实践证明的普世真理。
    刘进成 2013-7-7
(2013/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